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II – 89

◎夏慕聰

一個農曆新年過去,黑行主人与奔哲明沒有任何新的進展,按著情報官學長的分析,我必須在黑行主人身旁按兵不動。他們沒有特別密切接觸,對我來說就是好消息。主人的房間,沒有其他男人的味道衣褲或者多一支牙刷刮鬍刀之類的。在主人的空間裏,犬鼻子的自主練習是很重要的。

三月要冷不冷要熱不熱的,冬天欲走還留,春天渴望還來。黑小夜在群組裏規劃的溫泉飯店二天一夜之旅便是今日,下午她會開車來接黑行黑女皇跟我。我前一晚便先到主人的住處,即便天氣很冷,脫光赤裸,身體都有些顫抖跟雞皮疙瘩。即使如此,仍然要挑戰著寒流來襲時,依然赤裸犬狀,底子熱,是人體暖爐,主人的人肉抱枕。屁股三把火外加一把尾巴,冷就蹭著主人,氣溫也被我打敗。

黑小夜說要上來幫忙黑女皇搬行李,想也知道會被拒絕。黑行主人說停車太麻煩了,要她在巷口等,行李會交由軍犬揹。戴著項圈的我揹著兩人份的行李,跟著主人下樓。走到路口便看見一台黑色休旅車,駕駛座是阿財而不是小夜。「有你在我就放心了,不用擔心沒有人幫黑女皇駝重物。」在車外等著的小夜拍著我的肩膀。她開了後座車門讓黑行黑女皇上車,然後招呼我上車後才坐到副駕駛座。「黑女皇不好意思,我想跟你們一塊去玩,臨時加入。」阿財台台地說著。「然後我無法留下來過夜,一大早有工作……」

「沒關係,不要緊。你能來陪小夜,就很好了。」黑行主人這麼說。

「黑女皇幹麼糗人家啦。」小夜有些嬌蹭。

跨年當晚,小夜請示過黑女皇,得到允許,便將阿財帶回家了。鐵錚錚的漢子怎麼可能抵擋溫柔鄉的誘惑。阿財顫抖地吻著小夜,愈吻愈穩愈狂烈。即使小夜得到黑女皇允許,仍有意阻止,阿財無法克制自己的衝動,體內的慾獸要破繭而出。但阿財還是阻止了自己。他單穿著平口四角褲坐在床沿道歉著。而小夜述說著自己的恐懼,說著她沒有阿財渴望的女性身體。他不介意,她便不介意。赤裸的兩個人真實地面對彼此的渴求自身的渴望。即使當晚是小夜身上日曼的經期,阿財也不介意肉棒子進紅棒子出。阿財跟小夜的來往在跨年夜之後變得更密切。小夜並沒有讓阿財加入黑家的群組,因為她想保持一些空間与距離,但她卻不介意著阿財拿起她的手機翻閱訊息。黑家溫泉小旅行便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被阿財知道,還因此多了一個小吵架。阿財吵著要加入黑家群組,可是小夜覺得他不能算黑家的人,他們在爭吵中確認彼此是男女朋友關係。不過小夜還是覺得阿財必須要成為黑女皇的奴隸或sub才能加入群組。

黑鴉跟小飛開車,兜小亮跟小谷到北投。冥女王跟石頭,他們則与目黑跟ヒカル一輛車上去。我們到的時候,他們八人已經在飯店大廳等著了。「好久沒來了。」黑行黑女皇這麼說時,舊黑家的人黑鴉小亮都笑了,他們笑得眼中有淚。然後他們看著小夜在櫃檯登記,飯店新人員對著女性的小夜一臉困惑地說著葉先生,他們再度大聲笑著。

這間溫泉飯點頂樓有三間家庭式房間,黑家都住過,不過黑行跟阿亮他們最喜歡的是靠馬路的那間。溫泉池是在戶外,對於菸槍阿亮來說,環境比較舒服。黑行沒有再買阿亮抽的菸了,他不想再用菸召喚過往,如果真有魂魄輪迴轉世,他希望阿亮趕快去投胎再回到黑家的身邊,總有一天會有一個長得很像阿亮的小朋友踏進SM圈,不管他或她,只要同一個靈魂再度出現,他們會知道的。「如果阿亮的靈魂還逗留在這世界上不趕快去投胎,看我怎麼修理他。」黑行主人曾這樣說著。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