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時報] 索多瑪120天 給你看到吐

林采韻/台北報導

「索多瑪一百二十天」是怎樣一本性虐文學著作?

在世間消失一百五十年出土後,能讓十八世紀作家薩德候爵的名字成為性虐待(Sadism)的代名詞,能讓義大利知名導演帕索里尼在導完同名電影後離奇地被同性伴侶謀殺。台灣讀者等待多年後,這部被視為情色、暴力裸露的限制級之作,終於在華人地區首次以中文面世,挑戰讀者對於性愛極限的承受力。

數百次的「肛交」、「鞭打」、「食糞」等字眼,出現內容當中,書裡鮮少舖陳性愛的美麗,反觀是痛苦、暴力、毫不愉悅的細節以及一種反諷性的匪夷所思,這樣一種思緒的建構,讓人忍不住好奇薩德創作的真意。在書中可以看到這樣的敘述,「她是女同性戀,屁股因為長期服務對外磨損了!」「主教沒有閒著,他輪流吮吸科蓉和索菲的神聖屁眼。」

商周出版選書顧問何穎怡表示,她懷疑當時的法國社會對性就是這樣開放的程度,因為薩德還曾被視為二流的情色小說家。

作家蔡詩萍認為,出身貴族的薩德似乎以嘲諷的角度,以貴族的情慾世界去跟他的時代作對。

作家盧郁佳則表示,從小教養薩德的叔叔,雖是位神父但卻玩世不恭,他或許希望透過著作從事自我心靈的治療。

[臺灣日報] 暴衝!薩德侯爵

⊙ 盧郁佳
2004/07/20

編案:
情色書寫祖師爺薩德侯爵的千古奇書《索多瑪一百二十天》,是一本具有哥德色彩、超現實主義、社會達爾文主義觀的性虐待百科全書,其自由揮灑的程度,被法國批評家羅蘭巴特拿來和《追憶逝水年華》的普魯斯特相提並論,並認為薩德與普魯斯特兩者各自站在法國文學的兩個極端。

《索多瑪一百二十天》手稿曾經消失了一百五十年,其出土過程就像傳奇小說。在兩百一十九年之後,華人世界終於可以讀到這本曠世巨著的中譯本。在台灣的出版市場即將為本書舉行新書發表會、座談會及小論文研討會之際,本刊特邀請盧郁佳為您導讀,概覽此作之形貌與精髓。

漫畫《幽遊白書》中,有一捲禁忌的錄影帶〈黑之章〉,濃縮剪輯了所有惡行,連正義先鋒看了也徹底幻滅,同意人類只配當妖魔的糧食。邪惡的歷史,向來是被封印的秘密、禁忌的地下知識。而薩德侯爵的小說《索多瑪一百二十天》看來就像是以製作〈黑之章〉為目標而寫成的。

這本暴走近六百頁還扯不完的故事,描述四名權貴在封閉城堡裡淫人妻女的四個月狂歡,他們抱著科學精神,就每種施虐方式竭盡其能,並設法做到無一遺漏。於是,它成了一部明朗嬉笑、毫無悔意的犯罪文學。首先,科學是不問道德動機的,只講究過程的精密。為準備最適於惡虐的舞台,薩德替性奴隸詳擬了一份內外場服務守則,宛如麥當勞聖經,條縷詳陳,設想了千百種不慎冒犯顧客的可能,極其周密地防範。而接下來的荒淫案例,照樣是連篇累牘下操作型定義,看到後來會恍惚以為自己是個疲憊的探員在翻查警局筆錄。這種東西根本沒辦法誘人犯罪,為什麼會被禁呢?你可以攻擊政府查禁想像力,但他們也可能是在查禁真相。

隨著這部小說,我們得以回憶人權的史前史,模擬悲慘時代的紀實。《令人戰慄的格林童話》、《一千零一夜》充斥異色血腥,但在它們所關涉的歷史時空中,都是某種日常現實。當時修院是慘無人道的妓院,女僕就是家中待命的免費妓女,喬治‧維加萊洛《性侵犯的歷史》記述,

王朝時代的法國允許暴力就像寬容性侵犯,一切可以透過賠償金或賄賂抹消。而薩德正是成長於這樣的貴族之家與修道院,還蹲了一輩子大牢。

只是他並不以受害者的姿態控訴,反倒從迫害者的角度大肆發揮。你很可以學日後那些革命家,把薩德善意曲解為控訴者,批判當權者有如書中惡霸貴族,讓薩德當場淪為社會清流(當我說「麥當勞聖經」時,顯然譏諷的不是薩德,而是麥當勞無人性的教條管理)。如何馴服異端?過去我們查禁它,它卻流傳越廣;後來我們學乖了,僅是解釋它,讓它死於扭曲。《索多瑪一百二十天》書中貴族滑稽的惡行,確實很明顯會引致讀者反感。微妙之處在於,他是如此投入於設計每樁虐待,以致你搞不清他是反對或支持。

每種暴力都有其政治說服的目的。這部小說是鼓吹虐童的文宣,或反諷權力的寓言?他認同哪一方?薩德是為過激言論受難的政治犯,或該死的性變態現行犯?有可能他都不全是。

但是很可能,性變態就是一種政治犯。

他的小說是監獄中發展出來的復仇幻想,也是真實施虐的產物。它宣揚惡虐之樂,從中展示人類的特殊構造,犯罪與快感夾著上升曲線一飛沖天。性虐待是性或暴力?薩德非常清楚顯然是後者,讓他的四位主角挑明了態度:有錢人就是要吃人、操人。

窮人就是他們行獵取樂的牧場牲畜。他們透過暴力的極致,尋求快感的極致。

性元素的消費地位,今天早已獲得證明了。看看專輯封面慣例採取技術性全裸的濱崎步,還有遵照薩德筆下享用處女的順序,小甜甜布蘭妮等玉女陸續揭曉的各部位。看看少女漫畫H化的操控策略,她們都是薩德遺產的秘密繼承者。

小說沒解釋的是,為什麼施虐讓人快樂?我認為那是出於驅除恐懼的需要。殘酷能引發恐懼;在吃人與被吃之間,選擇吃人,同時安撫了恐懼,保證自己是控制局面的一方,絕不會被吃。他虛構了幾近無限的性偏好多樣性,像是恐怖主義極度擴張,為了驚嚇讀者不擇手段。但在那開列清單的疏離寫法中,你能同時感受到笨拙的安慰,就像是父母為小孩一一數著床底下的怪物,被點到名的便消失了。

薩德訴說那些暴力的恐怖,以證明那些恐怖都不算什麼。能想像得到的,都不算什麼。若不是恐懼的鞭子抽在我們後背上,誰會冒險踏進黑暗去驗證未知?為了驅散黑暗,這位「勇敢的S侯爵」也在書中登場,並作出類似日本諧星江頭2:50的愚勇舉動,帶來氣憤的歡笑光明。與其說分析酷刑與性禁忌的閱兵來理解邪惡,不如說讀者更應從中思考自己何以不快。當他揭曉一樣恐懼就解除了那樣恐懼,同時也解除了惡的樂趣。剩下的空無,仍然向每個時代召喚著意義。

(《索多瑪一百二十天》新書發表與座談會將於今天下午兩點到四點,於金石堂信義店四樓舉行。另,二十二日及二十三日兩天下什兩點至五點,二十四日晚上七點到九點,在誠品書局敦南店B2亦分別有三場小論文研討以及座談。)

[民視]不堪回首 卡麥蓉舊作A片曝光

為了闖星河而寬衣解帶過的大明星,最怕成名前的清涼作品曝了光,好萊塢知名女星卡麥蓉狄亞茲,現在就面臨了這種窘境。

一部宣稱由她主演的成人性虐待片,最近在網路上曝了光,消息一出,播放影片網站馬上就被好色網友給擠爆。畫面中袒胸露乳,表情狂野的金髮豪放女,跟好萊塢氣質女星卡麥蓉狄亞茲的確很像。

這支長30分鐘的色情影片,號稱是卡麥蓉19歲剛出道時的作品。片中的卡麥蓉身穿上空皮衣和黑色網襪,與另一名清涼美女一起和被鐵鍊綁住的內褲猛男,大玩性虐待的3P遊戲。

這與她成名後老少咸宜的銀幕形象,有如天壤之別。影片內容之煽腥,更是讓記者不忍卒賭,頻頻用手遮住眼睛。卡麥蓉在2003年才與一名攝影師對簿公堂,並成功阻止對方將她成名前拍攝的養眼照和錄影帶公諸於世,沒想到如今卻被聲稱握有版權的色情網站,以一千多塊台幣的賤價,在網路上公開播放她的舊作。

雖然片中並沒有性愛場面,不像希爾頓集團繼承人芭莉絲的嘿咻錄影帶那樣令人難堪,恐怕還是會讓這位大明星不堪回首。不過卡麥蓉的發言人只表示,本案正在循司法途徑解決,目前不便回應。 (民視新聞綜合報導)

[中國時報] 另類性愛 須做好事前溝通(2004/04/24)

陳希林/台北報導

霹霹啪啪的皮鞭聲響,火紅燃燒的蠟燭登場,「SM」的實踐者今天或許已經不用面天天對「性虐待狂」等負面的形容詞句,但是醫學、性學研究者仍然強調,SM可以坦然面對,可是一定要注意安全。

中華民國婦產科心身醫學會理事長鄭丞傑指出,SM不必視為十惡不赦的行為,且在人類的性行為上可以扮演「安全閥」的角色,讓大家藉著想像,把現實生活中不存在、不願做的事情,在一個安全的環境當中扮演出來。

因此,鄭丞傑強調,SM的首要條件就是事前的溝通、同意及手段的安全。無論是扮演主僕、綑綁、塗抹蜂蜜或果醬,還是一鞭子一鞭子的抽打(產生腦啡以止痛、助興)或大夾子伺候,鄭丞傑說從事的雙方須經過溝通及同意之後才行事,不可以勉強。

因此他比較同意「性愉虐」這樣的形容,也就是在彼此都感到愉快的情況下辦事。他且援引性學家靄理士(H.Ellis)的話說,所有身體上與情感活動方面受到的限制,都會提高快感。當然,他表示,也有人因為心理等因素變成重度的「特殊性癖好」,非藉助特殊場景道具不能激起性慾。

「安全」是SM的第一要件。鄭丞傑說,切勿結合毒品與SM,國內前陣子發生的大學生殺人命案就是毒品與SM的悲劇組合。其次,不可讓「綑綁」與「勒頸」兩者同時進行,也應避免塞喉嚨、塑膠袋套頭等窒息把戲,否則極易發生意外。

另外,不可把對方綑綁後單獨棄置現場,以免在火警、地震等災變中求助無門。還有,鄭丞傑說,最好不要一個人獨自操作。以前曾發生英國國會議員獨自裸身死在床上,頭上罩著塑膠套的轟動事件,後來調查結論是該人獨享窒息快感而出事。

鄭丞傑在美國舊金山人類性學高級研究所的學弟、性學研究者許佑生本週剛剛完成著名醫學研究者艾力克‧康弗(A.Comfort)的經典性愛作品《性愛聖經(TheJoyofSex)》的中譯。許佑生認為,傳統上怯於將「歡愉」與「性」加以連結並公開討論,該書卻正視性愛的正面愉悅,也改變了當時人們對於、性的看法。

[中國時報] SM異性戀也大有人愛 許佑生:性多元化表現(2004/04/24)

林倖妃/台北報導

對「SM」有一定程度了的國內專家表示,SM是取悅身體的性多元化表現,歐美甚至視為文化現象探討,不論同性或異性戀都有相當人口存在;舞台劇以此為內容也應以平常心看待,請大家欣賞和尊重性行為的不同面貌。

自從「虐犬」事件發生後,因出現窒息性性愛字眼,加上主角為同志,引發外界以為同志圈中有相當高比例進行SM,同志諮詢熱線卻說,SM也是取悅身體的性愛方式之一,但因該行為廣泛被歧視和污名化,即使友人間也絕少相互討論。

「同志諮詢熱線」說明,虐犬事件的發生,很多同志都很訝異有「窒息性性愛」的字眼出現,熱線也曾接獲少數同志詢問進行SM是否會感染愛滋等問題,但仍屬罕見。

舊金山人類高級性學研究所性學博士許佑生則說,不論是歐美或日本都將SM視為生活甚至是文化,同時也是性多元化的一種表現,但因台灣社會對性缺乏成熟接納態度,以致出現污名化,甚而和「暴力」掛勾,被學者指為將女性「物化」,根本不了解SM基本原理。

許佑生說,所謂SM並非一定要「道具」,而是利用痛感、羞辱或角色扮演等獲得性的快感,因為痛覺會刺激身體分泌化學酵素胺多芬,SM即是逆向操作以獲取快感和高潮,很多人在性的過程中已涉入該領域卻不自知,如女性要求男性輕咬身體等行為,即是SM表現手法之一。

他以舊金山為例,SM在當地已成為流行文化,不僅有社團,還有俱樂部和PUB等,成為個人生活和品味的選擇,性學研究所還有老師親自上場示範,說明遊戲規則和各種道具使用方法,連國人較熟知的皮鞭和木板拍等,都發展出各種不同材質。

許佑生強調,SM最重要的原則是需在雙方都同意的基礎下進行,只要任何一方認為不妥即喊停,不論同性或異性戀者都有相當族群,並非同志專利或有高比例同志從事,應當成性慾和情慾的表現方法,以及快感來源之一,而非怪異不可接受行為。

晶晶書庫負責人賴正哲也說,SM不是同志的特殊喜好,異性戀同樣也大有人喜歡,因此舞台劇演出SM故事也屬平常,請大家欣賞和尊重性的不同面貌。

[中國時報] 他敢演我們為何不敢看(2004/04/24)

賴廷恆/台北報導(2004/04/24)

「他們敢演,我們為什麼不敢看!」目前任職美工設計的謝姓觀眾,呼朋引伴、一行六人前往觀賞《在夢裡醒著,在痛裡快樂》。這群並不掩飾「男同志」身份的觀眾,期望「過去在錄影帶(A片)裡看到的東西」,這回能夠親眼目睹「真人現場演出」。

不否認自己「喜歡看」SM片的謝姓觀眾,認為《在夢裡醒著,在痛裡快樂》的SM主題,「起碼宣傳品就很明顯」。除與一同前來的同伴,彼此互開玩笑「很渴望現場互動」外,還反問一位在場女性平面媒體記者,這分明是「男男」的場子,「妳怎敢來?」

現場四、五十位觀眾當然不全是男性,也有男女一起結伴而來的學生觀眾,以及關心小劇場的藝文圈人士。據聞「在夢裡醒著,在痛裡快樂」宣傳期間,在特定的SM網站上未演先轟動,並有「SM快閃族」在網路上相約,昨晚以特殊、可辨認的方式網聚。也有一群觀眾由「KKCITY」BBS站上獲知消息,對於這齣以探討SM主題的作品深感好奇。昨晚是她們首度來到「白水藝文空間」,觀賞小劇場作品。

昨天媒體大篇幅的相關報導,也驚動民生派出所的主管,派出員警前來「關切」。也讓人不禁聯想到,去年十月在華山藝文特區,身聲演繹社「旋」中的全裸演出,員警前往現場錄影蒐證,事後要求演員前往警局作筆錄的前例。「臨界點劇象錄」的資深團員溫吉興也直言不諱,「這是齣SM的戲」。反倒是這位員警因為本身不了解「SM」及小劇場,感到有點不好意思。事後「臨界點」方面一致認為,這是個「通情達理」的警察。

[中國時報] SM族 在小劇場發現「愉虐」(2004/04/24)

賴廷恆/台北報導(2004/04/24)

開場前,一個男人被囚禁在象徵性的狗籠內,之後演員登場,模擬滴蠟、拳交出血、縛繩術等的動作與對白紛紛出籠。咦,這是SM的A片拍攝現場嗎?非也,台灣首齣探討SM社群、情慾的小劇場作品《在夢裡醒著,在痛裡快樂》,昨晚在「白水藝文空間」首演。這齣把SM「實踐者」筆下的真人真事搬上舞台,題材相當特殊的劇作,在挑戰台灣觀眾尺度,引起各界注視之餘,也期望能為SM「去污名化」。

由「臨界點劇象錄」舉辦的「在我們房間裡戲系列」,首檔推出的《在夢裡醒著,在痛裡快樂》,由「臨界點」的團員、高中時參與「同志運動」的鍾得凡執導,把相識八年的好友,本身為SM「實踐者」黃鐵軍即將出版的《鐵軍的野蠻性史》一書,擷取當中的一些故事予以呈現。而三年前轟動一時,因SM愉虐遊戲而發生的台北大學箱屍命案,也在劇中穿插出現,強調這是SM愉虐遊戲時意外失手,而非「性虐待」、「性暴力」事件,不應就此把SM「污名化」。

對於外界往往以「性虐待」來看待SM,本身也是演員之一的黃鐵軍,以SM「實踐者」的身分指出,應以「愉虐」正名之。鍾得凡、黃鐵軍有一位在「SM族」中扮演「奴隸」角色的好友,因為「主人」移民、頓失所愛。結果經歷過其他的一些男人後,不禁發出「要找到懂得我身體的人真不容易」的喟嘆,也觸動黃鐵軍向鍾得凡提出製作的構想。

本身對於同志、妓女等議題深感興趣的鍾得凡,認為台灣的社會應該已成熟到可以接受類似SM題材,「我接下來還想導一齣探討『戀屍癖』的作品!」在《在夢裡醒著,在痛裡快樂》中,本身並非SM「實踐者」的鍾得凡,採取觀點多元、後現代主義的並呈手法,並歡迎各界觀眾帶著「有色、異樣的眼光」入場。

導演鍾得凡與原著作者黃鐵軍兩人,對於《在夢裡醒著,在痛裡快樂》的呈現手法,也幾經討論後才定調。身為SM「實踐者」黃鐵軍,較為強調「實際經驗的東西、切莫有虛假」﹔然而鍾得凡以劇場人的角度,期望能進行若干的處理。例如海報上背面全裸、為繩所縛的男體,以及「是犯罪?是自願?」、「是暴力?是愉悅?」等字樣,所造成較屬「聳動」的作法,鍾得凡就不是很贊成。結果劇團向台北市文化局申請,獲准在捷運出入口張貼的海報,兩天後就不知何故、悉數被撤除。

就在《在夢裡醒著,在痛裡快樂》劇終,鍾得凡以導演身份介入劇中,與眾演員進行互動,並揭露這是齣戲、而不是紀錄片時,黃鐵軍道出:「我們(SM族群)終於邁出勇敢的一步!」場面頗為溫馨。散場後,所有觀眾均不覺噁心、變態,一位劇場人「阿忠」也向鍾得凡表示,「謝謝你讓我知道什麼叫SM,雖然我還是不會去做!」亦使得鍾得凡頗感欣慰。

[中時晚報] 鞭打滴蠟 SM劇顛覆舞台(2004/04/23)

修淑芬/台北報導

台灣第一齣探討SM的另類舞台劇,今晚7點30分在白水藝文空間開演,連演3天。內容以台灣SM社群的真人真事為主軸,演員示範SM上場,其間並穿插一幕背部全裸的演出,挑戰國內觀念尺度。據了解,該場演出在SM特定網站上引起極大回響,有「SM快閃族」在網上表明,將相約在今晚以特殊、可辨認的方式來網聚。

臨界點劇象錄劇團4月開春實驗劇展「在我們房間裡戲系列」,首推導演鍾得凡今晚的《在夢裡醒著.在痛裡快樂》舞台劇,此劇深入探討存在台灣社會已久的SM情慾,因而引發注目。儘管劇團已向北市文化局申請獲准張貼公演海報,但由於題材過於禁忌,讓原本要張貼在捷運站出入口的海報,在張貼了2天後,不知何故,全被捷運站匆匆撤除。

今晚演出的三個劇情「草綠色的青春夢」、「被迫害的囚禁者」、「血腥的暴力美學」都是真實故事,導演以半紀錄片方式,呈現SM實踐者從戀物到愉虐的過程,鎖鏈、腳鐐、狗籠、鞭打、滴蠟、拳交、縛繩術等悉數上場。

「被迫害的囚禁者」訴說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專玩「籠飼」的被禁錮遊戲,扮演被關在狗籠裡的狗奴,在汪汪汪的狗吠聲、學狗爬行、嚼狗食、睡狗籠、舔主人的腳之中,達到被虐的享受。其中劇情穿插了3年前轟動全台的台北大學箱屍命案「虐犬事件」的部分內幕。在SM實踐者眼中,這起箱屍個案突顯台灣性教育的失敗,他們認為,這是一次SM愉虐遊戲的意外失手,而非性虐待事件,外界不應怪罪SM情慾。

「草綠色的青春夢」描述一位家住澎湖的少年,專玩軍事美學的SM類型。少年從小一聞到「草綠的男香」就異常喜悅;回憶兒童時期他跟著阿兵哥一起擠公車,每當聞到軍人身上的草汗味,他更深信「自己和軍人是一夥的」。

少年說,不管軍服有多髒、軍人體味有多臭、位階有多賤,他相信士兵是美麗的身分象徵。以前他感到焦慮時,都會穿著軍服自慰或自虐,或靠著扮演軍奴、戰犯或士兵的被虐角色,無論交互蹲跳、唱軍歌、被口頭羞辱、被拷問,或臉部被軍靴踐踏,從情境扮演中,他都得到了快感。

導演鍾得凡說,台灣已是一個多元慾望發展的社會。他認為戀物、SM情慾將會是下一波暗潮洶湧、蓄勢待發的力量。台灣的SM實踐者將凝聚發起「去汙名化」的正名運動。

[中時晚報] 台灣SM社群 同好3000(2004/04/23)

修淑芬/台北報導

台灣有多少人是SM的愛好者?一個SM網站登錄人數即有3000人,顯然人數並未如想像中少。這些SM同好來自各行各業,不分男女、不分同志或異性戀。SM實踐者指出,SM講求「軟硬體兼備」,如何學會運用道具的「技術」是精華所在,而明列常有的玩法,至少多達40種以上。

長期觀察SM文化、本身也是媒體人的黃鐵軍指出,台灣SM聊天室最早起源於某同志網站,目前有2個點閱率最高的SM聊天室,一個以同志為主,另一個以異性戀為主。自從3年前爆發台北大學箱屍命案後,SM被渲染成「性暴力事件」,曾使得網站被迫關閉數個月。

黃鐵軍指出,歐美日大城市有SM俱樂部,英國每年也都舉辦「SM Pride Month」,但台灣SM社群則還沒有SM酒吧或PUB,故難以分析SM族群的文化特性。不過,去年底他們曾在板橋舉辦過「SM多P Party」的網聚活動。

一般人印象認定SM是同志的專利,其實未然,他們之中有人是夫妻檔、情侶檔或同志,包括國中老師、大學教授、醫學院學生、媒體工作者、公務員、律師助理或心理師等,其中不乏知名人物,如某健身中心知名教練、某外籍廣播主持人、女藝人等。

具SM實踐經驗的黃鐵軍表示,道具是一種硬體,如何學會運用的技術則是軟體。SM的關鍵在挑起快感的能力。SM道具約10多種,常列玩法則有40餘種。有人專玩「戀物服裝」,像「皮革族」必須穿戴皮製的緊身褲、頸環或手環等;有人則是「橡膠族」,一遇到雨天就性慾高漲,必須穿雨衣雨鞋;「金屬族」則穿腳鐐、銬手銬、披鐵鍊等。

玩法從綑綁束縛、鞭打、滴蠟油、夾乳頭、虐肛、木乃伊、玩髒、人獸交到窒息式性愛都有,激烈程度不一。至於「導尿」或「浣腸」,在SM社群中較少被嘗試,這類玩家通常具醫學背景,將醫療用的橡膠導尿管插入尿道,有些施虐者喜歡將水注入被虐者的尿道內,或享受所謂的灌腸快感。

[中時晚報] SM族:是愉虐 非性虐(2004/04/23)

修淑芬/台北報導

台灣SM族群一直苦於沒有見光的機會,尤其3年前的「虐犬事件」更在SM社群中醞釀著後續效應。今晚首度上演的SM舞台劇《在夢裡醒著.在痛裡快樂》,就是SM實踐者去汙名化的行動開始,他們計畫展開「愉虐」的正名運動,並倡導身體的處分權。

外界形容SM情慾是「性虐待」或「性暴力」,但SM實踐者說,這是「愉虐」,遵守「安全、清醒、相互同意」三原則。在主奴關係中,兩造相互尊重,且主人要保証奴隸的安全。

SM實踐者黃鐵軍指出,SM並非以陽具為中心的性行為模式、不一定要發生性行為。玩SM要有「進出情境的能力」,它是一種性能力,有能力把伴侶帶入或帶出,過程中「如何控制力度」,是SM實踐者拿捏學習之處。

而台灣的問題就在一夜情太多了,讓SM實踐者強調的「愛的尊重」很難實現,難建立起固定的主從關係。黃鐵軍表示,玩SM要考慮玩法和個性,所以不容易找到志同道合的對象。尤其在不知道對方的精神狀態下,極易受到傷害。

「虐犬事件」是當時兩人玩窒息式性愛,過程中施虐者忘了鬆綁被虐者,導致對方休克而亡,從此SM社群開始大力倡導安全性。黃鐵軍表示,光是「綁繩子」就大有學問。人的身體不同於一般物品,若要採懸吊的掛法,就要清楚哪些關節不能綁,還有頸部不能勒太緊等,此外也不宜多條繩索串連打結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