繩縛必知的基本禮儀

文/SU MISU

在我決心打下這篇的理由源自於,平常從台灣平常沒注意的習慣帶過去帶過去變成雖然不至於失禮但卻是「很奇怪」的舉動,雖然有時不免成了很多笑話但也有幸 Maya 能幫我做日文的翻譯,Steve 也不耐其煩的跟我討論繩縛基本禮儀,所以基本禮儀還是有必要性。

首先,由於綁法的在很多,但我從台灣的本能反應動作就是不自覺成後手縛的姿勢,也就是手併攏往後擺,看起來就是一副「來綁我後手縛吧~嗯只能綁後手縛喔」對於繩師非常不尊重的,畢竟繩師是支配方,關於什麼姿勢的綁法只有繩師才能決定,但小女子我第一天就犯了這種錯誤啊哈哈哈(糗)

再來,繩縛過程中基本上是不需要言語任何交談的,也不需要太多多餘的話,我們太習慣用說的,Steve 有個暗示就是,當他把手靠近你的手指,此時只要抓緊就好,這一方面就是能確保你的手指目前的狀況,如果太麻時便無法握住太緊。

結束後繩模是不可以自己解下繩子或拆繩的,這些必須由繩師做,即便想幫忙是收繩還是禮貌性問一下繩師,因為每個繩子的綁法習慣不一樣,否則就整理就好。

如此下來看繩模好像真的不用做什麼事,但因為是繩模身體在承受被綁的不舒服及不便,如果一停下來終止就等休息,所以身體的耐受力變成很重要的一件事。而繩師 的平衡重量的技巧及時間速度相對來說變得很重要,我曾經在吊縛時手指感覺到些許麻麻的但因為覺得自己還可以撐得住便也沒有停下來,但手指不自主地還是會扭動,繩師看到也便解了繩,所以有經驗的繩師能針對狀況,比如手稍微變色(變紫色)或手扭動(因指尖麻而不自主想讓手指活動)便可馬上做判斷。

以及,繩會或是沙龍是嚴禁任何人大聲聊天或是發生奇怪的聲音的,雖然第一次見到總是會興奮但畢竟還是需要尊重在場的任何人,隨意的嬉鬧或笑鬧則視為被討厭的行為,在這邊不免說台灣的繩會的確有這種人,譬如:擅意的拿鞭子想要使用打人,但由於不會使用或打到自己而成了一幅尷尬的風景。如此這樣會影響被綁的人的心情,畢竟被綁的人需要時間的感受性來感覺繩子。如此影響反而會中斷甚至使被綁者心情干擾或不安。

在日本長久歷史脈絡下,繩縛已是代表日本的歷史產物之一,從最早日本浮世繪《責》開始,演變到近代繪畫丸尾末廣與花輪和一仿《英名二十八衆句》事件,或是近代攝影師荒木經惟的大量使用繩子素材,但荒木通常說是《愛》,如何演變或責到愛轉化這過程之中,或許每個人定義些許差異,我覺得這個很好的討論方式之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