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II – 31

◎夏慕聰

「我聽到了什麼?」黑行從陽台開了門踏入。「小白,嗯哼!」晝司白知道黑行聽見了不當一回事也沒道歉,就直接跳過稱讚起我來。「黑哥,你家軍犬體格真是不錯,可以摸嗎?」黑行點了頭,小白才伸手貼上我的胸膛。「兩塊車頭燈真是不錯。你有上健身房嗎?」

我搖頭。「沒有。就只有在部隊裏簡單練一下。」

「黑哥,他的褲子不脫嗎?」小白一副很希望把我扒光,見黑行沒有立刻回應,「不然我家白彼德讓你玩!彼德沒有軍犬這麼壯,可是練得也很好喔。」我是不想脫褲子啦,怪尷尬的,裏面沒穿內褲又被剃光了陰毛,光溜溜的。白彼德脫得爽快,他的胸膛左乳頭上一個環,褲子脫了內褲拉下,龜頭上PA環閃亮亮的。「彼德彎腰,露一下新穿的環。」他彎腰,雙手掰開自己的兩塊臀肉。「帥吧!只要多一個環就可以變成自體貞操帶了!」小白說得真是得意。一個主人在炫耀自己的奴隸。

我偷偷看了一下黑行,他沒有什麼反應。「噢。」了聲就過了。不過主人倒是動手解了我牛仔褲鈕扣。一瞬間我有做愛前底迪或者〇号要幫我吹的似曾相識。但很快我無毛雞雞就裸露在眾人面前。

「大屌喔!」小白說。「看起來真的很大耶,跟我昨晚調教的大陸來的『偽主』差不多。」

小白一說完,主人与鬼睿同時回話:「中國來的『偽主』啊……」

「你…們…兩個不要這麼有默契好嗎?好啦好啦我知道你們稱呼對岸叫中國啦。」

我把在膝蓋以下的牛仔褲跟襪子褪去。偷偷地問主人:「什麼是偽主?」

「中國SM用語啦。」主人想了一下。「就是玩羞辱的方式。墜落掉下去的快感比較強。反正不是台灣我們的用法。」

「不對噢,黑行你這樣講不對,是完全不是我們的文化。你使用『用法』無法清楚表達。」

「所以『偽主』的相反詞是『真主』嗎?」我問。

「真主是阿拉。伊斯蘭教徒原諒我們現在的對話。」

「他們叫純主啦。」洗完澡跟清乾淨屁股的鬼小通擦著身體,赤裸走出。

「叫純主,應該是指有人不純。總覺得很像我們講的『純一』,可是純一不就是欠幹麼。」主人說話時偷捏正大光明地捏著我的屁股。我的左邊臀肉被一把抓著,主人的拇指頭還摳著我的屁眼,宛如暗示著剛剛那句純一欠幹在講我。

「所以純主欠虐麼?」鬼睿舉著威士忌杯,蹦出了這句話。「我就是我,真實的存在。會懷疑自己是不是真正的主人的人,要想一下自己是不是SwitchS/w),主奴皆可。」

「太計較純不純,就是擺明欠虐欠幹啊,誰會沒事一直在喊著自己知道的事情,心理作用吧,催眠自己提醒自己是什麼。Are you purple?

「喂,你們真的很會說話耶,你們是喝多少了,我講一個『偽主』,你們可以講這麼多!」

「才一杯不到。」主人說話,頓了一下。「如果沿用偽主的概念,在場好多『偽人』噢!」主人指了在場許多狗狗。

鬼小乩突然插嘴:「喜歡偽人!!!我也覺得自己為什麼長得那麼像人!」

「偽人咧,台灣稱呼主奴皆可叫Switch啦!」鬼睿忽然大聲對著鬼阿良說話:「阿良,啊我們家的SWITCH咧?」

「老大你要的同捆包,之前沒有預定,現在調不到貨啦!」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