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II – 87

◎夏慕聰

鬼趴即了。最後半小時,沒有續趴的人們加緊玩樂,而鬼家等會commander D.鬼趴結束後,全數移動到鬼阿翔翔爸入住的飯店房間繼續,白家也定好了續攤的地方。我準備要返營收假,可是黑行主人要跟奔哲明約會。這讓人不太爽快,讓我不太高興。大家都要去玩樂,而我準備獨自收假,回去眾多男人的軍營,卻沒有一個是我想要的。這背後一定有一個命運大魔王在操控著。可惡。最無法忍受的是黑行主人要去約會。明明昨晚睡在主人身邊的是我啊,光是想到今晚可能就換成了那個叫奔什麼的睡在黑行身旁,就不太開心。

「黑哥,我們要去阿翔的房間續趴,你要來麼?」鬼睿先生開口問了,卻忽然想到:「啊你晚上要跟奔哲明——約會愉快囉。」鬼睿先生沒有繼續詢問黑行主人了。為什麼不問,搞不好黑行主人會想去鬼家續趴而不想跟奔哲明約會啊。

「果然還是沒有討厭鬼的趴體比較好玩。」晝司白特別在黑行面前說著。「金堅尼跟鄭荷,不是我約的。」黑行回著時,我突然想起那個會在主人面前把屌掏出來的傢伙,對,為什麼他不趕快出現,把主人約走,不要讓黑行主人跟奔哲明約會就好。我的腦袋裏滿滿都是如何阻止著黑行跟奔哲明約會的怪怪念頭。

鬼睿拿起麥克風:「離鬼趴結束時間還有十五分鐘,請大家注意時間,需要清洗換裝解繩子的,抓緊時間,六點一到,我們會開始請大家往外面移動。有需要約吃飯或者續攤的,可以開始約了。等會不要一直在等人然後不肯移動。務必遵守時間,大家都是SMer,守時很重要。請大家配合。」講完以後,鬼睿開始分配鬼家的人六點後,各自清理環境及工作。

黑行主人拍著我的裸臀,提醒我可以拆尾巴開始著裝了。不想和主人分開,我不想去廁所了,便直接在位子旁蹲下,將尾巴排出體內,尾巴就像便便般,用力通過括約肌,哼了一聲,疼痛的,握緊主人的手。「還好麼?」主人問。

「主人,呼呼……」我整個人捲成一團的蹭在主人身上。

主人拍拍我的屁股:「這麼高這麼魁的人,怎麼像個小朋友……」

「幼犬恢復成人,就還是一個小朋友啊。」

「好啦,趕快把衣服褲子穿一穿了。需要我幫你穿麼?」主人說完,我立刻點頭。「真的?好呦,我真的可以幫你穿噢。」

「嗯。狗本來就不會穿衣服啊,要主人幫忙穿,狗才會穿衣服。」我一說完,主人原本往我胯下要捏雞雞的,發現我鎖著布氏鎖捏不到,改捏了我的屁股肉。

「真好意思講。」主人從我折貼好放置包包內的衣褲,拿了內褲,抖著然後放在我面前。忽然之間,我彷彿成了幼童,我已經忘記幾歲開始便是我自己穿衣服褲子了。脫衣服褲子在約會做愛打炮還有人脱,可是一般人不會讓別的男人幫忙穿衣服褲子。忽然之間,心偷竊狂喜不已。哼哼,我就不相信黑行主人會幫奔哲明穿內褲。黑行主人拉著我雙腿間的內褲往上平貼在我的胯間。

「我看到了什麼!」鬼睿先生忽然神出鬼沒在我們附近。「這年頭主人還要幫忙狗穿內褲啊,哇嗚——黑哥,我輸了。」黑行主人一件一件的幫我穿上,我超開心超興奮的。

離六點還有五分鐘左右時,黑行主人便準備上樓。小亮跟小谷的彆扭還沒解決。「有機會我再幫你開導一下小谷了。」黑行主人捏了捏小亮的肩膀,便徑行去跟開始忙碌鬼趴善後的鬼睿道別。「不用送我了,你忙你的。我先走了。」黑行主人帶著少數黑家參與的人往樓上走。沿路跟著認識的朋友道別再見。我始終握著主人的手,沒有鬆開。

「黑叔,你們往哪走?」小亮問。而小谷始終離小亮有幾步距離。

「嗯,我晚上還有約。不會離開西門町。」主人說話時,我緊緊貼著。

「那我們先走囉。」小亮說話時,小谷已經側了身走遠幾步。黑行主人跟我向他們揮手道別。

「你呢?準備收假了。」主人問的時候,我超想賴在主人身邊不回去的。「怎麼?還沒回去就一副不肯走的模樣。」

「不想收假……不想離開主人……」牽著主人的手開始盪鞦般的搖晃著。「主人陪狗狗去捷運站。」

「好啊。你手不放開,是打算牽著手走過去麼?」黑行主人說話時,我拚命點頭。繞著脖子掛在肩膀上的牽繩垂了一截下來,我才意識到脖子上的項圈還沒拆。可是一點也不重要。這是炫耀,向所有台灣人炫耀,軍犬是黑行主人的狗狗。就是要跟主人牽著手走向捷運站,才不管路人異樣或者羨慕的眼光呢。

在〈軍犬II – 87〉中有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