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夜姊姊的繩縛示範 (1)

第一次Munch的繩技示範教學 Model:R美眉  攝影:淫妲三代

在台灣,對於繩縛往常只能由幾個教學圖片或短片習得。偶然從友人那得到一片「志摩紫光教學光碟」反復練習後倒是綁得有模有樣。難得可以由簡至繁、一個步驟一個步驟的跟著操作,便想製作成圖文教學以供同好賞玩。我的技術尚不純熟,台灣也未曾聽聞過有繩縛教學,希望藉此拋磚引玉,與各位同好交流切磋。

一般來說,繩子都是對折使用的,這是為了增加繩子與皮膚的接觸面,接觸的面積越大,不但可以避免血液循環不良,受方也越舒適,畢竟綁完之後的節目才是正菜。攻方必須視受受方的血液循環情況做為該不該解開的參考,當皮膚的顏色變得青甚至黑,必須盡快解開,若能替受方揉捏按摩幫助循環更好。另外脖子及男性受方的下體最好不要輕易嘗試。這次十夜姊姊所使用的繩子是童軍繩,童軍繩適合初學者,取得容易、不容易因打結而解不開。繩子的中間點稱為繩頭,膠帶封起的二頭則是繩尾。

【基本式】back to top


1.這個繩結最好使用三尺的,將繩頭部分弄張成一個圈

2.朝另一邊向上反折

3.使其變成二個圈如圖

4.將它套在受方的手腕

5.調整繩子中間隔出約五、六公分的距離。這是為了讓繩子可以確實的固定使受方不易掙脫,也讓受方舒適些。

6.將繩子往受方方向拉,另手由下往上勾住繩頭後,從上往下向前拉出一個圈。

7.將繩頭穿過圈。


8.重覆第6、第7步驟。

9.注意,第二個圈要平整的由外包住第一個圈的繩結。
 

以上是很基本的二手、腳繩縛,要捉住二手距離及繩結平整流暢的感覺,應該多練習幾次,往後用到的機會也很多。

【第一式】back to top


10.將受方被綁住的二手繞到頸後方,左右分開二繩。

11.由下從手腕中間,將左右二條繩子拉出。

12.將左右二繩由外朝下往內拉。

13.繞到中間部份打個結。

14.完成圖
 

【第二式】back to top


15.讓受方將手擺放在背後,站或跪坐都無所謂,但站著模特兒會比較舒適。(圖中模特兒跪坐是為了讓拍攝順利。)

16.和基本的二手繩縛一樣,只是這次手是放在後面。

17.將繩結整理好之後,往左方拉。

18.將二條繩子從受方的左邊繞向右邊。

19.將繩結打個結。

20.完成圖。
 

【第三式】back to top

 

和基本的二手繩縛一樣,只是這次是腳,腳和手的距離差不多,攻方應該要注意二腳踝突起的骨頭部分,不要讓受方掙札時磨擦到這部位,可視情況(如穿鞋)拉長距離,距離加長的話可多加一圈繩結。


21.將二手放在二腳上,把繩子從中間拉出。

22.將繩子往右繞著受方左手腕一圈,繩子最後會停在手腕下方。

23.將繩子由受方右手腕下方繞受方右手腕一圈,最後穿過左手的繩結。

24.把繞過左手繩結的繩尾左右打開,往受方左右手手腕下方繞一圈上來。

25.二繩在手腕上面會合後打個結。

26.完成圖。
 

6/12 第一次正式Munch實況報導!

◎ 記者 拉妮亞 台北報導

是的!您現在看到的地方就是皮繩愉虐邦第一次Munch聚會的專屬網頁!這次聚會由於邦務會議delay到的關係,使得活動現場有點小混亂失序,幸好電影愛奴很快的將大家的注意力集中起來^^;;;…。很謝謝各位撥冗參加聚會,歡迎多多利用”迴響“的功能參與討論!

活動流程

13:50~14:20 入場、自我介紹
14:30~15:50 電影欣賞──愛奴 ( 80分鐘 )
16:00~17:00 BDSM交流──繩技示範教學
17:00~18:00 Tea Time:SM法律問題探討

電影「愛奴」簡介

邵氏出品,魔鬼公子提供,片長80分鐘。

武俠風唯美色情,以T/婆情慾為主線!主要情節就是個『開妓院惡少T』擄掠凌虐許多小姑娘就範,直到她愛上名字就叫“愛奴“的美少女,接下來就是一大堆讓人流鼻血之…強迫調教!!!(by 魔鬼公子)
本片豔麗奇詭,風格獨特,在香港和英國均獲得好評。劇情描述,愛奴雙親遇害而被賣入妓院,從此以美色和奇特武功報仇,最後與鴇母同歸於盡,死在紀德懷中。此結局為楚原式愛恨交錯的糾纏悲劇之典型。

特別收錄繩技示範教學講義,請至技巧全都錄十夜姊姊的繩技示範教學

六月十二日。晴。

◎ 十夜

《距表演前四十分鐘–閣樓》

 十夜:
 將白色的繩子在小惟身上纏來繞去。沒冷氣,顯得悶熱。
 小惟已是一身的汗,但他安靜溫馴的跪在地上。
 依繩子的長短依序練習了四、五個繩縛,
 全部演練完後,決定了上場的繩結及順序後,就著最後一個繩結揉弄他的身體。
 滿意的聽見禁慾一周後的微微喘息。

 小惟:
 記得那時樓上還有個女生在睡覺,
 想必我們的一舉一動盡收他看似迷濛實則清晰的睡眼裡。
 可是表演在即,主人很重視這次的表演,前一天還刻意看了一次帶子。
 小惟好榮幸能被主人綑綁,而且主人還在綑綁時臨幸小惟的身體…(羞)

《表演前十分鐘–閣樓》

 十夜:
 已經換好的黑色蕾絲吊帶襪及網襪,連身皮裙服貼,皮鞭在右左手是繩,下樓。

 小惟:
 快要表演時,主人進去換裝,
 小惟跪在門外看著主人穿好性感的裝束,
 服侍主人套上靴子,披上外套,
 內心既緊張又期待,深怕自己出錯。

《出場–二樓》

 

 十夜:
 有點緊張,高揚繩鞭。
 影片。拿小惟示範,教學。
 第二個示範(感謝L當模特兒),教學。
 玩具介紹,示範。結束退場。

 小惟:
 先放了一段教學片,
 跟著,穿著皮衣的主人示範繩子的綁法給大家看,
 
 看著主人輕鬆的運用童軍繩綁在小惟身上,
 剎那間小惟覺得自己的主人好厲害~~~
 而且主人的綑綁都會很鬆緊,
 剛好讓小惟掙脫不開卻又不會緊的產生疼痛。
 雖然時間的限制讓準備好的表演執行不到一半,
 但總算達到了預期的效果,主人也很開心的樣子。
 後來小惟被戴上狗狗的束縛具在大家面前展示,雖然有點不自在,
 可是一想到騎在小惟身上的是主人就覺得很開心,
 覺得自己真的很像寵物。

 

《表演結束–閣樓》

 微汗,視查小惟後頸的鞭傷。
 雖然他說只有點疼,愧疚,道歉,被接受。
 更衣,回到現實。

今天6/12

◎Tomdy(得原作者同意轉載自花魁異色館S_BDSM板)

今天應邀參加一個聚會,地點在比較古老的街道之中。
雖然我久住台北,但踏進這地帶時,
居然感到是如此的陌生,外加一點懷舊的情懷。
更沒想到,今天大家一起觀賞所看的影片,居然就是懷舊的電影。 ^^

到達地點,好多人早已經開始聚精會神地討論起來了,
似乎正忙於新社團的籌備工作,
我抓到躲在一旁的F大大,就開始跟他大聊起來 :P

不愧是F大,在各版中常常拜見其大作,
談吐見解果然不同凡響,讓我獲益良多。

過不久,討論告一段落,
大家也就就位做自我介紹,
有幾位上次見過的朋友這次也有過來,
所以感覺不會完全陌生。 ^^

接下來就開始播放電影了,是古裝SM片的「愛奴」,
影片中的化妝打扮與劇情,似乎年代相當久遠,
整部片子雖然武俠佔90%,
但總算還有 5%的性愛 4%的SM
以及那僅僅微薄1%的養眼鏡頭… ^^”
不過後來查詢了一下,那部片子是1972年拍的,
跟我一樣大(糟糕,洩漏年紀了… ^^” ),

不過想我國小還在講台語會罰錢以及高喊光復大陸國土的年代,
這影片能敢有這種思想,也真是相當難能可貴…
雖然這部片是香港拍的,不過那年代還在打越戰,
我想應該也沒像現在那麼開放吧…
不過古裝片化妝都長得好像,
所以我常常分不出第一女主角和第二女主角,統統搞在一起了… :P

說到這我就想到日本的卡通科學小飛俠,
它的年紀也跟我一樣大,不過裡面也早已有電腦系統以及GPS的概念,
想想我們電腦是什麼時候流行起來的,大概至少要15年後吧…
所以那時候的思想,其實也相當先進前衛呢。

「愛奴」播完之後,簡單再看一段繩縛的介紹影片,
就看到L女王換上整套的皮裝亮相了,
真是閃閃發亮,好有架勢呢。 ^^

女王接著做了個簡單的繩縛教學。

唉唉…我真是太差勁了,
連簡單的基本型也背不起來,還敢胡亂教人,果然就教錯了…
T_T 回去檢討以後要多練繩技 T_T
之後他們還練了個上半身後手繩樣子的縛法,
因為太快而且有點複雜,所以我沒有看清楚… XD
不過還蠻性感的。 ^^

就這樣,整個下午的時光迅速飛逝。
聚會成員也開始陸續回去了,
剩下有些人還繼續做一些深入討論,
看看差不多,我也就與大家道別,離開會場。
今天能見到一些之前的聚會朋友,感到非常開心。
並且也學習到一些新的想法,
希望以後也同樣能有像這樣的機會教學相長。

最後也謝謝這次聚會籌辦聯絡以及接待庶務的成員,
不好意思我沒幫到什麼忙,
辛苦你們大家了。 ^^

6/12聚會之後

◎rubyway

這次聚會我玩得很開心
也希望有照顧到新朋友們
讓他們也覺得滿愉快

最喜歡繩縛教學的部分
十夜穿起皮衣真是氣勢凌人
不過大家別太害羞啦~
互相借練習一下應該無傷大雅吧?
明明就很想試試看
卻又要保持形象 (?)
或許男生都是醬子的吧 (謎)

而最不喜歡的部分
就是白水的恐怖樓梯阿~~~
又陡又窄 走起來心驚膽跳的
我總覺得有一天我會滑下去….

最後 希望大家體貼一下小總務
大鈔真得滿不方便的耶 (笑)

6/12第一次邦務會議

◎ 小卡

2004年六月12日皮繩愉虐邦的第一次Munch。預計是下午兩點開始。有些人到的稍微早了些,因為在Munch之前,理應在中午先開邦務會議。 不過這大概也應該算是第一次邦務會議吧?上一次五月14日在Double Café(?)決定了邦名,那應該是皮繩愉虐邦的誕生會議。

六月12日的中午聚會,我算是遲到了,但是來的人還不算多。過了一陣子主辦人Rania氣喘吁吁地帶著大包小包來了,原來她為了張羅午餐與點心而跑 了好幾個地方,所以晚到了。慢慢地人就算是到齊了。於是大家一邊開會,一邊吃飯。會開到一半,參加Munch的人也來了,於是局面有點混亂,最後終於把邦 務會議開完,看了電影愛奴,也看了繩縛示範影帶,以及十夜帶領大家學習繩縛。當天來的人不少,我只有機會和部份人交談。還因為聚會現場有其他人在,所以和 那裡的人也有些互動。舊友詹小姐,聚會場地的負責人,也和大家親切地打了招呼。

對這次聚會印象最深的,算是主辦者的用心吧。除了設計節目、張羅吃喝外,在開會時,每人還發了紙筆。這次開起會議來也算頗有效率,雖然分心的事情很 多,但是還是圓滿完成了。還有一件事可見此次開會的準備完善,就是還發了一張Munch單張,介紹皮繩愉虐邦的這次聚會。影印單張上有十夜的側影(十夜穿 了同樣一套衣服出場後我才看出來)。小婕則非常盡職地傳閱這張單張(以及收錢、收集報到簽名等等工作)。以我參加過其他性少數團體聚會的經驗來說,有這種詳細規劃與準備的聚會,真是絕無僅有,從沒見過還準備節目單或說明書的。會後,我小心翼翼地把這張聚會單張保存了起來,因為我知道這是一張值得珍藏的文件。

這是拉拉雜雜的簡單記錄,有些事情已經記不起來了。人的記憶太不可靠,所以希望日後大家多作會議的記錄寫真與紀實,還希望主辦者未來考慮把參加者的id也放上來當作記錄。

「Munch」ㄅㄆㄇ

◎ Eiche

Q:什麼是「Munch」?

「Munch」這個英文字是「吃東西嚼得很大聲」的意思。近年來,此字被用於稱呼一種半正式的團體聚會:有東西吃,氣氛輕鬆,壓力不大,不用太緊張,只是理念相近或有共同興趣的人們碰個面聊聊。

Q:啥啊,那不就是「網聚」?

差不多啦。網路上開始用起這個字,一說是「Meet」和「Lunch」兩個字組在一起——也就是見面吃午餐(Meet for Lunch):有很多 munch 的時間安排在星期六下午,因為星期六有不少人會睡到中午才起床,到了 munch 舉辦的時間,剛好也差不多肚子餓了,就去聚會大吃大嚼一番。

Q:BDSM 社群的「網聚」有什麼特別的嗎?

除了鴻門宴,基本上一邊吃吃喝喝一邊聊天,有助放鬆心情,增加談興;在 BDSM 社群,「Munch」就是藉著飲食談笑的輕鬆氣氛,讓無論是對 BDSM 好奇的人、新開始的人與有經驗的人,能比較自在地聚在一起,互相認識,交換經驗。

Q:就這樣而已?

其實也不盡然,不過「Munch」基本上不是玩樂性質的私人聚會,而是半開放的聯誼活動,所以想看熱鬧的人可能要失望了,在 Munch通常不會看到什麼特別「有看頭」的,比較有經驗的人不會刻意披掛自己的行頭出席這樣的場合,大家都穿得「粉正常」。

Q:「皮繩愉虐邦」的「Munch」也是這樣嗎?

關於這一點,本邦負責搞神秘的謠指部會持續進行新企畫,敬請期待。

Q:誰可以參加皮繩愉虐邦舉辦的 Munch?

由於聚會主要話題涉及成人性行為,皮繩愉虐邦舉辦的 Munch 採成人模式,參加者首先必須年滿十八歲以上。如果您的年齡未滿十八歲,請先告知,我們會另外安排合適的場地與活動。

Q:我只是個好奇寶寶,可以參加嗎?

如前所述,如果您還是個寶寶,但是又很想參加,請先告知我們。如果您的意思是指對皮繩愉虐邦感到好奇、但又不很瞭解,那麼來參加 Munch 就走對地方了。

拉妮亞的服侍系小maid日記 第零號

㊣魔鬼公子的甜蜜小宮女拉妮亞

小貓尾高塔曆零零零肆年五月22日晚上至23日清晨

事情發生在天公作美沒下雨的23號夜晚。

一直很羨慕Linda能獲得公子”青睞”,後來意外獲得公子的邀請,能夠跟Linda一起去見公子,rania感到受寵若驚。懷著有點忐忑的心來到約定的地點,見到作輕便打扮的公子時還有點緊張,後來因為公子的親切問候、店裡的歡樂氣氛、酒精的催化…等等,漸漸安心下來。

rania點了海鮮千層麵和巴黎雪兒。焗烤的千層麵料多實在,rania吃得很開心;雪兒口感很好又不至於醉。結果,rania就忘形地喝了兩口Linda點的夏波檸檬啤酒。酒剛入口,就開始有點頭暈、有點頭痛,又很口渴。公子跟Linda的聲音突然變得好遠好遠……@@。公子很敏銳地發現了這個事實,當時rania還懷疑著,自己是否真的”茫”得這麼明顯@@?

後來,風韻十足的老闆娘貼心地送來檸檬水,大概是喝了酒的關係,即使已經灌了第三杯水…,rania還是熱到受不了,最後,把身上已經薄到不行的黑色小外套脫掉,露出雖然已經很舊還受到公子誇獎的桃紅色細肩帶(小桃紅真是rania的幸運小可愛呀~~)。微醺的rania將手放在胸前在趴在桌上時,公子又誇獎rania這樣也頗養眼的。一直受到公子的誇獎,rania一方面高興的不知如何是好~一方面害怕自己會因此得意忘形、不知分寸。一直在心中告訴自己要更加注意自己的言行才行。

眼看時間差不多了,公子提議回到小貓尾高塔玩。從店裡步行回到公子的小貓尾高塔,一進屋子,第一個感覺就是明亮、整潔、寬敞、舒適,感覺公子過著一種很有質感的生活。「果然由英式管家所一手打理的雅緻居所呀!」rania對Linda這麼讚嘆著。

首先公子就要為我們引見公子的Precious–小貓魔神。不過,小貓把自己關在公子的床下不肯出來,似乎真的是在生氣公子出門太久了呢!後來rania跟Linda進到公子的房間,rania趴在床邊低下身子與小貓四目相對,黑暗中那晶亮的雙眼似乎在打量著rania,於是rania也不大敢亂動就讓小貓這樣看著自己。

那時候心裡頗擔心的,因為…其實rania一直覺得自己應該是狗@@a….?而心裡其實很害怕小貓看出這一點(汗)。其實不知道是我不習慣小貓還是小貓不習慣我,因為從小到大就覺得貓咪很莫測高深的。尤其是公子的小貓魔神,連公子都如此紆尊降貴的呵護小貓,rania更是想著自己該如何取悅小貓呢?

由於小貓還是不肯出來所以我們就隨著公子回到了客廳。老實說,rania在公子面前就會不由自主的開始甜蜜的肅穆了起來,那是一種很marvelous的氛圍。沒有辦法控制自己想變成那個樣子或著不變成那個樣子,一切是自然而然的。Linda說那是一種渾然天成的肉欲,我把它當成是一種誇獎^^。

我想這露骨的渴望公子和Linda都發現了。於是公子就指示rania可以玩玩紙拖把,rania懷著開心又戒慎恐懼的心情開始做著女佣做的事情,邊用紙拖把清理其實已經很乾淨的磁磚地板,邊在腦袋裡開心的幻想著公子正在招待客人,而rania是專心做事的小女佣^^。清理地板以後又陸續洗洗碗盤、幫小貓換水、在冰水瓶裡添水…等等。rania做得很開心,也很感謝公子的細心指點與寬容,讓rania不至於過於緊張。

其實rania覺得自己比較適合也比較喜歡站在旁邊伺候的,覺得那個時候和公子還有Linda平起平坐,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後來公子讓rania坐在地上就覺得好安心。

後來小貓魔神從床底下出來了公子把小貓抱出來和我們見面,我可以感覺到公子所說的小貓的狐疑。一直很擔心自己沒辦法討小貓的喜歡,在小貓用手掌碰觸著自己的胸部時,rania懷著一種接受面試?的心情。假如能獲得小貓的歡心,那麼也許就增加rania服侍公子和小貓的機會了^^。

一定要說的是小貓魔神的手真的好神正中紅心^^;;;;。小貓魔神先摸摸Linda的ㄋㄟㄋㄟ再按按rania的。rania有一種屏氣凝神挺起胸膛接受小貓”檢查”的感覺,只差沒有自己用雙手把胸部捧高了(汗)。後來好像是Linda的笑聲惹怒了尊貴的小貓魔神,小貓真的是「噴著氣」掙脫公子的懷抱,真的有點被嚇到呢[email protected]@。

接著又在客廳聊了會兒等到公子沐浴更衣完,然後進來房間去陪又跑到床底下的小貓。當rania彎下腰趴在地上陪著小貓的時候,公子的手輕撫著rania的頭髮臉龐身體….。rania覺得非常的安心和榮耀,隱藏深處的渴望也漸漸探出頭來,後來就在公子的指示下往前靠到公子身邊。

公子拿出掛在牆上的粉紅色絨毛手銬。公子細心的解說:這手銬其實是情趣用品,很容易可以解開。那時rania心裡只想著要戴上手銬而已,壓根沒想到解開不解開的問題。戴上手銬以後,rania的姿勢就是屈膝跪在有著浪漫白色帷幕的床下,雙手伸直臉靠在床尾摺疊整齊的深粉紅色被子上。

此時rania感覺先前在客廳累積的興奮轉成了性奮,公子的手滑到了哪裡快感便到哪裡。(亂入)而這時候Linda的手也”很不安份”的在我尾椎遊移著(羞),事後LINDA竟然說她是在”安撫”我。oh my Satan….此時任何有意無意的碰觸,都只會讓rania感覺全身的毛細孔都在噴氣啊…!!!!!就是渾身發燙…!!!!!

公子撫摸著rania的肩頸和背。然後將rania的黑色絲質小蛋糕裙掀了起來,露出裡面的絲襪跟小褲褲,撫摸著層層包裹著但仍敏感到不行的rania的私處。rania趴在床上有時忍不住會嘆氣或呻吟出來,迷糊中還記得公子誇了句rania的裝扮很古典????公子像是留著長髮倜儻風流的壞壞太子爺,而rania是被皇阿哥帶回寢宮裡調戲、調教的甜蜜小宮女,Linda呢@@就是好奇愛玩的大格格。

後來公子拿來了傳說中的蝴蝶,是可愛的粉紅色,配上黑色的帶子真是說不出來的淫邪啊!當蝴蝶貼上rania的下體時,那說強不強、說弱又很有感覺的震動很熟悉。不一樣的是如公子所說「清宮荒淫質感的一夜」的氣氛,rania可以沉浸在裡面,不用靠罵自己或學狗叫來獲得性快感,這就是幸福感的來源之一。

這次有點短卻有豪華感官刺激的play,結束在rania稍微緊繃、輕輕顫動的軀體,此時rania心中還在為了鞭子沒有出現而感到有點小遺憾呢!不過rania並不感到著急,就如Linda所說的只要公子喜歡就會再約rania的^^…。

聊天中公子曾問rania究竟最怕什麼,當時rania回答是:被主人罵。我想這是當時所能想到的最真心的答案!rania也怕痛,只是對於不是太痛的痛已經被訓練到可以有快感@@。內心其實是希望被鞭打到哭,可是又會害怕@@~

所以對於rania而言,被打到哭,到底是懲罰、還是獎賞,是很模糊不清的。喜歡的就是居於卑下的地位甚至當眾或是私下被打巴掌被羞辱等感覺!後來想想,其實喜歡的跟害怕的看起來都是差不多的事,只是害怕惹主人生氣是說那種「真正的」生氣。有時候連主人生氣,都有那種不知道在性奮什麼的時候,真的覺得很錯亂且懊惱呢!現在想想分不清楚什麼時候該性奮、什麼時候一點也不該高興,應該和對方的控制力量不足有關係??

當公子提到”調訓”的時候,rania就想到調應該就是「調教」的意思。調教一般而言指的是比較性意味的遊戲,是被動服從的性奴隸的部分;而訓練就是教會rania平常或是閨房樂趣中該怎麼服侍、取悅,是主動服侍的小女佣的部分。rania自己對於「訓練」這個詞特別的敏感,很喜歡^^。總之,rania感覺公子用”調訓”而不要”調教”很是make sense。

rania的理想是做個稱職的宮女^^。為了朝理想邁進,即使受到嚴厲的要求也不害怕,甚至是喜歡那份緊張的感覺的…。就算沒有命令,只是站在一旁,也是感到很高興的。若有機會接受公子的調訓,學著怎麼伺候公子,那這樣就是美夢成真了呀。不過,內心又不時浮現著怕有點野生動物的自己「不是那塊料」而惹公子不高興的一些小小擔心@@…。所以,rania覺得能夠偶爾去打掃公子的小貓尾高塔讓小貓尾高塔、陪陪小貓就已經幸福到不行了。公子現在對rania真的很寬容很鼓勵,讓rania覺得自己是被疼寵的小女孩,rania感到榮幸受寵若驚也很快樂滿足~^^~。

除了以上rania的”親身體驗”之外,11個小時中公子、Linda還有rania聊了許多。有些是rania以前的事,有些是皮繩愉虐邦邦務,有更多更多是rania還不懂的事。rania很願意學習也很感謝公子耐心的解說與包容。雖然很努力想聽懂公子的解說,還是一知半解,所以rania深深覺得自己該多看點書才行。公子不只一次鼓勵rania要好好做網站,rania真的很高興自己能為這個社群所用,並且將來也許能為公子所”用”!總之真是太開心的一次”約會”了~^^~

暴露、淫猥與女體快感

台灣立報 2003/10/21 新兩性
◎淫妲三代

「或許在我的潛意識裡,非哺乳類的動物層次比較低,所以藉由非哺乳性生物與女人交媾,就能夠貶低女性的地位價值,我才會興奮!」

不久前在網路電子佈告欄成人區塊裡面的SM板上看到的一段男生自述,「要把她貶為物,或者比物更低的地步,才會亢奮。」的性幻想模態。常常要求政府管制色情的女性主義者們想必會很高興聽到這段話,男人很邪惡、就如同色情必然很邪惡,而女人總是被強暴、並且必然柔弱驚惶──男人性好攻擊女人,而且女人的敵人必然是男人(或與男人相關的色情想像)。

「不要人家教,我就知道了,從我第一次會上網逛色情網站我就知道只有女人被虐的畫面或文字描述才能引起我的興趣,一般的、惟美的性愛畫面根本吸引不了我。」

如果這些女性主義者們知道,這是一位大學女生在我央求與她私下聊天、談及她接受「虐戀」性愛的過程時所作的自述,想必會更加怒不可遏,然而這樣的憤怒卻不見得都會使她們願意嚴肅的面對這當中可能的矛盾與矛盾出現的原因。女性主義者珊卓˙巴特齊( Sandra Bartky)在一個關於各種「女性特質」的研究裡,便指出所有女性特質的演作:包括女人日常生活的美貌實踐、被訓練出來的精準「女性儀態」甚至是諸多女性都經歷過的強暴幻想本身,都淵源於「羞恥感」──這項典型的女性情緒。

羞恥感是「典型的」女性情緒!或者換句話說,羞恥感就是「女性特質」的原型。這令人想起在東亞系統裡最常見的 S/M橋段,所謂「羞恥調教」,男人對女性羞恥幻想的極端發揮、對女性羞恥景象的夢般著迷,則不就活脫脫是我們所處的性別社會裡(恕我不用「父權社會」這個已經被熟悉到幾乎喪失了批判力,且也不再容易引起更多思考的字眼)的「女性拜物教」──對女性特質的崇拜極致?

也許就如同生活裡我們不時會聽到成年男性的兒時憶往,小的時候特調皮或者脾氣特壞的男性同學怎麼在被打被罰之後,整治那凶悍的數學女老師?(尤其是氣質年輕、喜歡穿裙子的那種)偷看她內褲、讓她出糗、寫情書惡整她、讓她哭;或者這些男同學們如何的著迷於掀女同學裙子(最好是功課好的、總是穿著整齊的那種女同學)、偷看她們換衣服再大聲張揚剛剛看到的那些景象;也許還可以連上新聞不時報導的公車偷窺、廁所偷拍、女更衣室的色情狂,這些男性行為的集體性或驚人的重複模型總該有些奚翹、有些值得推敲琢磨之處。妳說這些男人全都憎恨女人那就太誇張的頭腦簡單了,小時後男生最喜歡欺負哪些女生?不都是他們偷偷喜歡著又不敢講的那種小女生嗎?

關於偷窺或偷拍的犯罪行為,當被太過直接的理解為「侵犯隱私權」的犯罪型態時,就會讓我們失去了更多的觀照面向,諸如「偷窺」怎樣在沒有任何實質傷害(連「名譽損失」都稱不太上)的情形下成立為一種犯罪行為?就像在諸多 S/M故事中的固定橋段裡,男人對女人的「羞辱」總表現為一個不斷提醒反覆告知她「妳正在被羞辱」的情緒演作,「辛苦的建造再打破」──辛苦的建造一個「受辱者」對羞辱情境的認知與情緒抗拒,然後才能順利的「進行」關於羞辱的快感;多麼類同於我們動用了一整個文化教養來教導女孩子建立起一套靈敏的「惜肉如金」的羞恥感,再動用一切策劃犯罪的精密心智,來促發那尖銳的羞恥,打擊它、讓它痛、讓它瞬間長大到令我們驚歎的地步。

話說回來,一個明明白白的貶抑行為如何不導向真正的貶抑而導向「崇拜」,聽上去無論如何都有些弔詭狡辯的味道,那麼讓我們擱置這些關於「淫猥與崇高」的詭譎玄思,回到淫猥與羞辱的問題:「色情」究竟在什麼意義下會是羞辱女人的?我想到我一個學弟就曾經天真坦白著一張臉告訴我:「因為我很~喜歡女人,所以我當然喜歡看 A片啊。」──而如果侵害並不必然源自於憎恨或攻擊的情緒(要說偷窺女人的男人們是因為恨這些女人,那就真的太說不過去了)、甚至羞辱也不必然導向「真正的疼痛」(如同我們在文章初始所引用的女大學生自述),那麼對於色情女體與消費女體的男性主體,則就真的可能會有除了「男人為何憎恨女人」的發問方式之外,更有趣的理解途徑。所謂痛快、快感與痛,或者崇拜與恨的臨界點之模糊逸散的可能性,或也可以給我們的感官世界更多冒險的勇氣──甚而,整個關於性騷擾、關於色情如何挾父權凝視的物化眼神羞辱女性的諸般揭露與惡恨譴責,也許就正好當作我們生產快感的材料,而不會再是這些嚴肅的論述本身自以為的樣子了呢。

—-
引用部分已徵得原發文者同意.

我們已正式進入[後火車時代],
讓我們宣告[火鍋已死],
而燕餃魚餃湯圓肉丸其實並不存在,
那只是我們的詮釋,與詮釋的想像罷了.
摘自 蹂躪巴特(Rolling Butter) 愛人碎碎念

定義BDSM:探究成年人類的性慾與生活風格

原文出處為 http://www.teramis.com/kink/bdsm/bdsm1.html
◎Eiche 私譯

人們採取的異類(Kink)生活形式堪稱五花八門,不過這些形式有個共通之處:任何活動都發生於兩個彼此知情同意的成年人身上。與一般制式想像相反,SM或BDSM並不包括、也不容許性侵害,另外,這些活動也未必涉及性交,BDSM的邊界線並不單單由有沒有性交來劃定。這篇文章要談談BDSM是什麼,以及不是什麼(私譯註:「不是什麼」部分未譯出)。

BDSM是什麼

BDSM:總稱

BDSM是集數個片語的首字母而成的一個語彙:綁縛(bondage)與調教(discipline),支配(dominance)與臣服(submission),施虐(sadism)與受虐(masochism)。這些名詞成形於90年代中期網際網路的新聞討論串,很快就變成了總稱各種異類活動(這些活動和傳統定義的SM可能有關係也可能沒有)的標語。

沒有那個總稱能夠理想地涵蓋整體的wiitwd(What It Is That We Do,縮寫為WIITWD,表示「這是我們意欲的行為」)。比方說,「BDSM」這個詞彙就沒有直接談到戀物(fetish)族群的愛好,不過近年來這個語詞在美國已經成為指「選擇非主流生活形式的人」的一般用語,當一個人自我認同是「BDSM人」,未必代表這個人就是喜歡BDSM 這個總稱語詞所指涉的一切活動。

要理解一個人究竟屬於哪一種類的異類族群,妳必須與她們對話。有些人會堅稱自己是「SM人」,即使嚴格來說,她們的愛好和施虐/受虐注重的那種官能導向的玩法實在沒啥關係。「BDSM」和「SM」常常是可以互換使用的詞,這些詞通常是用以描述一個人的異類活動偏好,而或許如何區分和界定,也是一個人處於BDSM社群裡最大的困擾。

到底這些變態是誰?

金賽性學研究報告指出,至少百分之5到10的美國成年人偶爾涉及SM活動,國家性自由聯盟在她們的網站上如是說:「用不著害怕玩SM的人,SM人包括醫師、律師、教師、建築工人、秘書,以及妳所能想像的一切人。」

作為一個特定族群,這些異類還沒有像其餘性少數族群一樣被深入研究,不過有越來越多的精神分析學家、性科學家、和社會學家在研究固定參與BDSM活動的人,社會學家Gini Graham Scott在她的著作《愛慾的力量》(Erotic Power)裡作出觀察,「有非常廣泛、各種各樣不同性癖好的人,都同樣參與施虐受虐活動,她們的背景、活動與態度都大相逕庭,完全不符合社會制式看法——將施虐受虐視為暴力、危害的形式、或精神不穩定、想傷害別人或自己的傷害罪行。這個社群裡的人都很清明、理智、可敬、或者至少也是正常人,所以,和大眾印象不同,這是一個溫暖、親切並互相支援的社群。」

Safe,Sane,Consensual:安全,理智,知情同意

在1983年,「安全,理智,知情同意」的口號首先由紐約男同性戀SM協會(GMSMA)一名男飛行員提出,用以描述自我認同為SM人的族群所涉及的活動,這一片語立即廣泛被採用,因為它精準地捕捉到BDSM互動的特定定義,人們會自我教育要注意安全,區分想像與現實的差異,並且彼此協定,互相知情同意所要進行的活動。SSC從未試圖讓自己成為場景行為裡的教條化標竿,不如說,它反映了成年人對自身行為負責的哲學,關於安全與風險,成年人憑常識作出選擇,並且是出於自身意願的。

Sadomasochism:施虐/受虐慾

「SM」曾經是唯一用以表示「這是我們意欲的行為」的慣用語,不過最近異類語言(language of kink)變得更為多樣化,所以它的意義也有所不同,在傳統用法中,「施虐者」(Sadist)一詞意指一個從施加痛楚中獲得性快感的人,而「受虐者」(Masochist)則是指一個從身受痛楚中獲得性快感的人。在晚近的用法中,「SM」是個泛用的詞彙,涵括一切官能遊戲的廣泛光譜,例如:一個人對其玩伴施加官能刺激活動的任何互動。

在SM中,行動者稱為「主控方」(top),而處於被動位置者稱為「受制方」(bottom),兩造之間的活動可能涉及痛楚,也可能沒有,可能是性感的,也可能沒有——然而,是相當自願的,感官刺激(無論那是什麼)至少會帶來某種程度的性愛刺激感,例如,輕輕地以羽毛觸及一個人的皮膚就是SM的刺激玩法,接著可能就是在胸部用冰塊,或者滴蠟,或者搔癢、拍擊或鞭打,SM的範圍從輕微、無害的感官刺激,到最強烈的都有——當然,完全基於身處戲局中玩伴的互相同意。

美國精神病學協會已定義SM是一種健康的性慾表達形式,社會學家Weinberg與Kamel說明「絕大部分SM涉及的痛楚很少,不如說,許多施/受虐者喜愛的活動,像是語言羞辱或侵害、變裝、綁縛、輕微拍擊不嚴重不適的部位,都包括在內,諸如此類。通常是無助、從屬於另一者的意志之下的觀念激起性慾…」或者如同Havelock Ellis的觀察:「施/受虐慾的本質並不那麼在於一個人感受的強烈痛楚——情緒上的,大過肉體上的。」

Dominance and Submission:支配與臣服

支配與臣服,或者通常稱為D/s,是關於精神的控制,在D/s中施加控制的一方稱為「支配者」(dominant)受控制的一方稱為「臣服者」(submissive),雙方溝通控制的程度與限制,一個不願意的人是不可能臣服的,但是臣服可以是雙方溝通過的權力交換的一部份。

SM和D/s是全然不同的玩法:一個人可能玩D/s而從來沒有經驗到痛楚或任何官能刺激,這些形式並不必然要混合在一起,雖然它們常常被混為一談。SM通常涉及某些程度的D/s,而D/s也常涉及某些程度的SM。

SM活動主要是「場景」(scene)或有限的接觸,D/s可能僅是場景進入日常生活的延伸,基於持續關係的基礎,D/s可以是一個愛戀中成年人關係的活躍互動方式,基於對誰擁有權威和權力、誰臣服於誰的明確同意;許多一般(非異類)關係碰觸到D/s的核心,不過這些關係中人並沒有像D/s人那樣地意識到、在意著或者互相溝通。當如同在BDSM社群中一般地進行溝通和知情同意,D/s雙方都有權力依照彼此的意願去型塑關係,有許多不同的D/s關係,對她們來說,支配者擁有多少控制權,臣服者維持或放棄多少自主性,就這些議題相互溝通則是很尋常的。

Master/slave:主/奴關係

主奴關係堪稱D/s關係的極致形式。臣服者還可以保持其生活的某些自我控制,對奴隸來說,沒這回事。這種關係基於同意「絕對的控制與順從關係」,24/7全面執行。

「奴隸」這個詞受到許多指控。很多人在D/s關係中使用這個詞來產生性愛刺激感(「我想成為您的愛奴,主人!」),但在此我要以更嚴格的定義方式來使用這個詞。當我說到「奴隸」的時候,我指的是「自願為奴隸」(consensual slavery),這是非常獨特的形式。我認為在臣服者與奴隸之間有明確的區分,最重要的是,奴隸無關乎臣服(submission),而是關乎順從(obedience),據我的經驗,奴隸並不是「破格的臣服者」,而是完全不同的存在,在D/s領域中傳統被認可的臣服行為,可能對奴隸反倒是行不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