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II – 65

◎夏慕聰

軍犬在廁所內不時看著主人与門,成警戒狀態保護主人。就跟一般家裏寵物,主人如廁時,擔心主人在裏頭會遇害,會跟著進廁所或者在門口喵喵叫汪汪吠一樣。軍犬也不覺得主人排便時的惡味,等著主人結束,要保護主人。黑行主人自在地抽取衛生紙擦拭自己,再着褲。蓋了馬桶蓋後沖水,洗手。「很棒噢,你很自在!」軍犬吠叫回應。

聽到了沖水聲,鬼睿便推門進來,將洗手台上放置的菸盒內取了一根。「軍犬不錯噢,在裏頭保護主人。」軍犬汪汪以應。「你跟那個,最近進展如何?」鬼睿問。

「就工作上有些來往。大部分都是在談工作。」黑行回。

「幹!你們這些逐臭之夫!」小白進來。「誒你不是不抽菸?」鬼睿說。「上廁所不行喔。」「膀胱不會害羞噢?」鬼睿說話時,小白拾起馬桶蓋,解了鈕扣便掏屌出來尿尿。「我來試試看,有人在旁邊尿尿有這麼難嘛。對著奴尿尿都可以了,怎麼可能被難倒。」小白不說還好,一說鬼睿跟黑行便靠了過去。「哇小白屌很粉嫩噢,童顏巨屌!」鬼睿說完一伸手,小白馬上側了身。「不要亂摸。我覺得你們根本就是在鬧別人尿尿,所以有人才尿不出來。」小白正對馬桶時,便開始排尿。「有很難嘛?沒有啊。」

「所以是不是阿力欠調教。」鬼睿說。小白沒應話,彷彿也認同了此事。

同樣有抽菸的白亞哥一進來,便站在小白旁邊,手伸去淋尿,感覺主人的黃金聖水的溫暖。「主人要尿尿竟然沒講,好久沒有被淋尿感受聖溫了!」

「忘了。被這兩個人激到,忘記白家有人喜歡被尿。不過這邊只能這樣了,清洗不方便。」

「正式鬼趴的時候再讓你們玩人型尿斗啦!」鬼睿才說便被小白嗆:「愛學人,好啦好啦這給你啦。」

「你的白趴場地談得如何?」小白若有所思的才回答:「以前訓犬區辦趴的那個場地,有力的高層人士已經退休了。不太好談……」小白洗手的時候忍不住碎念:「早知道就不要讓出Commander D.的場地,現在好難撟喔……以前的那些SMer都去了哪了,他們那時候怎麼辦到的……」

眾人回到包廂內時,鬼睿問起了黑行:「你跨年要去哪?」「還不知道。可能在家裏吧。」

「要來我家麼?」「嗯……如果黑家沒有要聚聚的話,再去你家吧。」

黑行的記憶被拉得好遠好遠,這幾年都是自己一個人在住處孤樂寡歡,也不去人擠人,就待在自己的小天地裏,覺得不就只是幾十分鐘的激情歡樂吧了。可是那些年,黑家眾還在的時候,都是跟大伙一塊,縱情玩樂,光是黑趴就夠人擠人了,我們自成一個小世界,狂歡暢飲整個夜晚,等到大家東倒西歪橫豎在家裏的每一處。那一年阿亮還在的最後一次,他們在家跨年煮著小夜從名店買回來的羊肉爐湯底,涮着肉片。在場的除了黑家眾以外,阿亮那時候的男友也在。另外還有阿亮認識的地下搖滾樂團主唱跟他的男友及朋友們,仍舊如往年把黑家所在擠得滿滿。餐桌把加長邊拉出來,仍坐不下。就客廳一桌餐廳一桌,還有人直接在瓦斯爐上弄了一鍋。他們邊吃邊喝,有時候還一群人跑到陽台,擠着一塊抽菸。等著倒數時刻,竟然大家卻在吃吃喝喝抽抽玩玩樂樂中給忘了,更不用提到公寓頂樓遠眺一〇一煙火了。為了這個遺憾,他們在察覺倒數時間已過後,自己定了一個倒數。大家數得好開心,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新年快樂,他們活在黑趴時區裏,才不管所在地台灣時區呢。他們還約好着明年也要這樣過。只是這群人的時區已經到不了下一個跨年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