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II – 72

◎夏慕聰

黑鴉与小飛在我們即將杯盤狼藉前趕到。小飛如同在黑家群組裏的模樣,非常亮麗亮眼,黑鴉相對就稍微黯淡暗沉。小飛風度翩翩侃侃而談,黑鴉相較倒是在一旁比較少話。除了小谷由小亮介紹外,黑鴉介紹了在場的諸位給小飛認識,大家一開始的對話有些生疏,不過一會兒熱絡的你來我往就像是從群組內的文字對話真實搬上生活內。目黑的太太還沒來,不然他們兩個現實對話一定更有趣,群組內經常她倆自顧自地聊得特別開心。小飛与冥女王很有話聊,也可能是兩隔壁的關係。黑行主人沉默的時候,我都有擔心,頻頻詢問還好嘛。主人的手掌貼在我的大腿上說著沒事。她們叫了些炸物上桌,她們先前在拉子朋友們家已經吃過了,還飽著。小飛接過服務生送來的生啤後,親切的幫著大家添酒。到我的時候,她笑得開心:「假老公,軍犬,來,這杯給你。」被糗了,自從手機被情報官搶過去的事情在黑家群組內說時,我就跟小飛成了假男女朋友了。黑鴉還吃醋地說,要我別犯錯到要打屁股次數多到換算單位,他會用藤條好好打我,上演真老公打假老公,他可是相當願意替黑哥代勞的。這個「學弟」真是凶殘。

沒多久目黑帶著太太進了夜生。目黑用著破爛的華語跟大家打招呼,目黑太太倒是講得一口相當流利的華語。「打擾大家了。我是黑…啊……」講溜了嘴,遮掩著嘴巴,再重新講一次。「我是目黑 光,ヒカル(HIKARU),請多多指教。」ヒカル,是她在群組內的名字。她要大家叫她ヒカル,而不是單一個音節的漢字「光」。ヒカル在跟著目黑來到台灣以後,頭兩年他們一塊去上課學習中文,每週兩日,她等著目黑下班,兩人吃完晚餐再去唱課。目黑半途而廢,倒是她相當認真的繼續上課。目黑不再學後,她便挑了白日班,在送女兒上幼稚園,她再去上課。她現在跟街坊鄰居、在地友人對話如流。ヒカル不像日本典型女性苗條,倒是相當的豐腴。她跟目黑站在一塊,不長眼的人根本不會覺得他們是夫妻。她一見面就自嘲著自己的體型:「真是不好意思,因為台灣的美食實在太好吃了,沒有控制就變成這樣了。」

「有什麼關係呢——不用在意的,接觸SM會變美變漂亮的。」黑行主人緩和氣氛,冥女王也講了類似的話。

「託黑女皇的福,我老公現在在家裏小便終於願意坐著上了,讓我清洗廁所的時候省力很多。」因為ヒカル是對著冥女王說話,冥女王很快意思到ヒカル將她跟黑女皇搞混了。她馬上解釋黑女皇是坐在裏面中間的那位。「吓——真的很不好意思……我以為黑女皇是真的女性。」她拍了目黑的肩膀,打斷了目黑跟葉老闆的對話。「你怎麼沒跟我說黑女皇,害我誤會了。」葉老闆幫在場的人介紹了一輪。為了避免目黑聽不懂,特別徵求黑女皇同意,中日語的夾雜翻譯。「雖然婚前知道他有在接觸SM,原本以為他到了台灣會安份一點,沒想到還是老樣子。不過他跟我說的時候,還是好驚訝。」她還忍不住地偷笑。「被鎖起來,應該算是好事吧。」她還特別用日語跟目黑說了這句。穿著西裝的目黑一臉尷尬羞恥模樣。「加入你們,玩SM需要什麼條件?」在場的人聽到她的問句,面面相覷,需要什麼條件嘛,什麼也不需要啊。「如果我加入了SM圈,想退出怎麼辦?」

「有人要你退出麼!喜不喜歡吃辣也是要吃過第一口才會知道。」黑行拿起筷子指著桌上的芥末醬。「就像這個,WASABI,有些人就很愛有些人一口都不沾。很多事情都是試了才知道。」黑行主人在講最後一句時,我好認真的看著主人。很多事情是試了才知道啊。為什麼愈來愈多不分跟〇號,是不是也是嘗試過P點高潮就回不去了。我靠在主人肩上,嘗試當條狗,喜歡就回不去了。

十點半過後,客人變少了,大家已經紛紛前往預定的跨年地點了。夜生漸漸只剩下熟客,夜老闆已經先行報告黑女皇,小夜要去着裝,才往後面儲藏室移動。冥女王跟ヒカル聊起了她接過的案子,聊著聊著竟然變成了冥女王跟小亮借繩子要綁ヒカル。「ヒカル的肉感好好噢——」講完就整個人抱得緊緊的。「我等會會把繩子綁在你身上,看你喜不喜歡這種感覺。如果喜歡,就恭喜你脫草囉,脫離香草人行列。」冥女王一綁完胸繩,就忍不住頭靠上去。「這胸部真是太不合理了。」她說完,我注意到了目黑的眼神整個不一樣,像是從來沒看過自己太太的雙乳一般,頭上插了一刀,色。他皺了眉頭,我開始偷笑。哈哈一定是胯下ht的緣故,啦啦啦啦今晚我可是屌兒啷噹,自由自在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