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II – 34

◎夏慕聰

主人回抱著我,然後拾起置於一旁的菸盒,取了一根,他要再拿第二根給我,我搖了手。點了一根菸的主人繼續摸著我的身體。「不穿衣服會冷麼?」

「不會。我的身體很熱呢。冬天可是人體暖爐呢!」

「真的麼?那冬天要宣你入宮暖被陪睡了。哈哈哈哈哈。」主人說話時還抓了我的小軍犬。「小雞雞要抽一口麼?」

「我幫牠抽啦。讓小雞雞抽菸很可怕的,虐待小動物!」握著主人手腕,頭靠過去,以嘴就口。吐吶之際,從玻璃門窗簾縫隙,裏頭戴著狗面具項圈尾巴的犬眾們正嬉戲玩樂。我忍不住地問:「主人,我需要買狗面具嗎?」

主人一聽到狗面具,臉色一正,正經八百地說:「我的狗不用戴面具噢。我不喜歡狗戴面具,你想要買的話可以買,想戴的話也可以,但不要在我面前戴。」

「那買了就沒意義啦……」

「狗面具跟項圈、尾巴一樣,是觸發犬化道具。觸發要素愈少愈好。自然犬化才是我想要追求的。狗面具只是因應現代通訊軟體跟社群平台,方便曝光拍照拍影片,露臉又不會暴露身分的道具。你可以去問一下鬼家跟白家的狗狗們,狗面具對於他們的意義是什麼?戴了狗面具才能犬化,這有點弱,我不會讓我黑家的狗養成這個習慣。」主人指指我的腦門再指著我的心臟,「我已經在這邊種下種子,養了一隻小狗,我會讓你不需要狗面具就能犬化!」主人抽著菸,捏著我的乳頭。

一根菸,讓我跟主人間接接吻。抽盡捻熄時,裏頭傳出了騷動聲。隨著主人進入,白家新人阿堅被固定在鋪了報紙的客廳桌上,手腳被繩縛固定在四邊桌腳,剛被剃光了肚毛及陰毛。「黑行,你錯過了剃毛秀了,你又無法看到我神乎其技般的剃毛技術。你看你家軍犬的陰部,毛都沒剃乾淨。」

「我剛剃完的時候也像桌上的阿堅一樣乾淨好麼,他就太MAN了,雄性荷爾蒙旺盛。」

「反正你就是不認輸就是了。啊不管你了。」小白雙手一攤,他拍著阿堅充血的陰莖。「凱文接下來給你控射王囉!阿堅好好享受這次噴噴囉,一百天之後才能再噴了。」正躺在桌上,四肢掰開的阿堅一副哭喪模樣。凱文雙手平舉高於胸前,像是外科手術醫生進手術室似的,白家他人幫他手心擠了潤滑劑,開始抽弄,根本引人想唱抓泥鰍,大哥哥好不好咱們去抓泥鰍。「欸我要說噴才能噴喔!」小白喝著酒說著。阿堅的陰莖在凱文手中,一下快一下慢,急促磨蹭龜頭。阿堅的呻吟帶著哭聲,想噴不噴要噴不噴欲噴不噴。猶如戰俘求刑般,四肢即使被固定,身體仍不顫抖。

「感覺我們等會能夠跨年煙火倒數!凱文可以吧?」

「可能……」凱文還沒回完話,阿堅的龜頭已有白色液體溢出,高高噴起。「不行……你太慢說了啦!我之前有叫阿堅禁慾七天……」湧泉般的噴射,數秒時間,精液流滿凱文的手与阿堅的陰部。

「剛才真的噴滿高的!我家客廳牆壁給你白家畫高度好了。以後新人都來一下,看噴多高!」鬼睿持著酒跟黑行敲杯。「黑行,要不要換你家軍犬來噴一下!」

黑行瞇著眼:「我拒絕。他昨晚已經被幹射了兩次,沒東西噴了!」

「嘖嘖嘖嘖還有人自己誇自己很會幹的勒!」晝司白不予認同的說。

「好啦好啦!黑行的佔有慾又發作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