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II – 85

◎夏慕聰

鬼趴前一晚,除了鬼小月執勤的班機明早抵台,鬼阿翔當日搭高鐵外,鬼家的人幾乎都齊聚到了大本營,倒是鬼王鬼睿失蹤了。沒留下去哪的任何訊息,著實讓鬼家其他人相當的緊張,不曉得是不是發生什麼意外,手機直接轉進語音信箱,無法聯絡。有人指責著阿良幹嘛挑這個節骨眼跟老大說,鬼趴到底是要辦還是不辦,工作分配雖然都是阿良在指派,但鬼趴少了鬼王鬼睿,這還能叫鬼趴嘛,是不是直接跟commander D.取消好了。眾人慌亂手足無措之際,阿良收到了黑行傳來的簡訊,說了鬼睿在他這,他跟鬼睿正在吃晚餐,他會好好勸勸鬼睿,會要他早點回家,要大家不用擔心。「黑哥傳了訊息來了,老大在他那,大家不用擔心。」阿良拿著手機秀著螢幕給大家看,這才讓鬼家眾人安心。

阿良分配工作的時候,還沒有想到自己會被回了家的鬼睿狠狠修理到連走路都會屁股痛的地步。他現在就坐在一樓鐵門後面,看著樓梯間煙霧裊裊吸收草本精華的大家,聽著閒聊的八卦跟話題,偶而滑一下手機,注意著對講機內重要訊息。鬼小通跟鬼小乩陪著剛剛身體不適的人回來,阿良也忍不住的再三詢問對方的身體狀況,看來是無恙,想要進去再玩。黑行主人牽著軍犬從裏頭出來,將軍犬的牽繩交給獨自出來的小亮,他自己走上樓梯在一樓處,收著訊息。有些電信門號在地下室收訊不好,WIFI太多人連時,也會頓頓卡卡的,黑行自己跑上來用自己手機訊號,怕遺漏了奔哲明的電話或訊息。回傳以後,坐在旁邊的阿良仰頭對著黑行說:「黑哥,昨天謝啦……」黑行拍著他的肩膀表示不要緊的。黑行主人閃閃躲躲坐在階梯上的人,走下樓梯,拾回軍犬的牽繩。赤裸的軍犬,搖晃著狗尾巴,想用自己的可愛,奪回主人的注意力。

小白正跟白家的人玩著店裏的狗籠。赤裸的白阿堅被關進了狗籠。鎖著一百天後的白阿堅,經由晝司白認證,阿堅爆發了一半的奴性与犬性,要往狗奴方向調教。即使過了一百天,阿堅胯下的布氏鎖BX仍未被卸下,依然鎖著,小白說接下來要測是公狗還是母狗,男奴還是女奴,就繼續鎖著。阿堅聽到判別時,臉色發青,哀求著主人不要再鎖了,他是公狗也是男奴。但小白不肯輕易接受,維持著原判。鬼阿力的人型便器值班下班後,由白家白亞哥接力。白亞哥也是一個喜好黃金聖水調教的人,只是他也喜歡黃金調教。不過玩到糞便,在這裏不太方便,所以通常都是私下約調。白亞哥最喜歡的還是主人晝司白直接坐在他臉上如廁,甚至餵食。只要白亞哥在,環境允許,小白都是在白亞哥臉上如廁。白亞哥最喜歡用自己的舌頭為主人擦拭,他超喜歡看著小白反應激烈又矢口否認自己喜歡被舔肛。欺負主人最有成就感了。

鬼阿仲幫鬼阿力清洗身體時,鬼睿探頭:「等會我玩完鬼小通,就算你囉。你一樣也不用動,看,我多貼心。」鬼睿說的話,之後要做什麼,阿力心裡明白的很。那天都在KTV被公開拳了,沒什麼好怕的,只擔心自己又變緊了,不容易拳。他還記得隔天工作時,每一步路都可以彷彿感覺主人的拳在自己體內溫存。鬼家那些喜歡當狗的,正戴著狗面具用兩條腿走路,跟著主人晃來晃去的。

因為commander D.已經擠了八十人,空間有限,所以黑行主人特別允許軍犬不要在地上犬行,可以恢復成人型,不過還是得赤身裸體,身上只有布氏鎖及項圈牽繩。小亮跟小谷似乎有點爭執,小谷對於小亮綁其他人有些吃醋無法接受,兩人正彆扭著。小亮抱著黑叔訴苦著,而他也一手攬著我。有不認識的人忽然伸了手摸了我光溜的屁股,他立即被黑行主人怒斥:「你有沒有禮貌啊!你是沒看到他戴著項圈,表示是有主人的。沒經過主人允許,你敢伸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