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II – 33

◎夏慕聰

當鬼睿將鬼小乩吊起來飛高高時,鬼家的人陸陸續續地戴上了狗面具開始犬化。鬼睿雙手還在忙著收尾繩及調整鬼小乩在空中的姿勢,他指使阿良幫那些狗狗們戴上項圈。牠們頭罩面具後,聲音跟動作便開始狗模狗樣,更別說項圈与尾巴讓他們為妙唯俏。

黑行主人僅要犾跪在他面前,犾頭放在主人的膝上,接受著撫摸搔弄。看著擁有尾巴与項圈面具的狗狗們,內心竟有些羨慕。牠們犬態是如此真實可愛自然。

白凱文按著命令打開擺在角落的行李箱,攤開來,除了部份衣物外幾乎都是調教道具。「你是去出差還是出去調教啊,行李箱裏頭是這樣。」鬼睿綁妥鬼小乩後,瞄著晝司白的行李箱說著。「黑行,我們來『交換奴隸』,白家你隨便挑,我想玩軍犬。」「拒絕。」主人一口便拒絕了小白的提議。

「老大,他就是我想推薦進白家的人,阿堅,Ken。」白凱文邊翻著道具邊說。

小白看著坐在一旁地上的肯:「K開頭啊,啊不就不重複了。這樣我要幾時才能湊滿二十六個英文字母。」他搔著脖子。「聽凱文說你在吃飯的時候,黜臭了黑行。雖然黑行本來就欠吐,還好你那時候還沒有進白家,虧黑行是我的事。進了白家以後,你在外面的言行舉止就代表了我。任何虧黑行跟鬼睿的事情,都不要再做了。不然看我怎麼處罰你。黑行,還是由我吐你,你比較開心吧!」

「屌你爸咧!」黑行作勢要把酒杯砸過去。「不要講客語啦,聽不懂啦!」小白嚷嚷著。

「就幹你爸啦!」鬼睿接腔。「幹你娘已經不夠了!」小白嘆口氣:「嘿你們真的很愛問候別人父母耶。」

小白從凱文手上接過布氏鎖BX。「要進白家先鎖個一百天吧!」

阿堅唉了聲:「啊——一百天啊!」他一副要凱文向小白求饒不要鎖這麼多天的哭臉。

「鎖個一百天,看到時候爆發的是奴性還是犬性,我才知道要怎麼調教你啊。」小白肯定的說。

「你們慢慢聊。喂高級捆工,我要出去抽抽,要來麼?」

「啊~等會啦,我才準備要開始玩鬼小通的屁股。手套都戴了,你又不早說。現在潤滑劑都擠了。」

「好啦好啦!誰知道你動作這麼快。」黑行主人起身往客廳外走,而赤裸的犾還跪在原地。「軍犬要來麼?我一個人在外面很無聊。」主人這麼說,犾猶豫著,準備用前肢時,「沒叫要你犬化啦,用走的。」

我連忙爬起,跟在主人後方,主人端著酒杯踏去陽台。「我身上沒衣服耶。我可以穿褲子嗎?」

「不可以。等離開這裏才准穿。」赤裸著身體,搖晃著狗屌踏出,感覺很變態,暴露。關上玻璃門。黑行的手便已經握把住我的狗屌。「好變態噢,比剛才還硬,真的是變態狗狗。」

我一頭彎腰貼上主人肩膀。「還不是主人弄的。」

「哇完全不會軟耶!」主人說話時還用力上下搓套。

「這樣怎麼可能軟得下來!主人也是變態!」

「嗯哼~我是變態啊!我從來沒有否認。」

「主人不要一直玩啦,等一下會射……」

「哪有這麼容易射啦!你不是又猛又持久的一麼?」

「不一樣啊,現在狗屌可是在主人手中。」

「這根狗屌不是我的麼!我想玩就玩啊。」

我一把把主人抱在懷裏。「狗屌是主人的,狗狗全身都是主人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