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凰會 §45

◎夏慕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45

殲滅織田軍計畫才開始。打聽了公開Spanking的細節,我就想逃跑。公開Spanking根本是現代私刑!幹!工作還要算績效,績效還要排比,排在後面的人要公開Spanking,這是怎樣的組織,要將人逼成何種模樣!小陳私下通知我將在月會上遭遇,我便決定離開織田軍。無論脫褲露臀或公開Spanking,都是極為羞辱人的,我是來工作不是來玩SM的,何況這種非本人意願、樂意的體虐。
我知道離開織田軍,殲滅這件事我也跟著退出。還沒毀了織田,我的屁股就開花了,這怎麼可以。李國儀既然神通廣大,他應該有辦法再找人。我不知道李國儀怎麼知道我打退堂鼓的念頭,他彷彿我肚子裏的蛔蟲,他約我私下會晤,勸我打消辭職的念頭。
我被李國儀勸退了。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疼其體膚,痛乏其身,屬於我的重則大任,我是不能逃避的!神是不會讓我躲開的。
為了徹底摧毀織田軍,皮肉痛我得忍過去。我再三地詢問李國儀這個計畫的成功率,他只回他先前已經安排了臥底進去織田軍,只是人數不夠多,無法將公開Spanking的情況偷拍出來揭發於世。李國儀說就差我了,他的臥底已經快撐不住,就差這麼一點點,現在是最靠近成功的機會,這次只要我能配合,一定可以變成精彩的報導,織田軍的變態行徑將會被舉世震驚眾人唾棄。
就是今日,壯烈犧牲肉體的我將成為英雄。
公開Spanking的時間,全軍魚貫進入會議室,織田按著小藍做出來的報表指示各個站妥位置,圍繞在整個空蕩會議室的前半圓後半圓的人各自有他的意思。我和數位被點名站到織田面前,他們相當緊張,我也是,只是我的原因來自於光榮。我知道在我被織田鞭打的時刻,織田猙獰的面容都將公諸於世。
豎滿各式鞭藤的餐車被推出,滿室讚嘆,是為那壯觀的刑具或是驚訝即將發生的事,變態的人,竟覺得體罰有益,扭曲的人心最醜陋。織田在眾人前侃侃而談的詭異現代漢語腔調,是最要不得的愚弄眾人、領袖式發言,沒有永垂不朽的偉人,他要為他的殘酷付出代價的,正義終將來臨。
在我左右一行,那位被織田叫到名字的,我記得他辦公室裏忙碌的模樣,原來這麼努力的人也會被公開Spanking。我看著他握緊拳頭如殺頭般,雙手解開了自己的皮帶。
我的內心吶喊著,別脫啊!難道為了工作,可以折了腰丟了臉,只為了一份工作!原來人是為了工作可以尊嚴都不要的。他露出了赤裸裸的臀部,讓他的主管揮成赤紅紅的屁股。第二個人第三個同事,我發現執行公開Spanking的人竟然不是織田,皆是各組的主管!這跟計畫不一樣!
「梁會秦!」該來的終究會來,當站在中央的小圓桌前,我才注意到和我一塊加入織田軍其他人站在外圍,他們為什麼可以不用受罰可以站在外圍?他們的眼神充滿嘲笑,他們臉不動嘴不開,我知道他們的心裏在想什麼,是在說我跟他們不一樣。
小陳,這個叫陳武熊的男人,他脫下西裝外套捲起袖子,站在我背後挑了一根鞭藤,他甩動藤條試鞭的空揮聲咻咻如颱風登陸前的颶風,他熊般的高大是陰影般籠罩著我,我不甘願脫下褲子,彷彿還可以聽見暗地裏的快門聲。我寧願因為鳳女王脫褲子,也不想在織田小陳面前露出雙臀。
無情的鞭打在我的臀肉上,渾身欲裂皮開肉綻,我做了什麼壞事邪惡的事嗎?沒有。
這樣不人道的行為才是真正的邪惡,織田自以為是的軍隊國家才是罪惡。
正義會來,我在協助良善,將這一切公諸於世。
我知道暴政必亡,帝國國家朝代終將逝去。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