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II – 14

◎夏慕聰

主人這句,尾椎都會涼。回營區的路上,像是稻草人行走般,身體与心靈是分開行動。褲襠裏陰囊儲存的精液彷彿空了以後,人也空空的,射精不太真實,好空虛,沒有用力搓屌沒有狂抽猛送沒有汗水淋漓的肉體衝撞,好空虛啊。沖澡的時候還能感覺胯下那包脹脹的。

「訓練。訓練!」如果不是有人拍了我的肩膀叫我,我應該仍趴在桌上睏睡,在夢裏回想著主人。主人像是湖裏丟進石頭後產生的漣漪,一圈一圈的將我包圍。「累了,你就先回寢室睡吧,明天再弄了。」

迷迷糊糊走回寢室,立刻躺平在床上,搔著胯下的癢,知道狗屌安穩的鎖在,不以為意地如掉進軟綿綿包覆的入睡。狗屌睡眠中勃起,與硬殼奮戰。赤裸的自己,像隻狗般奔向主人撲上主人。張大狗嘴伸長舌頭用力的舔刷主人臉頰。舌舔舐討好。主人的肉體可口迷人,一口一口,好想種滿草莓開成甜蜜草莓園。主人為什麼沒有穿褲子,跟我一樣赤裸著。吃吃吃吃食食食食。看不見主人的私密處,可是我知道我在口著主人的陰莖,奇怪我不是不幫人口的,為什麼在此時此刻卻願意將一個男人的雞雞放進口中?難道吃雞補雞。埋伏在主人雙腿之間,順從自己的本性,抬起主人的雙腿,主人的私密處應該竟在我眼前,可是我卻什麼也看不見,但我知道我正舔舐舌吻著主人的肛門。下一刻,我已經忍不住地將自己的陰莖插入主人。疑?cb什麼時候解下的?莫非主人也想要?既然主人想要,有事狗狗服其勞。當然要用力撞擊衝撞。應該要愈幹愈爽,翻越高峰站上高潮,可是為什麼胯下有刺痛感?愈幹愈痛,難道主人的肛門裏有利刃?不行了,不行了,我覺得好痛?為什麼痛的是我?痛与爽並存著。愈痛愈爽,愈爽愈痛。忽然間我聽見了崩碎的聲音,聞見濃稠的精液。

我醒在自己軍官寢室裏的床上,主人不在身邊,我的雙腿胯下一陣濕潤黏密,我夢遺了嗎?攤開被子,我的確夢遺了。而內褲裏有些異狀,拉開褲頭,我看見自己久違碩大的龜頭在說嗨,cb的管子被我撐破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