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 63

◎夏慕聰

費了一把力氣像抱一隻狗般將大隻幼犬的你放到地上。命令你在我面前呈坐姿,抬頭挺胸,前肢就定位,足趾踩地,亮足弓。「李軍忠,李軍忠。」額頭貼著額頭,我笑著。「李軍忠,辛苦你了。」你沒有反應,猶如人的靈魂還困在狗的身體裏。「還想當狗啊?」  

「汪⋯⋯」你很自然的從自己口中吠了一聲。

我雙手捏著你的臉頰,再抓起你的手揉著。 「還汪勒!」我拍了拍你的臉頰。  

「⋯⋯我⋯⋯」你彷彿有些困惑著。我開始捏捏拍拍你的肩膀、手臂、胸膛、屁股、大腿、小腿。你動著你的手臂跟腿。你緩緩的從地板上用雙腿站起。

「甩甩腿吧。」看著你抬腿甩動,你兩腿之間還插在屁股上的尾巴跟著甩動。我忍不住地笑了出來。

「我怎麼了?」你狐疑地看著我仍繼續動作。屁股上的狗尾巴隨之晃動。  

「過來。趴在我腿上。」你疑惑的趴在我的大腿上。我調整著你的姿勢,扳開你的雙臀,把玩著那根還屹立搖晃的狗尾巴。看著我的你的臉還羞澀通紅。「狗尾巴還在你屁股裏。」你被提醒著自己屁股還插著一根本不屬於你的義肢。我一說完話,狗尾巴順勢被我拔出你體內。無預警的疼痛,使你唉了聲,挪了身,企圖逃離,我壓制著你,手指頭揉著你綻放未合的肛門口,我的食指在屁眼還未密合前,可以空進空出。「你很喜歡這樣子!喜歡被我玩屁眼噢。」我開懷的笑著,你卻絲毫不知如何回應。我拍了拍那兩團還留著調教時杖打痕跡的屁股肉,示意你起身。

「站好。立正。」我發號著命令,讓你在我面前赤裸立正。

現在是你這個男人成為一隻軍犬的授階儀式。炯炯有神的雙眼對看,你很自然的舉手敬禮。在我回禮後命令你稍息。

你雙腿張開,再用力合併,用力吶喊著:「謝謝主人調教。」這些都是不需要言語的主奴默契。

「你很努力。彎下腰來。」我取出了藏在沙發一角,準備好的項鍊與狗牌腰,在你脖子上套上。「狗牌。上面寫著dt我的名字,下面一排數字,前六個是我在SM網站的會員編號,後六碼是你的。」

這是你的狗牌,證明你經過我的調教,成為一條訓練有素的軍犬。  

我們離開這裏離開訓練場域、調教情境,找了間咖啡廳坐下。聊聊這二十四小時來的感覺。「還想被我調教嗎?」我問。 即使我知道答案,我仍然想聽到你的回答。

「主人,我是您的軍犬。」

dt 62

◎夏慕聰

我從你口中接下了內褲球,那團白褲已經渾然濕透,正如你的肉體般汗水淋漓晶瑩濕潤。我放起了影碟:「還是要跟真正的狗取經,才會更像狗。」你睜著小狗眼,乖乖在我身邊蜷曲,觀看著。我一邊持著破損廢棄的浴巾擦著你的身體,一邊看著我已經倒背如流的影片。

中午以前,我抽空將側拍的檔案存進銀色蘋果內,剪了其中一段影片音檔置換了鬧鐘原先的音樂。換了一顆精液內褲球丟給你玩耍後,我便準備起了午餐。飢腸轆轆的你,看見我在你的狗盆內堆上炒飯,你便口

水直流,直蹭著我的雙腳,感覺你在討拍,要趕快得到我的允許。「不錯。」看著你興奮地翹著屁股,搖晃著狗尾巴,埋首在狗盆內,那畫面真好看,配著自己的午餐,真是加倍美味。你的行為舉止模式愈來愈像狗了,這也真的是訓練成果。

午後,我決定在沙發上小睏,放鬆一下自己緊繃的神經。距離調教時間結束剩無多時,這場調教是你的,也是我的。精神與肉體都是場考驗。「上來。」我讓你跳上沙發。狗奴或者狗狗(人型犬)未經允許,是不能使用人類傢俱的。雖然跳躍的姿勢有點醜,這以後還有的是時間,再慢慢磨,只要你還想來當狗。客廳天花板的吊扇咑咑轉著,我的手在你的狗屁股上拍著,直到我們都睡去。

客廳裏的環場喇叭傳來了狗吠聲,是調教時間結束。你驚醒,左顧右盼,卻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會突然有狗吠,哪裏來的狗,彷彿自己的地盤要被入侵。「聽不出來啊?」你恍然大悟,犬吠聲是自己的,你忽然害羞得蹭起我的大腿,把頭埋著,耳朵卻張著,你得聽完這段自己的狗吠聲響。「二十四小時囉。」

dt 61

◎夏慕聰

我捲了你在軍中的一條夢遺內褲成了一顆球,你睜著眼睛看著那顆精液內褲球在我手中,我恣意地隨手一丟,你便撲了上去,在地板上低頭張開嘴巴,毫無猶豫地咬了回來。我摸了摸你的頭,從你嘴裏拿出再扔了出去。看著你俯身再銜著。那搖晃的狗尾巴,正在你的臀肉間,雙腿胯下低垂的狗屌狗卵,那部位真是好看,人型犬与狗型犬毫無差別,只有屁股肛門,一隻外露,一隻得靠肛門才能擁有尾巴。這也就是你。你再將精液內褲球置回我手中。你享受著被摸頭的鼓勵。我再擲出,你知道丟撿遊戲,你享樂其中感受,你渴望被摸頭被稱讚。精液內褲球在這室內四處跟我手中來回,整顆球都快被你的口水沾濕,你跑過去咬回來,來來回回。

往沙發椅角丟,你如果不小心,精液內褲球便滾進椅子底下。看你困惑傷腦筋的模樣,再看到你翹著屁股,費盡好大番力氣,頭用力擠進狹小空間,有時候嗚嗚叫著擠不進去。那畫面真可愛。擔心著太用力而讓沙發椅整張翻過去,不用點力又無法進去。前肢又被束縛,無法使用手掌將球抓出,你好困擾,你不時地回頭望著我,用小狗眼睛求救著。

從單人沙發椅起身前去幫你,手伸進沙發底下,將那顆精液內褲球勾出。手機聲響起,我用力將球丟得更遠讓你奔去接起。是阿司來電,不知道有什麼事。「嘿,你在幹嘛?」「我正在訓練我的軍犬。幹嘛?」

「我現在沒有趴體形象的靈感,我需要找人聊聊⋯⋯我可以側拍一些你訓犬的照片嘛?由訓犬區版主擔當形象,最適合不過了。我現在可以過去找你?」

「⋯⋯要過來?」「對啊,你的狗隨便拍都好看啦。」

「下次吧,現在還不夠像,下次一定會讓你看見訓練的結果。」在我講電話中,你咬起了沾濕口水的球回來討拍。我撫摸著你的頭、臉,掛斷電話。「有人想過來看你唷。不過我要他下次再過來看成果。」既然決定當狗了,向人展示你的這副德性,是多麼理所當然。「害怕啊?」你的狗屌垂涎欲滴,是恐懼是興奮是渴望著裸露曝漏。「這樣怎麼行?訓犬區的趴體會有更多人呢。乖,你是隻優秀的軍犬。」

《軍犬》勇奪女性影展金獎 多元情慾SM全都來

CTWANT 黃郁涵
2019年10月11日 下午2:47

由演員姚淳耀所主演的《軍犬》講述多元情慾SM議題,獲得女性影展金獎。(圖/台灣女性影像學會提供,下同)

第26屆台灣國際女性影展頒獎典禮於昨日(10/10)於光點華山電影館順利落幕,今年最大獎由王品文導演的《軍犬》風光奪下,抱走銀獎的則是郭冠伶導演的《泳隊》和另一部動畫作品《房裡的海》。由演員姚淳耀所主演的《軍犬》是改編自BDSM圈(BDSM描述一些與虐戀相關的人類性行為模式)的經典小說作品,以精準的敘事、精心的場面調度和高度原創性的電影語彙描述多元的情慾模樣,擄獲評審的心,是女性影展中少見以男男關係為主題的金獎作品。

獲得銀獎的電影《泳隊》,故事描述兩位泳隊女孩在邁入青春期後逐漸曖昧的友情,評審特別讚賞其細緻的人物刻畫及表現。導演郭冠伶發表得獎感言提及:「雖然台灣同婚剛過,但法律跟人民還是有一大段差距,所以身為創作者還是要努力,希望藉由作品,讓大家更關注小朋友在邁入青春期時,對於自己身體的性別探索。」

電影《泳隊》描述兩位女孩在青春時逐漸曖昧模糊的感情,獲得女性影展銀獎。

另一名銀獎作品是動畫片《房裡的海》,評審盛讚薛芳沂導演以動畫的媒介發揮了電影不能做到的事情,作品細緻描繪性暴力即將到來的狀態,力道直擊人心!《房裡的海》製片何畇蓁表示,希望透過這個機會讓大家更關心性侵的議題。

另一方面,陳怡聞導演與洪嘉彣的動畫短片《劉》則獲頒性別意識特別獎。評審團特別提及獎共有兩名,分別是隋淑芬導演的《帶媽媽出去玩》、及黃勻弦和蔡易錦導演的《當一個人》。《帶媽媽出去玩》深刻刻畫了弱勢家庭的無奈及壓力,也點出了長照這個急需關注的議題。電影《當 一個人》關注的也是年長者的日常,曾榮獲金馬獎最佳動畫短片,此次又以純熟的技巧和對於台灣的人文關懷,獲得評審青睞。

動畫片《房裡的海》講述性暴力議題,獲得女性影展銀獎。
王品文導演所執導的《軍犬》獲得女性影展首獎金獎。

[Giloo紀實影音] 《愉虐祕境》:踰越規範的性快感

性愛往往乏味,多數人終其一生複製著常態性交模式。當中最無趣的,莫過於異性戀常態下為了繁衍後代的男女陰道交。其實性應當是複雜有趣的,而性愉虐創造了種種可能;藉著開發皮膚表裡層的快感區域,愉虐性愛擺脫以生殖基礎為前提的乏味性交公式。

Ruckert結合藝術身體展演與存在主義思辨,讓人們拋棄道德桎梏,打破公共場所對於行為表達的框架限制。

成人遊樂場

憑藉內斂靜謐的攝影鏡頭,Paola Calvo執導的《愉虐秘境》帶領觀眾一窺「Schwelle 7」——由編舞家Felix Ruckert創辦的身體展演空間。這是由精神延伸至性愛,與探索身體、暴力實踐的場域。電影中,參與者們與Ruckert暢談哲思理念與情慾想像,並實踐身體從冥想到性狂歡的歷程。位於德國柏林的「Schwelle 7」究竟是什麼?以文字來描述顯得抽象。簡單地說,它是成人的遊樂場,參與者通過性與角色扮演獲得樂趣,經由痛楚與傷害去兌換前所未有的愉悅。

劇中受訪者曾形容「Schwelle 7」宛如魔法,召喚出隔絕常態現實的親密空間。Ruckert結合藝術身體展演與存在主義思辨,讓人們拋棄道德桎梏,打破公共場所對於行為表達的框架限制。其中參與實踐的邊緣性慾,包含:繩縛、穿刺、著乳膠衣、滴蠟刀割、主奴調教、水蛭吸血等概括BDSM範疇的行為;更甚者,還有各種性器官探索:如撥弄陰唇介紹快感來源、手指插入肛門摸索前列腺、群交愛撫等。透過這些實驗,參與者踰越規範而產生快感。

參與者們與Ruckert暢談哲思理念與情慾想像,並實踐身體從冥想到性狂歡的歷程

聚焦情感傳遞的導演

委內瑞拉出生的Paola Calvo原是平面攝影師。她對於影像敘事懷抱強大熱忱,以致前往柏林的德國電影電視學院研習紀錄片製作。《愉虐秘境》是她首部執導長片。起初她從未踏入過類似情慾空間,直至朋友強烈建議下造訪Xplore柏林慾望藝術節。她在一個「Schwelle 7」的工作坊體驗裸身爬行膝蓋活動中,體驗到未曾享受的愉悅與尊重。過往偏見在那時候消弭,她遂決定以此為題拍攝。

電影在拍攝初期曾遭遇困難,攝影團隊因人數成為障礙。導演最後決定獨自手持攝影機,像小貓般三不五時自己跑去劇場,時程長達兩年。依據主題可想見拍攝者許多人對曝光有所顧忌,導演說:「我們的社會提供生活身份多重的可能性。但有些人希望將興趣嚴格保密。」她不願拍攝遮掩隱匿的紀錄片,經過協商討論,影片聚焦在性工作者Mara與創辦者Felix,呈現他們暢所欲言並清楚己身作為的狀態。

儘管導演對描繪性慾感興趣,但她從未製作過色情電影。她認為色情電影激勵人們探索性慾;不過,她不定義《愉虐秘境》為色情影像( pornographic),因電影傳遞出情感,而性吸引力恰巧包含其中。就此論述可知悉,電影並非獵奇捕捉,而是圍繞在人物態度:未知領域的開放態度。

正常思辨與「公共-性」

電影中有段挑釁的二元對照:牙醫與BDSM。日常生活中,牙醫診療過程中的痛楚往往被認定為醫病所需的「正常」;反觀BDSM在普羅大眾眼裡卻是道德淪喪的獨特性癖。情慾不該是符合主流意識型態的異性戀生殖想像,個體情慾理所當然都是平等權威,抵抗社會定義對差異的泯滅。鑽牙與穿戴式陽具幹肛門同為正常,沒有人該為「爽」感到羞恥。或者該說,羞恥是「爽」的情慾調劑,不該淪為道德評判。

在記錄的敘事外,電影有一點很有趣:即攝影機的存在。作為觀眾直視影像,我們往往忽略攝影機作為眼球。當這顆眼球放置銀幕時,私領域躍升成為公領域。在《愉虐秘境》中,攝影機與參與者保持親密連結,銀幕將觀眾拉入(可能不舒服)的位置,以視覺體驗身體近距離接觸(即性帶來的)愉悅和痛苦。誠如導演受訪提及:「攝影機提供反思映照,讓被攝者意識到發生何事。」我不禁猜想,拍片這個舉動,是否也是將「Schwelle 7」轉化成「公共-性」(public sex)?

近代資本主義社會中,家庭成為基本生產單位,社會建構將「性」規範在自家臥房(私領域)。「公共-性」在公眾眼球底下通常是負面輿論評價,譬如說臺灣曾發生的「農安趴」、「台鐵性愛趴」。儘管《愉虐秘境》的性實踐(包含觀眾)多數超過三人,符合公共空間定義,但它始終限制在「Schwelle 7」的閉鎖空間。攝影機打破邊界,讓性變得公開,被攝者明白己身性行為透過電影被看見,羞恥蕩然不僅存在當下更袒露於銀幕。觀影過程裡,觀眾彷彿成為「公共-性」的共同實踐者,與被攝者們抵抗與臣服公共場所中賦予的公權力。於是,愉虐不只存在祕境,透過觀看,打破規訓約束,擴及己身,你與我也參與了這場愉虐實驗。

《愉虐祕境》
Violently Happy

Giloo 線上特別獻映|14 天 免費觀影
全片觀看網址:http://bit.ly/2ATms6M


文 / 波昂刺刺
台中人。念性別研究的厭世者,總是覺得人生好難。粉絲團:Das Kino波電影。

dt 60

◎夏慕聰

看著你光著屁股跑過去,開水蹲在地上,張腿沖洗屁股。一瞬間對於自己命令你恢復人形自行去洗屁股這件事,感到懊惱。是對自己不想幫狗擦屁股偷懶,質疑。或者是讓你突然有了一段「人」的時間,突兀。調教持續進行中,自己疑惑的命令或者應該怎樣的時間點已經過去,必須進行到底。不要懷疑,此時此刻連貫著命令才是控制者應該要做的事。

看著你揉起自己的屁眼,似乎享受著肛門帶來的一絲絲快感,在你的手指頭準備深入時,我出了聲:「屁股沒尾巴不習慣啊。連洗個屁股也不會嗎?要主人教嗎?」你趕緊洗完屁股。回到我面前。 「伏地挺身預備。一下二上。一。」你的身體下去後,我進了屋內,煮起咖啡、弄起早餐。看你全身冒起熱氣,汗水淋漓,肉體肌力。「二。」我開了連接外面的落地窗玻璃門,吃起早餐,一邊吃一邊命令著。既然恢復了人型,從狗変回男人,那就抓緊時間做些男人可以的事,操練體能。在我的早餐与咖啡結束前,你就一下二上的訓練體能。「停——」這一聲拉得很長,你的身體下壓的手臂撐著等我這口氣完。「躺著休息。」你如釋重負地躺在水泥地上,身體還熱著狂流著汗。我開了水,用了水管噴灑水柱沖洗你的身體。你愉快地涼爽著在地上打滾,正面背面,腋下胯下,那些肉體溫度最高的部位都想被冰涼水柱沖擊降溫。「涼快嗎?」你浸溢冷水中吠叫。靜置在水泥地上放水流的水管頭,你蹭著貪圖著涼爽。你的動作模樣自然而然地犬化,完全不需要我的命令。我端了端了狗盆在旁,狗餅乾浸泡在牛奶中。「甩甩身體再吃吧。」你撐起身體,四肢著地,甩甩頭,小平頭的狗頭甩個幾滴水滴,眼睛裏閃爍著光亮。你犬行到我腳邊,張著嘴,舌頭伸出嘴巴發出聲。我摸著你的後腦勺,你享受著我的撫摸,頻頻蹭著。「乖。」狗盆放置地上後,你的頭便整個埋進去。我拍拍你的屁股,狗尾巴順著股溝進入你的肛門裏。吞嚥著狗餅乾的你咕嚕咕嚕,跟你的肛門口一樣呼嚕呼嚕地吸入狗尾巴。你的身體顫抖,後腿一攤,壓低身體,讓身體更適應尾巴。我一屁股坐在餐廳落地窗前,雙腳踩在戶外的水泥地上,看著你翹著屁股埋頭吃著。「狗餅乾塞滿嘴巴,抬頭攪嘴巴。」細微的動作,我都要訓練著你一一學會。

dt 59

◎夏慕聰

清晨陽光還未來,醒來的眼眶裏有淚。有很長一段時間我是哭著入睡,再哭著醒來。我不曉得其他一次毀壞兩個親密關係的人如何存活下來,但我活下來了。右手邊還空著位子,床下已經有另外一隻狗佔據。牠側著身體,混圓的屁股渾厚的大腿之間有根尾巴,隨著呼吸,輕輕晃動。我瞧著迷人身線變動看得入神,你睜開眼睛著實嚇了一大跳,我的腳瞬間踩上了你「竟然比主人還晚起床。能夠看見主人的身體是狗的福利。男人早上勃起是正常的,你的狗屌不也是硬著。」

一根直屌直挺挺。幼犬的老二應該要被控制,性與食慾受控制後,就會乖乖。應該要讓幼犬戴上貞操帶CB之類的,我人生中的夏天離開後,這樣的手法在我的調教中消失了。心靈的貞操控制,要一隻幼犬不能自慰,全心全意的。你低頭看見自己勃起的無毛狗屌,尷尬不已,像是小孩子看見自己勃起般不知所措。我搔搔頭便進了旁邊的浴室盥洗,我沒有關上門,好注意門外你的反應。躺在地上的你坐起等待著。於是我一邊梳洗一邊說著昨日調教你需要注意改進的地方。你爬著下樓梯的動作不夠熟悉,擔心害怕,我人在前面,其實你無須擔心跌滾,有我在下面擋著。我來來回回帶著你上上下下訓練。你累得出汗,你伸出體外的舌頭不斷散熱、不斷發出Ha Ha聲。一直到我覺得上下樓梯動作勉強可以接受才停止。把你牽到室外的過程中,你的狗屌都是硬著的。「狗屌硬著是不會走路還是害羞尷尬或者是狗屌太大?」我指了指你胯間晃動的狗屌,你羞紅了臉。「去上廁所。」你一聽到拔腿便蹬著後腿到牆邊小便。「膀胱是不是要爆了!」你灑了尿後仍嗚嗚叫著。我看了看你笑著:「想便便是吧?過來。」你知道我要做什麼,所以一到我面前便弓起身體,後腿張開,等著狗尾巴卸下,好讓大便出口可以暢行。狗尾巴一拔掉,你的便便就露出了肛門。我連忙指著你該去的地方。「旁邊的沙堆是的便所。」於是你夾緊屁股爬到沙堆上。你正準備放鬆身體,讓大便爽快通過時,我開了口:「軍犬會不會擺大便姿勢?」人型犬就算要排便也該像一條狗。「四肢著地、屁股抬高。」你按照著命令,身體呈現著以前曾未有的姿勢,雙腿間、屁股縫,大便排出感撐開了肛門,一條大便掛在狗屌之後而掉落沙堆。  「不敢看自己狗屁股排便啊?頭抬高,這是你應該有的驕傲,狗的生理反應,狗大便讓你不敢面對嗎?」你正面的瞧著遠方,狗大便是再正常不過。你自己聞到自己的糞便味,還有主人在一旁觀賞,你勃起著排完便。「大乾淨了嗎?前肢往後掘土覆蓋。很好。一步步讓你面對自己應有的生理體態。李軍忠、李軍忠。」我喊了兩次你的名字,你知道該恢復人型立正夾緊屁股卵蛋大聲答有。  

「有。」從一隻壯犬恢復成頂天立地的大男人。  

「去旁邊,把自己的狗屁股洗乾淨。」  看你沒有動作遲疑,「是不會走路嗎?還是你已經習慣用爬的?」我板起面孔。「人是人。既然現在是人,就用走的過去。」 

「是。主人。」

dt 58

◎夏慕聰

牽著你進了屋內,樓梯前我讓你自己上去,不在前面牽。從後面看著你搖晃著尾巴和整副狗屌是很誘人,晃啊晃的。但姿勢真的太醜了。是應該要你來回練習,但我不想面對信心的打擊,以後再慢慢調。你在二樓樓梯口處坐姿吠叫,我才緩緩地上樓。

坐在床沿,你在地板上坐姿。我吸了一口氣後,開始將今天所有調教優缺講過一遍,當然也訓了一頓我不滿意的地方。訓後,該讚賞的我也毫無吝嗇,大多是值得稱讚,尤其以第一次調教的狗來說。

對於晚餐的失敗,我絕口不提,如果要檢討,應該是我要先想想,自己是不是太過嚴格了,一次要跨過這麼難關,或者自己還不夠強,強大到讓你輕鬆過關。

丟了毯子給你,睡前最後教你像狗一樣的姿勢睡覺。我躺在舒服的床上,雙眼看著黑暗中的天花板,右手攤開,在旁邊枕頭上磨蹭。一天的調教結束,雖然有些遺憾,可是誰的人生不會有遺憾,只能釋懷放下。

你的的肚子飢腸轆轆的叫了好久,我閉上眼睛,再睜開眼看你,我的嘴角微微向上,如果餓到睡不著,那是你的事。我只能把這聲音當做入睡前的催眠曲。

你窸窸窣窣翻滾,很吵。我不想理你,你自討苦吃,怪不了我。

這時候我更要睡。

你愁眉苦臉的嗚嗚叫著。「餓了是吧?」其實我已經睡著,但又醒了過來,我看見你乖乖的坐姿啣著狗棒等著。你的幼犬雙眼在求饒。我坐起身,抓起你口中的棒子,帶著你回到餐廳那盆因為你的自尊心我的失敗的狗食前。幼犬做錯事情,要在它面前確實指出錯誤,讓它坦然接受懲罰。我要你面對著狗食。「為什麼不敢吃?是不是狗?如果是條狗就會吃。不吃餓肚子活該。」

我折了狗尾巴,好讓你的狗屁股確確實實接受每一次的杖責。「吃是不吃。主人一下午的訓練竟然在小小一盆狗食前破功。以為不敢吃,這就不關主人的事嗎?主人把訓練成軍犬,結果卻不敢吃,看看胯下晃著的是什麼東西,一條公狗、軍犬呢,太不像話了。」我邊罵邊打著。你咬緊牙根,一杖杖接受教誨,疼痛使你扭曲身體,你再回復姿勢。你的狗屁股很快就紅了。像被打爛般,紅燙。  

「吃吧。」我停下手,緩和自己的呼吸。坦然面對自己的躁進,我太急了,急著想把你調教成一隻很棒的人型犬,以為簡單的關卡,卻被著實絆倒。

你眼裡含淚著將頭埋進狗盆,大口大口吃著狗飼料拌飯。餓了,我想即使冷飯也相當美味可口。狗盆裡的食物見了底,盆底盆緣金屬光芒倒映著你的模樣,你撐起這個名字了。「以後敢不敢吃狗食?」你汪聲。「大聲點,才剛吃過東西。」你連連吠叫聲,竟惹得旁邊鄰居家的狗回應著。我得意極了。你聽狗兄弟們都熱情的認可你!「很好。」睡前,我解開了你裹住手掌的紗布,將你整隻狗抱在懷裡揉著順撫著,你的表現值得被主人嘉許撫摸。將你的狗屁股擦了藥,心疼但心要狠,不然調教無法繼續。「對你嚴格的訓練是主人一定要做的事。」 

dt 57

◎夏慕聰

漫無目的的轉著電視,腳踩著你的胸腹,偶而腳趾頭往乳頭上玩去。不持久的狗屌硬了又垂。你的咕嚕挨餓聲提醒著我的失敗,手撐著腦袋,想著自己的失敗,是我太躁進了嘛,可是軍犬之所以是軍犬,可以撐起這個名字,不就是能夠超越群犬。「餓了嗎?」你抬頭看著我,眼睛瞄到狗盆,是餓了嘛,餓了就去吃。吃了就原諒你。你沒有動作,順著你望得癡呆渾身發抖的視線,是豎在狗盆旁的打狗棒讓你恐懼。

受不了坐在沙發上,卻不停的看著自己的失敗。時間一點一點的過,無法改變的事實讓人沮喪,我決定先去洗個澡。

在蓮蓬頭底下沉澱反省思考。櫃子裏抽出一條Brief,鏡子外穿上一次信心。狗盆還是滿的,失敗就跨過去吧!

我牽著你到戶外。「去尿尿。幫洗個澡,等會好睡了。」牽繩一鬆開,你便熟悉的溜到牆邊,抬起後腿放尿。你對我笑,我知道你在努力的討好我。

「臭狗!」你全身冒著汗,散發著男性的味道,每個毛細孔都張開了,男性費洛蒙的恣溢。我接了水管,在院子的水泥地上清洗你,沖掉你身上的骯髒。我想欺負你,毫無預警的拔掉你屁股裏的狗尾巴,「澎」的一聲,狗尾巴從撐開的括約肌離開,你嗚嗚叫著。我的兩根手指頭抹了泡沫快速地進入你的狗屁股。你低低沉沉的呻吟了起來。「舒服嗎?很享受屁股裡頭有東西唷。」你努力制止自己。我在你耳邊笑說:「身體是誠實的,你喜歡我這樣對你!」沖洗完後,我拿著狗尾巴在你脖子前晃啊晃。欺負一次是不夠的,主人總是要很多次。「自己屁股的味道,聞聞記住。」語畢,持著狗尾巴快速塞回了你的體內。看著你的狗屌從充血快速勃起。「你的狗屌還真容易硬啊。」我笑得有淚。「甩甩頭、甩甩身子吧,沒狗毛,很快就乾了。」

dt 56

◎夏慕聰

鏟了豬油下去熱鍋,眼角餘光看見你的休息模樣,備菜走動的空檔,經過你的身邊,我伸了腳,用腳教校你的姿勢,讓你平躺在地板上,腳掌着實踩在你的胸部,走過你的腹部,踢開你的雙腳,腳背拍著你的狗卵,讓你大赤赤的晒卵。我們眼神交會,你看著我,你知道我正在注意著你躺在地上的樣子,你知道一隻狗應該怎樣。

你項圈上的狗鏈鎖在桌腳,半徑內的範圍剛好可以喝水,渴了就喝水,躺痠了就活動。你的眼睛發現了新奇的,你看著客廳鏡子,仔細的歪頭的瞧著鏡子裡的自己,軍犬照鏡子,裏外皆是犬。犬性大發的你,一面鏡子夠

你玩很久了。 

正忙的我看見你在廚房門口眼巴巴的望著我,沒有語言只有吠叫,無法猜測,我只能笑笑對你說:「軍犬餓了嗎?」我走過去撫摸著你的肚子。「乖。主人等會再弄給吃。」 

當我端著飯菜湯到了餐桌,你引頸期盼著豐盛的晚餐。看你眼睛和嘴巴都流露著飢餓,我在心裏竊笑著笨狗,真是太天真了,你覺得有可能讓你吃人的食物嘛,既然是條狗,當然就要吃狗飼料啊。我鏟了些飯在你面前的狗盆,然後拿出狗罐頭,我看見你的臉色慘白,哈哈哈哈哈,擊潰你的內心就在這時刻。你兩眼無神的看見狗罐頭淋在白飯上。「讓你吃好料的。」 

我坐在餐桌前用餐,看著好戲。你低頭面對狗盆裏的美味,你抬頭偷看我、偷看著餐桌上的美味佳餚。我故意着加大碗筷的聲響。不要讓我失望,快吃啊!毛都剃了,連最隱私的排便都看了,還有什麼好怕的?「吃啊。」我都聽到你的肚子咕嚕咕嚕響了。你覺得尷尬,你僵硬的脖子放低頭,可是卻不把嘴巴張開,你一動也不動的待住。我的碗筷停下動作,我在內心為你加油。在真正的狗食面前,只有真正的狗才會張開嘴大快朵頤。如果你真心的想當條狗,這一關會輕鬆地過去。如果你失敗了,你只是一隻人類裝出來的狗。你一口也沒吃,我嘆了一口氣,收拾碗筷了。 

看著窗戶自己的倒影,狗的失敗亦是主人的失敗。我吸了一口氣,問:「怎麼不吃?」你的表情其實已經要哭出來了吧。「是條狗,不吃的狗飼料,難道還要吃人吃的?看來是不會餓,吃了雞腿就飽了,是嗎?要是半夜給我才跑來吃,自己先把旁邊的打狗棒給我叼過來討頓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