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 – 114♀

◎夏慕聰

腳踝上小幸小令她們送的腳環閃閃發亮著,是剛剛幫牠沖洗時沾帶來的水珠折射的光芒。閃耀的此刻此時,無需左顧右盼。專心注意著牠,是我現在最重要的功課。指導教育著牠關於一隻人型犬的各種姿勢。四肢站立時,我抓著牠的腰桿,緩緩著帶牠膝蓋從著地到騰空。「行進時,膝蓋要像現在一樣騰空,比較方便行走。」我再帶著牠膝蓋著地。「靜止停留在一個地方時,膝蓋可以著地省點力氣。好,自己做一遍。」看著牠一把膝蓋抬起來,就像是屁股用力翹高般,再指導著。「腰桿不是這樣子。頭、背部、腰、屁股,盡量是一個水平線,不是屁股特別高,這樣很醜。」這時候就特別希望有全身鏡在一旁,便可以讓牠從鏡子裏看見自己的動作。現在我只能拿著手機拍攝紀錄。

不知道是牠屁股太敏感還是不習慣體內塞了尾巴,牠一直都處於顫抖的狀態。讓牠練習犬行,完全無法行走。於是我只能變更訓練計畫,這次著重於原地調教,將所有非行進的動作教一遍。等牠學會了,便想再試試看能否訓練犬行。依然如此時,我決定取下牠的尾巴,如果體內沒有狗尾巴肛塞的話,是不是就能正常犬行。果然是狗尾巴的問題,拿下了狗尾巴,牠便不再像之前一樣顫抖不停,果然是除顫。這樣的狗要尾巴的話,便只能選擇腰帶式而不能是肛塞式狗尾巴。看著牠翹高屁股,俯首在狗盆內喝水,真覺得有點可惜。無法使用肛塞式狗尾巴的人型犬就是少了點味道。牠的屁股肛門需要多訓練一下,我默默地記住了。

休息時間,讓牠一半狗一半人。我撕下了牠的眼貼,恢復人型的她,環視四周,緩緩起身開始走動,最後注意力在戶外的那座小型游泳池。詢問著可以下去泡水嗎?需要穿泳裝或者衣物嘛。當然可以下去裸泳,Motel的游泳池沒有人在意要不要穿泳裝的。得到許可的她,戴著項圈便噗通跳下水。我完全來不及阻止她,先將項圈拿下。算了,項圈這種東西也屬於耗損品,久了就是得換。看她在水裏玩得好開心,像隻魚般。難道她是魚狗?疑,有這種狗類嗎?我站在池畔俯瞰她自由自在在水裏來回,她忽然潑了水在我的赤腳之上,再往上潑一點,我的短褲便開始濕了。我蹲下開始向她潑水,不甘示弱地用力揮著。我們打起水戰來。以位置跟姿勢來說,她比較佔優勢,我只能單手揮,根本不及她的攻勢。把手機往旁邊座位一擺,空出雙手,回到作戰姿態。誰也不示弱誰也不讓。

我身上的衣褲早濕得透徹,不能在意衣褲濕或不濕。為了跟她站在同一個優勢,我跳下了泳池。來過這間房間這麼多次,游泳池我都沒有下來過,這次就為了跟這隻小母狗一較高下,我便來到這個未踏足之地。她靠近我的時候,嘴唇就貼了上來。親完就想跑,這怎麼可以,我把她抓了回來,用力地親吻了下去。這隻愛親吻的小狗狗。擁吻的時候,我早把龍哥、自己有男朋友的事給拋到腦後。我是我,吻是吻,小狗是小狗,她是她,小望是小望。

上岸拿毛巾擦身體時,趁著她不注意,我就把她推下去了。「主人,好奸詐——」

「呵呵呵呵,我原本沒有要弄溼我衣褲的。是誰先使詐的。先使詐的是小狗。」我指。我脫了衣褲擰乾。

「人家本來就是小狗狗啊。」她說完,想模仿我剛剛推她,但已被我識破,無效。「主人為什麼會穿這種像男生的內褲啊?」她問。她注意到了開了口,我才看著玻璃倒影,那道隔開室內室外的玻璃外牆上,宛若清晰地映著我的身影。我解下了內衣,赤裸著上半身,像dt一樣,讓自己的胸部呼吸著,感覺自己正往變強的路上。

「因為我想像我的主人一樣,她的身影還在我腦海裏。」我說完,便來回室內外,從背包裏取出另外一件新的,穿上乾淨的,在室外擰著脫下來的那件。小望的視線隨著我的來回而移動,我是她眼睛裏的焦點。

「主人的身影,在狗狗的腦海中喔——」她說話時,我用力地隔著毛巾搔著她的頭髮。

休息時間結束就該恢復犬型,把狗尾巴塞入牠體內,剛剛顫抖不已的模樣再現。無法停止的抖身。「怎麼會這麼敏感啦——」我忍不住地笑著。牠在地板上抖動著身體,想要移動卻寸步難伸。但是剛剛之前已經拿下來過了,還是得讓牠適應著,不能讓牠成為沒有尾巴的狗。晚餐叫了外送,將炒飯跟炸雞裝入先前倒水的狗盆內,我才注意到該帶兩個狗盆的,一個裝食物一個裝水。Motel裏沒有洗碗的清潔劑,只有盥洗用的沐浴乳洗髮精。之後要裝水時再來煩惱了。我倒完食物,牠便準備就食,完全沒有對於這樣的吃飯姿勢感到困惑或不堪,像是餓了許久,想要趕快吃東西。我哼了聲,牠抬頭疑惑著。「我剛剛在裝食物時,就要在旁坐姿等待。」我說完,牠立刻照做。「等我說可以吃才能去吃,這樣才是有禮貌的狗狗。」牠汪了聲。「好,開動。」我的命令帶著軍事調教的口吻,但我不確定我要將牠調教成軍犬類型。幫狗決定類別這件事情有點難倒了我。我不會辨別犬類。

在〈軍犬 – 114♀〉中有 1 則留言

  1. 魚狗戳到笑點了XDDDD
    這一回的泳池互動好喜歡,看到小望在泳池玩的很開心才想起他是游泳隊的,小威就沒泳池可玩,加入這一段好適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