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請做我的主人》觀後感 — 青龍

青龍

基於上一部(請做我的奴隸)的體驗,本來對這部電影期待並沒有很高,但實際看完後,我不得不說這是我目前看過最棒的 Ds 日本電影。

雖然我很懷疑,非 Ds 圈內的人是否能看得懂影片想表達的事情,但其實也沒關係。圈外人也可以輕鬆愉快地從影片中得到樂趣,而且是十分暢快的體驗。對這類型的片子來說,這是很難得的,常常覺得,SM 相關的電影總是十分沉重,一直給人『SMer 就是一群心理/身理受到創傷的人』的影射。這部片倒是沒有這種設定,片裡不再有女主或是男主過去悲慘的經驗導致現在喜歡虐人或被虐等等這類從圈外人看 SMer 的視野。就個人來說是相當舒服的體驗,圈外人看了後也許在某個情境下,會自然連結影片的片段,得到新的體悟也說不定。

對 Ds 有認識的人,看完後第一個體悟很可能是『鞭子是握在 M 手上的』的看法,如果你也這樣覺得,那你就和許多初接觸 Ds 的人一樣有了錯誤的認知。不得不說作者相當高明地把 Ds 的本質用很多人都會有的謬觀包裝起來,在你覺得暢快淋漓地以為『啊,這就是Ds』然後用這個觀感寫好評論後,再躲在後面默默地竊笑。

整部片用『王族的性』的描述片段貫穿全劇,『皇后登場時,只著一條薄紗,在許多男人的注視下,她躺了下來,張開雙腿。男人在皇后身上撒糧,出現了幾隻鵝,受到糧食的誘引,鵝輕輕地啄食著肉體上的糧,時輕時重,由遠而近,啄..啄…啄….,高潮來臨。』

『皇后下放了身段交換了無上的快感,但她始終還是皇后,只要她願意,她隨時可以終止這場遊戲,權柄始終還是握在皇后的手上。』這是一般人看這段的認知,電影內也不斷地強化這個觀感,如男主角上廁所時,看到自己被套上了項圈,又如男主角問女主角,下一步還要玩甚麼時,女主角嘴角微微上揚地說『這是主人要煩惱的問題』。其實就看法本身,我並不反對,就如同我聽到『SM關係裡,M才是S』這種說法時一樣,我通常不反駁,因為這代表你已經了解了 SM 關係裡最重要的一件事:『知情同意』。所有的遊戲只有在雙方都有意願時,才能進行。

再更細看一點,會發現劇裡有那麼一些違和感存在,女主角(明乃)的老公(瀨尾)要求男主角(目黑)調教她老婆,還要回報最新的狀況給他,從直觀上看來,大部份的人會覺得,瀨尾想要透過目黑來開發她老婆,事實上劇情的演進也是如此。這麼看來是否瀨尾也是女主角權柄下的一個角色,一個被明乃套項圈的人?若真是如此,那為何瀨尾一開始就跟目黑說『我並不是那種看自己老婆被玩,獲取快感的人』。

我常說,會把自己女人給別人玩的男人只有兩種人,一種是綠帽癖,喜歡看自己的女人被玩弄而獲得快感,另一種是 Dom,喜歡從控制獲得快感。事實上,完全掌控全局的是瀨尾,他才是貨真價實的控制狂。仔細想想,瀨尾是知名暢銷書『王族的性』的作者,明乃不可能不知道他的著作。他們會結婚,肯定也是對彼此都相當了解了。再則目黑在同瀨尾書信往來時,瀨尾似乎已經完全理解明乃當下的想法與狀態,先不論他是否早已知情,單就他都已經如此了解明乃了,為何還要藉由目黑的手來開發明乃?

劇末,當目黑和未婚妻解除婚約後,瀨尾見了目黑。目黑心有不甘地問瀨尾,你為甚麼要這麼做。甚至挑釁地跟他說:「我可是比你更能讓明乃興奮喔。」。瀨尾只是淡淡看著談著似不相干地話語。畫面一轉,目黑接到瀨尾用未婚妻(希美)的電話打來的電話。劈頭就說:

「我在你第一次和明乃上床的那家旅館的那一間房」

這句話完完全全展現了瀨尾才是這場遊戲的主控者,目黑趕到現場時,希美全裸地躺在床上,但並沒有如大家預期的已經和瀨尾發生關係。接著畫面帶到瀨尾對著希美描述著「王族的性」的片段,他領著希美確確實實地神會了書中的淫慾,這和片頭目黑也想嘗試卻失敗進行了呼應。如果目黑夠聰明,應該能馬上知道自己不過是瀨尾在支配遊戲中的一顆棋子罷了。

前面提到的書中片段裡,很多人都忽略了一個人,就是國王,皇后的權柄是來自於國王的,沒有他,所有的事情都不會成立。皇后也能理解並享受國王賜予的權柄,從中獲得無上的快感。國王若是沒有能夠共同體會這種樂趣的皇后,一樣無法享受這種操控。所以,女主角放下了身段,女主角老公撒下了糧,出現了幾隻鵝,男主角就是其中一隻,故事結束。

— 暢快。

電影《請做我的主人》觀後感 — Rose

◎ Rose

片頭聽著牧師問「你要接受神的賜予,還是魔鬼的支配?」,我水瓶座反骨叛逆性格上身,很想追根究柢的問,神是哪位?魔鬼又是哪位?我可是要自己決定我的支配者喔!片尾男主角與妻子的對話就有著很棒的回應。

希美:「你要接受神的賜予,還是魔鬼的支配?」
目黑:「我只要你的支配。」
希美:「等小孩生下來以後,我們就被他支配。」

電影前十分鐘我大概都很不耐煩,內心碎念著這個男主角目黑是哪位阿?哪裡是 Dom 了?這麼老套的撩妹,不顧女生的拒絕強吻強姦,讓我很想賞他兩巴掌,你這個人阿連稱變態都不夠格啦(生氣)。

隨著劇情轉下去,原來他只是那個陽具工具人角色阿,真正的控制狂 Dom 是明乃的丈夫瀨尾。雖然他出場戲分不多,但掌控全局的每一句話都讓我覺得充滿魅力 ♡

只要跟著瀨尾的聲音,打開大腦的開關,就可以得到性高潮喔!大腦才是人體最大的性器官喔!看著蘋果你會想到什麼呢?在明乃還沒開口前我就想到了亞當夏娃禁果,把它當成小小心理測驗,我也是個用大腦性愛的人唷。

這個作者實在很惡趣,每次都要玩弄一個菜菜陽具工具人,這種人很典型,就是對 SM 一知半解但又覺得自己很行很會玩,在真正的 Dom 眼裡,能夠控制這種人,是不是會覺得很有成就感呢?

工具人煩惱著不知道該玩什麼好了的樣子,實在太娛樂了,我大笑。

我非常喜歡這一幕:明乃邀請工具人來家裡玩,扮裝成女僕,打開門喊著「歡迎主人回來」,兩人親吻激情性愛。鏡頭切換成正牌老公瀨尾在書房看著監視器,明乃在性愛快到高潮前,抬頭直視著監控攝影機鏡頭。

她知道,她知道監視器,她知道老公會看!

這個轉折讓我腦補完了很多電影沒演出來的人物設定。瀨尾是意淫高手、是《王族的性》的作者、真正的控制狂 Dom、是明乃 sub 真正心悅臣服的主人。主人除了自己調教奴隸,想要更加確認自己的掌控權,會想測試奴隸是否也能在他的意志下把自己的身體供他人享用,工具人就只是個情趣用品阿。明乃是瀨尾開發出來最有潛力的奴隸,也是結為連裡的妻子,可是還沒完成,還沒真正完成,所以還沒能得到瀨尾主人最後的賞賜,性愛的時候主人都帶套,不會中出,還不能擁有主人賜與的孩子。

明乃在瀨尾主人的意志下,要把自己交付給一個陌生人,一個輕浮玩咖,一個對 SM 一知半解的傢伙,是會抗拒的阿,對 sub 來說,目黑就不是一個「對的人」阿。所以一開始明乃會拒絕、身體會不想回應、會猶豫抗拒要帶項圈要稱目黑為主人。但瀨尾會很有把握地跟目黑說,只要你堅持,明乃會接受的,因為這一切都是瀨尾的意志阿。這裡我有注意到一個細節,項圈實際上是瀨尾挑好給目黑的,明乃拿到項圈是自己戴上脖子的,沒有讓目黑動手。天阿這就是我會在意的事阿!

我覺得過程裡,除了目黑有報告調教心得,明乃也有逐一回報調教心得吧。讓一個菜鳥男人玩弄開發自己敏感淫蕩,都是為了吸引主人的目光;回應主人的期待;挑逗累積著主人對玩具的渴望,直到主人想要了,無論是什麼時候,可能是一大清早還沒睡醒的時候,主人隨時要使用就來使用喔。請讓我滿足您,讓我完完整整接住您的所有慾念吧。直到主人滿意了,才將精液滿滿的注射進奴隸的子宮裡 ♡ 超有愛的。

第一部《請做我的奴隸》裡面也有類似的場景,壇蜜讓工具人幹她,但要拿著攝影機拍,壇蜜所有想要的慾望的表情,都是看著攝影機鏡頭才會激蹦出來,這一切都是為了老師,因為老師想要。

主人點評"皇后的權柄是來自於國王的",實在是一語破的。

Movie review of “Be My Master” — Mr. Black

Mr. Black

A fun and entertaining movie, the ending reminded me of something that I have always believed to be true in good BDSM relationships.

The Sub in a BDSM relationship is the person who is in control!
(And they should be the person who is in control)

A good illustration of this is the safe word! All BDSM relationships should have a safe word for the Sub to use.
That safe word is a big red nuclear button! It doesn’t matter what the Dom does, if the Sub hits that button, it nukes everything! Nothing stops a nuke, and nothing stops a safe word.
So when the Sub is the only person to have a safe word, they hold the power to nuke any play/event/situation, and there is nothing the Dom can do to stop that.

p.s. As a Dom, to any Subs. If you use your safe word, and your Dom doesn’t obey it… You have the wrong Dom!

這是一部有趣的電影,結尾讓我想起了我一直認為在良好的BDSM關係中最重要的現實。

那就是,BDSM關係中的Sub,其實才是掌控者。

最能代表這個概念的,就是安全詞! 所有BDSM關係都應該有一個安全詞供Sub使用。
那個安全詞是一個巨大的紅色核按鈕! 無論Dom做什麼都沒關係,如果Sub擊中那個按鈕,它就會讓一切都回歸到現實! 什麼都沒有阻止核武器,沒有什麼能阻止一個安全詞。
因此,當Sub是唯一一個擁有安全詞的人時,他們擁有核心的能力,且Dom無法阻止它。

附: 給所有Subs的諫言: 如果當你使用安全詞,而你的Dom不停止時……你沒有選對你的Dom!

電影《請做我的主人》觀後心得 — 狼

◎ 狼

這集不錯看,比上次淺顯,外節奏也好的多
值得看
核心就是我寫的活動文案,牽扯鎖鏈的到底是鎖鏈的哪一頭?
這部原名是「遙控」,改版是才更名「請讓我叫你主人吧」
其實三部的名字都在表達sub的主動地位
第一部是分手後的思考改變
第二部是關係的建立與維繫
第三部之後再說

但核心都是sub在互動中可能處在怎樣的角色與定位?
所以三部的名稱最後都是由sub開口要求的。
也表現著Dom的存在有時是因為映照著sub的存在與認知道而來

第一部本名”狹小的世界” 後來改名為”來當我的奴隸吧”
第二部本名”遙控”,後來改名”請讓我叫你主人吧”
第三部 “一切全憑妳的意願”

所以除了單純的劇情與H場面外,可以再從片名暗示的部份,去思考其中隱含的D/s內涵。

電影《請做我的主人》雜言 — Philostraw

Philostraw

適合拿來入門的作品,情慾的部分拍得相當不錯,只可惜受限尺度緣故有些地方終究只能蜻蜓點水,許多地方留了白卻沒有留下讓人腦補的時間,僅僅只是以對話帶過讓人覺得有些可惜。
 
前作《做我的奴隸》只看過小說,但《請做我的主人》看完電影之後感想還是差不多,在缺乏篇幅描寫角色的情況之下必然需要增添許多的細節,前後作的缺點相去不遠,角色的行動缺乏足夠的動機還有挖掘,角色的設定像是標籤紙一樣強行貼在他們頭上,從這個角度而言算是有些可惜。
 
你知道這個人是變態,你知道大家都是變態,但是沒有半點蹤跡告訴你為什麼這些人變態為什麼這些人扭曲;如果有些小細節的話還可以自己推敲腦補,但檯面上的資訊就只有眼前所見,這多少有些美中不足。
 

主演的四個人從設定層面都讓人覺得遺憾。
 

人妻只有人妻皮,沒有太多掙扎。
 
按摩棒只是個按摩棒,還是個自我感覺良好的按摩棒。
 
變態只是個不夠變態的變態,這角色的發揮真的很可惜。
 
未婚妻很不錯,最好玩的角色但偏偏戲份不多。

細想之後四個主要角色都有問題但電影本身卻還可以一看這也是挺奇葩的一件事。
 
 
至於劇情架構就……對圈內人而言這樣的劇情應該算是毛毛雨不需要撐傘的程度,扣除原作兩部都有的迴圈結局之外算是相當流暢,尤其是情慾的場景味道拍得相當不錯,算得上可堪一用。
 
整體而言是部不錯的電影,看完不會覺得浪費票錢的程度。
 
作為入門也還算適合,比較重口味的部分全部馬賽克用對話帶過了。
 
 
雖然吐槽了很多不過這部電影還是很不錯的。

皮繩愉虐邦對於2月14日「台灣宗教團體愛護家庭大聯盟」記者會之回應聲明稿

皮繩愉虐邦做為長期投入正確BDSM知識推廣、以及性別平等社會教育的社運團體,對於「台灣宗教團體愛護家庭大聯盟」今日(2月14日)所舉行批評愉虐文化之記者會,有以下幾點聲明:

  1. 根據本團體在皮繩愉虐(BDSM)上所具有之專業知識,電影「格雷的五十道陰影」中所傳達的愉虐內容,皆反映了愉虐實踐中「安全、同意、知情、理性、尊重」的基本重要原則,男女主角之行為皆向對方充分告知、甚至訂定契約確保雙方關係之對等,遊戲的過程中也使用「安全字」來確保彼此的身心狀態,可謂愉虐實踐過程的標準範本。要說該電影傳達錯誤的BDSM知識,實屬無稽之談。而關於皮繩愉虐實踐者之身心健康,眾多心理學與社會學研究,也早就反覆證明了BDSM活動與精神疾病之間並無顯著關聯,甚至有許多相關的國際心理學研究,發現BDSM實踐者相對於一般的夫妻或情侶,具有較高程度的社會經濟地位、親密關係滿意度與伴侶溝通品質。換言之,科學研究的客觀事實顯示,喜歡BDSM者並非皆是經歷創傷或心理偏差之人,其心理健全程度與常人無異,甚至有時還較佳。而此種研究發現,與BDSM實踐核心強調溝通協商的價值觀念也相互呼應。因此,本團體認為「台灣宗教團體愛護家庭大聯盟」於記者會中提出BDSM實踐者皆有情緒問題等發言,並非基於科學證據或客觀事實,十分遺憾。
  2. 雖然「台灣宗教團體愛護家庭大聯盟」藉由電影的內容,揣測BDSM的世界中缺乏愛、是一種對女性的暴力與貶抑以及不對等,但在現實世界中的BDSM並不只是也不等於鞭打辱罵和痛苦,而往往是要依附於更深刻的親密與理解,才有被實踐的可能。試想在今日的自由社會,要誠實說出自己渴望支配、或被支配的親密感受,是何等困難、需要何等的溝通與勇氣,才能展開所謂的BDSM關係。否則若無此種相互理解,此種看似限制人身自由的行為任誰都會選擇拂袖而去。因此真實的皮繩愉虐的關係要成立,反而需要的強烈倫理、以及互信基礎。這樣的價值,理應完全符合「台灣宗教團體愛護家庭大聯盟」所擁護之健全人倫與家庭價值。這樣在本團體看起來十分「保守」的性別觀念,如何能與「性解放」產生關聯、衝擊下一代的健康人格,實在讓本團體無法理解。
  3. 建立在雙方完全合意、安全理性、以製造愉悅和性快感為目的的皮繩愉虐(BDSM),簡單來說是一種床第遊戲或親密關係,完全不同於暴力脅迫且違反法律的性虐待(Sex Abuse)。今日「台灣宗教團體愛護家庭大聯盟」將兩者畫上等號,完全忽視兩者在是否「合意」進行、有無「愉悅」感受之間的巨大差異,這樣顯而易見的邏輯謬誤,也同樣令人感到遺憾。建議台灣宗教團體愛護家庭大聯盟」應針對所批判之事具有基本知識再行發言。
  4. 關於今日「台灣宗教團體愛護家庭大聯盟」記者會中所強調對於守貞、一夫一妻、處女膜之價值,本團體予以尊重。但本團體認為,性關係固然是現代人重要生命經驗的一環,但正確的兩性教育,理應秉持開放的態度,提供兩性更多關於「性」的獨立思考能力,使之能做出正確的判斷、選擇健全的關係。而非過度保護、僅提供教條式的道德綱領,反而弱化甚至剝奪了每個人自我思考能的能力。現代社會諸多的婚姻問題、家庭失和,已經充分反映了倫理教條的有限性以及溝通理解的重要性。禁絕並不能帶來認識,溫室也並不能使人堅強。
  5. 自古以來,人類的性文化即呈現百花齊放之多元形式,目的皆是為了獲取身心愉悅、進而得到身心的平衡。因此,在不傷害身體、不妨礙他人的情形下,各種性實踐方式都應獲得尊重。本團體實在不解同樣是獲取性愉悅的行為,為何會有「高尚」與「變態」之分,其判斷標準又何在?況且,反觀許多家庭中尚且存在許多婚姻不幸與溝通問題,若是有經充分合意、理性進行且相互尊重的SM關係,理應是人與人交往互動的典範,又何來「隨便」或「影響家庭」之說?

以上數點聲明,一方面是希望基於本團體之專業立場,釐清一些關於皮繩愉虐與心理健康、親密關係的迷思。另一方面,也是希望社會大眾能理解,正確的性教育是來自獨立思考判斷能力的培養,而非保護與禁絕。擁有最為嚴重的婦女受暴問題的,並非拍出「五十道陰影」的歐美國家,反而是以種姓傳統著稱的印度。此種現象背後的意義,也希望各位深思。

皮繩愉虐邦 www.bdsm.com.tw

《十年之前與之後》皮繩十年座談會 by Arrogant

出處:http://arrogantbud.blogspot.tw/2014/07/blog-post.html
by Arrogant

十年可以發生很多事情,不知不覺,
其實我踏進這個圈子已經快十二年。

時間過得飛快,居然已經十二年。

從我十六歲因緣際會在一個普通至極的聊天室認識我第一個主人,
就在這四千多天裏、跌跌撞撞慢慢摸索,理解自己。

KKcity時代,聽著淫妲跟阿端講起過去,
看著Maya播放的照片,
想到我當初不知道透過誰介紹找阿端買2006夜色的門票,
想起跟妞一起去Maya開的SM space吃飯,後來我還找時間又去了幾次;
想起自己在花魁異色館、Upgrade站台、星站甚至幽站的歲月,
皮繩十年,我其實也認識了皮繩這麼久,也在這個世界待了這麼久--

從一個懵懂的迷途者,成為一個理解自我認同身分的SMer。

參加座談會,一開始的氣氛其實很輕鬆,
但是在南西跟小林最後的那番話時,
我想起了這兩天我跟他人的衝突,
我原本在自己的粉專一開始其實沒有寫的非常清楚,
但是事情是這樣的:

我前陣子入了一個聲稱「什麼都能聊」的群組,
就在前兩天我只是打了SM這兩個英文字母而已,
我不是打BDSM、不是打SMer、
就只是隨口說了一句:「我的另一個群組在聊SM耶。」

該群組裡面有兩個男生就開始採取奇妙地拒絕心態,
不斷地用「幹嘛提SM啊」、「總覺得講這個話題好好笑喔」、
「唉唷沒說不能聊啊,我雖然是個膚淺的人但是我很多興趣涉獵廣泛」、
「討論SM的意義在哪啊?可以不要討論嗎?」

從頭到尾,我就只說了這麼一句話,群組的另一個女生說,
那我們也可以來聊SM啊,這兩個男生就開始一連串的否定句。

我說過,如果你就是討厭、就是嫌惡、任何負面情緒都好,
任何人都有接受與拒絕的自由,但是後面的回應更誇張:

「我喜歡正常情趣」、「我不懂SM、沒經驗所以不想聽」、
「噢其實想講啥都可以啊~對啊想說啥就說啥啦」

引述小林說的,寧願表演就是傳達出要色情、恐怖、震撼,
今天開始世界就此改觀,明天早上醒來發現這個世界看起來不一樣,
你發現你看這世界的角度不同了--

這幾句話深深震撼我,
也讓我明白我自己對於那兩個男生的情緒不是錯誤的,
因為我以身為一個變態為榮、我以一個異端為樂,
我渴求疼痛渴望一切色慾與激烈的心靈與肉體的愉虐;
我從骨子裏面喜歡這樣不正常的被迫的自願。

所以我對於這樣的「正常」逼迫厭惡不是忽然而起的情緒,
我想要坦然的不掩飾假裝自己不懂這些、承認自己是個SMer是個sub的心情,
都從這次的座談會中得到了一個答案。

我的抗拒其來有自,來自我想捍衛我現在的人生。
當我活在一個多元的能夠接納各種文化的世界裡面,
對於那些拿「正常」當令箭的人,那些說著:
「我們很開放、我們想要了解一切、但是我們現在可以不要聊這個話題嗎?」的人,
他們自傲的「正常」跟「客觀」與「多數人」,其實很好笑,
根本也談不上聊,只是打字中出現了「 SM 」--我們就已經可以被定義成在聊 SM 了。

多少年以前,我們看的電視沒有各種奇怪的警語跟馬賽克,
那時候的犯罪率難道有比現在高嗎?

多少年後的現在,我們連看香吉士抽菸都上著奇怪遮蔽,
是不是又幾年以後,我們還會覺得沒上馬賽克、沒有警語的節目怪怪的?

我前幾天以為自己真的要求太多了,
我很茫然,我還檢討自己是不是太過激動,
甚至覺得我有必要憤慨的想要教育他們嗎?
畢竟我已經不知道該怎樣去用那個世界的眼光看他們。
我連偽裝也不會,事到臨頭我才發現自己曾期許自己,
要認真的落實著坦然面對自己身分的想法,我已經默默在做,
所以我不像過去去偽裝自己對這些都不理解都不懂,
我會想坦然的對任何真的開口提問的人說我就是個sub,so what?

我會想告訴任何人,你可以不接受可以不包容,
但是請你理解這樣的世界與這些人的存在。

淫妲說,用藝術做包裝,貼上藝術的標籤渴求大眾接受就是一種對自己生活的造假。
我們喜歡的就是這樣的東西,那些表演想傳達的東西,
我們就是喜歡這樣的一切,色情的、耽溺的、將不可告人呈現演繹的。
是的,每次我看著舞台上的一切都讓我沉迷,那一切都曾存在我內心的渴求,
我渴望那一切真實發生,降臨在我身上。

小林說對未來表演期許還有關於希望表演時別人看見的感受的當下,
忽然真的很想把那兩個男生抓來看表演,
讓他們體會一下什麼叫做:
【明天早上起床,看著這個世界,發現這個世界不一樣。】
你說我們這樣不正常、你說你不瞭解嗎?
那更該讓他們體會一下,
我也相信那一覺醒來世界不一樣以後,會因此不可自拔。

我們的世界就算「不正常」、「混亂」、「變態」、「令人害怕」--
那又怎樣?

如果我們十年來曾經爭取得到的自由可能現在正面臨危機,
隨口開的玩笑現在正在實現,我們這一路走來構築的世界可能被壓縮,
我們擁有的正在緩慢的受到逼迫而可能消失呢?

在自由可能面臨點點滴滴、在我們不經意的當下消逝時,
下一個十年要努力的可能還有更多。
我們要做的就是不要忘記曾經擁有的自由,
為了自己想要的自由人生,為了這個世界還能持續的存在跟擴大,
記得那些曾有的努力,對抗一切,做出改變。

只希望這樣的自由能不被壓縮。
希望自己不去成為任何一個讓自己的自由離我們而去的「民眾」。

每一個不論是否是SMer或者次文化的人、或者渴望這個多元世界存在的人,
都要這麼秉持自己的信念,讓現在努力的成果能存續--
許願自己在下一個十年回頭來看,
還能擁有這樣的人生跟更多的自由。

懷抱並且,實踐他。

「愉虐十年回顧座談會」觀者心得 by 小隻

如果不能以真實的樣貌活著,那與死了有什麼兩樣?
記於,皮繩愉虐邦的愉虐十年回顧座談會。

以下僅擷取一些有筆記下來的事情。
(所以都沒有前因後果XD)

Linda用自身經歷說起這十年,
她說,在她還是個好女孩,第一次參與這些人的趴體時,
因為氣氛莫名的peace,所以無論多奇怪都沒有關係。

而2004年皮繩第一次參與同志遊行,
許多從來不曾走上街頭的人,在那一天都盛裝打扮,
那是在平常絲毫無法展現的樣貌。

說不上為什麼,但我一直有種感動得亂七八糟的感覺。

端爺說了社會運動的消長,如反核在民進黨執政時相當低迷;
當時婦運分派後,保守派被主流吸納,
這些奇奇怪怪的性權派反而有空間發揮。

而阿哲男體雜誌官司後,雖然有些書籍能夠包膜掛18禁,
但更確立了包膜後仍不能賣的"猥褻品"(如人獸、性暴力等。)

Maya和Nancy說的是皮繩歷程中風起雲湧的各種活動,
從為了網站經營的而有的攝影行程、
邀請國外繩師的夜色繩艷、台灣繩師交流的舞動繩姬、
還要自我介紹的Munch聚會等,
到現在每個月一次的脫殼日、學習繩縛的繩會、討論主奴關係的座談。

曾有店家因為皮繩演出而受臨檢所苦、
有空間開了又結束、有在直走咖啡的隨興聚會,
到現在的男同志SM酒吧Commander D。

然後Maya今天的裝扮好可愛!(重點錯誤XD)

而最後小林給所有人一記震撼彈,
十年前我們覺得荒謬的事情,現在都可能發生(像是多啦A夢)
許多SM、性的出現總有民眾檢舉,但"民眾"是誰?
其實"民眾"就是我們,
在我們將政府的限縮傳遞給表演團體知道的時候、
在我們覺得還是小心一點的時候。

(記得前陣子脫殼日偷拍,
我當時想:那就叫大家手機都收起來且嚴格把關就好啦!
但又覺得不舒服,這不就是種自我閹割嗎?)

常有人對皮繩的演出表示:「哦也是藝術啦…也很美啦…」
『所以原本不美嗎?』
Linda說:『藝術不(應該只)是美的,藝術是有話要說。』

『我們就是要讓別人覺得奇怪!然後一覺起來發現世界變得不一樣了!』

小林一度講到激動,當場把上衣脫了,甚至扯下了皮帶。

那瞬間我非常想哭,幾乎也想跟進,
突然我有種把臉書的發文設定通通取消的衝動,
為什麼我還得區分哪些人可以知道我是同志、哪些人可以知道我玩SM?
但我只是在手上寫下這些。

我們只是想活下去,以現在的姿態。

公平審判、停止污蔑–台鐵公共性事件聲明

一起發生在台鐵客廳車廂的公共性事件,自媒體公開披露炒作後,引發外界強力關注。令人遺憾的是,事件曝光後,不少媒體及輿論未審先判,喪失客觀中立的基本要求,片面地醜化污蔑眾多當事人。在目前司法界普遍懼怕「恐龍標籤」的形勢下,未來將很難保證相關當事人能在炮製的民粹輿論氛圍中得到公平審判。

檢視「台鐵公共性事件」,其本質上只是一件俗稱群交的多人性愛派對。這個事件的本質在台灣並不違法,因為台灣並沒有中國大陸的「聚眾淫亂罪」,在原則上尊重性自主,且正視性道德的多元。儘管有些人對群交不以為然,然而群交從原始社會至今都存在,有時屬於宗教儀式行為,也見諸於文學藝術典籍,甚至動物也有群交現象;在文明社會的多夫或多妻制中,群交基本上是制度內未明言的默許行為,加拿大法院更在2005年明文不禁止群交俱樂部的公開存在。雖然目前社會大多數屬於一夫一妻制,但是也由此可證,群交乃是人類多樣性行為的一種,不能將之率爾等同於病態或道德偏差行為。更重要的是,群交性少數有集結出櫃的傾向,希望與社會進行理性對話,參與公民社會並得到尊重。此一民主權利不能預先封殺,台鐵事件或許正是少數與多數溝通的契機。

其次,台鐵公共性事件可能違法之處,在於是否涉及「公然猥褻」。不過眾所周知,此一車廂聚會始終保持私密狀態,將外人隔離,連列車長也不得其門而入,沒有外人得以觀看,也沒有任何影像擴散。火車固然是大眾運輸工具、公共場所,然而公共場所內當然也存在隱私空間與權利,例如火車內的廁所,或者公共場所婦女的裙底,都不容他人任意偷窺侵犯。不論如何,本事件是否涉及「公然猥褻」尚有待法院的最終決定。

不幸的是,本事件因為女性當事人小雨17歲而被模糊焦點,脫離了事件的本質。所有對於公共性(火車上的集體性派對)的道德譴責,都被移花接木,轉嫁到「未成年」的性禁忌。然而,此事件的當事人是否事先知情小雨未滿18歲等等都還有待調查,媒體聳動嚴厲的聲調卻已經製造出極為不利當事人的大眾印象。更重要的是,〈刑法〉規範的是與16歲以下者發生性行為,由於小雨已滿16歲,又是自願參與,並無脅迫,故而即使未滿18歲也並不構成犯罪。媒體卻進一步推定此案涉及與16歲以上未滿18歲之人為性交易,不斷報導當事人可能面臨〈兒少性交易防制條例〉的刑期,不但意在威嚇,更誤導大眾認知。

我們必須說:這是嚴重的未審先判,畢竟是否公然猥褻,是否涉及性交易,都還有待調查與釐清,媒體和保守言論卻以嚴厲譴責,鼓動民粹義憤,散播「此一公共性事件乃是罪大惡極、嚴重違法」的輿論。這種撲天蓋地的氛圍,極可能使當事人喪失公平調查、公平審判的機會。此外,有些平面媒體與電視談話性節目,以自身的性道德觀,對諸多當事人的人格進行各種污蔑診斷,我們也認為這不利於社會寬容多元開放的氣氛。過去社會多數人習以為常的性道德觀念(例如婚前性行為、未婚生子等),於今都已產生變化,社會應該本著謙虛心態,聆聽少數的聲音,給予理性辯論不同立場的空間──包括未成年者的性自主權:小雨因親身實踐性自主,即被誣為有從事性交易之虞而急速安置,更凸顯了兒少惡法「不審即判」的粗橫暴力,使所有青少女的合意性行為都陷於被監禁的人權威脅,對當代女性爭取的情慾自主更是嚴重的挫折。
事件發展至此,原本參與者知情合意並理性共築的私密活動,已經被惡意的爆料妖魔化,也使得所有當事人飽受司法檢警壓力與親情愛情的痛苦責備,有心人士更踩在他們的傷口上意圖趁此緊縮全民的網路言論空間。

我們一些長期關懷民權、人權、性權的團體在此呼籲:停止未審先判,停止人格污蔑,停止安置小雨,回歸事件本質,展開理性對話。這樣才能給公民一個公平審判的機會。

共同聲明團體:

台灣社會研究季刊
中華民國文化研究學會
中央大學性/別研究室
台灣社會研究學會
台灣性別人權協會
台灣TG蝶園
花魁藝色館
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
台灣跨性別權益行動會
All My GAY!!!
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
8029235反惡法聯盟
兒少法29條受害者家族
桃社
皮繩愉虐邦
水男孩同志游泳社
台灣同志遊行聯盟
高中生制服聯盟
台灣青少年性別文教會
台灣人權促進會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青年樂生聯盟
中華民國愛滋感染者權益促進會
中華民國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
(持續擴大中)

※※※※※

請大家持續關注!

【關注台鐵公共性事件】網站
【關注台鐵公共性事件】臉書粉絲頁面

性.死亡.愉虐戀

大容易 (原載於作者部落格「無標題」)

我常想,「生機蓬勃」這四個字實在妙,彷彿就是因為這四個字裡頭隱含的冬去春來復甦能量,讓人類相信自己可以透過做愛/生殖來抵抗理論上應該是永恆無敵的死亡大軍,因男女交媾在生物性的定義下,始終是和製造生命緊密相連,無論是否事先打定主意避孕,只貪圖短暫快餐式來一發慰藉,但那種身體底層的渴望還是避不掉。

除了以抵抗為隱喻的顛覆解放,有意思的是,性本身其實有許多意象是彷彿雙生子般和死亡互相折疊對應,例如做愛得赤身裸體,或至少在精神上得盡可能除去束縛鈕扣,如此肉體與精神上的「衣不蔽體」,同時也代表兩人會因此暫時脫離安逸溫暖的外來物質保護,處於某種無助狀態,或隱或顯被無法預測的死亡焦慮威脅著。

關於這點,愉虐繩縛藝術也許是類似的最大化具體延伸:因為繩索緊縛動彈不得,遂只能被主人/執鞭者以如死亡般無可抵擋的絕對權力挑逗,手起鞭落血汗擊飛,表面上看似被殘忍拘束惡意凌虐的肉體,卻因為透過實驗性快感的製造,產生確切的安定感,從而能開發領略性愛險路所通往的極境。
繼續閱讀 性.死亡.愉虐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