栽出千萬花:寫在2012年繩豔之後

de Zuvia
原文刊載於 月讀命:泣離死悲的詠言

FR_W6468
離上一次的夜色繩豔已經有將近半年,在這個時候總算有餘裕仔細的思考這整件事情。我想這絕對是我目前做過最愉快的一次表演、最有收穫的表演,也是截至目前為止最讓我滿意的一次表演。雖然要精進的部分還有非常非常多,但對我而言最讓我珍惜的還是能和自己的伴侶(海兔)同台這件事。在我的經驗中,繩縛表演這件事一直都是繩師與model之間很私密、很心底的對話,這樣的對話從表演要怎麼設計就已經開始,並且不斷地持續到謝幕的那一刻。

DSC05316對,那些形式都是早就被我們熟悉的。最終海兔一定會被我綁縛、吊起、放下,就如所有的繩縛表演一樣。當然這次我花了比較多的時間準備了一套較為複雜的動作變化:從「飛燕」的正吊、到側吊、轉橫吊,最後在倒吊之後以仰姿收尾,是繩縛中最傳統的動作變換,只是經過了我稍微修改了中間的一些順序和呈現。跳過現代舞的海兔有非常好的身體,總是很快的能進入狀況,也能在空中伸展自己的身體做出許多讓人驚豔而富有張力的動作。其實這次的演出中大概有三分之一的動作變化都是她的發想設計,也主要是由她自己所施力擺出,而我的繩縛只是負擔著讓她懸空的角色。甚至剩下那些由主要由我操作出的吊縛姿勢,若少了她在一些小細節上的處理,視覺效果也會遜色許多。

DSC05373而在繩縛之外,其實我們花了同樣多的時間在處理「為什麼而繩縛」的事情。舞台要有故事,並且繩縛對我們而言是那麼深邃而幽微的事情,所以那不只會是一個為繩縛而羅織的故事,而是關於我們兩個人既作為繩師和model也作為伴侶的故事。我自己早已浸淫在BDSM中許久,對於其中的一切支配臣服戀物隱喻的象徵遊戲早已熟嫻無比,而海兔則是身處於這個世界之外,對於那些權力、痛苦與慾望的劇碼感到無比新奇,甚至在某些層面有些抗拒,她不喜歡那些過於肉慾而赤裸的部分。而我,以一種人類學的意義來說,所扮演的是一個報導人的角色。在各種親密關係的場合中,我試著向她轉譯著屬於我這個世界的語言。

FR_W6442我們作為伴侶彼此相互愛戀,並且同樣熱愛表演與耽美的事物,以及那些在日本哲學中被稱作「物哀」的想法。整個表演形構的過程不只是在練習綁縛與安排設計,同時我們也不斷在嘗試著理解彼此對於BDSM這件事情的詮釋。於是幾次排練後,我們決定為綁縛/被綁縛這件事賦予「我正在教你一種語言」的隱喻。繩縛這件事在繩師與model之間的過程,就像是在初生時用身體學習第一種語言的過程。不依靠邏輯、不依靠思考,而是透過身體和感覺來形成親密而深邃的交談。所以在表演中才會有一開始那段彷彿在學步的舞蹈,以及之後的玫瑰花瓣。我由衷地喜歡海兔所提出的這個畫面,非常非常的美好。是一個安靜而非常具有張力的畫面。

DSC05381最後收尾時使用的音樂是張懸的「玫瑰色的你」。雖然有藝穗節的評審認為在這裡用了這麼一首以社會運動為主題的歌曲有點忽略了其譜曲的原初立意,但其實就我個人對於這首歌的理解而言,這首歌在視角上並不同於典型的社運歌曲如國際歌或者勞動者戰歌,因為這些較為典型的社運歌曲中所呈現的是作為集體、作為理想、作為價值信念而被社會大眾觀看的社會運動者。

FR_W6484但「玫瑰色的你」卻是以非常親密而貼近的視點在試圖理解一個運動者的生命,而不只是運動者的理想。如果有一天,並不是那個遠在電視機裡面的,而是你深愛的、能輕聲呼喚的那個人選擇了那條為社會抵抗與革命的路,我想你也會看著他的背影,可能會覺得寂寞,可能會覺得有點悲傷,但最後,你會想試圖去理解,為什麼他這麼疲憊了還要揮舞大旗?為什麼他充滿憂愁,卻不輕言傷心?為什麼他不像一般人一樣浸淫於庸碌的幸福而要走出千萬人獨行、往山窮水盡去?那個美而不能思義的、栽出千萬花的一生又是甚麼?這才是「玫瑰色的你」的視點,某種程度上也是作為愛人的海兔試圖理解我在皮繩所做的一切、理解我們彼此語言的視點。

我不敢自詡為革命者,但皮繩也的確是一個有著尋常不會有的奇異與歡愉、將想看見的事情予以發生的團體。我們正在做著這樣的事情,遊行是,繩豔是,各種我們所投身的都是。我是在有了這層思考後才使用這首歌的。「玫瑰色的你」並不能被「歌詠社會運動」來膚淺的理解,皮繩這個團體也是。

2012夜色繩豔主祭觀演心得 淫娃蕩婦撰稿

拉囍報(Lasi Paper) 淫娃蕩婦撰稿

(一)

開演前幾天我一直在思考,有些SMer是不是本末倒置了。

我以為,兩個人或多P之間的性愛,若能不設限地享受各種可能,男的可以被肛而不只是傳教士埋頭苦幹,可以綁縛可以搔癢可以舔腳可以矇眼可以鞭撻可以滴蠟,而不是只有陰道插入跟六九口交,應該是很棒的事,沒什麼好指責變態的。

但我卻常常看到,男S在女友之外另徵女奴,女M也在女友之外另覓女王-只因另一半不能接受,仿若斷背山男同志娶妻而繼續與男人偷情那樣。而有的伴侶還「正大光明」地「劈腿」:我不愛SM但我愛妳所以我容許妳另找玩伴。甚至主人比情人重要!
乃至,夜色繩豔的表演中,繩師所綁縛的M,未必是他的另一半。
對此我感到無限的哀傷:竟然!不能透過繩藝淋漓盡致地對妳展現我的愛?

而,躲在「香草性愛」(註)櫃中的另一半,說不定正戴著面具在台下觀看-她可能也愛SM但不敢出櫃於是偷偷來,結果驚見愛人與別人在舞台上公然交歡;她可能也接受SM但只敢嘗試打屁屁,而無奈地看著愛人對別人穿刺乳頭夾陰蒂……(固然這也形成了一種虐待,但顯然不怎麼符合虐戀份子所宣揚的愉虐)

於是我不禁自問(而不敢問週遭性喜淫虐的朋友們):這樣的SMer,是不是本末倒置了?

看完表演後終於有了答案,給了自己一個大巴掌:妳會不會太單一伴侶制本位、太香草霸權了!為什麼主奴關係就只能居末、情侶關係必須是本?為什麼SM只能是附屬的,搭配在香草性行為裡做為較激烈極端的形式,而不能自為主體、自行其道?有沒有陰道插入六九口交不重要,能被高跟鞋踹能屈辱地接受主人調教才至關緊要,被綁縛被鞭撻也是性行為,不行嗎?主人,憑什麼不可以比情人重要?主人又為什麼一定得是情人呢,不能有各種多元的關係嗎?她被別人打到高潮我就只能眼紅嫉妒,不能開心祝福?為什麼我可以接受女友從事性工作,可以接受女友拍A片,可以接受她和別人做愛,可以接受她和別人嘿咻給許多別人看,卻容不下她跟別人在舞台上表演SM?

這是一個始終游走在SM圈邊緣、很少參與活動、很難強烈認同自己是虐戀者,幾乎沒有愉虐性實踐的外邦人/異教徒,對皮繩愉虐邦的告白。

若非你們的存在,她難以想像,原來也可以這樣玩,而且會很爽很high。

若非你們持續的發聲、年復一年不斷的表演,她不會有這些反思,不會察覺自己有多麼的香草本位反多元伴侶三k納粹。

不諱言,她去皮繩的場子,都是為了正妹。
她對SM的態度以前是、現在是、以後也是(抄自Jehovah昔是今是以後永是):
老娘才不喜歡挨揍咧!但是另一半喜歡咬人打人啊,只好歡喜領受T______T
王菲不是唱「妳的一切,近或遠,好與壞,我都眷戀」嗎,
我愛妳才讓妳凌辱,我愛妳所以妳可以淫虐任何妳想淫虐的人……

對,SM不就是因為愛。
SM就是愛的一種方式罷了。
繼續閱讀 2012夜色繩豔主祭觀演心得 淫娃蕩婦撰稿

[時報週刊] 繩索、皮鞭、鋼針 SM性虐現場直擊

時報週刊 2012-06-15 第1790期
報導/何豪毅
原文位置:http://mag.chinatimes.com/mag-cnt.aspx?artid=14540

「妳不乖!過來,衣服脫掉!」在S主人命令下,個頭嬌小、紮著辮子的少女,聽話地將身上衣物脫個精光,露出黑色內衣褲,主人很快將少女五花大綁,吊在半空中,現場響起一片掌聲。「皮繩愉虐邦」在台北的演出,將把繩縛性虐的情境搬上舞台。

雙手綁在背後,一束繩子掛在天花板,半裸的女體單腳站立,另一隻腳被繩子吊在半空,被緊縛的繩索深陷皮肉中,甩動的皮鞭啪啪作響,與受虐者的哀號聲形成相同節奏,痛苦、恥感與性歡愉交織,譜成令人興奮而滿足的樂章。

這是許多人藏在心中的性幻想情節之一,破除世俗的禮教界限,將親密愛人用繩索五花大綁,以奇怪的姿勢吊掛在半空中,將性伴侶的關係以主與僕、施虐者與受虐者(Sadism and masochism,即SM)呈現。

在台北就有個叫「皮繩愉虐邦」的團體,將私密慾望加以實踐,學習繩縛技藝,把自己的親密愛人綑綁起來,追求解放快感的至高境界。

以日本知名的「極惡繩師」風見蘭喜來台表演為號召,皮繩愉虐邦在台北市紹興北街慕哲咖啡廳地下樓,舉辦「夜色繩豔」的包場演出,一開始的活動宣傳與售票,便以臉書與網路公告為主,由於長期累積了不少同好,愉虐邦兩天套票每張一千兩百元,短時間內便銷售一空。

經過溝通,以不得攝影的前提,由愉虐邦官方提供照片,記者終於獲准入場參觀,讓外界有機會親眼目睹這類小眾、另類的限制級演出。

其實如此嚴格限制也可以理解,或許是畫面過於驚悚,或許是偷窺私密房事就是人類本性,以繩縛技藝交流為主的皮繩愉虐邦,自二○○四年成立以來,每次舉辦活動或表演,總免不了被媒體混入偷拍,事後再以「變態」等負面形容披露,每每讓意外曝光的成員,遭受家庭或社會的壓力與責難。經過多次歷鍊後,社團發展出一整套的表演活動管制流程,盡力避免類似困擾再發生。
繼續閱讀 [時報週刊] 繩索、皮鞭、鋼針 SM性虐現場直擊

犬調組的小事-關於2012夜色繩艷的種種V

2012夜色繩豔─風.見.蘭.喜 犬調組的小事

籌備2012夜色繩豔節目時,南西問我要不要出一組表演,我想了一下,如果要演出還是會以犬調為主。因為某魯已經去當兵了,所以我得另外找人。演員條件要敢在眾人面前接受犬調且願意脫到只剩條內褲(甚至更少)。

在Commander跟酒咖── 光頭喝酒時提起此事,他便開始現場幫忙找起演員來。當晚的酒客晨勃嚎跟易旭平被找上(被迫答應?) 原本想找一個來搭檔即可,現在竟然有兩個,我得好好想想劇本。宇宙的靈感銀行算是相當疼我,在睡前跟醒前總是會連線傳來許多好靈感。於是我希望演出三段式,三位演員各出場兩次,串成整齣。

繼續閱讀 犬調組的小事-關於2012夜色繩艷的種種V

《2012夜色繩豔-風.見.蘭.喜》主祭SM大轟炸心得

◎ lcfdeepsoul
日期: 2012年05月29日04時05分02秒

前言
話說南西在一開始就說要讓大家看到吐真的不是開玩笑的,一整天下來將近六個小時的表演真的是目不暇給,除了眼睛跟腦袋受到瘋狂的轟炸之外,前排觀眾還附贈酸痛的尾椎(這篇會這麼晚出現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昨天真的在電腦前面坐不住了),可是沒辦法呀,昨天太晚到了沒有搶到好位置,今天一定要坐在搖滾區補回來,縱然酸痛還是值得的呀!不過節目太多也真的沒有辦法詳細的記憶,下面如果有疏漏的部份請多多包涵,不是你們的表演不精彩呀,只是在下的大腦容量真的不夠了。不過皮繩的活動好像真的不太擅長控場,今天的進場情況也是稍微混亂了一點,沒有一個掌控全局的人,不過這可能也是皮繩的特色之一吧,各個團體一起努力,有事情就搶著先做,雖然混亂但有小劇團的溫馨!

繼續閱讀 《2012夜色繩豔-風.見.蘭.喜》主祭SM大轟炸心得

繩模說-關於2012夜色繩艷的種種 IV

關於「楊梅」這個藝名,起因於Facebook不斷的強迫我改名字,不能叫小梅、不能叫梅子,要有名有姓才行( first name /last name ) 。好吧,那既然我老公是王天才,灌個夫姓叫王梅如何XDDD。Nancy說:「照劇本你們還沒在一起啦,換一個姓叫楊梅好了。(2011藝穗節 你就是SM片最佳男女主角 )」我笑:「哈哈,好阿。」然後就這麼惡搞下去了XDDD

這次有幸在《2012夜色繩艷–風.見.蘭.喜》前夜祭中與風見蘭喜搭檔。之前我沒見過他的現場表演,只是看過DVD、並且常聽朋友提起他,大家都說本人非常和善,不過「那不是重點吧」我想。若是能微笑搭配精準的狠勁,那不是很棒嗎?我懷著一種粉絲的心情期待。

風見蘭喜來台當晚,我下班後匆忙趕去饒河夜市,在牌坊下見到風見蘭喜、Nawakiri Shin、舞真夜、夏慕聰幾人站在一起,有點興奮。「SM就在你身邊喔!」我自己內心小劇場HIGH了一下,哈。Shin跟他介紹我是前夜祭搭檔的Model,他啊了一聲,給了我一個大大的笑容,遞給我一張名片。雖然語言不通但感覺有通,「請多多指教」我說。
繼續閱讀 繩模說-關於2012夜色繩艷的種種 IV

《2012夜色繩艷—風.見.蘭.喜》前夜祭心得

◎ lcfdeepsoul
日期: 2012年05月27日03時09分53秒

期待已久的2012夜色繩豔終於登場了!
身為一個好觀眾一定不能光看不發心得
所以趕在第一時間就上來發文了

這次的安檢跟前幾次比起來真的嚴格了很多
除了包包一律寄放之外也增加了金屬探測器
真的是越來越有模有樣了
當然這也是保護表演者和觀眾最好的方法
不過工作人員就辛苦了

今天的表演是晚上七點半開始,七點開始入場
在下約莫七點十五分到的時候搖滾區幾乎都被搶光了
看來明天可能要提早到場邊喝咖啡邊等著搶位子了
繼續閱讀 《2012夜色繩艷—風.見.蘭.喜》前夜祭心得

每次都是寫歷史-關於2012夜色繩艷的種種 III

第一個脫的光頭!

軍犬作者夏慕聰去年上台演戲,想必在他的粉絲圈內造成轟動。今年他又上場,已經駕輕就熟了。這場戲裡幾個角色的個性很鮮明:主人阿聰不用發脾氣也有威嚴(表演前我真的不敢和他講話…),晨勃嚎一臉無辜的樣子確實很像受欺侮的新兵。而易旭平演一臉冷笑的壞壞學長也很傳神。我們戲稱小易是人來瘋,不但不緊張,上台後一嗨起來還會隨性地加詞。無論如何,演出很成功,最後的笑點發揮了功用。

後來阿聰說,幾位演員是從 Commander 現場募集來的。因此讓我們認識了勃豪,小易等有趣的朋友。

喔,還有應該不在那邊,其實一直在那邊的隱形場務光頭。除了這齣戲,他也幫我們設計海報等等宣傳品,用同一張照片變出好幾種不同花樣和用途的東西,大家一有意見便很快速地修改,效率奇高。最後我們還拗他埋伏在觀眾中當暗樁 — 這次表演,他可是第一個脫的唷!

聽到「李國儀」時會笑的觀眾,想必是去年藝穗節就跟著我們的老粉絲囉。這個狗仔記者是我們在壹週刊偷拍事件後創造的角色。今年他去當兵了,還當了欺負新兵的學長… 現在大家對他越來越有親切感,說不定要讓他成為固定角色了。

繼續閱讀 每次都是寫歷史-關於2012夜色繩艷的種種 III

每次都是寫歷史-關於2012夜色繩艷的種種 II

SM 國父王!

南西曾說,林揚導的戲總是會加入許多繽紛的元素。這次林揚將他們在魔朵藝術祭的表演修飾、強化,命名為「城市之喘」,結尾時他被包成繭,黑色氣球滿天飛,確實很有震撼力。這組排練得很勤,林揚的要求也很高,把狐狸和娃娃臉從劇場肢體動作開始教起。投入了長時間,以很高的標準排練,讓其他組也覺得不能鬆懈。看他們排練幾次下來,覺得三個人不僅默契增加,感情也越來越好了。

林揚想在觀眾入場前便躲在舞台上的塑膠袋中。為此他親身實驗過密封在大塑膠袋裡十五分鐘的感覺。袋中滿是霧氣,林揚滿身大汗。時間一到,林揚彷彿歷劫歸來似地從袋中鑽出來。
繼續閱讀 每次都是寫歷史-關於2012夜色繩艷的種種 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