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 第一部-6

◎ 阿聰(經原作者同意授權皮繩愉虐邦轉載)

  將他的號碼跟id紀錄下後,想在網路跟他多聊些什麼,不過他似乎很忙,忙到沒什麼時間理我,在時間過晚之餘我便離開了網咖。在收假前的晚上,我看著手機、電話簿裡他的號碼,心裡不斷猶豫著該不該打電話過去。之前是他主動找我,我不想理他;現在我主動找他,會不會因為之前不好的印象造成他愛理不理,可是他都已經把手機號碼給我了,應該表示他會願意接我的電話。

  於是鼓起勇氣撥了電話。手機另一頭簡潔有力的聲音。「喂。」

  還沒有開口,就已經結巴。「……我……我……我……是李軍忠。」好不容易講出了一句話。電話那頭呈現寂靜狀態。「你是哪位……」他對我的聲音沒有半點印象,那我該怎麼對他說我是誰。「我是那位……職業軍人……」他應該記得起來吧。

  「唷。是你啊!」忽然間,好想聽到些什麼,讓我跟他的距離沒有這麼的遙遠,遙遠得跟陌生人似的。「嗯。明天要收假了,之後進基地,也沒什麼時間放假,想說既然要了你的電話就打聲招呼。」他在那頭低聲的笑著。「沒什麼事啦。」他開朗的笑著說「基地訓練應該會很辛苦,想聊聊再打來吧。我在忙,掰。」電話掛斷,房間裡突然變得寂靜,於是我陷入了極度沉思。

  回到營區後,基地測迫在眉睫,開始緊鑼密鼓的準備跟訓練,所有的休假都是被禁止的。當然軍官跟士兵是不一樣的,我們會趁著洽公之際,為自己爭取的小小的空檔。SM網站成了我必備的休閒,不過可能是太少上線了,每次上線都有看不完的新東西、每次瀏覽身體都有莫名的顫抖,甚至當晚盥洗時發現自己四角褲上濕了一圈十塊錢銅板大小。

  「可能太久沒發洩了吧。」打了電話給他,他在電話裡輕鬆地說著。「你怎麼發洩啊?有女朋友嗎?」

  趕緊離開有人的地方,說著「打手槍啊,又沒有女朋友。」尷尬的笑了幾聲。「對了,一直沒有問你該怎麼稱呼你?」面對不知道怎麼稱呼的人,一開始交談總覺得哪裡怪。

  「你還不知道怎麼叫我啊!你沒看訓主區裡的文章嗎?其他人都叫我dt啊!」他的笑聲彷彿在笑著我。「唷。」我尷尬得不知道怎麼回應。

  「難道你要叫我主人嗎?你是可以叫我主人,我不反對啦。」他笑得爽朗,我在電話這頭覺得言語上被佔了便宜。「你太愛佔我便宜了吧。」我笑著時,腦海裡冒著你現在是不是還想找我當你的軍犬啊,不過我什麼都沒說。

軍犬 第一部-5

◎ 阿聰(經原作者同意授權皮繩愉虐邦轉載)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所謂的狗奴調教照片,沒想到是如此震驚,跨下的陰莖彷彿說明了什麼。首頁的圖是慶祝他們訓犬區聚會成功的文章,將滑鼠移動到鏈結處,掌心不斷冒汗。網站上擺了幾張他們聚會時的照片還有段像似新聞稿的文字紀錄,最下方有參予者的心得分享;那些照片中,一眼便看到了那個男人。他在心得分享中感謝著參予者及參予的寵物們。他們你來我往的文字中,自己有如缺少了什麼。那個男人寫著:身為訓犬區主,竟然沒帶寵物出席,真是太不應該了。這段文字瞬間讓我在腦裡將首頁的圖片換成了那個男人而赤裸跪在地上的人……我想都不想趕緊把網頁直接關掉。

  當夢見那個男人在聚會上牽著他的寵物亮相,而我竟然就那樣光著屁股,脖子上著項圈被鐵鍊拉著時,我嚇醒了。同時我也發現四角褲上濕了一塊,夢遺了,量還滿大的,右大腿內側一大塊濕黏,太久沒發洩,儲存太久。脫掉了內褲,站在洗臉台前清洗著褲子。鏡子前是赤裸的男人。

  下次上網時,首頁的狗奴照片依舊讓我瞬間勃起。意外的發現了使用者清單列表,而我所註冊的id和那個男人的id在眾使用者名單內竟如此清楚,一般人不是應該只會注意到自己的名字嗎。顫抖的連進了訓犬區,他會看得到我正在訓犬區嗎?他會不會和以前一樣傳著騷擾的訊息。

  他始終沒有傳訊息給我。訓犬區的資料我還沒看完,身體就有種快支撐不住的感覺,尤其是檔部腫脹的令人快抓狂。其實很想到廁所去打一把,只是礙於這裡是公眾場所,所以不停的壓制慾望。他彷彿對我失去興趣般,不像從前熱絡。我顫抖的點選了他的id,想主動傳訊息給他。

  【hi】簡單的訊息,因為我不知道要跟他說些什麼。等了一兩分鐘,他始終沒有回應。直到我點選了訓犬區的照片,他才回了訊息。

  【你好。】看到他的訊息,覺得好像不太一樣。

  【你好……】猶豫了會。【我正在看訓犬區的照片。】

  【我知道你在看訓犬區。有什麼事嗎?】

  【我……】不知道是怎麼,連著死板板的電腦螢幕都會緊張。【我想跟你交個朋友,順便請教一些關於SM的知識。】我在說謊吧,我其實想問關於狗奴調教方面的事情。也不是自己想當狗,只是想知道為什麼看到圖片竟然會如此興奮。

  【嗯。】他簡潔有力的回答。而他給了他的手機號碼。

軍犬 第一部-4

◎ 阿聰(經原作者同意授權皮繩愉虐邦轉載)

 之後這個男人再也沒有騷擾過我。他坐在盥洗室注視著我脫衣圍毛巾、走進浴室、走出浴室到穿衣,他的眼神始終在我身上,那種寸步不離,炯炯有神的眼睛彷彿看穿了身體之外的衣物,在他面前有如赤裸著身體,令人起雞皮。他沒有追上離開健身房的我、網路上也不再傳訊息過來,這樣也好,莫名其妙的男人還是少接觸得好。

  自從沒有騷擾後,SM網站成了每次休假或者洽公閒暇極度渴望上來的地方。壓力越大的時候越想上來,即使沒有奴來應徵也沒關係,光是看到些小說或者別人調教的經驗,就很讓人嚮往。SM網站都逛遍了,只有訓犬區不想進去。因為那個男人看得到使用者,所以即使其他區域都看膩了,也不想進去。

  年底業務量遽增,隨著營上準備專精下基地,什麼事情都變得複雜,營長三天兩頭的批幹幕僚,休假越來越不容易,健身房的錢好像白繳了似的很少使用。好不容易期盼的假期,還沒換回便服,就被營長叫過去夾懶蛋,被痛批一頓業務上的疏失,休假時間自動延後,能夠在晚間21前出營區,真該痛哭流涕。在市區吃個飯,準備搭車回家。不知道是假日前夕還是怎麼了,人潮洶湧,離我班次還有好長一段時間,趁著時間空檔,便溜進網咖。習慣性的連上SM網站,好久沒上去了。

  一連上去,首頁都換了。是張大圖,網頁跑了幾秒。電腦前面出現了張穿著皮革男人和一個全身赤裸跪在地板上的男人,跪著的男人脖子上掛著項圈被牽著。不知道是太久沒上網站了還是怎麼了,我竟然瞬間勃起,牛仔褲阻擋了陰莖勃起空間,弄得我得在座位上遮遮掩掩的調整跨下。

軍犬 第一部-3

◎ 阿聰(經原作者同意授權皮繩愉虐邦轉載)

  只要我上這個SM網站,就會好死不死遇到這個男人,我們其實搭不上話,講沒兩三句,他始終想把話題扯到找我當他的狗,幾次不理他後,他也就不愛跟我談什麼軍犬的事情。有天洽公無事上了網站發現了個訓犬的主題區,發現了找軍犬男人的ID竟然掛在區主的位置。

  【愛犬,你想通。跑來訓犬區看文章。】他一丟訊息過來。

  【你怎麼知道?】彷彿被看穿了行動。

  【我是訓犬區的管理者,當然看得到你在瀏覽囉。乖。】

  【你少在言語上佔便宜了。】

  放假上健身房,才剛踏上跑步機沒多久,鏡子便照射出後面有人不斷的注視著自己。大概又是個迷戀男體、企圖搭訕的同性戀。他看見了我也沒躲藏,反而往我這走來。

「很好。這樣臀部會翹一點!」他說這句話時還不怎麼想理他,當我看出他是誰時,差點在跑步機上跌倒,他一把抓著我。「果然狗在主人面前用兩隻腳的話會容易跌倒。」給了白眼,甩甩毛巾,便準備離開。「狗兒,你要去哪裡啊!」

  翻臉跟他吼著:「我有名有姓,再者我不是你的狗。」說完立刻掉頭去盥洗準備離開。他一直跟著我。「你到底要跟我到什麼時候?」「我要去盥洗,你可以不用跟著我了吧。」

  「我也可以去盥洗室啊。狗兒害羞啊!在主人面前,狗是沒有隱私可言的唷。」

  「你別再提狗啊狗的!」

  「我看得到你心靈上的奴性,你在我面前就是條狗的型。」

軍犬 第一部-2

◎ 阿聰(經原作者同意授權皮繩愉虐邦轉載)

下次上網登入,我修正了錯誤的資料,相信很快就會有奴來應徵。一個月下來竟然沒有女奴,這是怎麼一回事;倒是上次的那個男人持續的寫信過來關心我的狀況。第一次還笨笨的打開他的信,之後知道他的帳號後連看都不看就刪掉了。無聊之餘,開始瀏覽著SM網站上關於調教的討論。

【你好。】上次的那個男人傳了訊息過來。基於禮貌的回覆招呼。

【你找到奴了嗎?】他丟了讓我覺得有點關心的話。
告訴了他。【沒有,沒有奴隸上門。】

【當然不會有奴想找你這種初心主囉。】

【你什麼經驗都沒有,搞不好會弄死人。】

【怎麼會啊……】於是跟他狡辯。

【你要是再沒有奴隸上門,考慮一下,來當我的軍犬吧。】

【你還沒死心啊!】真是不要臉的男人。

【光是想到你卑微赤裸的跪在我面前,我就覺得很有趣,不會死心的。】

【你作夢。】他腦裡到底裝什麼。

【想當狗的時候,記得要想到我啊。】

正準備開罵的訊息文字,他便已經下線了。真是個異想天開的男人。

軍犬 第一部-1

◎ 阿聰(經原作者同意授權皮繩愉虐邦轉載)

當我第一次在網咖瀏覽網頁跑到SM網站時,心臟彷彿都快要跳出來了。吞了口水,小心翼翼的趁著路人不注意之間觀賞一頁又一頁的網頁。迷彩褲檔部的膨脹,令人難以忍受。其中主奴交往區,在我好奇之下,留了資料,主175/68等資料,因為突然來了一群下課的學生,所以趕緊送出資料後關閉視窗。背起洽公包,準備返回營區,路上邊騎車邊想著不知道會不會有漂亮的女奴來應徵。

休假的時候,按照著SM網站系統配對的Mail前往約定地點,可是沒有半個女奴,卻只有一個留滿鬍渣年過三十、穿著西裝的男人。
「有沒有搞錯?我要找女奴。」
他笑著拿著他列印出來的網頁。「系統給我的資料上面寫著你是要找主人。」

當我訝異的搶過他手上的資料,我才發現上面寫的資料竟然一堆是有問題的。從身高、年齡、找尋對象全都出了問題。「我想應該是系統出了問題。」尷尬的笑著。 「如果你願意當奴,我倒很想調教你。你應該在當兵吧?」「我是職業軍人。」於是開始不耐煩,系統搞錯了,實在也不想跟眼前的男人繼續聊下去。「你有沒有興趣當條軍犬?我一直想調教軍官。在其他人面前是雄壯威武的男人,在主人面前卻是一條軍犬。」

別開玩笑了。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