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II – 95

◎夏慕聰

行進中的軍犬英姿煥發威武壯碩。這是一趟黑家夜行軍。只要有主人在,軍犬便是軍犬。黑暗籠罩的大地道路,沒有月亮更沒有星星,鵝黃色的路燈間隔距離的鼓舞著,偶而行來的車輛夜燈照耀著黑家一群人。夜晚還在外遊蕩玩樂的人們擦肩而過,他們沒有發現在地上的狗有什麼異狀,只是嗨或晚安便過去了。有些還沒有經歷這樣的情況的人捧著胸摸著心臟。「呼——怎麼有種緊張感——」沒有敵人的夜襲,敵人就是自己,心臟在跳動。

每隔一段距離的電線竿上便出現一台監視器。「你覺得我們今天晚上的夜遊會有多少人在錄影畫面裏看到?」「除非這附近發生事情要調出監視器畫面,不然一定會被洗掉的。」

「我也好想要一隻軍犬噢。」冥女王說時,正看著石頭。「我不要當狗。」石頭直接了當的拒絕了她。「好小氣噢。你屁股這麼翹,有尾巴一定很好看。」

「你要牽軍犬麼?」黑行黑女皇問。「不要。牠是你的。我比較想要一隻我的。」石頭急欲放開她的手,卻被緊緊地握著。「目黑呢?」「他只想要黑女皇吧。」他們同時看向目黑,他一臉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

夜行軍的目的是前進觀賞夜景的地點。目的地,以前黑家夜遊是要繞遠路,好大一圈,而現在出現了另外一條新路是下一個長長的階梯,直線向下前進,可以省下半小時,小夜考量人与犬的條件,正準備帶大家繞遠路時,黑行黑女皇選擇直線向下的階梯。「真的可以麼?」

「沒問題的。軍犬是軍犬啊。」於是黑家一群人跟著黑行黑女皇的決定,走階梯下去。而大家陸陸續續往下走時,只剩下黑行黑女皇与軍犬在最後面。對於一隻人型犬來說,下樓梯是一個艱難的任務与動作。用兩條腿走樓梯一階一階的,日常生活沒什麼的。可是用四肢着地,用爬的人類身體來說,有些不容易很不習慣。

軍犬在階梯第一階便有些顫抖与恐懼。擔心害怕自己失足滾下去長長階梯,無助的雙眼幾乎要泛淚地看著主人,軍犬被黑行主人捧著雙頰:「不要緊的,來。慢慢來,一階一階站穩向下。相信自己可以的,你是軍犬啊——」黑行主人站到軍犬下方階梯上說著,雙手攤開:「不要害怕。有主人在。我在你下面。慢慢來,我們可以花一兩個小時一步一步下去。沒關係的。不要害怕,頂多我們一塊滾下去而已。」聽見主人這麼說的軍犬,顫抖著身體,已經不知道是冷或者是內心的恐懼了。一無所懼地踏下第一步,再往下踏一步,調整著重心。「很好。軍犬就要像隻軍犬。BE A MILITARY DOG. Good. 這才是我的軍犬!」軍犬的每個肌肉都用盡力氣,那根在軍犬屁股上搖晃的狗尾巴驕傲自豪地屹立。

小夜停下腳步,往回快步走到。「黑女皇,小夜在你後面。不用擔心。我們可以一起滾下去。小夜當你的肉墊……」小夜還沒說完,她已經發現黑家的大家全都像她這樣,站在黑行黑女皇背後,一步一步地看著軍犬向下。「我們大家都在後面噢,黑家的每一位都在。不用擔心。」這一個階梯,慢慢走,彷彿走了一輩子般的遙遠。黑家的每一位就跟著,每一秒每一分每一步每一階,大家要一起走下去向下走下去。

有時軍犬不太穩時,黑行黑女皇扶緊牠的上半身,穩住牠的前腳,讓牠的後腳能夠着穩。如果失足滾下去,會有主人接著,會有黑家眾撐著。這是一張堅硬的防護網,保護著守衛著。

滿頭大汗汗水淋漓的軍犬,堅強勇敢剛毅無所畏懼的。

One thought on “軍犬II – 95”

  1. #裏軍犬
    拖了幾天才寫89-95回的。原本是想寫完下階梯就要跳往下一段的,但覺得好像應該把溫泉趴寫完,所以會把下階梯完回到飯店的部分寫完。下階梯是件有難度有危險的事(至少我認為),所以如果其他的狗狗有遇到被下這種命令,對方/主人或沒有人在下面接著,請拒絕這件事情。
    「黑家永遠都會贏鬼家跟白家。多元性別融合已經出現在黑家,早了這個世界這麼多年。敬黑家。」這句話改自我05還06年講皮繩愉虐邦,提早了很多年讓我看到多元性別自在相處的世界。溫泉趴會一直被我提起且書寫,跟皮繩辦過的幾次溫泉趴有關❤️,愛你們。
    如果我真的順利在半年內寫完肉書《軍犬II》,那我應該可以說每十年我可以寫一次軍犬,把十年內的所見所聞或親身經歷寫下來。在黑書之前的那個寫了開頭沒寫下去的「軍犬」在雲端硬碟被我改名為《假犬之名》害我找了老半天~軍犬III好像可以叫假書。不管是假書還是淚書,等我肉書寫完再說。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