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II – 28

◎夏慕聰

出了捷運站往川菜街移動,滿街妖氣肆意。和黑行主人走在一塊,不時地接受目光掃射,我知道你是同類的雷達不停響著。而他們的雷達能探測到我們除了是男同性戀外,還能探測到我們是男愉(主奴ㄋㄩㄝ\)戀嘛。

「欸你幹麼一直調整著褲襠?」主人問。

「呴!還不是主人不准犾穿內褲。一直摩擦當然會有反應啊!」才說完,主人完全無視周遭路人直接往我的褲襠摸下去。我已經看見幾個瞧見的同學在偷笑。

「這麼容易有反應,是不是應該鎖起來,鎖起來就可以穿內褲囉。」主人偷笑時攔著我的腰,在他人眼中我們就跟平常伴侶一樣。

才彎進巷子,便已經看見門口幾個戴著狗面具的人大赤赤地站在馬路上。黑色帶著部分紅色的狗面具的,一看到黑行主人出現便狗撲上來。主人摸了摸他的頭。這個動作看在我眼裏還真是不是滋味,主人亂摸其他的狗。「鬼小通,對吧!」

「是啊!黑哥認得出來我了。開心。」可惡,還轉什麼圈圈。「主人在裏面問幾時可以進去。」鬼小通旁邊兩隻同樣帶著面具的也蹭了過來。真討厭,為什麼狗像蒼蠅一樣!

「誒他就是黑行啊,看起來也沒有特別帥,為什麼他的狗都很優啊?」再右邊一點的人忽然講了奇怪的話。我順著主人目光看去。

「這一定是晝司白白家的人!白凱文呢?」黑行說完,鬼睿跟白凱文便從店裏步出。鬼睿便已經巴向剛剛說話的人後腦勺。白凱文敲了那個人的額頭。

「黑哥不好意思喔,新人不懂事,別介意。」

「對啦,我沒有很帥,可是我能有天菜狗狗,那是我的本事!」聽到自己被主人稱為天菜,內心小狗亂撞。「白家的人以後教好再帶出來,奴隸的言行舉止完全代表主人,這表示晝司白沒有教好,失格。」

「黑哥不要計較啦。這個是我今晚想要引薦給小白主人的,小白還沒開始調教。」白凱文解釋著,一邊壓著那個人的頭。「還不趕快道歉。還沒進白家,就先讓白家丟臉!」

在那個人的道歉聲中,店員阿姨來招呼我們下地下室。黑行拉開坐下,便對那個人說:「喂,你坐到隔壁桌去,這一桌沒有你的位子噢。」

「黑哥對不起啦,小弟跟你賠不是。以茶代酒囉。」

「用茶代酒,呴,好沒誠意。」黑行一說完,鬼睿便拍了我的肩膀:「去幫你主人拿酒,如果有18天,拿18天。」鬼睿拍著黑行坐下。「好啦好啦你家軍犬去拿酒了。那個小白說他攔不到計程車,趕不上高鐵,他續攤才會到了。」

「還真是天龍人,離開台北就什麼都不行了。」

「對啊他又不叫白行,沒你這麼厲害!」在鬼睿的招呼下,大家紛紛就坐,拿著護貝菜單輪流挑選一道自己喜歡的菜色。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