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晚報] 鞭打滴蠟 SM劇顛覆舞台(2004/04/23)

修淑芬/台北報導

台灣第一齣探討SM的另類舞台劇,今晚7點30分在白水藝文空間開演,連演3天。內容以台灣SM社群的真人真事為主軸,演員示範SM上場,其間並穿插一幕背部全裸的演出,挑戰國內觀念尺度。據了解,該場演出在SM特定網站上引起極大回響,有「SM快閃族」在網上表明,將相約在今晚以特殊、可辨認的方式來網聚。

臨界點劇象錄劇團4月開春實驗劇展「在我們房間裡戲系列」,首推導演鍾得凡今晚的《在夢裡醒著.在痛裡快樂》舞台劇,此劇深入探討存在台灣社會已久的SM情慾,因而引發注目。儘管劇團已向北市文化局申請獲准張貼公演海報,但由於題材過於禁忌,讓原本要張貼在捷運站出入口的海報,在張貼了2天後,不知何故,全被捷運站匆匆撤除。

今晚演出的三個劇情「草綠色的青春夢」、「被迫害的囚禁者」、「血腥的暴力美學」都是真實故事,導演以半紀錄片方式,呈現SM實踐者從戀物到愉虐的過程,鎖鏈、腳鐐、狗籠、鞭打、滴蠟、拳交、縛繩術等悉數上場。

「被迫害的囚禁者」訴說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專玩「籠飼」的被禁錮遊戲,扮演被關在狗籠裡的狗奴,在汪汪汪的狗吠聲、學狗爬行、嚼狗食、睡狗籠、舔主人的腳之中,達到被虐的享受。其中劇情穿插了3年前轟動全台的台北大學箱屍命案「虐犬事件」的部分內幕。在SM實踐者眼中,這起箱屍個案突顯台灣性教育的失敗,他們認為,這是一次SM愉虐遊戲的意外失手,而非性虐待事件,外界不應怪罪SM情慾。

「草綠色的青春夢」描述一位家住澎湖的少年,專玩軍事美學的SM類型。少年從小一聞到「草綠的男香」就異常喜悅;回憶兒童時期他跟著阿兵哥一起擠公車,每當聞到軍人身上的草汗味,他更深信「自己和軍人是一夥的」。

少年說,不管軍服有多髒、軍人體味有多臭、位階有多賤,他相信士兵是美麗的身分象徵。以前他感到焦慮時,都會穿著軍服自慰或自虐,或靠著扮演軍奴、戰犯或士兵的被虐角色,無論交互蹲跳、唱軍歌、被口頭羞辱、被拷問,或臉部被軍靴踐踏,從情境扮演中,他都得到了快感。

導演鍾得凡說,台灣已是一個多元慾望發展的社會。他認為戀物、SM情慾將會是下一波暗潮洶湧、蓄勢待發的力量。台灣的SM實踐者將凝聚發起「去汙名化」的正名運動。

[中時晚報] 台灣SM社群 同好3000(2004/04/23)

修淑芬/台北報導

台灣有多少人是SM的愛好者?一個SM網站登錄人數即有3000人,顯然人數並未如想像中少。這些SM同好來自各行各業,不分男女、不分同志或異性戀。SM實踐者指出,SM講求「軟硬體兼備」,如何學會運用道具的「技術」是精華所在,而明列常有的玩法,至少多達40種以上。

長期觀察SM文化、本身也是媒體人的黃鐵軍指出,台灣SM聊天室最早起源於某同志網站,目前有2個點閱率最高的SM聊天室,一個以同志為主,另一個以異性戀為主。自從3年前爆發台北大學箱屍命案後,SM被渲染成「性暴力事件」,曾使得網站被迫關閉數個月。

黃鐵軍指出,歐美日大城市有SM俱樂部,英國每年也都舉辦「SM Pride Month」,但台灣SM社群則還沒有SM酒吧或PUB,故難以分析SM族群的文化特性。不過,去年底他們曾在板橋舉辦過「SM多P Party」的網聚活動。

一般人印象認定SM是同志的專利,其實未然,他們之中有人是夫妻檔、情侶檔或同志,包括國中老師、大學教授、醫學院學生、媒體工作者、公務員、律師助理或心理師等,其中不乏知名人物,如某健身中心知名教練、某外籍廣播主持人、女藝人等。

具SM實踐經驗的黃鐵軍表示,道具是一種硬體,如何學會運用的技術則是軟體。SM的關鍵在挑起快感的能力。SM道具約10多種,常列玩法則有40餘種。有人專玩「戀物服裝」,像「皮革族」必須穿戴皮製的緊身褲、頸環或手環等;有人則是「橡膠族」,一遇到雨天就性慾高漲,必須穿雨衣雨鞋;「金屬族」則穿腳鐐、銬手銬、披鐵鍊等。

玩法從綑綁束縛、鞭打、滴蠟油、夾乳頭、虐肛、木乃伊、玩髒、人獸交到窒息式性愛都有,激烈程度不一。至於「導尿」或「浣腸」,在SM社群中較少被嘗試,這類玩家通常具醫學背景,將醫療用的橡膠導尿管插入尿道,有些施虐者喜歡將水注入被虐者的尿道內,或享受所謂的灌腸快感。

[中時晚報] SM族:是愉虐 非性虐(2004/04/23)

修淑芬/台北報導

台灣SM族群一直苦於沒有見光的機會,尤其3年前的「虐犬事件」更在SM社群中醞釀著後續效應。今晚首度上演的SM舞台劇《在夢裡醒著.在痛裡快樂》,就是SM實踐者去汙名化的行動開始,他們計畫展開「愉虐」的正名運動,並倡導身體的處分權。

外界形容SM情慾是「性虐待」或「性暴力」,但SM實踐者說,這是「愉虐」,遵守「安全、清醒、相互同意」三原則。在主奴關係中,兩造相互尊重,且主人要保証奴隸的安全。

SM實踐者黃鐵軍指出,SM並非以陽具為中心的性行為模式、不一定要發生性行為。玩SM要有「進出情境的能力」,它是一種性能力,有能力把伴侶帶入或帶出,過程中「如何控制力度」,是SM實踐者拿捏學習之處。

而台灣的問題就在一夜情太多了,讓SM實踐者強調的「愛的尊重」很難實現,難建立起固定的主從關係。黃鐵軍表示,玩SM要考慮玩法和個性,所以不容易找到志同道合的對象。尤其在不知道對方的精神狀態下,極易受到傷害。

「虐犬事件」是當時兩人玩窒息式性愛,過程中施虐者忘了鬆綁被虐者,導致對方休克而亡,從此SM社群開始大力倡導安全性。黃鐵軍表示,光是「綁繩子」就大有學問。人的身體不同於一般物品,若要採懸吊的掛法,就要清楚哪些關節不能綁,還有頸部不能勒太緊等,此外也不宜多條繩索串連打結在一起。

[中時晚報] 追求痛快 大男人 鎖貞操帶做性奴(2004/04/23)

修淑芬/台北報導

SM實踐者的類型之一是「鎖貞操帶」。

顧名思義可知其用法,但被鎖的不是女人,而是男人。貞操帶有透明壓克力或金屬材質,目前最新型的是塑膠質材的「cb-3000」,前端有塑膠「針刺環」,共3種尺寸。穿上後的快意來自受壓迫後的生理刺激。一位SM實踐者說,有人最高紀錄被鎖上3周。

這種玩法是2人一組,分出貞操奴和持鑰人(key-holder)。通常情侶檔為多,男的扮演被奴隸者,女友則是手握鑰匙的主控者,多不約定開鎖日,直到無法忍受為止。對於貞操奴來說,目的在體驗「被另一個人操控的感覺」,以及肉體被束縛的禁絕感。

黃鐵軍表示,曾有貞操帶的實踐者以「蜷曲籠內的畫眉鳥」來形容戴上後的感覺,不能興奮亂跳,否則前方的刺針會刺入肉體。至於該怎麼上廁所?因為尿道口被阻擋,需改採蹲姿,還要留意清潔避免感染。而且只能穿寬鬆的黃埔大內褲,就像嘻哈族穿的鬆垮褲子,走起路來是外八字。

另一類型「拳交」危險度偏高,被形容是快感的極大化,忍痛力則是其中關鍵;不分男女都可扮演拳人或拳奴的角色。拳人會戴上產科專用橡膠手套,塗抹潤滑劑,動作有一定程序,要訣在一個「慢」字,否則很容易受傷。有人進行時會吸食興奮劑,以減輕痛感,但正規的SM強調安全性,並不鼓勵這種行為。

黃鐵軍表示,曾經有人肛門被「拳爛」到脫腸、滴出腸液。一位具10年拳交經驗的台灣留學生,高中時期在海外求學時開始被學長輪拳,不到1年後肛門就被拳爛,之後出現脫腸,只要肚子一用力,腸子就會掉出來。在他肛門周圍腸壁上,可見到一些白色斑點,那是每次玩破後遺留下來的小傷口。而國外SM玩家替「脫腸」取了一個浪漫的名稱,叫做「玫瑰花苞(rosebu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