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 第三部 -6

◎ 阿聰(經原作者同意轉載)

  赤裸的跪在主人面前,他抓著軍營裡帶來的堆精液內褲,他嘖嘖稱奇:「哇唷,沒想到你性慾這麼強啊。」他蹲下,一把抓起我的屌。「還沒一個月,細毛都長出來了。」在主人手掌裡,屌開始膨脹。「跟學長拉扯間就射了?」他質疑著我。「狗屌很硬嗎?」我點頭。「回話。」

  「很硬。」一開口,主人一巴掌便下來。

  「我沒教過你禮貌嗎?」主人用力抓著我的屌。下體像被扣住般難以呼吸。

  「是!主人,狗屌很硬。」我竟然大聲的說出這種話。

  「去把打狗棒叼來。」當主人說出打狗棒,我便知道會遭受什麼待遇。一步步四肢快跑前進到了餐廳,那根豎立在狗盆旁的狗棒等會不知道會以多大的力量重落在我的狗屁股上;啣著,跑回主人面前,後腿間的狗屌晃啊晃的,是在等待著什麼。狗棒輕靠在狗屁股上,要我把屁股翹得更高。「雙手握住狗屌,別讓兩顆蛋晃啊晃的,咻到你就別生了。」雙手護屌、屁股翹高,狠狠的落下,一棒兩棒將狗屁股打得通紅。

  兩塊屁股肉的疼痛直達腦門,抓著狗屌,口裡大喊著:「主人請饒了軍犬一條狗命吧!」第三下已經痛得流下眼淚。這比一般的處罰還重。「主人饒了軍犬狗命!」當主人手中的狗棒停留在軍犬眼前,軍犬含著淚喀著頭:「謝謝主人,軍犬知錯了。」

主人揮著狗棒要軍犬將護屌的雙手挪開。「狗屌還很硬嗎?」在主人數下之後,原以為巨痛會讓充血的狗屌消腫,低頭一看才知道仍然脹得很。「這樣的處罰,你是接受處罰還是享受?」主人的笑容帶著另種意思。

  「主人饒命。」額頭已經貼到地面。

  「在調教前,把精液洩一洩。」主人手彈彈狗蛋。「洩乾淨點。」疑惑的看著主人。「你的心靈是幼犬,可是身體畢竟還是個成熟男人,有一定的性慾,不讓你發洩也是不行。打手槍吧。」主人坐在單人沙發前,看著尷尬不已的我。在另外一個男人面前打手槍?他不是別的男人,是我的主人;大小便主人都看過了,還有什麼隱私無法在主人面前展露。握起狗屌,開始上下搓揉。主人也趁著這時候教導狗交時,該發出的聲音。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以前的呼吸聲跟呻吟聲全被教導換成了狗聲。主人注視的眼光,我一手撐著地板一手上下搓揉,呼吸狗吠聲渾濁。主人忽然站在我身邊,手拿了奇異筆,抓起我的大屌,在上面大筆一揮寫上『狗屌』,興奮的高潮點往上攀升。手握緊『狗屌』,身體跟著犬吠直上;在會陰跟肛門間多了主人來回的手指頭,主人中指跟食指有意無意的往肛門口搓揉,手搓狗屌的頻率竟然跟著了主人手指搓狗屁股的速度。主人手壓著我的肩膀作為施力點,指頭穿越擴約肌,帶給我更高潮的享受。「主人……主人……軍犬要射了……」

  主人在軍犬體內的手指頭動作變成了在畫圈圈。「射吧。」

  精液隨著口中大喊「汪嗚,謝謝主人。」一塊射出。

  低著腰,將還沒吐出的精液擠出,背部還冒著汗。主人的腳輕踹著。「爽完了你男人的身體,該甘願變成一條狗了吧!」

軍犬 第三部 -5

◎ 阿聰(經原作者同意授權皮繩愉虐邦轉載)

  「你要幹嘛?」我被他逼得坐到床上。「脫你的內褲,看看屌毛還在嗎!」學長壓著我,手扯著我的內褲,而我雙手緊抓著內褲用力反抗。不知道是拉扯間摩擦著了狗屌,我雙腳一抖,就這樣在學長跟我拉扯間,射了一褲子的精液。他面容尷尬的看見內褲上濕了一大圈、不知所措的放開手。「抱歉……你真沒『凍頭』,這樣魯個幾下幾下就噴了。小妞坐上去,你大概撐不久。」他消遣著我。而最後一件內褲就這樣報銷。抓了件稍微輕薄舒服的短褲,進了廁所換掉。

  走出浴室,學長尷尬的跟我道歉。「不好意思。」我揮著手跟他說沒關係。不過他的好奇心並沒有因此消失。「你裡面沒穿內褲啊,屌型好明顯。」

  「是啊,我沒內褲穿了。屌大當然很明顯。」他一副覺得我在驕傲模樣。「是啊,屌大可是沒『凍頭』三兩下就不行了。」他抓著自己跨下彷彿很厲害般頂了幾下。「好,你厲害……」他看我不想跟他瞎扯後認真的講著:「你是不是真的得了小跳蚤?所以把身體的毛都刮掉了……」

  「當然不是。我是嫌熱才刮掉,這樣涼快很多。」dt說過幼犬無毛跟夏天是剃不剃毛的絕要條件,我是幼犬,所以要剃,將來成犬了,夏天必剃,保持狗體清涼。

  「不過我還是很想知道你有沒有屌毛。」學長做出邪惡表情,我們笑成一團。對於這個問題,他沒多問,我也沒多做回答。躺在床上,內心竟然有份罪惡感,這份罪惡感來自於非自然性的射精。時間晚了,想打電話給dt自白的動力也稍退,不希望打擾到他的睡眠。明天就會見面,到時候再說吧。

  隔天早餐完穿迷彩服時,少了內褲阻擋,下體直接摩擦布料,惹得是微硬微硬。學長不經意的竄出,害我急得趕緊把拉鍊扯上。「小心夾到小鳥。」

  「小鳥勒,是大鳥。」我跟他反駁著。「那大鳥有沒有被夾到?」推了他一把,要他別鬧了。他突然抓了我下體一把。「你今天也太明顯了吧。沒穿內褲啊。」他故做睥睨。「內褲都洗啦,反正今天傍晚就出去了。」穿好了上衣準備出去五察。「不穿內褲很容易夾到屌毛的。」他這麼說著。當然是不可能夾到,因為根本沒有屌毛,光溜的一片能夾到什麼,小心點別夾到大鳥就是了。

  一整天下來,始終都是維持著稍微硬挺的狀態,沒穿內褲直接摩擦,不硬很難。跨下一大包,路過的士官兵或者學長學弟、長官的眼神都讓人覺得被看穿了什麼,就和穿著短褲被人注視雙腿般尷尬。

  「訓練,你整天『起秋』唷,放假趕快去解決吧。」

軍犬 第三部 -4

◎ 阿聰(經原作者同意授權皮繩愉虐邦轉載)

  遺精的內褲在沒帶給主人檢查前,是嚴禁先行洗滌。自慰權被剝奪後,再也沒有享受過射精的感覺,只有春夢然後一件沾滿精液的內褲,每每夜裡睡得舒服之際,便感覺到腹部一陣濕腥。一再重複的深夜爬下床,光身子跪下,翹屁股,高舉著精液內褲說主人對不起,實在很令人困擾;曾問dt可否讓我自排打手槍或者請主人幫忙洩精。主人只要我看著自己光溜的下體並說著:『有沒有毛?還是隻幼犬,這麼快就進入發春期?毛長齊了沒有。』答案當然是不準。也只好認命。

  主人賞賜的內褲只剩下架子上的這件,如果今天晚上又濕褲子,明天迷彩褲底下就得光屁股、不穿內褲。無論如何都得保下這件,等著明天傍晚的放假,趕緊到dt家,讓他檢查後洗滌。穿上內褲,不知道是因為太緊還是太熱或抑其他的原因,褲子裡頭的狗屌形狀清晰可見。仔細檢查著是否有短毛穿出,剃光到現在兩個星期多,毛髮旺盛的身體開始長毛時,下體癢得快受不了,整日都想抓抓下體,捎捎癢、解解癢。這動作多到讓營輔導長給注意到了。虧著說我是不是得了陰虱,口帶幽諧的要我趕緊剃毛。心裡回答著他是因為剃毛才如此。

  穿上最後件內褲後,處之泰然的走出浴室。學長坐在他的書桌前盯著我的身體瞧。「看什麼看。沒看過啊。」這麼回著他的眼光。「你是不是跟營輔仔講的一樣……放假出去亂嫖唷?兩條腿光溜溜的……」學長眼睛注視著我身上的內褲。「屌毛剃了沒?」他一副好奇的逼近。

軍犬 第三部 -3

◎ 阿聰(經原作者同意授權皮繩愉虐邦轉載)

  夜晚因為學長還沒有回來,洗完澡便只穿條內褲出浴室。之前學長在時,洗完早便穿著長褲出來還得謊稱沒內褲穿。學長好心的要把櫃子裡還沒拆過的四角褲給我,可是那不是主人規定的。沐浴後可以盡情享受身體濕到乾的過程。十點一過關了大燈,便有人敲門。紗門無預警的被打開。「訓練,不好意思,人官在嗎?」是學長的文書人事士。「人官去旅部作業,你沒跟他去啊。」營部的文書有時候過了十點還會因為業務或者私交來軍官寢找我或者學長。「沒有。」他回答的時候,我察覺他的視線停留在我身上,我心裡想著身上的痕跡應該都消了吧。他的視線像X光透視我整個身體,有如看穿了僅穿條內褲的我。他看到了內褲頭上用奇異筆寫著的名字。「訓練,你內褲上面幹嘛寫名字啊?這條是你受訓時的啊?」他的疑問讓我尷尬得想找個洞鑽進去。我跟他笑笑,他便離去。而我的乾掉的身體彷彿又熱了起來、心臟都快跳出來般。坐在下舖,等這場冷顫過去,穩定了精神才打了電話給dt,每天晚上都會打通電話。

  「你不是有穿條內褲嗎?緊張成這樣……」他若無其事的說著。

  「可是他的眼神好像看穿了,我光溜溜的站在一個士官面前。」在電話裡滔滔不絕得說著,甚至是性幻想或者春夢,像是主人牽著軍犬在營區裡散步等等。dt很有耐心的聽著我口沫橫飛,一個禁錮慾望的枷鎖像被dt插入了鑰匙打開而自由。但是最後都會再被dt鎖上。

  「狗屌硬著?」dt問著。

  「是。」當dt知道同寢室的學長不在時,便要我進浴室去。按著命令脫掉內褲,赤裸的跪下,浴室牆邊被我貼上一塊塊買來的組合鏡子。一隻赤裸的軍犬跪在前方,只是一肢手拿著手機。

  「這才是一隻軍犬跟主人講電話應有的樣子。不過你在軍中,我也要保護你,避免出狀況、避免你軍犬的身分洩漏。不過聽說軍營裡撥出的手機電波都會被監聽,所以李軍忠是隻軍犬的事可能……」dt講著嚇人的話,才安撫下來的情緒跟精神又因此冒冷汗。慾望纏繞的狗屌瞬時軟下。「軟啦!嚇你的。」聽到他這麼說,嘴裡意外的呼出汪嗚,狗態時的聲音。「不是狗的時候、主人也沒命令你,不要發出這種聲音。」

  「是。」

  「不嚇嚇你的慾望,今天晚上搞不好又夢遺了。」dt口說著夢遺又讓我耳朵紅熱。回來後每個一兩天,睡眠中便會遺精一次,主人買的內褲都快用完了。「沒內褲穿,就不要穿內褲吧。」

  「我可以利用洽公時候去購買。」
當我這麼說時,他在另外一頭停頓,他的停頓讓我知道自己說錯了話。「不是主人買的內褲,不是內褲。沒內褲就給我光屁股。」只能回答是,知道了。向他報告今日所作所為時,他才知道我露出光溜的雙腿,然後是一頓罵。「從掛斷電話開始,你給我像剃毛前般,洗澡完穿條內褲睡覺,該穿運動短褲就換、該脫上衣就脫上衣、如果要脫光,沒什麼好說的就脫。」

  說完,我開始慌了。「可是我沒有毛……」說完又看見鏡子裡無毛的身體,羞極了。不斷的乞求主人可以收回命令。主人始終沒有回應,浴室與主人家兩塊空間,只有一隻軍犬不斷乞求。

  「我不覺得這點會危及你的生命安全。你說的沒有毛不是男人,那體毛稀疏的人該如何自處,等軍犬長大,主人自然會讓你留狗毛。還有話要說嗎?」dt堅定的口氣,已經讓我無法反駁只能同意。

軍犬 第三部 -2

◎ 阿聰(經原作者同意授權皮繩愉虐邦轉載)

「你在想什麼?」學長一進寢室便拍了下我的屁股。這一打驚醒了我,更有種恍惚感。「沒有。」我看著他急忙的收拾些東西。「快死掉了,我今天晚上去旅部作業,不知道會忙到幾點,累得跟狗一樣。」他邊收東西邊跟我聊著,當他蹲下開抽屜時,眼睛視線注意到了我的膝蓋。「你最近好像都沒換過體育服唷,今天真難得……你的膝蓋怎麼回事啊?」

「沒事沒事。」連忙敷衍。「你的手肘也是……你放假去哪裡玩啊……不跟你說了,回來再聊。」他急忙抓了東西便出去了。看著他的背影,他看見了我的膝蓋,他注意到了我沒了腿毛嗎?

穿了體育服便出去跟營區裡的阿兵哥們打打籃球。和以前一樣跟他們在晚餐前打會球。即使盯我的人,眼睛注視著籃球在我跨間跳動,他們似乎都沒注意到我雙腿上缺了腿毛。或許就跟dt說的,這都是我自己的疑心病,擔心別人發現什麼。當然並不是所有人都沒發現,像是我的文書在我們累得坐在一旁用衣服擦汗時便注意到了。「訓練,你的腿毛……」

我已經不知道額頭上流的是因為運動後的汗還是因為被問到了沒有腿毛的冷汗。「熱啊。最近天氣很熱,刮掉了。」隨口照著dt幫我編織的理由回答。「酷唷。」我的作戰士輕鬆的回答。「我請你喝飲料吧。」站起來的我對他說著,坐在水泥地上的他抬頭看著我時,我以為他的視線飄進了運動褲褲管裡,白色的內褲很明顯嘛。

軍犬 第三部 -1

◎ 阿聰(經原作者同意授權皮繩愉虐邦轉載)

 成為主人的軍犬後收假回了營區,一切都變得不適應。這個不適應來自於我自己,我是隻披著迷彩服的軍犬,軍營裡來往的長官、學長或者小兵都可能一眼把我看穿,然後他們會把我剝光、把我跟其他營區裡的狗綁在一塊。告訴了dt這個恐慌,他只笑著說笨狗,你只有在我面前是條狗,其他人面前仍然是個男人、仍然是個軍官,這點分不清楚嗎?dt說得簡單,但我卻不這麼認為。尤其是大家穿著運動短褲自然的露出腿毛時,我卻抱著羨慕的眼光盯著男人的腿毛,我不敢穿短褲,怕別人看見光溜的光腿。『回去後都沒穿過運動短褲嗎?今天按照營區作息換掉。』當dt在手機中命令,我卻尷尬的想推辭。『反抗命令是隻軍犬該有的行為嗎?』我知道命令是無法被反駁的,其實雙腳也很希望很涼快的穿著短褲、換上球鞋會舒服些;回營區後,便沒穿過短褲,一直都穿著迷彩褲跟皮鞋,一直到上床前都還得避開學長的眼光。不能打赤膊,腋下會洩漏秘密,洗澡完喜歡穿條內褲在寢室裡等身體乾後上床的習慣必須改變,畢竟這間寢室裡還有另外一個人。解開銅環扣、拉下迷彩褲拉鍊脫褲、Brief褲頭奇異筆寫著自己名字的痕跡在凋落、每日掏屌小便的洞口那片開始鬆了,刮得乾乾淨淨的雙腿、膝蓋上還有兩塊瘀青。套上軍用水藍色短褲,即使褲長及膝,仍隱約看得見瘀青。痕跡是訓練成果的證明,剛離開dt家的晚上,洗澡時才發現自己身上處處的紅色杖痕,腦裡閃過主人揮打的影像,想到都會顫抖。現在只剩膝蓋跟手肘處還留著瘀青,其他的部分都消了。

軍犬 第二部 -15

◎ 阿聰(經原作者同意授權皮繩愉虐邦轉載)

主人卸下軍犬口中的球後,放起了影碟。內容是一段段的狗介紹。「還是要跟真正的狗取經,才會更像狗。」乖乖在主人身邊捲區,看著影碟;主人不時撫摸著軍犬過了早上。中午,主人一在狗盆裡堆上軍犬的食物,一旁的軍犬口水直流,直蹭著主人雙腳。「不錯。」主人坐在位子上用著午餐,軍犬在一旁高興得呼嚕呼嚕自己的狗食。主人教的、影碟上狗的習性模樣一點一滴都進了軍犬的行為模式。午後,主人在沙發上小睏,軍犬得到恩准趴在主人大腿上小憩。客廳天花板的吊扇咑咑轉著,主人的手在狗屁股上拍著。

客廳裡的某處傳來了狗吠聲,軍犬在主人大腿上驚醒,左顧右盼。「聽不出來啊?」主人提醒後,軍犬才醒悟這是牠自己吠叫的錄音。「24小時囉。」主人放下了軍犬,讓軍犬在主人面前成坐姿。
主人兩聲喊著軍犬的人名。「李軍忠,辛苦你了。」主人笑著。而在主人面前成狗模樣坐姿的我,身體發熱著,還感覺不到身體是我的。「還想當狗啊?」

「汪……」當自己口中吠叫聲一出,才開始有種恢復人型的感覺。從狗變成人的感覺很奇怪,努力的讓捲起的手掌開始動著,dt抓起我的手揉著。「還汪勒!」dt拍著我的臉頰。「……我……」在dt拍打自己身體,手臂開始動了、腿開始動了。在dt面前雙腿站起。

「甩甩腿吧。」當抬腿時,dt笑了出來。疑問的看著dt。

「我怎麼了?」暖暖身體。

「過來。」dt坐在沙發上。「趴在我腿上。」疑惑的趴上。dt扳開我的雙臀,忽然間整個臉都紅了。「狗尾巴還在你屁股裡。」語畢,狗尾巴噗聲就被拔出我身體。唉了聲,想起身,dt卻壓住我,手指頭勾了勾揉揉空了的肛門口。「你很喜歡這樣子……」dt爽朗的笑著,卻讓身為男人的我尷尬得不得了。dt寬大的手掌拍打了數下屁股才讓我起來。

「站好。立正。」dt發號著命令,在dt面前赤裸得立正。
dt炯炯有神的看著我。想起了當初聊著的調教細節。於是舉手禮。dt回禮後的稍息,用力吶喊著:「謝謝主人調教。」

dt笑得開朗。「你很努力。彎下腰來。」腰一彎,dt在我脖子上套了個項鍊。「狗牌。上面寫著dt我的名字,下面一排數字,前六個是我在SM網站的會員編號,後六碼是你的。」像極了美國大兵脖子上掛的狗牌正掛在我脖子上。我得到dt的認可,這是我的狗牌。證明自己有能力成為一條訓練有素的軍犬。

在dt面前,穿起內褲、外褲、上衣後,我們離開了這裡找了間咖啡廳坐下。聊聊這二十四小時來的感覺。「還想被我調教嗎?」dt問著。衣服貼在身體好熱,在dt面前總覺得多餘。

「主人,我是您的軍犬。」

軍犬 第二部 -14

◎ 阿聰(經原作者同意授權皮繩愉虐邦轉載)

「伏地挺身預備。」趕緊用手臂撐起身體。「一上二下。一。」身體下去後,主人進了屋內,煮起了咖啡、坐起早餐。而我仍用手臂撐住整個身體的重量,等著主人喊二。額頭冒起大汗,整個身體發熱時,主人才喊了二。主人開著餐廳連接外面的玻璃門,吃起早餐,一邊吃一邊說著命令。在主人早餐三明治、咖啡結束前,我就一上二下訓練體能。「停。」主人這一聲拉得很長,身體下壓的手臂撐著等這口氣完。「躺著休息。」躺在水泥地上,身體還熱著流汗便有道水柱往身體射,主人用著水管噴灑。身體急速降溫,涼得愉快。「涼快嗎?」軍犬浸溢冷水中吠叫。主人端了狗盆在旁,狗餅乾浸泡在牛奶中。「甩甩身體再吃吧。」

四肢著地,甩甩頭,小平頭的狗頭甩個幾滴水滴,眼睛裡還有光澤。爬到主人腳邊,張著嘴,舌頭顫抖發出哈聲。主人摸著軍犬的頭。「乖。」狗盆放置地上後,頭便整個埋進去,沒有狗尾巴在身後有些奇怪,主人撫摸著軍犬,拍拍屁股。狗餅乾在嘴裡、狗尾巴在肛門裡。後腿一攤,壓低身體,讓身體更適應尾巴。主人坐在餐廳落地窗前,微笑的看著軍犬埋頭吃著。「狗餅乾塞滿嘴巴,抬頭攪嘴巴。」連這麼細微的動作,都在主人訓練下,軍犬開始長大。

整個早上,主人將軍犬在軍中的精液內褲捲成了顆球,在室內丟著,然後軍犬跑過去咬回來,來來回回。如果不小心,精液內褲球滾進椅子底下,可就讓軍犬費盡好大般力氣,頭用力擠進狹小空間,有時候嗚嗚叫著擠不進去。

主人手機聲響起,主人將球丟得更遠後接起。「我正在訓練我的軍犬。幹嘛?……要過來?下次吧,現在還不夠像,下次一定會讓你看見軍犬訓練結果。」軍犬在主人講電話中,咬起了沾濕口水的球回來,主人撫摸著軍犬的頭、臉,掛斷電話。「有人想過來看你唷。不過我要他下次再過來看成果。」軍犬慌恐,身體抖著。「害怕啊?」主人摸著軍犬頭上短得不能再短的狗毛。「這樣怎麼行?訓犬區的趴體會有更多人呢。乖,你是隻優秀的軍犬。」

軍犬 第二部 -13

◎ 阿聰(經原作者同意授權皮繩愉虐邦轉載)

清晨陽光才剛照進軍犬眼底,一睜開眼睛便看見主人赤裸的身體跟勃起的陽具,軍犬著實嚇了一大跳,主人用腳踩著軍犬。「竟然比主人還晚起床……能夠看見主人的身體是狗的福利。男人早上勃起是正常的,你的狗屌也不是硬著。」膀胱壓迫,所以勃起。軍犬低頭看見自己勃起的無毛狗屌,尷尬不已。像是小孩子看見自己勃起般不知所措。主人搔搔頭便進了旁邊的浴室盥洗。躺在地上的軍犬趕緊起來坐姿等著主人指示。一邊梳洗的主人一邊說著昨天調教軍犬需要注意改進的地方。軍犬爬著下樓梯的動作不夠熟悉,所以擔心會滾下樓,主人來來回回帶著軍犬上上下下訓練。出了汗,軍犬伸出體外的舌頭不斷散熱、不斷發出HaHa聲,主人認定勉強可以接受才停止。軍犬被牽到室外的過程中,狗屌都是硬著的。「狗屌硬著是不會走路還是害羞尷尬或者是狗屌太大的?」主人指著狗屌,讓軍犬紅了臉。主人手一指:「去上廁所。」一聽到主人讓軍犬放尿,軍犬便蹬著後腿到牆邊小便。軍犬灑了尿後仍在主人面前嗚嗚叫著。主人看了看軍犬,不知道主人是知道還是不知道。主人的表情露出不可猜測的笑容。「想便便是吧?過來。」軍犬一到主人面前便弓起身體,後腿張開,等著主人將狗尾巴卸下,好讓軍犬可以大便。狗尾巴一拔掉,便意立刻排山倒海而來。「旁邊的沙堆是你的便所。」於是軍犬夾緊屁股爬到沙堆上。正準備下時,主人開口:「軍犬會不會擺大便姿勢?」軍犬滿臉疑惑的看著主人。「四肢著地、屁股抬高。」按照著主人命令,四肢著地、狗屁股抬著,身體呈現著以前曾未有的姿勢,雙腿間、屁股縫,大便排出感。撐開了肛門,一條大便掛在狗屌之後而掉落沙堆。

「不敢看自己狗屁股排便啊?頭抬高,這是你應該有的驕傲,狗的生理反應,狗大便讓你不敢對面嗎?」軍犬正面的瞧著遠方,狗大便是再正常不過,軍犬也會排泄。自己聞到自己的糞便味,卻相當的尷尬。「大乾淨了嗎?前肢往後掘土覆蓋。」於是軍犬的糞便蓋上了沙。「很好。一步步讓你面對自己應有的生理體態。李軍忠、李軍忠。」主人喊了兩次軍犬的人名,軍犬知道該恢復人型立正大聲答有。

「有。」從一隻壯犬恢復成頂天立地的大男人。

主人手指的旁邊的水管。「去旁邊,把自己的狗屁股洗乾淨。」

我看著主人,正準備往前踏出,腳卻走不動。「是不會走路嗎?還是你已經習慣用爬的?」主人板起面孔。「人是人。既然現在是人,就用走的過去。」

「是。主人。」於是我晃著屌跑過去,開了水,蹲在地上,開著腿,沖洗著肛門。之前已經習慣塞著尾巴,便後體內空虛感立刻來了,覺得應該塞進尾巴,當手指揉著肛門時,一絲絲的快感稍稍來臨。主人昨晚用兩根手指頭竟然可以讓我勃起,正準備將手指頭深入時,主人便發現了。「屁股沒尾巴不習慣啊。連洗個屁股也不會嗎?要主人教嗎?」於是趕緊洗洗屁股,關水。一回到主人面前,主人下個訓練便來了。

軍犬 第二部 -12

◎ 阿聰(經原作者同意授權皮繩愉虐邦轉載)

軍犬乾淨著身體睡在主人床邊,夜晚很安靜,自己都沒想過像狗一樣的睡覺姿勢,當然這是主人入睡前的晚間調教,除了在爬上二樓姿勢沒有狗樣被主人訓了一頓外,軍犬大多是被主人讚賞的。只是躺下後,軍犬的肚子飢腸轆轆的叫了好久,晚餐的狗食因為自尊心吃不下,餓肚子餓到半夜,餓到睡都睡不著。軍犬抬頭看著主人,軍犬實在受不了飢餓感,於是爬下了樓,嘴裡叼著打狗棒回來主人臥室。可是主人似乎睡了,軍犬卻不敢吵醒主人,只能乖乖的坐姿啣著狗棒等著。主人的呼聲和肚子的飢餓聲,讓軍犬愁眉苦臉的嗚嗚叫著。

「餓了是吧?」主人躺著說著。

軍犬看著主人,只希望主人能下手輕點。主人起了身子,抓起打狗棒,帶著軍犬回到餐廳那盆因為自尊心吃不下的狗食前。主人要軍犬面對著狗食。「為什麼不敢吃?你是不是狗?如果是條狗就會吃。不吃餓肚子活該。」折了狗尾巴,讓狗屁股可以大範圍的被狗棒杖責。「你吃是不吃。主人一下午的訓練竟然在小小一盆狗食前破功。你以為你不敢吃,這就不關主人的事嗎?主人把你訓練成軍犬,結果你卻不敢吃,看看你跨下晃著的東西,那是什麼東西,一條公狗、軍犬呢,太不像話了。」主人邊罵邊打著。軍犬咬緊牙根,一杖杖接受主人的教誨,狗屁股很快就紅了。狗屁股像被主人打爛般,紅燙。

「吃吧。」主人停下了手。軍犬眼裡含淚著將頭埋進狗盆,大口大口吃著狗飼料拌飯。餓了,即使冷飯也相當美味可口。飢餓的軍犬在主人面前吃光了狗盆裡的食物。主人板著的面孔才露出點微笑。「以後敢不敢吃狗食?」軍犬汪聲。「大聲點,才剛吃過東西。」軍犬連連吠叫聲,竟惹得主人旁邊鄰居家的狗回應著。主人得意極了。「很好。」主人睡前,解開了軍犬裹住手掌的紗布,將軍犬抱在懷裡揉著順撫著,也將狗屁股擦著藥。「對你嚴格的訓練是主人一定要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