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 – 2♀

◎夏慕聰

翩喜(Pancy)在我專心注意著手機時,開了我後方的玻璃門,讓我急忙的關閉軟體。「小衷,我整理一下,我們一會就可以去吃晚餐了。」拿著掃把的她,正開始掃著地上剛剛客人剪落的頭髮。她一塊放在陽台小圓桌的手機,響得不停。「小翩,你不接一下嘛?」我忍不住對著裏頭舉著她的手機。「別理他。都跟他說過今天的行程了,阿犄還像個控制狂般打不停來查勤。」小翩邊收拾著工作室邊跟我聊著。「他自從知道你是我們那屆的風雲人物,我喜歡過你,他就好擔心自己的女朋友被女人搶走。」小翩將畚箕裏的髮堆倒進垃圾桶後放下打掃工具。「在女校總會欣賞一些陽剛的女生這很正常好不好。沒安全感到底是誰的問題啊。」她走近我身旁,用手指掐比著長度。「其實我還想幫你剪更短點,不過這樣差不多了。」每次預約小翩的時間,坐下來,我便隨為她剪。如果不是夏日即將到來,這頭短髮還真是短了些。

我跟小翩用餐席間,阿犄的訊息來得勤,小翩把原本放在桌上的手機丟進了座位邊的包包內。「暫時不要理手機,當作沒看見——」她才講完,現在換我的手機震動不已。我一看螢幕上顯示的幾則,都是SMART裏的。我急忙的按下關閉螢幕,以免小翩看到了什麼。「現在換你啦——嘻。」即使我關閉了,訊息仍來個不停。我應該要關閉這個軟體的訊息通知的。「交男朋友囉,也沒講一聲。」她手上的叉子捲起了一團義大利麵條。「你不看一下嘛?」她將麵團吸入嘴內,我的手機仍響個不停。「我看你還是回一下吧。小衷啊,你也交了一個控制狂的男友嘛?」

「我沒有。」我解鎖以後,先把這個軟體的通知關閉,以免響個不停。稍微看了一下這個軟體內傳來的訊息。你是女王嗎、需要女王狠狠地教訓、女王會穿高跟鞋嗎、可以調教賤奴嘛、⋯⋯傳來的訊息莫過於此,有些甚至直接把屌照傳了過來。是因為我選擇了100%S嘛?那我來降低一點好了,來個80%S好了。反正關閉了通知,應該就不會響不停了。

沒有手機的干擾,我跟小翩的聚餐,終於熟悉得跟高中畢業到大學、入伍掛階這段日子以來一樣。看著阿犄騎著機車載著小翩離去,還真是從來沒想過斯斯文文的阿犄竟然是個會奪命連環摳的控制狂呢。

軍犬 – 1♀

◎夏慕聰

剪了個俐落短髮的我,坐在髮廊的陽台滑著手機。高架捷運站來來去去的列車,我想起了一個女人,轟轟隆隆的闖進我的內心。我從這個社群平台滑到另個,從追蹤的推特帳號下載了SM社交軟體「SMART」。憑著一個女人口中說過的關鍵字引發我的好奇心。喝著咖啡配著點心,按著指示註冊,輸入電子信箱、帳號、密碼、確認密碼,在信箱內按下確認信內的鏈結,再回到APP內,發現要填寫的資料好多,讓我有點不太耐煩。

預約剪髮時間之前的打發空檔,我先去了一趟健身房運動。滑步機上揮汗如雨,緩和運動後才進更衣室盥洗。難得的悠閒,洗完澡,打算享用起蒸氣室烤箱跟熱水池。盤起頭髮,包裹浴巾便先進了烤箱。裏頭只有一名坦著酥胸併著腳坐在浴巾上的女人,她閉著眼,知道有人進來。我挑了處坐下,不知怎麼,我觀察起她來。她額頭上垂下的髮絲捲曲,盤在後腦勺的頭髮亦是捲然,不是燙的便是自然捲。她挪動著身體,晃動著的胸部,應該是大我一個罩杯。她起了身,準備離開,手臂上乍見粉紅色的玫瑰圖紋,看起來不像是刺青,像是刻進肉裏的。她私密處修剪整齊的毛髮中間閃亮亮的,讓我忍不住想多瞧幾眼,她已經拎著浴巾出了烤箱。她伸長手臂掛毛巾,露出了腋下修剪的體毛。烤箱的視野遮住了我想多看的,於是我成了窺視狂,隨著她的腳步挪移到了熱水池內。在女校或者女性軍士官的環境裏,我還不曾這樣,她是第一人。

熱水池內,我在她左手邊靠裏頭牆壁的那邊緩緩坐下。想多些觀察。她舉手擦拭著臉上的水珠,她沒有留指甲。她起身,我便清楚看見了她雙腿之間私密處那兩枚陰環閃閃粼粼。哇噢——我還是第一次看見女性陰環。她拾起掛著的浴巾,擦乾身體,臨走前,她彷彿對我微笑著。

去梳妝台前時,她已經整理好了她的自然捲大澎頭,宛如一顆黑色太陽。她赤身裸體的走向她的置物櫃,而我背對著她,正用著鏡子反視著。她從櫃子裏掏出了一條白色內褲穿上,用雙手調整著臀部的布線,櫃內的手機作響,她靠著櫃子接起。我才注意到了她身上的那件是如男性開了襠的白色Brief,有如外國電影影集內主角隨意穿著。

SM、調教、訓犬,關鍵字不停的出現在她的談話之中。幾人來往的更衣室內,她仍若在無人之境。

講完電話的她,穿起衣服,我注意到了她沒有穿胸罩或者運動內衣,便直接套上T恤。着好牛仔褲,她便拎著一雙長皮靴到靠更衣室門口的長條椅上穿鞋。我注意到了那是一雙平底的皮革靴子,十分的陽剛味。她套上黑皮革外套,揹單肩背包,轉身離開。我不知道她有沒有注意到我的窺視,但她在我腦海裏留下深刻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