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 – 69♀

◎夏慕聰

「沒有人比我的狗更懂我——」親吻之下,她說。「我的人生很豐富了,兩個摯愛再加上一隻狗狗。」狗狗是跟摯愛一樣的嘛,狗狗不能是愛人嘛。所以我超越了她所有的狗狗嘛。愈吻愈激烈,愈吻愈佔有。啃食像是要吞沒彼此的身體与靈魂般。「過分幸福的人是需要付出代價的。」我不懂她說的話,這樣的她算過分幸福嘛。濕漉漉的肉身擁抱,黏膩膩的靈魂撫摸,沽溜溜的雙腿挾持,早分不清楚是汗水還是體液,親吻吸吮沖了澡上了樓躺了床。「剛剛的暗黑之舞有半小時吧。我還是第一次跳了這麼久。」她說話時,我們望著熟悉的天花板,癡癡的發著呆,靜靜的凝著神。

「主人⋯⋯」我翻了身,壓在她身上,貪戀她的氣息、髮膚。明知道今日過去後,便是長久的別離和不知歸期的重遇。

「叫我dt。」她的雙手環抱著我的肩膀。我俯瞰著她,但願漆黑房間內的光不要照到我的臉。我想笑著送她離開,不想讓她瞧著我哭著的臉。我笑不出來,臉掩飾不住我的情緒。她翻上了我,房間內微弱燈光讓我的臉展露在她面前。「小衷,我的小衷。」她親吻著我的臉,撫摸著我的臉頰。赤裸的我們,在彼此面前身心靈的赤裸裸。「我的朋友圈、我的調教、我的訓犬區,我在台灣的一切,小衷你都可以繼承,全部拿去。」我搖頭,我不要,我不要什麼繼承,什麼都不要,我只要她留下,可是我開不了口。狗狗要怎麼跟愛人比,拿什麼比。她捧著我的臉,「照我說的做——心之所向、衷之所動——」

她的姿態、她的強勢、她的話語,讓我瞬間濕潤,我的身體像是聽話般,我的心神像是崇拜著,我的靈魂像是臣服者。張開雙腿的我,再次感受她的身體,我夾緊她的腰際,雙手被她雙手壓制,我在她面前就是M就是奴就是臣服者。「dt幹我,dt幹我——」我的內心會記得的,永誌不渝。我的身體會記憶的,永劫沉淪。她的指頭撥弄著我的陰環,那微微點點的震動,我的陰蒂被刺激著,兩人雙腿摩擦磨蹭。我的胸部乳頭被愛撫搓揉,我的陰唇膨脹攤開,紅潤充血,肌肉攣縮,我的雙手緊抓著床單,弓起的身體阻擋不了高潮衝浪擊來。陰道被進入,吞沒她的手指。一波波一陣陣。要感受要記得要永存要想念。

「為我呻吟——」身體興奮痙攣未過的我說話,反受為攻,我想要記得她的聲音每個呻吟每個喘息每個呼吸,我都想要好好的記住,任憑時間無情世事摧殘,我都可以記得,可以記得好久好久,可以一直到遙遠的未來,我們再見面。她的兩個陰環,我的牙齒咬齧。她的兩個陰環像是生命中的兩個摯愛般,困崁進她的肉身,勾一勾她,她便會有感覺,可以把她牽走。好想斬斷這兩個環。撫摸著修整的陰毛,短而有力的毛髮,長在她的外陰。內外陰唇,因為我而膨脹充血,外陰微露綻放濕潤,「會記得我嘛,會記得很久嘛,會記得我們約好要再見——」她的呻吟跟顫抖,我會記得你,我會記得很久,我會記得我們終將再見。

纏綿繾綣糾纏,肉身高潮愉悅,抵不過時間,天光。「你沒有遇見我,也許已經是一個有幾次調教經驗的主人或者女王,而不是我腳邊的軍犬。也許就是註定我們會相遇,你會來到我身邊。如果可以成為主人或者女王,絕對要去試試看。試了不喜歡再說,絕對不要為了我、為了任何人而放棄任何的可能。為伴侶犧牲,這是不行的。跟誰在一起都一樣。有機會成為主人的話,你一定要努力,相信你可以的。」我沉沉睡去,再有意識時,我感覺到她離開了床,她著了衣,準備出發,前往異地。我側著臉,不願意看見她離去背影,靜靜地聽著每一個聲音。聽見她離開時關上鐵門的聲音,那扇重重的鐵門鎖上的聲音。空蕩的雙人床,寂寥的房子,在這空間裏SM道具都消失了,餐桌旁的地下的狗盆不知道哪去了。備用鑰匙還在我這,後陽台還掛著我們的衣物褲子。風吹拂著白衫,白褲如果我沒有及時抓住就吹走了。打掃整理了這個家,沒有主人的家已經不是家了。離開前,我繞了一圈,每一個地方都有我跟她的影子,都有主人与軍犬嬉戲玩樂的畫面。我鎖住了一隻名叫軍犬的人型犬往後的生命。穿鞋時,看著那雙惡魔高跟鞋,我決意再踩在這雙高跟鞋上,我知道路難走,之後也沒有人在旁攙扶著我。不過我會繼續走下去的,惡魔高跟鞋就在我腳下,意念是黑色的,踩過的街面,把地撕裂震毀。

dt走了。我們各自遠颺。她像是消失在人世間般,離開了我的生命。

在〈軍犬 – 69♀〉中有 1 則留言

  1. 三四月日更連載結束。之後是休刊,連載再開時間未定。
     
    把惡魔高跟鞋穿走這段是大宇宙臨時來的訊息,但我覺得這個意念好強大啊。喜歡。
    這回的部分句子來自於跟小梅的對話。「照著我的話做」是來自電影《峰迴路轉》。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