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II – 99

◎夏慕聰

酒保從店內送了酒出來到外面位子,還順便點了蚊香。黑行主人坐在靠圍牆邊,鬼睿先生在對面。我理所當然地坐在主人身邊,接過酒保遞來的酒單,猶豫著要喝什麼調酒。酒保放下菸灰缸時,黑行主人開了口:「貞男人當然喝『貞男人』啊。」

「鎖多久的版本?」酒保帥哥問著。

「一直鎖的。」黑行主人代我回答,鬼睿先生狂笑不已。我的耳根有點紅,自己褲襠裏的祕密畢露無遺,雖然司令的酒保們見怪不怪了。「鎖起來就鎖起來啊,有什麼好害羞的,一副告訴別人自己被鎖了貞操,貞男人還害羞噢。」主人訓斥時,我像個小朋友般猛蹭著主人。名為貞男人的調酒始於二〇一二年,為了貞男人趴體誕生的同名調酒。

「欸,你知道小白已經在準備他跟訓犬區的聯名趴體了麼,而且為了達到以前訓犬區趴體的規模,他開了一間公司『晝司制作』,找了專業的公關行銷來處理。看來真是卯足勁了。着拚。」

「是噢,還滿骨力的。做到要一間公司專業團隊處理的趴體啊。」

「是啊,好像還跟政府部門合作,打算用觀光名義申請補助。」

「最好是能申請補助啦,項目是SM就有點難了……」

「名目囉,怎麼可能跟政府單位說嘿我要辦SM趴體,請補助我。」鬼睿先生故意模仿著晝司白小白的語氣。

「哈哈哈哈!」黑行主人大笑時,酒保帥哥從店內端出了一杯近似粉紅色的貞男人調酒放在我面前。

「D哥說趴體舉辦的那幾天想選出下一任的訓犬區版主,聽說是現場測驗,歷任訓犬區版主都有表演過。」

「噢。」黑行主人的反應,讓鬼睿先生察覺了什麼。「你知道考題?對吧,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知道。」

「我知道啊。D哥接版主表演的那次,我在現場啊。那是我第一次出國,就去參加SM趴體。ㄎ,我知道考題。要告訴你麼?那是考驗主人跟狗狗的臨場反應……」還沒等黑行主人說完,鬼睿先生便打斷了他說話。

「你不用告訴我。我不想知道。我沒在怕的好嘛。不過你已經知道答案了,有點不太公平就是了。」鬼睿先生叼著菸的手指著黑行主人。

「我又沒有想要當訓犬區版主。」黑行主人攤手。「版主這個身分應該是小白比較想要吧。嗯~還滿期待小白跟他的狗的表演的,不知道會怎樣呴。」

「噢對了,講到小白跟他的狗。小白湊齊了二十六個英文字母了,哇白家可是聲勢浩大呢。」「X,他都找得到人,X開頭的名字?」

「哈哈哈哈。」換鬼睿先生大笑了。「那是他硬改人家名字,強迫對方叫X,改名艾克斯。噢對了,他是衝著你、你來的。」鬼睿先生比了黑行主人再比了我,我一臉疑惑。「白家有一隻軍犬了,白軍犬。不就是衝著你們倆位來的。」

聽到白軍犬的名字,黑行主人笑到岔氣,「還真的咧,幹得好啊小白——那他有想要變身成為白女皇麼?」

「這倒沒有。」於是鬼睿先生開始從白家A開頭的白亞哥數起,B的白富鋭,一直數到Z結尾的白查克。「我應該沒有漏了誰吧,光是湊齊就二十六個人了,如果再加上重複的,白家現在的人數應該是二十九人。嘖嘖嘖嘖嘖。」在黑行主人与鬼睿先生旁邊,真是如坐針氈。光是這兩個人的記憶好到可以拼湊出每個白家的人。「白軍犬還滿MAN的,留著小鬍子,現在可是鎖在白色布氏鎖內,挑戰一百天。看起來小白是要鎖到白軍犬爆發犬性為止了。小白下了訂單,一條白色牽繩、一只白色項圈、一副白色狗面具、一根白色狗尾巴,走全白路線。還滿期待看到黑軍犬跟白軍犬碰面的,一定很有趣,好期待啊。」

鬼睿先生私底下跟我說要我注意一下主人的狀況,甚至傳訊息跟我說黑行扣掉二樓司令定休,已經連續七天還八天,天天報到,狀況不是很好。而我已經努力的把假都排出來擠出來了,可是我不是24 / 7的在主人身邊當狗啊……部隊裏還是有事情得處理,公務得辦……我也很想當一隻時時刻刻在主人腳邊的軍犬啊……每次見到黑行主人,只見他日漸憔悴的模樣,我心疼也無奈……

主人過得不好,我感同身受。隨時注意著手機傳來的訊息,已經成為習慣。但這天要繳交的報告跟計畫實在太多了,忙到過了晚餐時間後,我才有時間看手機。而——

「你可以來陪我麼?」來自黑行主人的訊息,1314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