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II – 64

◎夏慕聰

「叫你小便不是要你把屁股裏的東西一塊噴出來。」鬼睿喝著酒持著麥克風唱著的歌停了下來。他吩咐了鬼家人把桌面清空。「黑鰻魚都可以吃了,應該可以拳了吧!」鬼睿這麼說時,大家都明白了意思。一些懂得氣氛的立刻插播快歌炒熱。

「誰點生日快樂歌的啦!喀掉。」忽然有首清醒歌跳了出來。

「的確也是一種生日啊!」鬼睿正準備著前置作業。「生日快樂也比『沒什麼了不起』好吧!」鬼睿拍了拍已經在桌上翹起屁股的阿力裸臀。清潔過的黑鰻魚再次塞入阿力屁眼,直接以大頭那端前進突刺。阿力的屁眼毫無費力便吸入了黑鰻魚,比刷卡機還靈活。整隻黑鰻魚進去後,鬼睿的手擺在肛門口,呼的一聲,整條再吐出。順暢自在,鬼睿抓了黑鰻魚放在一旁便開始用手啄進入,一下就逼近指節。阿力挨著身,感覺自己的屁股整個身體開始裂成兩半,從雙腿中心點開始。鬼睿毫無憐惜的讓阿力屁眼那圈緊緊隨著推入的手而擴張。「有沒有人錄影啊!這麼重要的時刻!」鬼睿突然想到,問起了現場。

「當然有啊!」阿良說著,果然是賢內助。黑鰻魚噗嗤響亮迷人。

鬼阿力上半身低俯貼近桌面,滿頭大汗,咬牙切齒。此刻翹著屁股接受拳頭的男人最陽剛最豪邁最極致。「阿力,我拳頭進去了!好棒噢!你突破了……哇噢——誰趕快幫他接着,他尿失禁了!不是才剛尿尿了,膀胱還有尿液啊!一拳二得。」鬼阿力抖動著雙腿,接受着自己人生的另一個開始。

白家眾在一旁唱著歌。晝司白勾著白凱文,他冷眼看著。「鬼睿你真是凶殘啊!」小白說完立刻遭到鬼睿瞪著。「小白,你是沒有看過真的凶殘的人麼?」鬼睿以極快速度抽出手再換手進入。「我現在看到了……」小白無奈地說。「凱文,阿堅怎麼還沒到?接個人這麼久?我要我的炸雞啦!」凱文掏出手機準備聯絡時,阿堅剛好推門踏進包廂。

「老大,我到了。」阿堅說話的時候,還拎著剛買好的兩桶炸雞。跟在阿堅後面的是特別從台中趕上來的白家白亞哥白富鋭及鬼家的阿仲。他們台中特別上來的,高速公路塞車的緣故比較晚到。阿堅被差使去買炸雞,所以在大廳等他們到,一併帶上來。白亞哥是個高胖個,早些年以前是在台北工作,後來決定辭職回台中幫忙家業。阿堅是以前的同事,雖然有互相出櫃,但他對於阿堅是M的身分倒是晝司白收阿堅以後的事。小白從炸雞桶裏挑了喜愛的雞腿部分,持了紙巾抓了便吃。「你鎖幾天了?」小白狼吞虎嚥順道問了阿堅。

「今天剛滿六十四天。」阿堅回答時一臉期待小白能夠早日將他解開。小白招著大家,餓的人先吃一些東西。小白只想問天數,一點也沒有要詢問阿堅的身心狀況,是否忍不住,有沒有夢遺之類的。

富鋭拿出了幫忙買的限定款潮鞋,小白欣喜若狂。「終於入手了!感謝~都是店員沒幫我留到,害我要找你在台中找。」

OK的,畢竟台中找找還是找得到台北完賣的款式。」

富鋭說話的時候,鬼睿正結束了阿力的調教,洗完手回來。「又在凹人買東西了!」「哪裏凹了,我也有給錢好不好。」他們在鬥嘴時,黑行起身往廁所去。「黑哥,抽抽麼?」

「涯愛屙屎。(我要大便)」黑行說完,小白見鬼睿沒動作,便問了他要幹嘛。

「伊欲放屎。(他要大便)」鬼睿順口的回著。「你們可以講國語嘛?」

「涯講係國語。(我說的是國語。)」黑行說完鬼睿接著說:「我講兮昰國語。(我說的是國語。)」只聽得懂華語的晝司白有些生氣。「誰來翻譯一下!馬的,在台灣不講聽得懂的國語,令人生氣。」

「黑哥要去大便啦。」有人說。

見縫插刀的晝司白立刻說:「剛剛你要人小便不能鎖門,你自己現在就不要鎖門。」黑行嘴角微微上揚:「我不會鎖啊,要進來洗手或者抽菸的人都可以進來。我上我的——」黑行主人往廁所移動,而軍犬要保護主人也跟著行走。

尾隨著黑行主人進了廁所。主人完全不在意軍犬跟自己在裏頭。主人相當自在地脱了褲子,光著屁股坐在馬桶上,絲毫不介意軍犬正在他面前,軍犬正坐看著主人。小白推了門:「幹,你真的在大便,而且不鎖門!你身為一個主人的自尊心去哪了?」

「自尊心是什麼?可以吃麼?」黑行看著他說,而且伴隨著大便噗通入水聲。「骯髒!不要臉!」小白隨即關上門。

「黑行的身體可是他自己控制得相當厲害。隨心所欲啊!我真的沒有辦法在有人的情況下大便呢。」鬼睿拍著不服氣的小白說著。

SM接觸久了,也就沒有什麼羞恥心了。主人還有羞恥心,那表示玩得不夠,欠調教。」裏頭的黑行大聲說著。

One thought on “軍犬II – 64”

  1. #裏軍犬
    因為64回是2的六次方回數,就忍不住想壓一些重要的東西進去。 #數字控 這邊要謝謝阿俊哥的見解。「我」的客語,目前教育部使用的是人字邊的厓,但阿俊哥覺得用涯或崖可以立刻知道這是住在靠哪邊的客家人。 #漢字的奧妙 小白有點可憐。(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