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凰會 §40

◎夏慕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40

穿在身上的布氏盾是一種束縛。我躺在床上,雙腿磨蹭著,企圖感覺胯下,可是完全地被阻隔。容許充血不許勃起,它扎扎實實的截斷我的生殖器與身體的鏈結。我感覺不到陰莖的存在,像是沒有老二的男人。好想觸碰,卻只能從旁撫摸自己的陰囊皮。從前沒有這麼敏感,現在僅僅摩擦,感受竟如此強烈。我如此渴望自由自在,我現在就超想搖醒睡在旁邊的依伊打一炮的。聽見她打呼,我懷疑她怎麼能睡得如此安穩,像是穿戴千年,布氏盾已經成為她皮膚的一部份。
沖冷水澡澆不熄怒火與慾火。掛在胯下雙腿之間的貞操帶,真是諷刺,之前我才恥笑馬守克,沒想到我也成了笑話。站在床邊,看她睡得安穩,貞操帶真的是只適合女人不適合男人。躺回床上,眼睛呆滯地看著房間天花板,我真的睡得著嘛。
眼睛一閉一睜,已經是依伊貼在我身上叫醒我。她雙手的撫摸,喚醒了我的意識與慾望。隨即而來的疼痛,讓人皺緊眉頭,老二在有限空間裡呻吟。而我們的手沒有停下,親吻變得濕潤。可是沒有插入,怎麼稱得上做愛。再多都只是打空炮。
她倒是很滿足。在餐廳裏,我的眼皮不時的下沉,咖啡也救不了。
生命如死亡的河。睜開眼我已經和依伊去上了宗教的團體課程。和一群僅穿著貞操帶的「貞男人」們,躺在團體教室的木頭地板上,跟著老師的指導呼吸。聽著學員們述說戴上貞操帶後的適應學習習慣,我腦袋裏想的都是騙人騙人騙人。
和大家魚貫出去教室,原本還猶豫要不要把褲子穿上再出去,但看著大家習以為常地大赤赤地離開,我也把衣褲握在手上。這是個奇怪的空間,僅穿著貞操帶的貞男人貞女人,自然地行走。那些衣褲在手上的,一眼便知是新鮮人。
原本想趕快走人,可是依伊想要沖個澡,要我等她一會。我也只好勉為其難也去沖個澡。拉開塑膠簾子,便看見熱水池裏坐了一個人,是馬守克。他回到台灣了!無聲無息沒有引起騷動靜靜的,他就坐在池子裏,閉著眼睛,眾人似乎都沒有因他有所異動。
我踏進了熱水池,坐在他的對面。我盯著他瞧,這個年紀的男人身材還維持得很好,應該是gay吧。他左胸膛上的乳環不時地露出水池面,不得不承認這樣的男人是性感的。在水面底下,我知道他是穿著貞操帶的,沒想到的是現在的我竟然跟他一樣。
他知道我知道他是誰嘛,他記得我是誰嘛?德意集團總經理的他,會把梁注的我看在眼裏嘛?
還沒移動位置,便已經有人喊著他的名字,踏進了水池坐到他身旁。他睜開眼睛跟朋友打招呼,和我四眼相對時,他對我點了點頭。是出於禮貌還是真的知道我是誰?
我一直沒有起身離開,因為想到自己身穿貞操帶,我並不想在馬守克面前露出屁股和布氏盾。我一直待到他和朋友離開。他經過我時,我注意到他的身體左側,從腋下開始有看不懂的德文刺青。我接著他們離開熱水池,像個變態異性戀,盯著馬守克的一舉一動,他不穿內褲地套上西裝褲,人模人樣地離開男更衣室。我們在電梯口等待。我們沒有交談,如兩個不曾謀面的陌生人。
依伊和馬守克太太蘇曼等人一塊有說有笑,步出女更衣室。讓我相當訝異,不過心裏也竊喜著依伊真是幹得好。趨步前竟讓馬守克搶先,蘇曼遞了包包給他後,持續著女性話題,馬守克讓女人們先進了電梯,男性們等著下一班。不到一分鐘的電梯班次差,一出便見到大廳方向刺眼的閃光燈。馬守克衝到蘇曼前,抱住自己太太,身擋迎擊跟拍的媒體。已慢多拍的我見狀,遲疑猶豫盤算後才跟著馬守克抵擋。我要讓他欠我人情,我要藉此拉近與德意集團之間的關係。

§

鳳凰會 §39

◎夏慕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39

還不知道怎麼毀掉凰女王,另一個麻煩的女人竟然沒通知就逕行到了台北。在我跟剛在網路上認識的女奴喝下午茶時,她拖著行李箱出現在飯店大廳。不動聲色的打發了女奴後,才緩緩從座位上起身,往大廳方向招手。「依伊,你怎麼會在這?」因為策略婚姻而結合的老婆,我不知道那已經是不是愛了。「怎麼沒有先通知一聲,就自己跑上來?」
「我預定了一個禮物,想趕快拿到。」她勾起我的手臂。「讓我們的愛變得更穩固!」
「什麼?」看著眼前的女人,我好奇起了什麼樣的禮物。
「我已經量好我的尺寸了。找一個空檔,我陪你去吧。」從她的話中找尋線索,但我還是不清楚她在玩什麼把戲。不過我等著接招。原本想帶她先上樓到房間放行李的,可是我想到SM道具正因為約調大赤赤的攤在床上。雖然對於SM癖好並不需要遮掩,可是我還是打算先瞞著。「我現在就有空,你想給我什麼驚喜呢?」
「你等我一下,我不確定對方現在有空。」喔~有第三方。她掏出手機撥給對方,她的表情愉快,顯示著對方有空。
我們在飯店外面上了計程車,往我未知的他方。依伊的引薦之下,我認識了紀律明教授。我們握手的空間是他們的俱樂部。握住我的男人似曾相識,面熟卻想不起在哪見過。依伊興奮雀躍的問著紀律明今天真的可以連同我的一塊拿到。紀律明打包票的肯定。依伊開心極了,可是當紀律明的助理拆開箱子,看見了宛如馬守克身上的貞操帶,我恍然大悟以前的紀律明是在哪裏見過。是馬守克被偷拍時,代表健身中心招開記者會的人。
「愛我就戴貞操帶!」依伊靠在我身上,兩顆眼睛像發了光般倒映著桌上的貞操帶。
「戴貞操帶,不要開玩笑了!」我努力壓抑著怒火。我的雙腿之間隱隱作祟。
「所有男性來這邊第一個反應都是這樣的。」紀律明解釋著。「梁太太,請跟我的助理到旁邊的房間,她會教你怎麼穿戴。」
我拉著依伊在一旁說話:「你確定嗎?會要人禁慾戴貞操帶的宗教都是邪教!」依伊拍著我的臂膀:「你亂說。乖。」她摸摸我的臉頰後,便小雀步的跟著紀律明的助理到隔壁。
我嘆了一口,覺得自己誤上賊船,只能見機行事。「梁先生,讓我為你介紹這款貞操帶。」
「我知道這個叫做布氏盾!」
他笑得開心:「對。對,看來梁先生知道布氏盾。」
我翻了白眼:「偷拍新聞炒得這麼大,誰會不知道。」紀律明笑笑便把偷拍這事帶過。
當布氏盾的零件攤在桌上時,我相信紀律明在心裏竊笑著我。原本以為脫褲子量尺寸後便結束這一切,畢竟貞操帶是量身定做。可是我錯了,他們已經做到量化,可以快速的為配戴者修正,幾近量身訂做。我努力推托,企圖離開時,依伊穿著布氏盾出現。
「如何?」她攤開雙手,挺著赤裸的雙胸轉一圈時,我覺得她不一樣了。穿在她身上的布氏盾像是她的盔甲,讓她變身,搖身一變成為女超人。

§

鳳凰會 §38

◎夏慕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38

脫未脫盡的女用黑色蕾絲內褲成了我下半身的束縛,我的屁眼被塞了跳蛋,我的屁股承受著麗絲女王一鞭一鞭一下一下一條一條的疼痛。是爽是痛,我的屁股翹得高,便吃得到鞭。臀位線一下降,女王便停手。我真的是賤奴,為了享受,維持著可笑的姿勢。

我的屁股紅通通熱乎乎,屁面散發熱氣。女王躺在我身邊。「我們來看看你準備了什麼道具?」

「蠟燭嗯哼。假屌嗯哼。乳夾,就先來用這個吧。」女王撈起了我的襯衫,掀起了我的內衣。女王的指尖觸摸到男人的乳頭,我竟然呻吟了起來。女王貼著我的背,雙手繞過我的身體,技巧熟練的讓乳夾上了我的乳頭。腫腫脹脹,悶悶沉沉。我整副身體摩擦起床褥。乳頭很爽,老二很爽。

閉上雙眼,享受著上下半身的快感。而眼幕前一片火熱。睜開眼,女王點起了蠟燭。「身體抬高,鋪條毛巾,等會才好收拾。」毛巾過了我的身體,觸感改變,牽動我乳頭上的夾子,還不及更加感受,我的背已經開始承受滴下的蠟。高高落下,滴上身體,像雨打在身上,有點舒服,滴滴答答。然後有滴很痛,很痛然後有點爽。我開口呻吟,女王雙腳跨著我的身體,女王坐在我火辣的臀上。我的背感覺火燒了上來。啊蠟燭與背的距離更近了。

女王移動了,接著我的胯間便感受到了跟背一樣的刺痛爽快。蠟滴在我的陰囊上,我的生殖器官像是燒了起來,真的是卵胞晷葩火。火熱連肛毛。

女王吹熄了蠟燭。「接下來呢。」我聽到了女王的話,一轉頭,便看見愛麗絲女王手晃著那根假屌。我特別買跟自己一樣尺寸的假屌,好在調教女奴時可以讓對方感受到前屄後肛被同個尺寸老二插入的感覺。但我沒有想過那根假屌要用在自己身上。我的眼睛裏閃著恐懼。我知道那根插進來身體會很痛。我內心掙扎著,腦袋想著該怎麼說話,才能讓自己免於被假屌幹。

「嗯凰女王說得好,每個男奴都應該準備一根跟自己老二一樣粗的假屌。咦?姊姊是說男奴還是男人?不曉得被幹如何幹人!」女王揮手,假屌打在我的身上,好痛。「你有被自己尺寸的老二幹過嗎?你知道你以前進入我身體時的滋味嗎?我覺得今天應該要讓你感受一下!」她提醒了從前,她羞辱了我,而我現在想得起的是進出她的身體,用盡力氣發洩精力。

愛麗絲女王將假屌穿戴在自己身上,她將我的雙腿掰得更開,可是黑色蕾絲內褲束縛了我的雙腿。假屌撐開了我的屁眼,然後一吋一吋進入。我咬緊牙,屁眼卻咬得更緊,每一吋都像是撕裂了身體。

愛麗絲一鼓作氣的全部幹入。她貼在我的背上,在我耳邊說話。「你有被女人幹過嗎?我是第一個幹你的女人嗎?」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只能嗯嗯的默默點頭。「所以你被開苞了嗎?」

不,這不是我第一次被幹。在記憶遙遠的深處,我記得鳳女王也曾經幹過我,可是她是男人,至少那時候她還是個男人。我記不得有女人曾經幹過我。

沒陽具的在幹有陽具的,假老二正在肉體中揚威,真老二卻只能在空氣中擺盪。

她離開我的身體時,我鬆了一口氣,屁眼也鬆了。

我覺得好累。累得連求饒的力氣也沒有。我閉著眼睛,只想睡覺。

我聽見女王下了床,走進了浴室,然後蓮蓬頭灑水聲。她在盥洗吧,那我就睡一會。

門開了的聲音。我聽見了她在收拾東西。

黑色眼幕前,她蹲在床邊。

「你這個邪惡的化身!」我聽見的聲音不是愛麗絲的。我驚開雙眼,看見的竟然是凰女王。「還好我有叫愛麗絲注意,不然今天在這房間裡頭被調教的就是她了。被一個假主人調較多麼尷尬。認不清自己慾望的人是特別辛苦的。」凰女王上揚的嘴角,笑我。可是凰女王的笑靨,在不到一手肘距離的臉望臉,是我多麼盼望的。如今都被那個叫李軍忠的男人給佔據了!

凰女王,如果時間重來,我絕對不會讓李軍忠跟你在一塊。如果時間重來,在我們同事時,我一定會跟凰女王交往。可是時間不會重來,怎麼辦?凰女王已經跟李軍忠結婚了,我要不到她了。得不到的,就毀了吧。我的腦袋裏不斷地重複著得不到的就毀了吧。

 

§

鳳凰會 §37

◎夏慕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37

她拉起我的手,一下子手銬就將自由的雙手扣住。在我還沒搞清楚發生什麼事時,她風衣一脫,沒想到女王皮革就穿在裡頭,性感得令人發狂。「女⋯王⋯⋯」被推倒趴在床上的我,還無力反抗振作狂踹,已成為大字。銬在床墊腳柱的腳鐐,紮實的鎖住我的行動。

她踩著高跟鞋的腳步聲在整間房間裏迴盪。我的身體再次的背叛了,我感覺褲襠開始漲大。不,不應該變成這樣,人可以控制自己的思想,就應該可以控制自己的身體。為什麼身體總是不聽話?

我感覺她的手指拎起我的西裝褲管,一手持著創傷剪便開了岔,我聽見穿在身上的褲子隨著她的手掌觸碰到我的小腿大腿一路而上,剪進了我的屁股。這件依著我的腰圍襠部雙腿線條訂做,雖然不是用極高級布料,但也不是便宜貨的西裝褲,開了。我的下半身每寸肌膚可以感覺到房間空調吹出來的風,冰凍凍涼颼颼的。我突然感覺腰被雙手環繞。她貼上了我的背。她的雙胸鼎,她的十根指。她解起了我的皮帶,我企圖抬起身體,好讓她容易抽出。

皮帶劃破空氣,爽亮打在我的屁股上,摩擦過不屬於我的這件女用內褲。蕾絲聲混著臀肉聲,我的老二鼎破了黑色蕾絲內褲了吧。「小壞蛋很想出來吧!」她持著皮帶摩過我胯下的卵蛋,陰囊的肌膚每寸都纖細得令我雙腿抖動。她拉下了我身上的內褲,解開束縛我的枷鎖。

我感覺冰涼,她的指尖滑過我的肛毛,我感覺黏稠,她的指尖,不!她塞了我準備的跳蛋到了我的臀內。

跳蛋在我身體內嗡嗡作響。「你準備了幾顆跳蛋啊?我們通通塞進去吧!」

我記得袋子裡頭有五顆?三顆?啊,我的括約肌,隨著跳蛋一圈一圈像是會呼吸般的。我不曉得體內到底有幾顆了,酥酥麻麻。

我的眼前垂著一條一條的黑色皮革,是散尾鞭。「想要嗎?」皮革滑過我的上半身,一到了裸露的下半身,我便敏感。「想要吧?」

「嗯⋯」

「沒回答?」

「嗯。」

「嗯什麼啊!想不想要。」

「要。」

「要什麼?」皮革一條條垂在我的陰囊之上。

「我想要你鞭我。」

「我是誰你是誰?」她話說完,鞭子紮紮實實打在我的腳底板上。我疼痛的弓起上半身拍打床鋪。還沒回答,她又響響亮亮地打下。

伴隨著弓身拍打床鋪聲中,我急喊著:「你是女王,我是奴隸!」

「你會說話啦!明明就會說奴隸語,為什麼不說?你現在是告訴我鳳女王跟凰女王都沒有教過你怎麼說話?是嗎?」愛麗絲女王不顧我已經抖動的雙腳板,給予教訓。

兩位女王哪裡教過我什麼奴隸語,那是什麼語言?我不會啊,我不會啊!我只能哀嚎,卻不敢說出我不會。深怕自己遭到愛麗絲女王更嚴厲的懲罰。

「請愛麗絲女王教訓賤奴!」請。愛。麗。絲。女。王。教。訓。賤。奴,每一個字結結實實的在我口中喊出。

「我已經在教訓你了!你欠教的奴隸。不常來覲見膜拜女王的奴隸遲早會忘記禮儀,忘記自己只是女王跟前的賤貨。」鞭尾垂在我的屁股上。「你想要我打在哪啊?」

「屁股。賤奴的屁股!」我用吼的,我不想要再被打腳底板了!

「那還不翹起你淫蕩的小屁股!」

 

§

鳳凰會 §35

◎夏慕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35

沒有一家電視新聞臺抓到馬守克出國的消息,他怎麼不出來澄清,好想看到數隻麥克風壓在他面前,要他回答貞操帶的事。那張惹人厭的臉如落水狗般的狼狽。他怎麼可以趁亂離台,而且走得這麼無聲無息,連李國儀都沒掌控到。穿著貞操帶的男人怎麼出境?不會被X光機掃到這個男人下半身有異樣,被帶去脫褲子檢查嗎?馬守克可以隨心所欲的穿脫貞操帶?一定是這樣,不然怎麼通過檢查。
整日守在電視機前,渴望有新發展卻一無斬獲,完全都是周刊內容的動態版。而事主的德意集團完全不理會媒體。守在集團大樓底下的記者隨機抓取員工,企圖在這些人口中挖掘出馬守克的蛛絲馬跡。沒用、無聊、乏味、重複,氣得我怒砸遙控器。
這件事情並沒有如我預設的形成骨牌效應,重創德意集團。這個外來集團猶如巨大打不死的蟑螂,屹立不搖。消費者對這個品牌的信任,遠大於我的想像。為什麼要支持一個變態當家的公司?應該要引爆退貨潮的啊!拒絕使用這樣的品牌,拒絕這樣的通路,封殺他們!可是沒有。絲毫沒有影響。
我仍然在德意與皇一兩大集團夾縫中求生存。
新聞台斗大標題字跑著火熱新聞,皇一集團的織田針對馬守克被偷拍接受採訪,被當成了獨家。新聞記者闖入皇一集團總部,攔住了剛開完會走出深色會議室大門的織田。彷彿安排好的橋段,織田完全沒有意外的表情,穩定沉著的對著記者堵向前的麥克風,侃侃而談。我以為織田會落井下石,將敵人一軍。沒想到織田竟然站在馬守克那邊,談論他早在德意集團進軍台灣草創期,他帶領織田軍為德意集團開疆闢土時,他已經知道馬守克身穿貞操帶一事,也看過馬守克僅穿著布氏盾的模樣。他肯定馬守克是個極具管理與紀律的男人,還誇著馬守克的身材。新聞錄影機鏡頭故意的照著織田全身,刻意的西裝褲襠部,真是好故意又暗示。
陸續步出會議室的織田軍中一個長得有點像熊的男人被記者抓著訪問訪問。「馬守克是坦率且認真的男人!」記者續問貞操帶的事情,他和織田一樣,幾乎口徑一致的回答。記者結尾述說馬守克身穿貞操帶似乎為業界所知。
騙人!這是一則有如詐欺的新聞。業界所知,我怎麼不知道馬守克這麼變態!
織田的大方表態後,被偷拍的健身房管理單位負責人紀律明煞有其事地召開記者會。他力挺馬守克,譴責偷拍行徑,口風一轉講起了守貞觀念,甚至鼓催起現代男女穿戴貞操帶,維護一夫一妻一男一女彼此堅貞的重要性。他在講台上大聲疾呼邪靈已經入侵,我等同志必須奮起抵抗,他決定要帶領貞人類號召貞男人貞女人貞男孩貞女孩共同走出來,不分你我上街上凱道,他說這是一場神聖的戰爭。

不爽不開心,情勢沒有往我預設的方向演進,怒、憤怒。李國儀不接我的電話,無處宣泄,所以我要找可以爽的事情幹。上網想約女奴調教,可是女奴愈來愈難約愈來愈刁鑽,什麼叫做我只是想找人打炮,什麼叫做我不懂SM。可惡!為什麼有一群人要把SM這種你情我願的事情搞得這麼複雜?我不懂耶!
手癢,一定要找個女人玩弄不可!我想起了阿芒。她已經變成女王了,騙人!騙得了別人,是騙不了我的!讓我來拆穿假女王,還以真面目!
約阿芒調教,可是她的電話老打不通,後來才知道她早換了號碼。費了點功夫,才弄到她的新電話。
撥打過去直接轉進語音信箱。搞什麼啊!天下與我作對不可!
傳了通簡訊給她,告知她我是誰,接我的電話。世界上有很多不順心的事情,可是拆穿假女王的小事,總算如我所願。阿芒,不,愛麗絲這個假女王答應了我的邀約。

§

 

鳳凰會 §34

◎夏慕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34

還是整齊西裝的馬守克打著的太陽領帶旁邊配上偷拍照片真是諷刺。模糊但可視的身軀還有線條明顯的貞操帶,真讓人捧腹大笑,沒想到西裝底下竟是如此淫穢,喔不,是貞潔!我忍不住地多買了一本,要好好珍藏!戴上貞操帶的男人,真是自甘墮落,想不開才會把老二關進鐵籠子裏頭,連勃起都不能,還能算是個男人嘛!我狂妄的笑著,愉快地帶著雜誌回飯店。

赤裸甩著老二跳上床,我自由自在的老二和封面上馬守克堅固難逃的貞操帶,是男人與非男人的對比。
枕頭墊在背後,舒服地躺在床上翻閱雜誌。快速翻到頭條,西裝的馬守克的確很帥,不過旁邊附著模糊但可辨的跟蹤照片。尾隨馬守克時間地點,下班離開德意大樓、送太太去機場,前往附屬於宗教團體的健身中心、更衣室。記者報導裡頭寫著馬守克在更衣室裏毫不猶豫避諱地脫掉衣褲,僅剩身上的貞操帶。左右來往的男性神色自如,見怪不怪的,甚至其他穿著貞操帶的男人神態自若的行走,彼此打招呼或者說話。認識馬守克的則跟他閒聊,熟識點的還拍打馬的半邊屁股。次頁是馬守克的裸體,身材健壯。記者竟然花了一大段在寫馬的身體,從頭到腳,沒有放過任何一處。幹!真是變態。李國儀啊,你也太那個了吧!

手背打在他的照片上。「把自己練成這樣,又不是在當模特兒,馬守克一定是同性戀!」欠幹的屁股,哼。翻頁整整一個版面介紹馬守克身上的貞操帶——布氏盾。李國儀對貞操帶的解析相當專業,甚至還有實物分解拍照,為了弄到布氏盾應該也花了些功夫。馬守克把自己的下半身包裹在這個鐵褲子裡頭,嘖嘖嘖嘖嘖,變態無與倫比。

李國儀的報導裡寫著配戴貞操帶都會有鑰匙保管人,有些人是為宗教信仰而佩戴,有些則是崇尚貞潔生活,也有男妓被包養而帶。現在很多男人自願為SM中的奴隸而戴上貞操帶。有奴隸就有主人。不曉得馬守克是哪個理由穿上這種限制勃起的鐵褲。報導大膽的猜測了馬守克佩戴的原因,也讓我相當好奇,是誰能讓堂堂德意電器亞洲區總經理穿上貞操帶,是他太太嗎?被自己太太強迫?如果不是太太,會是誰呢?或者馬守克是某人的奴隸!李國儀巨細靡遺的描述馬守克在進入德意電器前的生活,如果馬守克沒有遇到賞識他的夏董,今日成就只是幻夢罷了。讓馬守克換骨重生的夏董肯定是他的鑰匙保管人甚至是主人的角色!

來回閱讀這篇報導有如一次一次爽快的性愛,開心不已。

打開電視,新聞台無一不追著這期週刊報導。從平面變成動態畫面,每一臺新聞台的主播、記者報導都讓我發瘋似的熱愛。愈炒愈凶愈好愈演愈烈,甚至布氏盾出現在電視上時,我真的為穿著內褲的男模犧牲肉體演出穿戴鼓掌。

男性貞操帶話題延燒,各台各節目名嘴爭論時,德意電器召開記者會,由發言人嚴厲譴責週刊行為,將採取法律行動,並表示馬守克先生現在正在德國,處理董事長弔唁事宜。

§

鳳凰會 §33

◎夏慕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33

等不到馬守克的同意,我損失了德意這條通路。燃眉之急迫在眉梢,只得讓出些股份賣給皇一,以為條件求得一條活路。百分之五的股份,皇一的織田想要影響梁注決策也是不太可能。織田已經靠著佔股陸陸續續併吞了許多中小企業,把皇一推向更壟斷的集團。如果馬守克跟織田沒有特殊關係,織田應該早就對德意下手了,不可能到現在還靜觀其變。 閱讀全文 鳳凰會 §33

鳳凰會 §32

◎夏慕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32
克里斯在這個穿著皮革的男人雙腿下有如一隻狗般,下賤得無與倫比。他的賤是出自骨子裏的。那根插在屁股裡的尾巴搖晃不已,我實在很難把眼前的克里斯跟從前的學弟、結了婚的男人聯想在一塊。
表演到了結束,掌聲絡繹不絕。當克里斯被牽下台後,他的主人直直向我走來,克里斯在我腳前如狗般的坐姿。「你現在看到了你學弟真實的模樣了吧!」這位主人說話冷冷清清,他沒有跟我多說什麼便牽著克里斯離開。 閱讀全文 鳳凰會 §32

鳳凰會 §31

◎夏慕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31
接到了克里斯的電話,有點驚訝。很久沒聯絡,外加那晚他藉著酒意向我述說寂寞,現在想起來還是覺得噁心。男人幹嘛想要跟男人搞,更何況是結了婚的男人。家裡有老婆可幹,還想找男人?是腦筋不太對嗎?
電話中我們格外陌生,他說起他發覺自身的SM傾向,對我做了SM出櫃,這倒還好,畢竟我也喜歡玩SM,話題一轉他便邀約我去酒吧。我擔心著要是不小心喝醉,屁股的清白就不保了。 閱讀全文 鳳凰會 §31

鳳凰會 §30

◎夏慕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30.
坐在德意集團亞洲區總經理馬守克面前,我竟然緊張了起來。他身上帶著銀邊的黑色西裝深沉的讓人摸不著邊際,猜不透他的心思。他翹起西裝褲的腳,將卷宗擺上細讀著。一分鐘一分鐘的過,沒想到企業對企業的會晤,身為經理的我,竟然比馬守克矮了一截。都怪無能的下屬搞砸了一個這麼簡單的新品上市,弄得我得親自出馬北上會面。光約時間就把我方搞得人揚馬翻。只不過是個亞洲區總經理,囂張什麼?仗著是國外集團,資金雄厚便可以目中無人?他整個人氣勢壓倒我,在他面前我變成跑龍套小角色。怎麼會有這樣的一個男人?輕易的佔了上風,肯定有鬼。 閱讀全文 鳳凰會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