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時報] 另類性愛 須做好事前溝通(2004/04/24)

陳希林/台北報導

霹霹啪啪的皮鞭聲響,火紅燃燒的蠟燭登場,「SM」的實踐者今天或許已經不用面天天對「性虐待狂」等負面的形容詞句,但是醫學、性學研究者仍然強調,SM可以坦然面對,可是一定要注意安全。

中華民國婦產科心身醫學會理事長鄭丞傑指出,SM不必視為十惡不赦的行為,且在人類的性行為上可以扮演「安全閥」的角色,讓大家藉著想像,把現實生活中不存在、不願做的事情,在一個安全的環境當中扮演出來。

因此,鄭丞傑強調,SM的首要條件就是事前的溝通、同意及手段的安全。無論是扮演主僕、綑綁、塗抹蜂蜜或果醬,還是一鞭子一鞭子的抽打(產生腦啡以止痛、助興)或大夾子伺候,鄭丞傑說從事的雙方須經過溝通及同意之後才行事,不可以勉強。

因此他比較同意「性愉虐」這樣的形容,也就是在彼此都感到愉快的情況下辦事。他且援引性學家靄理士(H.Ellis)的話說,所有身體上與情感活動方面受到的限制,都會提高快感。當然,他表示,也有人因為心理等因素變成重度的「特殊性癖好」,非藉助特殊場景道具不能激起性慾。

「安全」是SM的第一要件。鄭丞傑說,切勿結合毒品與SM,國內前陣子發生的大學生殺人命案就是毒品與SM的悲劇組合。其次,不可讓「綑綁」與「勒頸」兩者同時進行,也應避免塞喉嚨、塑膠袋套頭等窒息把戲,否則極易發生意外。

另外,不可把對方綑綁後單獨棄置現場,以免在火警、地震等災變中求助無門。還有,鄭丞傑說,最好不要一個人獨自操作。以前曾發生英國國會議員獨自裸身死在床上,頭上罩著塑膠套的轟動事件,後來調查結論是該人獨享窒息快感而出事。

鄭丞傑在美國舊金山人類性學高級研究所的學弟、性學研究者許佑生本週剛剛完成著名醫學研究者艾力克‧康弗(A.Comfort)的經典性愛作品《性愛聖經(TheJoyofSex)》的中譯。許佑生認為,傳統上怯於將「歡愉」與「性」加以連結並公開討論,該書卻正視性愛的正面愉悅,也改變了當時人們對於、性的看法。

[中國時報] SM異性戀也大有人愛 許佑生:性多元化表現(2004/04/24)

林倖妃/台北報導

對「SM」有一定程度了的國內專家表示,SM是取悅身體的性多元化表現,歐美甚至視為文化現象探討,不論同性或異性戀都有相當人口存在;舞台劇以此為內容也應以平常心看待,請大家欣賞和尊重性行為的不同面貌。

自從「虐犬」事件發生後,因出現窒息性性愛字眼,加上主角為同志,引發外界以為同志圈中有相當高比例進行SM,同志諮詢熱線卻說,SM也是取悅身體的性愛方式之一,但因該行為廣泛被歧視和污名化,即使友人間也絕少相互討論。

「同志諮詢熱線」說明,虐犬事件的發生,很多同志都很訝異有「窒息性性愛」的字眼出現,熱線也曾接獲少數同志詢問進行SM是否會感染愛滋等問題,但仍屬罕見。

舊金山人類高級性學研究所性學博士許佑生則說,不論是歐美或日本都將SM視為生活甚至是文化,同時也是性多元化的一種表現,但因台灣社會對性缺乏成熟接納態度,以致出現污名化,甚而和「暴力」掛勾,被學者指為將女性「物化」,根本不了解SM基本原理。

許佑生說,所謂SM並非一定要「道具」,而是利用痛感、羞辱或角色扮演等獲得性的快感,因為痛覺會刺激身體分泌化學酵素胺多芬,SM即是逆向操作以獲取快感和高潮,很多人在性的過程中已涉入該領域卻不自知,如女性要求男性輕咬身體等行為,即是SM表現手法之一。

他以舊金山為例,SM在當地已成為流行文化,不僅有社團,還有俱樂部和PUB等,成為個人生活和品味的選擇,性學研究所還有老師親自上場示範,說明遊戲規則和各種道具使用方法,連國人較熟知的皮鞭和木板拍等,都發展出各種不同材質。

許佑生強調,SM最重要的原則是需在雙方都同意的基礎下進行,只要任何一方認為不妥即喊停,不論同性或異性戀者都有相當族群,並非同志專利或有高比例同志從事,應當成性慾和情慾的表現方法,以及快感來源之一,而非怪異不可接受行為。

晶晶書庫負責人賴正哲也說,SM不是同志的特殊喜好,異性戀同樣也大有人喜歡,因此舞台劇演出SM故事也屬平常,請大家欣賞和尊重性的不同面貌。

[中國時報] 他敢演我們為何不敢看(2004/04/24)

賴廷恆/台北報導(2004/04/24)

「他們敢演,我們為什麼不敢看!」目前任職美工設計的謝姓觀眾,呼朋引伴、一行六人前往觀賞《在夢裡醒著,在痛裡快樂》。這群並不掩飾「男同志」身份的觀眾,期望「過去在錄影帶(A片)裡看到的東西」,這回能夠親眼目睹「真人現場演出」。

不否認自己「喜歡看」SM片的謝姓觀眾,認為《在夢裡醒著,在痛裡快樂》的SM主題,「起碼宣傳品就很明顯」。除與一同前來的同伴,彼此互開玩笑「很渴望現場互動」外,還反問一位在場女性平面媒體記者,這分明是「男男」的場子,「妳怎敢來?」

現場四、五十位觀眾當然不全是男性,也有男女一起結伴而來的學生觀眾,以及關心小劇場的藝文圈人士。據聞「在夢裡醒著,在痛裡快樂」宣傳期間,在特定的SM網站上未演先轟動,並有「SM快閃族」在網路上相約,昨晚以特殊、可辨認的方式網聚。也有一群觀眾由「KKCITY」BBS站上獲知消息,對於這齣以探討SM主題的作品深感好奇。昨晚是她們首度來到「白水藝文空間」,觀賞小劇場作品。

昨天媒體大篇幅的相關報導,也驚動民生派出所的主管,派出員警前來「關切」。也讓人不禁聯想到,去年十月在華山藝文特區,身聲演繹社「旋」中的全裸演出,員警前往現場錄影蒐證,事後要求演員前往警局作筆錄的前例。「臨界點劇象錄」的資深團員溫吉興也直言不諱,「這是齣SM的戲」。反倒是這位員警因為本身不了解「SM」及小劇場,感到有點不好意思。事後「臨界點」方面一致認為,這是個「通情達理」的警察。

[中國時報] SM族 在小劇場發現「愉虐」(2004/04/24)

賴廷恆/台北報導(2004/04/24)

開場前,一個男人被囚禁在象徵性的狗籠內,之後演員登場,模擬滴蠟、拳交出血、縛繩術等的動作與對白紛紛出籠。咦,這是SM的A片拍攝現場嗎?非也,台灣首齣探討SM社群、情慾的小劇場作品《在夢裡醒著,在痛裡快樂》,昨晚在「白水藝文空間」首演。這齣把SM「實踐者」筆下的真人真事搬上舞台,題材相當特殊的劇作,在挑戰台灣觀眾尺度,引起各界注視之餘,也期望能為SM「去污名化」。

由「臨界點劇象錄」舉辦的「在我們房間裡戲系列」,首檔推出的《在夢裡醒著,在痛裡快樂》,由「臨界點」的團員、高中時參與「同志運動」的鍾得凡執導,把相識八年的好友,本身為SM「實踐者」黃鐵軍即將出版的《鐵軍的野蠻性史》一書,擷取當中的一些故事予以呈現。而三年前轟動一時,因SM愉虐遊戲而發生的台北大學箱屍命案,也在劇中穿插出現,強調這是SM愉虐遊戲時意外失手,而非「性虐待」、「性暴力」事件,不應就此把SM「污名化」。

對於外界往往以「性虐待」來看待SM,本身也是演員之一的黃鐵軍,以SM「實踐者」的身分指出,應以「愉虐」正名之。鍾得凡、黃鐵軍有一位在「SM族」中扮演「奴隸」角色的好友,因為「主人」移民、頓失所愛。結果經歷過其他的一些男人後,不禁發出「要找到懂得我身體的人真不容易」的喟嘆,也觸動黃鐵軍向鍾得凡提出製作的構想。

本身對於同志、妓女等議題深感興趣的鍾得凡,認為台灣的社會應該已成熟到可以接受類似SM題材,「我接下來還想導一齣探討『戀屍癖』的作品!」在《在夢裡醒著,在痛裡快樂》中,本身並非SM「實踐者」的鍾得凡,採取觀點多元、後現代主義的並呈手法,並歡迎各界觀眾帶著「有色、異樣的眼光」入場。

導演鍾得凡與原著作者黃鐵軍兩人,對於《在夢裡醒著,在痛裡快樂》的呈現手法,也幾經討論後才定調。身為SM「實踐者」黃鐵軍,較為強調「實際經驗的東西、切莫有虛假」﹔然而鍾得凡以劇場人的角度,期望能進行若干的處理。例如海報上背面全裸、為繩所縛的男體,以及「是犯罪?是自願?」、「是暴力?是愉悅?」等字樣,所造成較屬「聳動」的作法,鍾得凡就不是很贊成。結果劇團向台北市文化局申請,獲准在捷運出入口張貼的海報,兩天後就不知何故、悉數被撤除。

就在《在夢裡醒著,在痛裡快樂》劇終,鍾得凡以導演身份介入劇中,與眾演員進行互動,並揭露這是齣戲、而不是紀錄片時,黃鐵軍道出:「我們(SM族群)終於邁出勇敢的一步!」場面頗為溫馨。散場後,所有觀眾均不覺噁心、變態,一位劇場人「阿忠」也向鍾得凡表示,「謝謝你讓我知道什麼叫SM,雖然我還是不會去做!」亦使得鍾得凡頗感欣慰。

[中時晚報] 鞭打滴蠟 SM劇顛覆舞台(2004/04/23)

修淑芬/台北報導

台灣第一齣探討SM的另類舞台劇,今晚7點30分在白水藝文空間開演,連演3天。內容以台灣SM社群的真人真事為主軸,演員示範SM上場,其間並穿插一幕背部全裸的演出,挑戰國內觀念尺度。據了解,該場演出在SM特定網站上引起極大回響,有「SM快閃族」在網上表明,將相約在今晚以特殊、可辨認的方式來網聚。

臨界點劇象錄劇團4月開春實驗劇展「在我們房間裡戲系列」,首推導演鍾得凡今晚的《在夢裡醒著.在痛裡快樂》舞台劇,此劇深入探討存在台灣社會已久的SM情慾,因而引發注目。儘管劇團已向北市文化局申請獲准張貼公演海報,但由於題材過於禁忌,讓原本要張貼在捷運站出入口的海報,在張貼了2天後,不知何故,全被捷運站匆匆撤除。

今晚演出的三個劇情「草綠色的青春夢」、「被迫害的囚禁者」、「血腥的暴力美學」都是真實故事,導演以半紀錄片方式,呈現SM實踐者從戀物到愉虐的過程,鎖鏈、腳鐐、狗籠、鞭打、滴蠟、拳交、縛繩術等悉數上場。

「被迫害的囚禁者」訴說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專玩「籠飼」的被禁錮遊戲,扮演被關在狗籠裡的狗奴,在汪汪汪的狗吠聲、學狗爬行、嚼狗食、睡狗籠、舔主人的腳之中,達到被虐的享受。其中劇情穿插了3年前轟動全台的台北大學箱屍命案「虐犬事件」的部分內幕。在SM實踐者眼中,這起箱屍個案突顯台灣性教育的失敗,他們認為,這是一次SM愉虐遊戲的意外失手,而非性虐待事件,外界不應怪罪SM情慾。

「草綠色的青春夢」描述一位家住澎湖的少年,專玩軍事美學的SM類型。少年從小一聞到「草綠的男香」就異常喜悅;回憶兒童時期他跟著阿兵哥一起擠公車,每當聞到軍人身上的草汗味,他更深信「自己和軍人是一夥的」。

少年說,不管軍服有多髒、軍人體味有多臭、位階有多賤,他相信士兵是美麗的身分象徵。以前他感到焦慮時,都會穿著軍服自慰或自虐,或靠著扮演軍奴、戰犯或士兵的被虐角色,無論交互蹲跳、唱軍歌、被口頭羞辱、被拷問,或臉部被軍靴踐踏,從情境扮演中,他都得到了快感。

導演鍾得凡說,台灣已是一個多元慾望發展的社會。他認為戀物、SM情慾將會是下一波暗潮洶湧、蓄勢待發的力量。台灣的SM實踐者將凝聚發起「去汙名化」的正名運動。

[中時晚報] 台灣SM社群 同好3000(2004/04/23)

修淑芬/台北報導

台灣有多少人是SM的愛好者?一個SM網站登錄人數即有3000人,顯然人數並未如想像中少。這些SM同好來自各行各業,不分男女、不分同志或異性戀。SM實踐者指出,SM講求「軟硬體兼備」,如何學會運用道具的「技術」是精華所在,而明列常有的玩法,至少多達40種以上。

長期觀察SM文化、本身也是媒體人的黃鐵軍指出,台灣SM聊天室最早起源於某同志網站,目前有2個點閱率最高的SM聊天室,一個以同志為主,另一個以異性戀為主。自從3年前爆發台北大學箱屍命案後,SM被渲染成「性暴力事件」,曾使得網站被迫關閉數個月。

黃鐵軍指出,歐美日大城市有SM俱樂部,英國每年也都舉辦「SM Pride Month」,但台灣SM社群則還沒有SM酒吧或PUB,故難以分析SM族群的文化特性。不過,去年底他們曾在板橋舉辦過「SM多P Party」的網聚活動。

一般人印象認定SM是同志的專利,其實未然,他們之中有人是夫妻檔、情侶檔或同志,包括國中老師、大學教授、醫學院學生、媒體工作者、公務員、律師助理或心理師等,其中不乏知名人物,如某健身中心知名教練、某外籍廣播主持人、女藝人等。

具SM實踐經驗的黃鐵軍表示,道具是一種硬體,如何學會運用的技術則是軟體。SM的關鍵在挑起快感的能力。SM道具約10多種,常列玩法則有40餘種。有人專玩「戀物服裝」,像「皮革族」必須穿戴皮製的緊身褲、頸環或手環等;有人則是「橡膠族」,一遇到雨天就性慾高漲,必須穿雨衣雨鞋;「金屬族」則穿腳鐐、銬手銬、披鐵鍊等。

玩法從綑綁束縛、鞭打、滴蠟油、夾乳頭、虐肛、木乃伊、玩髒、人獸交到窒息式性愛都有,激烈程度不一。至於「導尿」或「浣腸」,在SM社群中較少被嘗試,這類玩家通常具醫學背景,將醫療用的橡膠導尿管插入尿道,有些施虐者喜歡將水注入被虐者的尿道內,或享受所謂的灌腸快感。

[中時晚報] SM族:是愉虐 非性虐(2004/04/23)

修淑芬/台北報導

台灣SM族群一直苦於沒有見光的機會,尤其3年前的「虐犬事件」更在SM社群中醞釀著後續效應。今晚首度上演的SM舞台劇《在夢裡醒著.在痛裡快樂》,就是SM實踐者去汙名化的行動開始,他們計畫展開「愉虐」的正名運動,並倡導身體的處分權。

外界形容SM情慾是「性虐待」或「性暴力」,但SM實踐者說,這是「愉虐」,遵守「安全、清醒、相互同意」三原則。在主奴關係中,兩造相互尊重,且主人要保証奴隸的安全。

SM實踐者黃鐵軍指出,SM並非以陽具為中心的性行為模式、不一定要發生性行為。玩SM要有「進出情境的能力」,它是一種性能力,有能力把伴侶帶入或帶出,過程中「如何控制力度」,是SM實踐者拿捏學習之處。

而台灣的問題就在一夜情太多了,讓SM實踐者強調的「愛的尊重」很難實現,難建立起固定的主從關係。黃鐵軍表示,玩SM要考慮玩法和個性,所以不容易找到志同道合的對象。尤其在不知道對方的精神狀態下,極易受到傷害。

「虐犬事件」是當時兩人玩窒息式性愛,過程中施虐者忘了鬆綁被虐者,導致對方休克而亡,從此SM社群開始大力倡導安全性。黃鐵軍表示,光是「綁繩子」就大有學問。人的身體不同於一般物品,若要採懸吊的掛法,就要清楚哪些關節不能綁,還有頸部不能勒太緊等,此外也不宜多條繩索串連打結在一起。

[中時晚報] 追求痛快 大男人 鎖貞操帶做性奴(2004/04/23)

修淑芬/台北報導

SM實踐者的類型之一是「鎖貞操帶」。

顧名思義可知其用法,但被鎖的不是女人,而是男人。貞操帶有透明壓克力或金屬材質,目前最新型的是塑膠質材的「cb-3000」,前端有塑膠「針刺環」,共3種尺寸。穿上後的快意來自受壓迫後的生理刺激。一位SM實踐者說,有人最高紀錄被鎖上3周。

這種玩法是2人一組,分出貞操奴和持鑰人(key-holder)。通常情侶檔為多,男的扮演被奴隸者,女友則是手握鑰匙的主控者,多不約定開鎖日,直到無法忍受為止。對於貞操奴來說,目的在體驗「被另一個人操控的感覺」,以及肉體被束縛的禁絕感。

黃鐵軍表示,曾有貞操帶的實踐者以「蜷曲籠內的畫眉鳥」來形容戴上後的感覺,不能興奮亂跳,否則前方的刺針會刺入肉體。至於該怎麼上廁所?因為尿道口被阻擋,需改採蹲姿,還要留意清潔避免感染。而且只能穿寬鬆的黃埔大內褲,就像嘻哈族穿的鬆垮褲子,走起路來是外八字。

另一類型「拳交」危險度偏高,被形容是快感的極大化,忍痛力則是其中關鍵;不分男女都可扮演拳人或拳奴的角色。拳人會戴上產科專用橡膠手套,塗抹潤滑劑,動作有一定程序,要訣在一個「慢」字,否則很容易受傷。有人進行時會吸食興奮劑,以減輕痛感,但正規的SM強調安全性,並不鼓勵這種行為。

黃鐵軍表示,曾經有人肛門被「拳爛」到脫腸、滴出腸液。一位具10年拳交經驗的台灣留學生,高中時期在海外求學時開始被學長輪拳,不到1年後肛門就被拳爛,之後出現脫腸,只要肚子一用力,腸子就會掉出來。在他肛門周圍腸壁上,可見到一些白色斑點,那是每次玩破後遺留下來的小傷口。而國外SM玩家替「脫腸」取了一個浪漫的名稱,叫做「玫瑰花苞(rosebu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