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 50

◎夏慕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50

等你學會英姿挺拔的站立,我命令你伸出前肢踏出。維持站立姿勢已久的你,四肢抖動,像隻踏出第一步的初生之犢。你膽怯你抬頭看著主人的我,深怕動作不對被打。我微笑笑你稚嫩笨蛋的幼犬行走。
我走在你右側,陪著你踏出每一步。
第一圈以後,就不是這麼簡單了,打狗棒在你左右,每一次的偏差便是一下。每一圈打的力道便加重,客廳來回來回,我已經打得你肉體成赤色如新生兒。
我讓你休息,我也好偷閒一會。
我教你如何跟狗一樣地躺在地板上,側躺也好,曬卵也罷,休息的動作也不容馬虎。
我靠著牆柱坐在地板上,手拉著背後內褲鬆緊帶,才知道我身上冒著汗也不輸給你。你呼著熱氣,胸膛隨著呼吸漲洩。好像狗啊!對啊,你真的是狗了!
我看著你,你看著我。你清澈明亮的雙眼和令人垂涎的犬顏。你看著鏡子裏的自己,你還覺得裏頭躺在地上的會是個男人嗎?你也相信了裏頭赤身裸體的是隻狗,你的眼睛堅定不移,你的心降服承認,你和真正的犬類沒什麼不同。
我舉起左手,用食指勾勾,叫你這隻小小狗來。你如嬰兒幼犬的爬行,感受四肢接觸地板,你的手掌你的膝蓋,你如他們一般的喜悅,感受身體的重量,可是卻躍躍欲試。
你又新生了!我知道你應該投胎成狗的,可是為什麼投胎成人呢?
每一隻人型犬都是為了能夠尋找到主人而掙脫輪迴拒絕投胎

dt 49

◎夏慕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49

「這麼亢奮,狗屌都硬了。」我握著你充血抵到腹部的狗屌,掰弄像是打擊肚皮的鼓棒。你沒有反抗反而像極了被主人愛撫的狗兒得意而滿足。在我雙手撫摸下的小狗哪隻不像現在的你在我腳邊打滾期待更多。
我知道如果我想幹狗,狗兒絕對會翹起屁股等著主人老二進入。可是我從來不愛此招,如果在調教過程中,主人連自己的老二都管不住還想管什麼?
我的手只要摸過你的屁股,你便順著我的手掌伏動,你一臉愉悅寫在臉上。繼續往你插了尾巴的屁眼移動,那圈吸住尾巴的闊約肌縮張呼吸得如此自然。剃過毛的嫩肛的確很迷人。
你一臉欠幹模樣。我忽然抓住狗嘴:「我對人獸交一點興趣也沒有。有天李軍忠自己會翹著屁股,求我幹他的。」語畢,拍起你的狗嘴。你嘿嘿吠吠了幾聲。
於是我人拾起了打狗棒,開始將你這隻初生之犢訓練成心愛的軍犬。 我調整你原地站立的犬姿,頭該怎麼抬、胸該怎麼開、屁股該怎麼翹。你的肛門括約肌收縮吐吶,你的尾巴便在你的屁股上搖啊搖的,你的表情告訴我你感覺到它的存在它恣意盎然地搖動。
你雄壯威武的靜止站立,稍有搖晃,棒子便往你狗屁股上揮。你痛你唉你仍咬牙堅持。
你明亮清澈的眼睛直視正前方,你雖然被我左右移動的身影干擾,仍不轉移。你知道隨時可能吃到我手上的打狗棒。
你前肢顫抖的撐著,專注心思,像是一隻可愛的小狗。我偷偷拿出拍立得拍下,搧著照片等顯影。我是得意的主人,黑色麥克筆一揮寫下今天的日期,附註軍犬誕生隻字片語,而後開心的張貼上客廳的牆壁上,所有的客人來家裡玩,都可以瀏覽我的訓練過程紀錄。

dt 25-48短期集中:48/48

◎夏慕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48

你雙膝跪在我面前,勃起的狗屌在雙腿之間格外渺小。我在你面前一行一行的唸著我起的主人誓詞,這一刻沒有任何懷疑,如此的認真。我拿出項圈,俯腰為你戴上。拍拍你腋下方腰際,你還沒進入犬模式還想舉手,我一嘖,你就收手。
「這時候該用你的叫聲回應。」
「汪!」很好,腹部用力發聲。
「很好。手伸出來。」你伸了手,兩肢被紗布纏繞。
「這樣才可以讓喪失人類手掌的功能。屁股翹高,額頭貼到地面。」你挪著身體,照著我的命令。難忍濕透的Brief貼在身上,索性脫去丟到洗衣籃裏。
拿個潤滑劑走向你,興致大發的扳開你的狗屁股。你好奇的抬頭,你震驚著我男性赤裸的眼睛是逃不過我的注意。「既然抬頭,就仔細看著。」手指頭抹了陀便直往你肛門探去,戳進你的狗屁股。
「汪嗚~」趁著剛剛浴室灌腸之便,毫無猶豫的右手兩根指頭就進去了。閃電的速度抽出手指,左手抓著狗尾巴便插了進去。你痛得扭動身體,我雙手撫摸著你。
「看鏡子。看著翹高的屁股多了什麼。」你在鏡子裡看見了雙臀間多出了根黑色的小尾巴。我用手擺弄狗尾巴,它就在你屁股上搖晃,活似真的從你身體裏長出來的。
我要你以坐姿在鏡子前,仔細瞧瞧自己模樣。鏡子裡頭,真的是赤裸的主人和主人心愛的軍犬。李軍忠這個男人徹底在主人面前變成了一條狗。

dt 25-48短期集中:47/48

◎夏慕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47

你跟著我回到了客廳。你狗顏殘喘,你認得出鏡子裡自己的面貌嘛。「李軍忠。李軍忠!」你發呆了,看著鏡子愣了,是被鏡子裡的自己嚇得三魂七魄都飛散嘛。
你急急忙忙的站起立正,膝蓋麻得快站不穩。「是。主人。」你雙手緊貼著大腿,懸掛在雙腿之間的小鳥格外迷人。我雙手搭在你肩膀上,捏捏你的胸脯,玩弄你的乳頭。你相當的敏感,毫無遮掩的老二開始膨脹。我的手再往下,你竟然企圖抗拒。
「很好。實在不能對你好。」
拿起桌上的誓詞列印,毫不客氣地往地上一丟。你顫抖的彎下腰撿落在地上的紙。「誰叫你動作的。」我一說,你立刻收回了手。「跪下。」我握起打狗棒。「彎下腰,把紙咬住。」你雙手撐住上半身,伸長脖子、張開嘴。「屁股翹高。」我狠狠揮著狗棒打著翹高屁股的你,你咬緊牙根,不敢發出不悅。狗屁股紅紅,你整個身體都變熱了。
「起來。面對鏡子立正站好。」血氣方剛的男人現在光溜溜的雙手貼緊、兩膝併攏,下體微微充血開始翹。
「在軍營裡宣誓過吧。嘴裡的紙是誓詞,也就是一般所謂的主奴契約。舉手大聲朗誦。」
「吾誓以至誠—我—李軍忠—從今爾後奉dt為畢生之主、為主人飼養之軍犬。第一條——」
可以讓一個英勇威武的軍官剝光,剃盡體毛,在自己面前大聲朗誦主奴契約,讓我身心興奮不已。
你宣誓後,向後轉,向我行軍禮。我訝異驚喜著這舉動,我用力地舉起手臂回禮,在你手中收下這份厚禮。
「軍犬,跪下。」

dt 25-48短期集中:46/48

◎夏慕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46

你沒回答,你的眼神流露出哀求。我不想回應你,讓你維持著翹屁股的性感姿勢。你的括約肌不停的縮張,你努力的抑制體內即將的爆發。
你放棄渴求了嗎?認為我真的會讓你趴著翹屁股大便嗎?我當然是不會讓你就這樣把大便洩在浴室地板,因為清掃的人是我。
我恩賜你蹲在馬桶上。「狗其實是不會蹲馬桶的,而且也不該在這裡排便。」你曾經這樣蹲在馬桶上嗎,你剛被剃毛的陰部毫無阻擋的展現。你嘴巴想開口,但我已經搖頭。你以為我會回避你大便的時間嗎,不!我要看,我要看著你排便模樣。肛門噴出的液體混雜著黃色的水,糞便隨即從你的肛門口噴出。滿室瀰漫著狗大便的味道,你顫抖著身體,你沒想過排便這麼隱私的事情都要在主人面前了。到底還要做到什麼程度,你只能服從。
把你的屁眼完完全全洗乾淨後,我手抓著你的下巴,撐開你的狗嘴。「來,狗嘴。」一手抓著嘴一手拾著牙刷侵入你的口腔,刷洗狗牙。右上排外側、右下排外側。不習慣被刷牙的軍犬扭動著身體。左上排外側、左下排外側。你開始有些嗆著,我拍拍你的身體安撫。右上排內側、右下排內側、左上排內側、左下排內側。我邊刷邊撫摸著你。「漱口。」扭開水龍頭,指指臉盆,讓你半人半犬的動作喝水漱口。該清潔的地方都清洗完。「乾淨的狗,主人才愛。」

dt 25-48短期集中:45/48

◎夏慕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45

你汪嗚汪嗚的哀悼離開身體的毛髮,我毫無預警的抽出你屁股裏的棉條,火辣辣的疼痛使你扭動身體。
「我現在手上拿著刮鬍刀,最好安分點。」如果你的男子氣概建築在體毛上,真是太可悲了。
我持著剛剛塞在你體內的衛生棉條讓它像個催眠的懷錶在你臉上左右擺盪。我放下手讓棉條一點一滴的靠近你的臉,你畏懼著棉條上的黃跡。「上完廁所,沒洗屁股啊!翻過來。」
渾厚有力的臀肉夾著多毛的菊花在眼睛裡綻放。我手抹著泡沫,辣手摧花。扳開兩片屁股,刮著全身僅剩的肛毛。多毛的花再開時已宛如稚菊。我的拇指揉著花心。跪在我面前翹著屁股的你已經被剃光了狗毛,是隻無毛犬。「狗被剃毛是不會哭的!再哭,嘴裡的內褲就換成剛剛塞在體內的衛生棉條。」
你企圖哽住哭泣時,我為你全身打了沐浴乳泡沫,我拿起海綿刷洗你,你全身上下被我刷得乾淨。我站起來轉身,你以為我們可以離開浴室,你以為可以喘口氣。
「差點忘了的屁股裡面還有當人類時產生的糞便。」
我轉回頭便見到你一臉明白我要對你做的下件事情。
準備好的灌腸食鹽水透過幫浦一球一球注入翹高向光的菊花裡,直到傾斜的水盆也見底。管子抽出你身體的噗嗤聲,管口遺落的幾滴都好極了。
靜默等待時間,我貼在你耳朵邊:「要不要用這個姿勢大便!你沒有這樣大便過吧!你會永生難忘的!」

dt 25-48短期集中:44/48

◎夏慕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44

輕揮打狗棒在你狗屁股上,要你注意力轉移。我抓著那團充滿男人味的內褲在你嘴前。「Good Boy。咬著。」你不疑的張嘴咬住,我滿意的摸著你的頭毛。「來。主人幫清洗身體。洗掉那一身男人味。」
我愈微笑你愈害怕地跟著我進了浴室。浴室裏整面牆的鏡子讓你無所遁逃。
「趴下。轉身。」你躺在地板上不知所措地看著我。我持著打狗棒調整你的四肢動作。「狗四肢要彎曲。」
我拉了小凳子坐在你雙腿之間。「看著鏡子,剛出生的人型犬不應該有體毛。沒資格擁有狗毛,該剃。」
你汪嗚汪嗚的向我表達負面情緒。可是我雙手所摸及的狗屌和狗懶蛋卻是相當興緻盎然。「沒有好談的。」
持剪刀緊貼著你的肌膚再修短,好讓我剃時能夠迅速確實,轉眼之間泡沫打滿你身上毛髮處。第一刀下去,刀片切除毛根如此細微的聲音在浴室裏頭迴盪,我聽得清楚。像個美妙音樂,隨著我的速度變換。刮除了大腿內側、陰毛連接腿毛處、兩根毛茸茸的男人雙腿、左右腋下,轉眼之間僅剩下你胯下短得見皮的陰毛。我刻意的要你看看鏡子裏頭光滑迷人的腋下,含著內褲的你眼淚在轉。我相當開心。
「乖。」我掰著你翹到平貼腹部的狗屌,刮起你狗屌上方的短毛。一刀一刀刮得乾淨。你窸窣的抽咽令我微惱。「狗是這樣哭的嗎?」

dt 25-48短期集中:43/48

◎夏慕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43

一進玄關,你見了打狗棒便顫抖的無法前進。我卸下了你身上的重物,一手握起狗棒,一手撫摸著你的腋下和腰間。「乖。很好,看到狗棒會怕。」我在你眼前晃了晃打狗棒,然後空揮出犀利駭犬的聲響,嚇得你全身顫慄。
我抓著你的頭髮,要你大腿貼小腿地坐在鏡子前,要你看看鏡子裏自己的模樣。於是我拍著你的身體,撫摸著你的肌膚,你成隻狗般自然的貼著我的手,真是有天份。
「手。」你伸了。「另外一肢。」你照做。
我仔細地檢查你的狗體,左右手臂伸直放下,兩邊腋下還遺留著當日剪毛的模樣。我竊喜晚點連這點毛都不會有了。
在我扯下你頭上的內褲前,我的臉和你同在鏡子裏。在這之後,你在鏡子裏看見了一張狗臉。
我扣著你的下巴,硬撐起你的狗嘴,觀看著你每顆狗齒。
「吐舌頭。」你伸長舌頭,自然地發出吠吠聲音。「舌頭盡量拉長。」聲音以外,你的口水直流。你想伸手擦,我立刻揮棒打手。
我蹲下搔著你又短又刺的陰毛。你的狗屌又直又長的貼在我的手背上,不時還吐著液體。「狗屌還滿大的嘛。」
我的手沿著你的狗屌頭,筆直而下,跨越左右兩邊狗懶蛋,鑽開兩團臀肉,直達你的屁眼,我捏住外露衛生棉條綿線。「肛門最好縮緊點,要是被我拉出來,就死定了。」
瞧你夾不緊而被我拉出來的棉條頭,瞧你賣力夾緊的狗臉。我忍不住地放水,用手指頭推回棉條,我可以感覺到你的努力,你的那圈肌縮緊我的手指,讓我好生得意。

dt 25-48短期集中:42/48

◎夏慕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42

我看著你踏進鐵門後便急忙地脫光衣褲,僅剩下腰間帶寫了名字的三角褲。我們穿著同個牌子的內褲,我們擁有男人的軀體,但我是人,你不是。你是條狗,就不該用兩條腿站著。
「伏地挺身預備。」你雙手撐著地板,就準備姿勢。白色brief緊貼著你緊而翹的屁股。「一下、二上。一。」你雙臂屈著,相當標準的動作,攏起的襠部幾乎快接近地面。
我翻起你的背包,進行安全檢查。拉鍊拉開便見到你用塑膠袋包起的夢遺內褲。我解開塑膠袋,抽出一條,褲襠上乾凅的痕跡,讓我忍不住地微笑。「量還滿大的嘛⋯⋯二。」
你的內褲攤在我手掌中,遺跡擺在你鼻尖。「聞聞自己的味道。」
你閉上眼睛,看來是喜歡自己的味道。「一。」
來回二一二一,你的身體在冒汗,汗滴成灘。你身上的白內褲已經溼透,將你的臀肉畢露無遺。我特別喜歡布料陷進你兩塊屁股那條線,我一直看到不想看為止。你的雙手不停地顫抖,你正等著我喊二。
我要你等待,我要你的精神接受磨鍊。
我不喊二,倒喊了:「停。」
跟你在部隊裏不太一樣的口令,你質疑,我立刻出了下個命令:「脫光。」
「是。主人。」你跪在地上,脫掉了溼答答的內褲,規矩的你正準備將內褲折好。
「把內褲戴在頭上。」你疑惑,我便賞了你巴掌。「懷疑我的命令啊。」
你的眼角有淚水和著汗水,你戴起自己的內褲,兩顆眼睛透露從兩個褲口出來,兩個鼻孔正在褲襠中央呼吸著。
「進來吧。」我撿起你在地上的衣褲,將你的行李放上你的背上駝著,你小心翼翼的跟著我進屋。

dt 25-48短期集中:41/48

◎夏慕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41

按下列印,雷射印表機出了誓詞,所有該準備的都到齊了。鏡子照著僅穿著Brief的我,搬動到玄關處,旁邊擺上打狗棒。光進門就可以感受到氣勢。浴室裏擺好刮鬍刀和泡沫罐,供替換的刀片還有三片,依我的技術是用不到這麼多片,就可以把體毛旺盛的他給剃光,備而無患。不鏽鋼後庭清洗管以後再用,免得第一次嚇到了平常沒在玩後面的他。但洗屁股不可免,拋棄式橡膠幫浦和潤滑劑等放進籃子,灌腸用的水混生理食鹽水亦備妥。
浴室裏的小凳子拉來試坐,穩當。
於是穿條內褲的我在屋內赤腳走動,點著調教道具,確認無誤後,開始環視屋外。側邊落地窗外木檯邊的沙坑已經鏟過堆了座小沙堆。
可想到的都準備了,漏了的就隨機應變。
在他來之前,我忍不住的再去煮了杯咖啡。我並不喜歡調教時要什麼沒什麼,我喜歡要什麼就在隨手可及之處,以免手忙腳亂,壞了節奏。
呵飲著咖啡,眼睛盯著桌上用項圈和狗尾巴壓著的誓詞。紙上記載著我修改過的主奴契約,雖然我知道這沒什麼法律作用,可是光想到男子漢的他赤裸夾緊雙腿和老二的宣示,這真是令人興奮勃起!
大門電鈴聲響起,是你來了!
緩慢的將咖啡杯放置流理台水槽,再走到對講機。「喂!」
精神抖擻的你連續地犬吠聲,告訴我你準備好了。
按下鐵門開關,於是我踏著愉悅的步伐朝你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