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II – 84

◎夏慕聰

黑行黑家強壯盛壓晝司白白家時,鬼睿鬼家正成長茁壯。鬼睿鬼家強壯得能与晝司白白家抗衡時,黑行黑家已潛沉消匿。生命各自流轉,各有漲沉。鬼家從只有一個鬼睿開始,一路壯大到現在的鬼家13眾。鬼睿退伍後的第一份工作,認識了阿良。他們住在一塊是他們都離職以後,在Gay Bar相遇,便什麼都不用說了,那時候他們還各自有著男朋友。鬼睿打游擊式的接觸SM圈,單身便多花點時間,非單身就不玩SM了。阿良是在某次分手單身時,開始接觸SM,他一開始只敢接受網路調教,他認識了鬼睿跟著黑行討厭的加減乘除,這個只躲在網路,手機跟電腦螢幕後面的S。在家裏客廳半夜執行裸體暴露時,恰巧遇到鬼睿起床上廁所。撞見自己室友赤裸著身體在拍照,鬼睿也覺得尷尬沒多問。可是次數多了,難免起疑,鬼睿問了,阿良也沒隱藏,只說了自己在接受主人網路調教。鬼睿自己也有SM經驗,自然沒覺得奇怪。一直到對方提出解除關係,讓阿良措手不及,頓失方向,沮喪難過了很久,鬼睿才忍不住詢問。鬼睿知道對方是誰,便覺得不妙,不過還好阿良給出去的照片都沒有露臉,只有身體,且避開了胎記特徵之類的。加減乘除是黑行一直想挖出對方真實身分的傢伙,受害者不算少數,鬼睿找了機會帶了阿良去黑家聚會,那時候的黑家正是人數最多的時候,高達二十三人。那晚阿良膽怯地問鬼睿要不要調教他,不過鬼睿礙於自己有男友而拒絕,非單身的鬼睿總覺得自己有男友的情況下,實在無法調奴,任何精神或者肉體的調教都不行,自己會覺得自己背叛了男友。

鬼睿再度單身時,阿良冠了主姓,正式成為鬼家底下第一號奴隸,也位居鬼家秘書的角色。鬼睿開始了沒有阿良就沒有SM圈精彩時光的日子。阿良對於鬼睿完全沒有佔有慾的,覺得主人要有幾個奴隸幾隻狗,只要顧得來就好,他沒差。正是因為阿良對於鬼睿的寬容,鬼睿才覺得自己在阿良面前,是一個完整的自己,絲毫不用隱藏自己的每一個念頭。

鬼小月是鬼家第二號奴隸,身為空少的他,本來就是到處飛到處玩,見聞廣泛,國外SM俱樂部玩樂場所這麼多,不時還有大趴,玩SM當然不是什麼太特別的事情。他折服於鬼睿,主要是氣場霸氣。他在鬼睿面前,完全就是個C貨,再怎麼裝MAN都是沒用的偽裝。

鬼小通跟鬼小乩,兩個人則是因為想當狗,想找到一個人,把自己全心全意整個身體交給對方。鬼小通除了想當狗外,另外會被鬼睿命名為小通,是因為他想要玩拳。鬼小乩則是因為靈異體質,及身在宮廟工作當乩童的緣故。鬼小乩說他來找鬼睿當奴,可是有經過上面的同意,上面的給他的指示,對方條件,鬼睿正是剛好完全符合。

鬼阿合,是因為身材一直被主流同性戀SM圈給拒絕。鬼睿從黑行黑家那受到的薰陶,玩SM已經是小眾了,還再區分主流非主流,身體曲線等等條件,就太殘忍了。鬼小熊跟鬼阿合差不多,不過自從熊族當道從非主流變成主流以後,鬼小熊忽然變成超級搶手貨,男友根本是拿著號碼牌排隊等候。不過他始終沒有忘記讓他建立對自己身體自信心的是鬼睿,他永遠都是鬼睿的小熊狗,主人永遠是第一順位,男友只能排第二,如果無法認同,請離開。

鬼阿童跟鬼小星兩個人找上鬼睿的時候還是建國女中的學生,未滿十八。鬼睿對於他們兩個的調教有點困擾,有請教過黑行跟阿亮,他按著黑行的建議,只給指令,不做任何肢體上的接觸,僅以精神調教,到他們滿十八為止。不過其實鬼睿還是有對他們兩個做打屁股的調教,以他們自訂的分數成績,自己評論自己應該打幾下屁股,果然是SM有助於認真讀書。他們上了大學以後,鬼阿童被鎖以布氏盾,渴望終身為主人保持童子之身。而鬼小星鎖了布氏鎖沒幾天就該該叫,完全無法忍受鎖貞操的痛苦,只要叫他鎖起來就是要他的命一般。

鬼阿畜,顧名思義便是隻畜牲。在被家裏遺棄之下,被鬼睿撿回家。在這個人嚷嚷著不想活了讓他死,鬼睿不屑地說著好啊不想活了好好的人不當那就當隻畜牲吧。莫非要捨棄身為一個人類的種種權利義務自由,才會明白這些台灣人與生俱來的民主自由權力是多麼的重要。在鬼家,任何人的地位都比鬼阿畜來得高,牠只能在鬼家當隻畜牲,最後一隻人型犬恢復人型穿上衣服後,牠才有資格。只有失去以後,才會明白擁有的珍貴。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