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II – 22

◎夏慕聰

毛髮一搓一搓地散落在身體上。性徵一點一點地消失在羞辱下。此時此刻此地,我是狗,沒有任何選擇,沒有要剃不剃的決定權。我不再是一個人的自己,我是屬於主人的。犾已經是一條狗的自己。

主人大氣地噴了刮鬍泡沫在犾胯間腋下,更換了刮鬍刀刀片,毫無猶豫地下手。剔除了腋毛陰毛後,主人要犾翻身,撅著屁股翹高。禁區已經開放,刮鬍泡沫已經佔據,肛毛已經清除。還在猜想主人開始要處理兩條狗腿了嘛,主人開了蓮蓬頭沖洗軍犬。將狗體身上沾黏的毛髮洗去。被洗澡,四肢着地,像隻狗一樣,不對,犾現在就是狗了。水從頭淋下,閉上眼睛,人間污穢被洗淨。這麼想時,主人抹著肥皂的雙手進軍到犾胯下,咕溜咕溜的,感覺舒服,舒服得好想噴噴。肛毛被除淨的臀溝,敏感不已,主人的手指頭滑過掃過,犾激動得嗚嗚叫。開放的禁區,忽然被主人手指進入佔據。狗鳴哀嗷。不舒服的讓括約肌收縮,肛道企圖擠出主人手指。已被佔領的禁區如何自主,無法自主。主人手指在裏頭畫圈,清掃殘餘,沒有反抗勢力。以為指頭退出,可以輕鬆,兩指隨即進入,疼痛加不適外加敏感再加刺激。全身顫抖不已,彷彿觸電。身體不是犾的,那身體又是誰的,是主人的。

忽然之間,感覺體內有什麼就要奪門而出。掙扎掙脫亟欲蹲馬桶。而狗腰被主人攬住,紮實地攬著。就要爆炸之際,力道強勁,主人倒坐,而來不及了。便便黃金來不及蹲上馬桶,一條條排出身體,掉在地板,滿室的惡味。主人坐靠牆壁:「原來是想便便啊。」主人扶著牆壁緩慢站起,拔開排水孔蓋,持起蓮蓬頭,將便便全數沖下孔洞。尷尬与羞恥的氣味莫過於此。靈魂被困在這副肉體內,只能眼睜睜看著一切發生,然後被抓起來被洗屁股。

兩條腿還擁有成熟男性性徵,而除此之外是一隻幼犬的模樣。成熟与陽剛,毛髮与糞便,彷彿一塊隨之沖進排水孔,遺放到城市底部。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