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II – 36

◎夏慕聰

連最後一次噴射都沒有。眾人圍觀下,酒醉的黑行主人從鬼睿先生手上接過布氏鎖BX,主人坐在沙發凳上,要我人大字站在他面前,他一手虎口捏著環扣我的整副巨屌,一捏,疼痛使得整根充血的陰莖瞬間軟掉,整副被屌環圈住。「我最喜歡看黑行這麼心狠手辣了,毫不留情!」晝司白說。

「應該放得進去管子裏吧!」黑行主人醉意地說著。「放不進去就是天賦異稟了!黑行,你要冰塊麼?冰敷一下雞雞,讓它縮小一點。」鬼睿先生問的時候,黑行主人已經抹了些潤滑劑在屌殼內,粗魯暴力不留情的讓我的屌被布氏鎖屌殼給吃掉隱沒。外盾扣上後,自由放風不到48小時的雞雞蛋蛋有如消失在我的雙腿之間,留下一塊黑色閃耀的盾牌,弧線彎曲包覆我的胯間。「鬼…你是特別買的吧。連外盾都是黑色的……」「你喝醉了,不要囉唆。」

我的心情跟剛剛的阿堅沒什麼不同,就是我們失去了撫摸自己安慰自己的權利。「這個比cb還更難清洗,會很臭吧……」我忍不住地問。

「這樣才會有畜味啊!」低頭看著自己的陰部,彷彿外星無性別生物的胯間。鎖上cb,如果龜頭對準尿口還能勉強站著小便,布氏鎖一塊盾牌在外頭,站著尿尿只會往後面噴濕褲子而已,只能坐尿了別無他法。

鬼睿先生拍著黑行主人的肩膀:「好東西就是先用先贏。也許沒多久中國山寨版就出來了,可是原廠正版品質還是不一樣的。」「嗯……」黑行主人的眼皮已經不時蓋下。「你晚上就跟軍犬睡我房間吧,我跟阿良擠一下。」

撐著身體的黑行主人:「不要。我還是回家睡……」

「不要。我要回家。」坐在沙發凳上的黑行主人如果不是我站在旁邊擋著,他已經倒在地上了。我一把將黑行主人抱起。「哇黑行被公主抱了。我來拍張照。凱文你錄影。之後再來糗他。哈哈哈哈。」小白說著。我將黑行主人放在有得靠的沙發上。不過他一直喊著他要回家。「你們到底喝了多少啊?」我問,鬼睿一個眼神,鬼小童舉起旁邊幾近空罐的威士忌瓶。「才一瓶而已。以前阿亮還在的時候,兩瓶也沒問題……軍犬,你把衣褲穿一穿,我送你們下去。」鬼睿轉身拿了自己掛在餐廳椅背上的T恤套上。我幫黑行主人穿好衣服後,再着自己的衣褲。

「鎖匙給你。掉了會很麻煩。布氏盾或布氏鎖的鎖匙,每一副都是不相通的。掉了就好玩了。要在鎖匠面前張開雙腿,給人家看屁眼開鎖。」鬼睿將鎖匙壓在我手心。「鎖匙收好。YEAH我可以下達我第一個給軍犬的命令。晚上就戴著布氏鎖睡覺。我想黑行一定斷片了!真期待他明天睜開眼時看到你鎖起來的表情。哈哈哈哈哈。」

「是…鬼睿…先生。」我將黑行背在後面,隨著鬼睿先生下樓。鬼阿良隨後撥了手機叫車。

電梯裏有些沉默,伴隨著黑行在我背上仍唸著「我要回家。」我們在社區門口等車抵達時,鬼睿開了口:「就麻煩你送黑行回去了。好好照顧你主人。如果以黑行意氣風發的時候,你在俱樂部部落格寫的那些新手文,他是一點也沒興趣的更不用說再跟你一來一回的留言……阿亮真的是個意外啊……」鬼睿看我疑惑仍繼續說了:「阿亮,黑亮則,黑家以前的公關。我們可是可以在紅樓二樓一個晚上又菸又酒的!」見計程車在我們面前停下,鬼睿拍著我的肩膀,「之後再聊了。」他拍了黑行的屁股。「以前也沒這麼容易醉啊!好囉回去小心。到家給我個訊息。掰。」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