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II – 37

◎夏慕聰

用黑行主人的家裏鎖匙將他送上床。沒有洗澡,將滿身菸酒味的主人剝光,主犬便倒頭睡了。半夜睡到一半的主人忽然爬起身到浴室裏,抱著馬桶吐。聽見有騷動聲,驚醒了我,赤裸地跳下床去浴室,拍著主人的背。想倒杯水,才想到這裏真的是家徒四壁空無長物。

除此之外,沒有什麼意外。晨勃的痛苦已在預料內。約清晨四點,雙腿間護盾內陽物被阻擋無法恣意充血勃起,在狹小殼內呻吟作祟。無法正躺。抱著主人,雙腿間感覺巨痛;被主人抱,雙腿間感覺大疼。只能背著主人側身夾緊雙腿,忍受胯下疼痛,讓周公与晨伯對戰。

輾轉難眠,終究還是驚動了主人。邪惡的主人,酒醒的主人,睡飽的主人,開始雙手在我肉體上到處游移。夾再緊的雙腿仍無法阻擋主人的進攻。「誒你的狗屌呢?這什麼東西?」

我正躺,轉頭問:「主人,你不記得了?我昨晚被主人上了布氏鎖。」

赤裸晨勃中的主人正身而坐,攤開我們的薄被。主人掰開了我的雙腿。幹,這姿勢真是令人羞恥害臊。為什麼堂堂男子漢,正港TOP的我會有這種被掰開雙腿的模樣。主人來回撫摸著我胯下緊緊牢靠的布氏鎖,若有所思的,在努力拼湊昨晚的記憶。果然如鬼睿先生所料,主人斷片了……「主人,鬼睿先生有把昨晚拍的影片傳給你。」

主人彎腰拾起手機,輸入密碼滑開。「為什麼會有這種影片?」昨晚在我被上鎖的情況,被鬼家的人從旁錄影起來。主人跟我維持著這樣的姿勢直到所有影片看完。「嗯…好像有這麼一回事。」語畢,主人玩起我的屁股來。「鎖起來幹,應該別有一番風味!」

「什麼!」我驚訝了。主人已經開始摳起我的屁眼,伸手拿了潤滑劑。

「主人不要!沒有洗屁股沒有清,會土石流啦!」

「那就把床弄髒吧!當一號還怕髒怕臭咧。再說一次『主人不要』!」按著主人命令再說一次「主人不要」。主人根本在享樂強攻弱受的感覺。「我現在很硬。我需要發洩一下。」主人現在講的話,根本就是一些〇號上了床喜歡聽的命令語句。而我只煩惱著等會主人進去以後拔出時會發生的囧境。小屁股小眼睛被主人打開後,鎖著被幹,前面無法自然勃起,所有的敏感刺激全部都由屁股承受,會不會太害羞了。主人的狂抽猛送,每一下感覺巨甚。主人有沒有射,我完全無法注意,我只能用枕頭摀著臉,接受被幹,然後最羞恥最讓人想挖洞躲起來的時刻,我為什麼會淪落到這樣啦。胯間整個咕溜咕溜的。

浴室水聲,主人進出,「腿張開。」雙腿之間雙臀之洞立刻感覺溫熱毛巾擦拭,被擦屁股的感覺讓整份羞恥感蒸熱。我到底踏上了怎樣的華麗色情冒險。「為什麼擦完還有一些奇怪的味道?你是潮吹還是前列腺液狂冒?」

在陪著主人去外面自助洗衣店洗床單,我根本就是一個弄髒主人床鋪的寵物。那些貓啊狗的弄髒主人床單會害羞不已嘛,我想不會。牠們也不用陪著主人去洗床單。啊啊啊啊啊。這一個過程根本就是一隻幼犬亂尿尿被主人抓到面前你看你看你看你幹的好事你幹的好事。小狗不會有羞恥感,我會。看著直立式洗衣機轉動水流床單在裏頭滾。

主人在我站在洗衣機前強烈感受羞恥害臊的時候,不停地回著手機裏的訊息。一直到有人出現在他面前。「黑哥,好久不見。」一個比我略少陽剛略瘦小的男性,第一眼覺得相當面熟,可是又想不起來在哪看過這個男人。是在部隊裏嘛?當我們兩個對看時,他有點吃驚。而我莫名覺得親切,我應該認識他才對,可是為什麼想不起來。面熟面熟的。

主人也察覺氣氛怪異,主動的幫我們兩個介紹彼此。「阿鴉,他是我新養的狗軍犬。」

「阿雅!」對,是那個以前跟軍忠學長同單位時的學妹。等等為什麼她變成他了?腦袋裏還有一塊出差最後我們滾床的畫面!跟她上完床,我才非常確定我喜歡的是男人而不是女人。為什麼她變得跟我一樣?「軍權學長……」

主人也不管我們兩個的尷尬,「在跟你聊阿亮以前,我們先去便利商店買菸跟酒吧。」

我顧不得主人口中的阿鴉或者我記憶裏的阿雅,也不管自己要暴露自己當條狗的祕密。「主人,你不會宿醉?」

「不管了。要聊阿亮以前,我想去買他以前常抽的菸。」我們站在便利商店的櫃檯前,黑行主人搔著頭,努力地回憶著阿亮抽的菸。「Marlboro是紅色還是LIGHTS啊?」

「阿亮以前大部分是LIGHTS,偶爾抽紅的。」阿鴉說著。

黑行跟店員說話:「一包Marlboro LIGHTS還有一包粉紅色的SALEM。我記得他也愛抽這款『娘』菸。」

2 thoughts on “軍犬II – 37”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