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II – 27

◎夏慕聰

午后三時,主犬慵懶地躺在床上,或坐或臥。主人伸長腿架在側臥軍犬的狗腿上,主人滑著的手機響起。「鬼睿,怎麼了?」「晚上一塊吃飯?」

「可以啊,軍犬在噢。」「好呦,一塊來。訂蜓蜓楽喔?」

「不要。那我不去了。」「氣還沒消噢?」

「跟氣消不消沒關係。又不是只有那家餐廳,這麼多家餐廳可以選,為什麼要去一家姿態這麼高的?跟我們說七點半有位子,叫我們一群人去晃晃逛逛。結果我們七點半回到那裏,竟然被質問七點有位子,為什麼我們不在那邊?又沒有叫我們在現場等。就算七點半重新排,我們也沒有不讓店家拆桌分開坐,為什麼是後面的客人先安排入座?」

「擺明就還在生氣。」「沒有噢,我們SMer要有原則,我們既然守規則,就沒理由這樣對我們!難道你不喜歡守規矩的奴?遊戲規則定在那邊,不是定好玩的。」

「好啦好啦,誰叫蜓蜓楽被黑行大大列入黑名單。我再挑過,晚點傳訊息給你。」

主人跟鬼睿講完電話就掛了。「屁股翹高,我要摸屁股!」軍犬聽命。「有一根尾巴的狗屁股就是好看!」主人仰後靠牆,手機就拍了幾張照片。「晚上鬼睿找吃飯,一塊去吧!」軍犬汪聲回答。

「想說人話的話可以說話噢。但尾巴還是要插著。ㄎㄎ。」

要開口前還要先清一下嗓。早餐後便沒有再開口說人話了。禁止使用語言,一開始有點難以忍受,習慣了也就習慣了,要再開口反倒是有點不習慣。「主人……」

「嗯。」

「主人。」

「嗯。」

「主人。」再喊一次,狗屌就被捏了。「啊,好痛。」

「不痛幹麼捏你。」

「要用摸的啦!狗狗的雞雞可是很多人愛的,捏壞了怎麼辦!」

「是噢。你的雞雞一定沒有被打過!要不要來試看看!」

「不要啦!打壞了,主人就沒有大狗屌可以把玩了。」作勢在主人面正坐,張開雙腿。

「摧毀大家愛的東西,這我也很在行!」

「不要啦!大狗屌是屬於主人的,主人要愛惜它!」

「噢,所以我要摸著說『惜惜』!」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