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II – 73

◎夏慕聰

「你有喜歡麼?」黑行黑女皇問,而ヒカル點著頭。「不能因為目黑喜歡,你才說喜歡噢。自己喜歡比誰喜歡都還重要。」黑女皇說話之間,冥女王已經綁完腰部跟胯間。

ヒカル低頭對著正蹲著收尾繩的冥女王說:「你比我還喜歡我自己的身體。看著你的眼睛,專注模樣,我覺得我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ヒカル把站起來的冥女王抱得緊緊。

「如果覺得還可以的話,要不要上去樓上LP,上面有吊點,我可以把你吊起來。」冥女王說話時,ヒカル似乎是躍躍欲試。而一旁坐著的目黑坐立難安,雙手撫著胯下,感覺是已經爆掉了。「如果大家想往樓上移動,等小夜出來,我們就一塊上去LP吧。」黑行黑女皇說。

一會兒,小夜着了黑色一件式小禮服出來,一邊嚷嚷著:「跨年這時候月經,真是好困擾啊。」已經從包廂踏出的我,非常狐疑的問:「你怎麼可能有月經?」擦了黑色指甲油的小夜猶如那晚的黑女皇,一手掐住我的下巴像抓狗一般。「布爺的日曼系列有做模擬的部分,只要注入試劑,便會隨著身體的動作不定時的流出。試劑顏色還可以選擇噢。我選擇要使用這個功能,這樣你知道了麼。小笨狗。」小夜真的對我就像對狗一樣,自居為黑女皇照顧寵物的女僕。「有女性月經不是很麻煩?」我被她拍著頭還被她摸著下巴已長出的鬍渣。「姊姊人家想體會不行啊,你自己的男性日經,每天刮鬍子就不麻煩麼。」黑行主人拍了我的後腦勺,提醒我道歉。「黑女皇,小夜造次了。」

「沒關係啦。你跟軍犬培養一下感情,是可以的。以後軍犬的寵物美容交給你了。」

「是。」小夜彷彿相當開心,能夠從黑女皇那得到任務。「軍犬,你聽到了呴。姊姊一定會把你全身脖子以下的毛髮拔得乾淨溜溜的,把你保養得像你的第二個嬰兒期一樣,白拋拋幼咪咪——」小夜說著她去一位叫日思女王的那邊學習蜜蠟除毛,保證把我全身除毛後,黑女皇會愛不釋手。

「布爺的日曼系列,我記得可以選試劑顏色,對吧。」黑行黑女皇問。

「是啊,最暢銷的當然是紅色,也是有人想當藍血人啦。人家是選紅色。」小夜跟黑女皇聊起日曼系列的產品愈聊愈起勁,是逢知音般。「黑女皇如果不介意的話,小夜願意送黑女皇一份日曼……黑女皇這幾年生日有好好過麼……」講著講著,小夜就要哽咽了。

「當明年的生日禮物也是可以啦。不過也不曉得奔哲明有沒有興趣……」黑女皇這麼說時,小夜聽到可以當作黑女皇生日禮物進貢,相當的開心;而我則是聽到奔哲明三個字而醋意大發,為什麼是這個人有沒有興趣,不是說軍犬有沒有興趣。我不確定自己看到女性假陰在主人身上,我會不會有反應,可是再怎樣對女陰沒興趣,我也會為了黑行主人而勃起的。為什麼主人不說軍犬有沒有興趣,我整個人蹭到主人身邊,把主人的手握緊緊。主人是我的,不是什麼奔什麼的。是我的,是軍犬的。主人如果穿戴了日曼,第一次當然是我的,開苞當然是我的。我的第一次是給了主人的,第一次破處開苞獻給了主人。想到主人的日曼讓給其他男人或者主人的身體給其他男人,內心的嫉妒感佔有慾大爆炸。

ヒカル牽著冥女王的手,有點害羞膽怯地步出夜生,要從外面樓梯上去LP,「好害羞喔……」「如果太難為情,做不到的話,可以從後面的樓梯上去二樓噢。」小夜提醒著ヒカル,也順便跟在場的夜生其他工作人員交代事項,一副老闆自己要出去玩了,你們看情況收拾收拾,能提早下班就自己提早囉。

在〈軍犬II – 73〉中有 2 則留言

  1. 开心,大大更新这么多,辛苦!大半夜看的好兴奋!话说军犬2的主人生活的太清贫了也,没有男主光环呀,看着好心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