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II – 69

◎夏慕聰

對主人的愛与對男朋友的愛,有無差別?交往過不少的男友的我,夜晚躺在床上輾轉難眠,我無法分別差異。欲念牽動慾望,雙腿之間布式鎖內隱隱發作,我忍不住地傳了訊息給主人「狗狗可以屁股自慰嗎?」躺在床上搔癢等待,覺得屁股癢,好久沒有屁股自慰了,自從屁股吃得下主人的屌跟尾巴,滿足屁股的慾望就不再靠手指頭了。

翻來覆去,今晚應該去主人那的,好想被主人幹,好希望主人進入自己的身體,好想要塞著狗尾巴,像是日一樣。全身赤裸只有屁股插著尾巴的趴在主人床鋪上滑著手機,主人整個人壓在我背上,「你這樣好性感噢,尾巴還一直搖著,好想吃掉你。」

「吃狗肉不人道,不行啦~主人你看只要提肛收縮括約肌,尾巴就會搖晃。」

「這樣好變態噢!」主人的指頭企圖在已經塞了狗尾巴的肛門再突入。我搖著屁股,拒絕。「要不要再插入主人的屌啊!雙龍噢!」

「不行啦,狗屁股會爆炸……」

主人回覆「好」的訊息收到,感覺超興奮的。趕緊到浴室排乾淨。家裏沒有洗屁股的道具,就只能用最原始的方式,努力排便。只要手指頭伸入不會觸摸到便便即可。蹲在地板上,拿著蓮蓬頭清洗,彷彿主人正站在面前微笑地看著狗狗的種種行徑。裸著下半身快速回到自己房間,躺在床上,將自己房間內藏著的潤滑劑取出,抹了些便往狗屁股中心去。自己的手指頭宛如主人的手指頭,撫摸畫圈觸碰沒有尾巴的狗屁股,忽然的指節進入。只是現在自己帶著潤滑劑更容易進入。好希望是主人的手指頭。我翻了身,屁股翹高,有如等待著主人。頭靠在枕頭上,上半身壓低,屁股翹得朝天高,手跨越雙腿之間,往體內送去。「主人……」我口口念念著。「主人。」我的手指頭已經進入到身體無法再彎曲更深入為止。好想主人。「主人!」一根之後兩根手指頭的進入,幻想著是主人的屌,正在自己後方,毫不留情地插入。渴望主人的進入,就像自己的生命已經恭請主人入主。觸碰擠壓撫摸自己體內的P點,就如同主人進入後專攻該點狂抽猛送,全身顫抖的,是主人的玩具,取悅主人是唯一目的。我的手指頭畢竟還是我的,由我的腦我的心控制。可是如果趴在主人面前,翹高屁股,等待主人進入,之後就全憑主人控制,要趴要躺要正面要背面,要抬高一條腿,要怎樣的姿勢,要怎樣煎牛排翻面,全是主人控制。「主人——」隨著高潮一波波來襲,我呼喚著主人更加極促強烈,渴求渴望渴性渴愛渴屌渴幹。可是為什麼我不在主人身邊呢……幹可幹非常幹。

享受過攀越高潮,沒有射精,仍氣喘吁吁。傳了訊息給主人「狗狗剛屁股自慰完,好渴望被主人幹」傳出去時自己還害羞著。

「這樣啊。主人也想幹狗狗。你再自慰一次。要連續抽插十分鐘。如果能插到自己屁股高潮潮噴,就准你射精。」主人的訊息視同命令。還在享受著腦內啡恣意,緊接著要按著主人的命令,連續抽插十分鐘。如果能夠插到自己射精,主人是允許的。兩根手指頭抹了大量的潤滑劑便直接狠狠進入,就如同主人不會對狗憐香惜玉般,要毫不留情,果斷直絕。說殺就殺說幹就幹。主人主人主人主人主人主人,每一聲都是我在呼喚著。主人主人主人主人主人主人主人主人主人,每一聲都是我在討幹著。聲聲喊著主人唸著主人,有如主人帶領奔馳攀越高潮。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