繩縛必知的基本禮儀

文/SU MISU

在我決心打下這篇的理由源自於,平常從台灣平常沒注意的習慣帶過去帶過去變成雖然不至於失禮但卻是「很奇怪」的舉動,雖然有時不免成了很多笑話但也有幸 Maya 能幫我做日文的翻譯,Steve 也不耐其煩的跟我討論繩縛基本禮儀,所以基本禮儀還是有必要性。

首先,由於綁法的在很多,但我從台灣的本能反應動作就是不自覺成後手縛的姿勢,也就是手併攏往後擺,看起來就是一副「來綁我後手縛吧~嗯只能綁後手縛喔」對於繩師非常不尊重的,畢竟繩師是支配方,關於什麼姿勢的綁法只有繩師才能決定,但小女子我第一天就犯了這種錯誤啊哈哈哈(糗)

再來,繩縛過程中基本上是不需要言語任何交談的,也不需要太多多餘的話,我們太習慣用說的,Steve 有個暗示就是,當他把手靠近你的手指,此時只要抓緊就好,這一方面就是能確保你的手指目前的狀況,如果太麻時便無法握住太緊。

結束後繩模是不可以自己解下繩子或拆繩的,這些必須由繩師做,即便想幫忙是收繩還是禮貌性問一下繩師,因為每個繩子的綁法習慣不一樣,否則就整理就好。

如此下來看繩模好像真的不用做什麼事,但因為是繩模身體在承受被綁的不舒服及不便,如果一停下來終止就等休息,所以身體的耐受力變成很重要的一件事。而繩師 的平衡重量的技巧及時間速度相對來說變得很重要,我曾經在吊縛時手指感覺到些許麻麻的但因為覺得自己還可以撐得住便也沒有停下來,但手指不自主地還是會扭動,繩師看到也便解了繩,所以有經驗的繩師能針對狀況,比如手稍微變色(變紫色)或手扭動(因指尖麻而不自主想讓手指活動)便可馬上做判斷。

以及,繩會或是沙龍是嚴禁任何人大聲聊天或是發生奇怪的聲音的,雖然第一次見到總是會興奮但畢竟還是需要尊重在場的任何人,隨意的嬉鬧或笑鬧則視為被討厭的行為,在這邊不免說台灣的繩會的確有這種人,譬如:擅意的拿鞭子想要使用打人,但由於不會使用或打到自己而成了一幅尷尬的風景。如此這樣會影響被綁的人的心情,畢竟被綁的人需要時間的感受性來感覺繩子。如此影響反而會中斷甚至使被綁者心情干擾或不安。

在日本長久歷史脈絡下,繩縛已是代表日本的歷史產物之一,從最早日本浮世繪《責》開始,演變到近代繪畫丸尾末廣與花輪和一仿《英名二十八衆句》事件,或是近代攝影師荒木經惟的大量使用繩子素材,但荒木通常說是《愛》,如何演變或責到愛轉化這過程之中,或許每個人定義些許差異,我覺得這個很好的討論方式之一。

[翻譯] 六種損毀主奴關係的S常犯錯誤 (原著:Jessica Cocker)

原文:6 Ways to Ruin Your Submissive

Original by: Jessica Cocker 翻譯:莉莉絲

收一個m,是沒有隨附使用說明的,同樣的,也沒有人天生就是完美的S (支配者)。你可以閱讀許多關於SM生活型態的書籍,或著是和別的S討論,以及參加一些SM活動。但是你仍難逃心底那個絮絮叨叨的聲音,認為自己還是無法做的完全到位。

或許你已經有很多訓練或事後的安撫『該如何做』的教戰守則,但你是否暗自希望還有一份『千萬不要做哪些事』的教條呢?是否有時候覺得自己已經做到最好,卻還是不夠完美呢?一起來看看這六條,小則寵壞m,大則可能損毀主奴關係的S常犯錯誤吧。

1. 予取予求— 無論你的m想要什麼,她總是能夠隨心所欲。

或許是她網路上發現的最新情趣玩具、或許是讓她略過一次她真的非常討厭執行的日常任務、或著是養成習慣給她所有她想要發生在自己身上的調教。給她所有她所要求的,就像是在養成一隻被寵壞的、放縱的、嬌生慣養的小鬼。她很快就會學到永遠可以利用情緒操控你,進而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當然在一個D/s關係裡,S會愛上m是很常見的,這件事本身也沒有任何錯誤。我個人絕不會想要擁有一個不能給我任何理由愛上的女孩當m。你必須對抗的危機是,當你將彼此的關係視為平等的兩人間一種浪漫安排時,自己就會屈從於動態的權力交換了 。結果只會導向一個膚淺的、冷卻的主奴關係,最終無法再滿足任何一方。偶爾讓她的需求獲得滿足絕對沒有錯,獎賞她提供的好服務、有時候做些讓她開心的事。但是,一個m同時也需要隨時獲得提醒,讓她記得自己是誰、以及自己在這段關係中扮演的角色與地位。

你應該這麼做

把讓她擁有她垂涎的最新情趣玩具,或著放縱她享受一個她特別喜歡的床上活動,當作是她最近為你完成,值得你稱讚的事的獎勵。讓她覺得自己是以付出來贏得這項獎勵的。這麼做可以阻止她發展出掌握權力的感覺,並且灌輸她一個牢不可破的理解—她並不擁有你,而是你擁有她。這能幫助她發展她的服從性。

2. 沒有規矩 — 如果你的m爬到你頭上、試圖挑戰你訂下的規則、沒有達成你的指令與期待,或說了做了你不允許的事情,你絕對不能姑息或當做沒事。缺乏規矩在一個主奴關係裡常是源自於將伴侶視為老婆或女朋友而非m。要管教你所愛的對象很難且甚至你自己都厭惡如此做,這是很自然的,所以很多S即使是在被充分授權之下都不願實施應該為之的矯正行為。他們自我合理化訂定規矩是負面的行不通的,他們的m一點都不需要規範。這將會培育m相信自己的壞習慣不會產生任何不良後果。

這種情形會導致主奴關係中更嚴重的問題。就像孩子總愛用行為來挑戰大人訂下的規範與界線一樣,m也是如此。建立一個清楚的界線反而能讓大多數m感覺到她們需要的安全感與被保護照顧的感覺。很多時候她們爬到S的頭上並不是真的意圖不軌,而只是想要確認自己還是確實的被S管教照顧著。所以如果缺乏對不恰當行為的對應後果,好與壞的界線就會模糊或不存在,而m則會開始感覺不安與不被保護。

你應該這麼做

替你的m訂下清楚而一致的規則與後果。確定她真的了解你的期待,知道自己哪些該做哪些不該做,怎麼樣的行為是合宜的。當她越界的時候你需要馬上站出來給予適當的矯正與處置。不一定都要是對身體的處罰,當然有時候這很有效且不費時,但是如果你的m很享受被打屁股,那打屁股就不是一項非常有效的處罰。取消一項她很享受的特權在這種情形下就相對的有效多了。記得和她說明清楚,確認她了解自己因為自己的壞行為而受到對應的處罰,不要處罰過了頭。要確認該處罰對於犯罪行為來說是合適與恰當的。

3. 總是為他們找藉口 — 當一個m因為疏忽而非刻意犯錯時,S總覺得自己也必須負擔部分責任。覺得m的疏失自己必然也得擔負部分責任,我想這對於任何一個領導者來說都是蠻正常的想法 。「或許我沒有將我的期待與規則對她充分闡述清楚?還是我沒有提供她足夠的訓練呢?」我們總願意相信自己的m是百分之百的投入,跟我們一樣想要表現她最好的一面。這樣的想法讓我們習慣為m找藉口,甚至為了她的錯誤而責怪自己。我們都想要對自己的m有信心,但是對她的越舉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或著是活在對自己的否定當中,都不是正確的方式。你應該要讓你的m理解,規矩不是由她來訂的,即使不是故意犯錯,她都必須承擔該有的後果。

你應該這麼做

如果你的m因為粗心大意、一時疏忽而犯錯,一定要給予適當的矯正。並且對她解釋她哪裡做錯了,確定她理解自己接受處罰的原因,才不會讓她感覺不公平或不合理。如果她並非因為疏忽或粗心大意而犯下明顯的錯誤,且對你誠實以告,那麼這時處罰或許就不需要,你應該和她一起坐下來討論這件事,確定她明白下次該怎麼做。目標永遠是避免她因為忽視犯錯的原因,而一再犯下同樣的錯誤。許多時候,你知道她因為自己讓你失望,已經流下眼淚,看起來好像她已經充分對不當的行為自我處罰了,但是就像先前所陳述的,當情況是應該要給予處罰時,請毫不猶豫的執行,

4. 不挑戰她的極限 — 如果要選出一項我覺得作為一個S身負的最關鍵責任,我想那就是創造一個適合m養成服從性的環境。要在這樣的生活型態中成長,最佳的方式就是把她推向極限、拓展她的領域。特別是有許多初來乍到的新手女m,總是帶著一份長長的清單,羅列了許多她缺乏嘗試的興趣或著是單純不想試的大小限制。許多這些限制是由於缺乏理解、自信或經驗,對嘗試某些活動感覺恐懼。主奴關係因為是互相的,所以限制必須被尊重。一個m永遠都不該被強迫從事某項她已經表明為「限制」的活動,但是在一些可以被挑戰的限制上,m必須被施加壓力去面對。當一個m表明一些限制是軟性的限制時,她並不是說自己絕對不願意在任何情況下去嘗試這件事。她只是在說這件事還不應該發生,或著是在這件事發生前你應該先與她討論。因此重視這些軟性的限制其實更能幫助她成長和超越自己的界線。如果S永遠不鼓勵她超越她的限制,她就不會成長,或至少不會那麼有效的成長,甚至會阻礙她發現自己的潛能。她可能會變得太過安逸於現況,並且拒絕接觸那些能幫助她成長的事情。

你應該這麼做

告訴你自己的興趣當然是非常重要的,所以你必須及早問她,但絕不要滿足於她給你的那份冗長慾望清單。如果她連和你討論那些有一點令她不安或害怕嘗試的事情都不願意的話,或許她還沒有完全準備好接受這種生活型態。她必須有成長的渴望和願意嘗試與經驗那些最終能讓她成長的事物。不過或許更為重要的是,你必須有意願鼓勵她嘗試這些新事物。

5. 建立壞榜樣

有些時候m可能覺得一點都沒有順從的意願,同樣的,有些時候S也不想要擔任支配者的角色。這是人性,但是身為一個領導者,帶領著這樣一段主奴關係,你必須負起自己的責任,提供監察、引導、訓練,即便這週的工作如此緊張忙碌、或著是生活中有其他事情正在發生使你倍感疲倦。就如同你對於你的m有著期待與需求,你的m也對你有著期待與需求。像是你應該總是積極引領。如果辜負了你對她的責任,就是為這段關係設下了壞榜樣。如果你無法一貫性的負起你的責任,如果你不能做到許下的承諾,如果你為自己找藉口,如果你只是光說一口S的話語卻不練,你的行為將表現出你是怎樣的人。如果你以為你的m不會注意到,那你就錯了,如果她時常感到你不嚴肅看待自己的責任,那麼她終將也會模仿你的行為。

你應該這麼做

在你的m面前立下一個好榜樣,不要讓其他的事暫停你身為她S的責任,給予這段關係所值得的,一貫的注意力。

6. 不夠投入

在非必要的時候選擇超時工作而非準時回家晚餐、在m沒有做錯事時急躁的對待她,或著很顯然地忽視她,這些都是不夠投入的例子。一個m需要感覺到自己的價值。她需要被保證她是令她的S愉悅且有用的。她需要在不變的管教下藉由取悅與服侍主人,來表達自己的順從天性。而這麼做的她,該贏得值得你注意、尊重與投入情感的權力。被忽視的話,一個m就無法感覺到安全與被保護,她可能會因此變得不滿足、不快樂,甚至憂鬱起來。

你應該這麼做

即使你有無數的工作或其他雜務等待你完成,絕不要忽視你的m或著是這段關係。切割出固定給她的時間,一起看部電影或是允許她陶醉地謙卑地待在你的腳下。允許她性感地取悅你。她需要你的投入。她需要你教導她什麼是她該做的,以及她該如何做到你的期待。更重要的是,她需要你不忘記提醒她,自己的真實角色—你的寶貴持有物。

原文出處 http://asibdsm.com/6-ways-ruin-submissive/

[翻譯] 關於BDSM,格雷的五十道陰影不會教你的25件事

原文:http://www.buzzfeed.com/caseygueren/ultimate-guide-to-bdsm
文/Casey Gueren(Feb. 13, 2015) ,翻譯/Nana

enhanced-26924-1423772070-32

1. 首先,BDSM 這四個字母實際上代表的是:

BDSM 包括綁縛與調教(Bondage & Disciplin),支配與臣服(Dominance & Submission),以及施虐與受虐(Sadism & Masochism)。著有 The S&M Feminist 一書的 BDSM 作家暨教育推廣者 Clarisse Thorn 表示,這些字會被堆疊在一起,是因為對喜好不同的每個人來說,這四個字母可以代表各種各樣的事情。大多數的時候,一個人很少對 BDSM 的所有內容感興趣,而是對其中一兩項有興趣。

2. BDSM 不一定等於發生性行為,但也可以包含性交

很多人以為 BDSM 總會發生性行為,雖然對部份人來說確實如此,但其他人在兩者之間有清楚的界線。Thorn 表示,BDSM 和性行為都屬於非常強烈和肉體的感受經驗,也會帶起參與者許多深刻的感覺,但這兩件事情並不相同。她用按摩來打比方:有時一場按摩不管再怎麼樣肉慾,都只是按摩。可是對有些人來說,按摩幾乎等於發展到性行為;這和 BDSM 是否等同性行為的問題很像,取決於每個人的個人喜好和對性的喜好。

3. 喜歡BDSM的人並不等於受過傷害或是有什麼毛病

Thorn 說,這是對 BDSM 最常見,也最令人感到挫折的誤解。遭到暴力相向或是家庭暴力並不會因此喜歡上 BDSM,而實踐 BDSM 並不等於一個人喜歡被暴力虐待或是暴力虐待別人。

事實上,享受 BDSM 只是一個人性慾和生活方式的一部分。Different Loving 一書的作者 Gloria Brame 表示:「喜歡 BDSM 的人只是剛好會因為BDSM 性奮的普通人,從你的鄰居到老師,以及幫你打包你買的日常用品的超市員工都有可能喜歡 BDSM。關於 BDSM 最大的迷思在於,認為喜歡 BDSM 是一種特殊情況造成的;但是喜歡 BDSM 的人只是需要 BDSM 作為他們親密關係動力的普通人。」

4. 你永遠有說不的權利

Thorn 表示,很多人一開始的時候,特別是只有過一個 BDSM 伴侶時,常常以為自己必須全盤接受所有行為。比如說,有人可能會以為,因為自己喜歡在特定情境下的臣服,就要喜歡所有臣服與受虐的行為,即使自己並不一定喜歡。

但這完全是錯的,你可以-也應該-挑選自己喜歡或不喜歡哪些 BDSM 行為,而這些喜好可以完全取決於當時的情境、當時的伴侶、甚至僅止於某一天。記住,知情同意是 BDSM 的必要條件,而你可以同意其中某一件事情,並同時否決另外一件。

5. 喜歡BDSM的人和喜歡香草性愛(Vanilla Sex)的人一樣穩定

Thorn 說:「在我的經驗裡,不曾遭到暴力相向的人、在自己生命中比較安穩的位置的人,比較容易喜歡上 BDSM。」 Journal of Sexual Medicine 在 2008 年刊登的一篇研究指出,曾經實踐 BDSM 的人和沒有過 BDSM 的人相比,並不會要更容易發生被強迫的性行為,也沒有比較容易沮喪或焦慮。事實上,實踐 BDSM 的男性,心理壓力數值比其他男性要小得多。

Thorn 也說,喜歡 BDSM 的人並不會去評斷不喜歡 BDSM 的人,「香草」這個字也不帶任何貶義,單單是指沒有 BDSM 行為的性愛或者對特殊的性愛模式沒有興趣的人。

6.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在 BDSM 社群裡評價相當不怎樣

如果未來你去參加 BDSM 聚會或是去哪個地牢裡玩,千萬連一道陰影都別提起。有些人認為這本書激起人們對特殊性愛模式的興趣,並且稍稍鬆動了相關的污名,其他人則對書中的不當虐待、不健康的關係,以及嚴重不真實的情節很有意見。不論如何,這本書描繪的不是 BDSM 社群的真實景況。

7. BDSM 並非永遠都是鞭子和鐵鍊-如果你不喜歡,它們甚至完全不需要出現

當然,有些SM的熱衷者確實可能收藏著鞭子和鐵鍊,但這當然不是每個人的喜好。Brame 表示:「有些人喜歡的是所謂的『感官支配』,或許會用上一些性玩具或性遊戲,但完全不牽涉疼痛。比較像是伴侶的一方同意做對方要求的每一件事情。BDSM 不需要遵循任何固定的模式,BDSM 的關係也不是單一的一種形式。

8. BDSM 的邂逅叫做「情境」

再強調一次,既然BDSM並不總是跟性交有關,所以並不會用和誰「上床」(had sex)或是「睡了」(hooked up)這樣的詞句來表達BDSM的經驗,而是用「情境」(scene)這個字。(像是 you “scened with someone or you had a “scene”)

Brame 表示:「這個字的由來,是因為以前一個人說他有SM的經驗,可能只是和專業的服務提供者玩了一個小時,或是在 BDSM 聚會上看過表演。現在人們的 BDSM 關係更自然的發生,但還是沿用『情境』這個字來指稱那些拿出性玩具,或是享受 BDSM 的時刻。

9. 主、奴、tops、bottoms

你應該聽過主、奴這兩個詞(主喜歡掌控,奴喜歡被掌控),但喜歡 BDSM 的人也會用 tops 和 bottoms 稱呼自己。Top 可以指主或是施虐者(喜歡施予疼痛的人),Bottom 可以指奴或者受虐者(喜歡接受疼痛的人),這兩個稱呼可以是對在 BDSM 行為中,不特別喜歡施予或接受任一邊的人的泛稱。同樣的,沒有任何人規定你不可以同時是主和奴,不管是在不同的情境中或是在和不同的伴侶時。

10. 視你的喜好,BDSM 可以非常簡單,也可以有繁複的技術細節

或許你喜歡被綁縛、喜歡打人屁股、或被打屁股,你也可能喜歡皮革面具、乳夾或是熱蠟。以上全部(當然還有其他更多)都屬於BDSM的範疇,簡單來說,你可能喜歡特殊的性愛模式但不一定非得去趟地牢。

11. 在跑之前先學走,查好資料

只要你喜歡,使用你在告別單身派對上收到的眼罩、毛茸茸的手銬,或是一塊冰塊都屬於相對沒有危險性的初階行為。但開始玩一些比較複雜的道具時,你應該學會如何安全地進行。如果你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即使是一條繩子或一根鞭子都有可能很危險。

別說道具了,僅僅用自己的雙手都可以搞出問題來(想想拳交)。Brame 表示,有些人以為他們只要握好拳頭就可以塞進別人的身體裡,「那可會讓人嚴重受傷要上醫院」。(她建議使用大量的潤滑劑,並且從兩三根手指開始,然後慢慢的、小心的增加到把整隻手放進去)

12. 嚴格來說,關於 BDSM 有很多很多要讀的、要學的

如果你是把原則丟開,單單靠自己直覺行事的人,BDSM 很可能不適合你。Brame 表示:「我認為絕大部分所謂的 BDSM 教學,重點都在於極大化愉悅、最小化風險,以及如何安全實踐你所有的幻想。」

雖然沒有一張所謂的必讀書籍清單,確實有幾本常常被推薦給初心者的書,包括 Jay Wiseman 的 SM 101,Philip Miller 和 Molly Devon 合寫的 Screw the Roses, Send Me the Thorns,以及 Janet Hardy 和 Dossie Easton 撰寫的 The New Topping Book 以及 The New Bottoming Book

Thorn 表示,教學、分享會和聚會對學習特定的技巧也很有幫助。另外一個熱門的資料來源是 FetLife.com,這是一個類似於臉書的社交網站,聚集了喜歡特殊性愛模式的社群,可以讓你接觸到自己所在地區的討論板、團體和課程。

13. 從不同的來源獲得訊息是很重要的

許多人在初次接觸 BDSM 時常會犯一個錯:依賴單一的對象告訴他們什麼是 BDSM。Thorn 表示,即使這個人非常了解你的喜好,用單一角度的觀點來了解非常多元的 BDSM 依舊是非常侷限的。應該多找些書、工作坊、聚會、指導者、朋友、討論區,以及一個安全的場所來探索自己的喜好。

「如果沒有辦法和人討論你的經驗,或者你的經驗在了解情況的人聽來不合理,這比起你喜歡幻想的BDSM行為要危險得多了。」

14. 安全詞是必要的

雖然聽來很廉價,但這是 BDSM 實踐中重要的一環。Thorn 表示,雖然每個人使用安全詞的方式不同,但安全詞或許是社群裡最廣為人知、最重要的一環也說不定。有些人實踐 BDSM 一段時間後,不再每次都使用安全詞,但是剛開始的時候有安全詞是非常重要的。安全詞可以是任何字詞,只要不是平時你在性愛過程中就會說的字即可。更多資訊可以參考這邊:http://clarissethorn.com/2010/07/03/sex-communication-tactic-derived-from-sm-2-safewords-and-check-ins/

15. 在一些 BDSM 的公開活動場合,現場甚至有負責監督安全的人

Brame 說,監督者會把以不安全方式進行 BDSM 的人請出場,不論是忽視安全詞或是錯誤的使用鞭子。安。全。第。一,而SSC這個縮寫,代表的是安全(safe)、知情(Sane)、同意(consensual),這是 BDSM 實踐中最重要的幾項準則。

16. BDSM 的實踐並不像好萊塢電影或A片裡演的那樣簡單

一時意亂情迷然後意外踩進一個百萬富翁的遊戲房這種情節,基本上不會發生,但或許不發生才好。Brame 說,幻想的情節讓許多事的發生看來起非常簡單,實踐 BDSM 的人們事實上卻非常注意安全,一定要在對的地方、對的時間、使用對的道具。而且你必須確定如果有緊急狀況,你能隨時解開被任何方式綁縛住的人。你也必須要能夠信任你的 BDSM 夥伴。所以每一次的實踐都需要很多準備,但對喜歡 BDSM 的人們來說並不麻煩,他們依然很享受。

17. 比起絕大多數的香草性愛,BDSM 實踐一般有更多的對話

如果有人質疑 BDSM 實踐中的「同意」,應該想想實踐 BDSM 前、實踐中和實踐後的那些溝通過程。Brame 表示,人們在實踐 BDSM 之前廣泛地進行討論,像是想要做些什麼、計畫做些什麼、幻想的情節等等,這是BDSM實踐者為了有一段愉快的關係進行的商討。

18. 事前的協商包括雙方討論他們喜歡的、不喜歡的,以及他們絕對不能接受的行為

這是 BDSM 實踐中事前準備的一環,Thorn 表示,預先討論內容可以增加情緒上的安全感,其中可以包含詳細的情節、清單,也可以是雙方比較非正式的聊聊自己的期待,喜歡不喜歡些什麼,或是完全不能接受哪些字詞或行為。

19. 實踐結束後的事後照護(aftercare)

由於 BDSM 實踐的強度和情緒經驗經常很強烈,多數的專家都高度建議要有事後照護這一步。在這個階段,參與者可以討論剛才發生的情境和他們的感受。Thorn 表示,人們在 BDSM 實踐後經常處於相當脆弱的狀態,沒有事後照護這個階段是很奇怪的。對參與者來說,事後照護也可能是加深彼此連結感的經驗。

20. BDSM 實踐者可能喜歡一對一的關係,可能喜歡一對多的關係,也可能喜歡任何一種他們喜歡的關係

不是每一個對 BDSM 有興趣的人都有多重的性伴侶或情人,Brame 表示,有很長一段時間,人們認為BDSM的實踐者不會建立長期的關係,但很多人其實中意一對一的關係,只想要跟自己的夥伴實踐BDSM,或是玩俱樂部裡的大型玩具。

21. 鞭打和鞭子都有很多種類

每個人對鞭打的接受度不同。Thorn 說,鞭子有輕量級的散尾鞭、也有皮鞭、單尾鞭、扁平的多尾鞭等等等等,但是某些種類打起來比其他要重,所以一定要學會如何正確的使用不同鞭子(再次強調,參加工作坊是很重要的)。很多人在學單尾鞭時會先用枕頭或是遠方的細小物件來練習,像是電燈開關。

22. 有些地方絕對禁止鞭打

比如說,眼睛(理由很簡單易懂吧),以及腎臟周圍;Brame 解釋,腎臟這個重要臟器一帶的皮膚很薄,鞭打可能會使得腎臟受傷瘀血。

23. 如果你想和現在的伴侶嘗試 BDSM,不妨主動提起

Thron 表示,很多人不敢和自己的伴侶提起,但是後來發現對方也有同類的性幻想。如果害怕直接說出口,可以先說自己聽說了某本書或是某個工作坊,問問對方是不是有興趣。或者在討論性幻想的時候問對方有沒有嘗試過,或是幻想過嘗試 BDSM。你想想,這只是賭上一次尷尬的對話,但如果你想實踐 BDSM 的話,結果可能是你人生中的重大改變。

24. 有許多對特殊性愛模式有了解的專業人士,有需要時,你可以找到了解你的生活方式的醫生或諮商師

你可能會擔心你的婦科醫生或是律師對 BDSM 的生活方式一無所知,讓你在和他們談話時覺得不舒服,你可以直接查詢全國性自主陣線的這個列表:https://ncsfreedom.org/key-programs/kink-aware-professionals/kap-program-page.html

25. 基本上,BDSM 實踐和多數人以為的大相逕庭

在刻板印象、A片和格雷的五十道陰影中,有很多對BDSM的誤解。除了參加工作坊,或是去找個女王,多查資料其實是增加了解的最好方法。Brame 表示,就和一般的性行為一樣,如果想要做好愛,就要弄清楚性愛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翻譯] 寵物扮演/人形寵物:基本介紹 (原著:Skylerpet)

原文:Pet Play and Human Pets: A Primer | Submissive Guide

文/Skylerpet ( April 15, 2009 )  ,翻譯/梅子

今天的文章來自作者 Skylerpet,她在看過 Youtube 每週情報單元後主動地寫了篇文章給我,她在 D/s 關係裡面是屬於服從方寵物。謝謝 Skylerpet!後來她又有補充一篇文章說明人形寵物 ( Human Pets ) 可以點選這裡閱讀

寵物扮演(畜化玩法) 是一種很獨特,不為人所知的 BDSM、D/s 次文化,但在我看來是非常有趣、愉快的「變態」生活方式。我現在寫這篇文章是從我自身女性服從者的角度來寫,請歡迎調整成任何適合你自己的方式。

寵物扮演包含一個或多個人模仿/扮演動物,典型的是 Dom 支配方為動物「主人」或「訓練師」,sub 服從方為動物。但我也聽過有 Dom 扮演動物去支配 sub ,例如凶狠地打倒 sub 咬他脖子,我不太熟這種模式。

什麼動物是 sub 常扮演的?小馬、小狗、小豬都很常見,我自己是常扮演小貓,而正在寫文章的現在是扮演一隻小狗。其他我看過的有兔子、奶牛、還有一次看到海豹,不過我對這些動物扮演沒有經驗。

對我來說,我喜歡寵物扮演一方面是覺得這真的很好玩,最主要的原因是它強化了主人/與被擁有者之間的關係。非人類的寵物將完全屬於牠的飼主,完全依賴著主人,只有得到主人允許後才能得到飼料。牠們可以玩什麼玩具,與身體健康醫療都完全取決於主人的照顧與決定。這在 D/s 支配與服從,24/7全天候調教 ( 每天24小時、每週7天 ) 的關係中也多是如此,奴隸只能在服侍主人用餐完後再果腹,依照主人的意願穿衣服,等主人通知可以睡覺的時間與位置,遵循一切主人制定的規則。非人類寵物最大的差異在於,寵物完全沒有說不的權利,你可以任意的挑選牠們,隨意的決定你要帶誰回家,寵物連同意權都是屬於主人的財產。我覺得,做一個動物是「比人類更低賤」的,更強化了我主人的控制權,他是一個男人,一個高等生物人類,而我只是隻小狗,他的小狗。

如何選擇扮演的動物?
通常有三種方式,

  • 一種是依據sub本身的個性來對應最適合的動物,例如 sub 個性忠誠又貪玩,可以扮演小狗,如果 sub 個性喜歡被人引領著、喜歡禮節訓練,可以扮演小馬。
  • 另一種常見的方式是由支配者 Dom 決定 sub 是那種動物,如果 Dom 喜歡小狗勝於小貓,那 sub 就會被調教成一隻小狗。如果 Dom 喜歡做一個酪農喜歡自產牛奶,那他的 sub 就會是一頭母牛。
  • 也可以選擇讓 sub 可以每一次遊戲扮演不同的動物,寵物扮演只是暫時的一段時間的玩法,沒有特定單一動物性,享受各種實際體驗的樂趣。

為什麼玩寵物扮演?

  • 很多 D/s 關係伴侶進入寵物扮演的很大原因是為了羞辱與增強依賴。限制 sub 的活動範圍與不能說人話都會強迫 sub 更依賴他們的 Dom。例如,不被允許上床上沙發,不能使用廁所只能在便盆裡排泄,都是很羞辱很踐踏尊嚴的。
  • 另一種原因在於當寵物單純的樂趣。寵物扮演可以釋放大量的情緒與心理壓力,當你回到家就可以丟掉所有身為人類的拘束與框架,沒有「人類應該要這樣」的規矩,像是一隻寵物貓撲老鼠玩具、玩玩小遊戲、撒嬌討獎勵,可以形容為一種日常艱苦生活的「紓壓」過程,特別是那些在外工作回到家想休息的那種感覺。
  • 寵物扮演可以幫助 sub 臣服,除去 sub 人格也可以除去他人類平等的意識,寵物扮演可以幫助確認 Dom 是他們生活中最重要的主宰。
  • 寵物扮演也可以使用於處罰調教。例如 sub 素行惡劣被處罰進入豬圈跟小豬一起生活一段時間。任何動物都可以運用,罰 sub 像是那種動物被處罰時的樣子。

寵物扮演如何進行?

  • 透過拘束綑綁限制移動
  • 限制不能說話,只能發出動物叫聲例如「汪」或「喵」,或是只能說幾個特定單字像小孩子說「起來」或「尿尿」。
  • 行為的練習,例如小狗被主人牽著爬行、小馬練習拉車或犁。
  • 吃飯喝水都不能使用碗盤與刀叉餐具,也不能使用手。
  • 使用便盆排泄替代馬桶,甚至外出時也是如此。
  • 給寵物玩具,像是逗貓棒或狗狗咬繩玩具。
  • 要求使用動物的方式請求主人,像是小狗嗚嗚叫。
  • 關到籠子裡。
  • 未經允許時不准爬上任何家具。

安全是非常重要的!
請將安全意識放在心上,不論你選擇何種生活方式。

  • 偶爾餵寵物吃動物飼料是可以的,但不適合長期食用,畢竟人類需求的營養是與其他動物不同的,讓 sub 寵物營養均衡是很重要的。有很多方式可以將食物處理成像是動物食用的樣子,例如漢堡肉拌點番茄醬、燉菜、或是將食物做成狗骨頭的樣子等。總之,那些市售的動物飼料像優卡(Eukanuba)、Purina 都不適合人類長期食用,畢竟那是設計給犬科貓科動物的。
  • 如果要使用電擊項圈調教,請務必詳細閱讀使用說明。我個人是沒有在玩電擊,無法給什麼建議,但請注意安全,小心電擊的危險性。
  • 如果你將狗奴關進狗籠裡,請記得狗籠是非常狹窄拘束的,你應該不會希望你的狗奴因為長期放置姿勢不良而受傷。
  • 稍微允許 sub 做某些移動或說話表達也是重要的,需要提供一些管道讓他們能表達是否發生了什麼問題,包含生理與心理上的問題。
  • 另外,我認為 Dom 擁有一個人形寵物可以讓 Dom 更有責任感。讓 sub 去除人格並奪去說話的權利,支配者 Dom 需要更加清醒注意 sub 心智的完整。

這些應該算是寵物扮演的基本簡介,細分各種不同動物扮演會有更多具體的資訊。一點小提醒是,寵物扮演可以有性行為,也可以沒有,就跟其他所有的關係一樣,由相處的兩個人自行決定就可以了。然而我這篇文章並未談論人獸交,講的是兩個或多個人類去做動物性的角色扮演,以寵物扮演的方式維持彼此之間的關係。

最重要的是,開心享受!如果有任何問題歡迎提問。
如果這是適合你的方式,我相信寵物扮演可以更強化臣服感受。

關於《櫃子裡的人》

水晶

這次在展場或在書裡,我各用不同的說法合理化自己的創作,倒沒有人問我關於照片中的愉虐行為,或問過我是不是SM愛好者。作為一個攝影師,理論上應是一位中立的觀察者,但對於迷戀的影像,我總是無法克制自己,而希望徹底融入被攝者。當一個實踐者,那切身感受的經驗,對我而言遠比擷取美麗的影像有意思。

crystal-secret-playground

約莫2005年,我第一次在網路上看到迷人的繩縛照,開始接觸皮繩愉虐邦這個團體,之後陸續在這團體中拍攝許多表演活動或私下玩樂照,而在2011-2012年達到一個拍攝高峰。然而極大部份的照片卻無法公開,因為擁有這種喜好似乎會被社會冠上不好的看法,或是被攝者會從此被套上異樣眼光或遭受歧視?所以即使每年同志遊行裡,皮繩同好們會參加,許多人仍得變裝或戴上面具參加遊行。

我終究了解到社會裡隱藏著許多規範,用各種方式包裝,歷經世代,導致從出生以來即被教育接受那從未理解的理所當然,即使不一定合理。那些我曾拍過的許多美麗而無法公開的照片,曾讓我極灰心。痛定思痛後,決定以自己為主角,拍下一系列愉虐照片,也是這本書的源起。場景在櫃子裡,卻是出櫃的第一步。
謹以此書向所有皮繩朋友們致敬,我愛你們,也謝謝你們豐富了我的人生。

secret-playground-01

secret-playground-02

應該是在 2005 年左右認識水晶。一開始對她綁的精細的娃娃照片印象深刻。後來,皮繩的許許多多活動中她都是皮繩愉虐邦固定的攝影師。

轉眼快十年過去,水晶出書了!這本「櫃子裡的人」完全在她的櫃子拍攝,完全是自拍。斷斷續續拍了三年,同一個景,卻談到身在異鄉的寂寞、工作壓力、感情世界,充滿深刻哀傷的情感。很和大家推薦!

欲購買請私訊給她

[脫殼in高雄 參加心得] SM是打開門來說,關起門來做的開心事。

文 / 老獅

原載於獅本色

以前曾經有一個前輩說過一句話:「SM就是兩個人關起門來做會讓彼此開心的事。」

我一直奉為經典名句。但現在,可能要稍稍改變一下。

『SM是打開門來說,關起門來做的開心事。』

 

前幾天家人來,我的工作房也沒特別收拾,就這樣擺著。結果被問了一句。

「你還在玩你的SM嗎?」

這一句話可以吐槽的點太多,所以我一下子不知道該如何重點切入。淡淡的嗯了一聲。

後面更多的誤解之言就不想多說了,但讓我延生出很多想法。

當一群人,做同樣的事情,就會形成一個圈子。每個人都是處在大大小小的圈子裡。包括甚麼社交圈、朋友圈。以數學來說,就是很多的集合。互相交集著。只要是符合同樣的事這個定義,都可以稱為圈。

圈應該是對等的,不分高下、不分對錯、不分貴賤的。沒有人應該因為說他處於這個圈就是有型,處於別的圈就是很遜。更沒有道理去評判一個圈子的對錯。你如果是站在圈子的裡面,就要融入。你如果站在圈子的外面,應該要接納。

那如果你想要走進來呢。

是否該先了解,不要帶著錯誤的認知進入。否則要不是失望退出,不然就是把錯誤的元素沾染了圈子,破壞了它。

SM圈,也是。

之前在某社團看到有人說她想要認識SM。想要接觸。馬上有人說,喔就是玩繩子蠟燭皮鞭啪 啪啪很興奮這樣嗎。這樣嗎?這麼簡單,那大家也不用那麼辛苦的去辦活動了。

只能說,因為被關閉著太久。即便他並不是一個新玩意。SM 的歷史可以推到大家還在梳辮子頭,發明蒸氣機之前了。但是就是因為每個人都關著門做,所以沒有人看得清楚它的樣子。把它看做一種無法「正常的」找到情慾出口的錯誤解決方式。但它在正常不過,搞不好比你聽音樂看書還正常。因為那就是人基本的情緒感官而已。天生的,不被影響的。

我沒有打算在這裡辯證SM的對與錯。我想說的是,不管SM是一個甚麼樣的事情。它已經不再是少數,不再是不可說的事情。可以認同的人,已經形成了一個圈子。圈子涵蓋所有的國家世界地球。涵蓋所有的人種性別男女。所以只是,你想站在哪裡的問題。

如果你無法接納,站在了圈外。是否請你安安靜靜的看,別說話?對不關痛癢的你說的話,於我也不關痛癢。沒有想也沒有打算讓你批判些甚麼。

如果你想要進入,這倒是好事。但是請不要偷偷摸摸的來。好像這裡很黑暗,不可以出聲一樣。沒有。

當我的家人問我,是不是還在玩SM的時候。我只說:是阿,所以呢?

我不必說,阿沒有啦,你可能誤會了。

我不必說,沒有沒有,你看錯了,我只是好奇看一下,我不是啦。

我就是阿。

我擺在那邊,不閃不躲。如果你有興趣,請與我談。如果你沒興趣,請安安靜靜看。

還有一點,請不要變成你遮遮掩掩的說,小心的關上門,還壓低聲量問我說,真的嗎?

把門打開,我們在說的事,再普通不過。

當然要做的時候,我會挑。我會看場合。如果必要,我也會關上門,為了你的隱私好好的守護著。你會說,你不是說再普通不過?為何不敢給人看。

幹!那你不會把你家的四面牆壁打通,光天化日的生活。別遮遮掩掩。你的生活也很普通阿,幹嘛不敢給人看?

我願意分享,但要你跟我同樣能夠為了這件事情開心,我才願意跟你分享。

最好,讓想在圈子的人,不會因為錯誤的、偷偷摸摸的事情受到傷害。我們都公開說,對錯好壞喜好你自己判斷。

所以,SM是打開門來說,關起門來做的開心事。

這就是為何一定要把脫殼辦起來的原因。

性變態現身公共:2012年【躊躇異林 情色公民】論壇紀錄 (下)

本次論壇會議為皮繩愉虐邦應台灣社會研究學會「開門見山:面對公民社會的矛盾」學術會議之邀約而策劃,於2012年9月22日召開於世新大學管理學院大樓(活動議程),與社會展開一次深刻的BDSM經驗分享。為求閱讀便利性,將紀錄文章拆成上下兩篇刊登,敬請參考這場寶貴的論壇紀錄,並且思考在地的愉虐文化究竟還有什麼可能性?

原文〈躊躇異林 情色公民〉刊登於《人間思想》第三期期刊,由皮繩愉虐邦策畫論壇議題以及邀請與會講者,感謝中央大學何春蕤、宋筱君整理紀錄,特別感謝《人間思想》編輯室提供公共異議平台。

 
參考連結:性變態現身公共:2012年【躊躇異林 情色公民】論壇紀錄 (上)
 

卡魯|

接下來就請同樣是皮繩愉虐邦劇團的小D來為我們講解他的個人經驗。
 

小D|

雖然我在名義上歸屬於皮繩愉虐邦的成員,但是其實我算是比較晚進才加入這個團體的。我第一次進這個團體大概是2008年,之前讓皮繩愉虐邦最聲名大噪的就是「夜色繩豔」的表演,我進入這個團體以後也跟著做表演,很自然而然的就在團體裡定居下來。皮繩愉虐邦對我而言,比較是性別邊緣位置的一個啟蒙,也是我自己做為一個試圖參與所謂社會運動,去和我們所不熟悉的一個外在世界價值觀做對話的過程。但是我今天比較不想從公共領域中做運動的面向來談,而比較想談的是做為性別邊緣,跟對我而言是外在事物的那群人接觸的一些經驗。
  繼續閱讀 性變態現身公共:2012年【躊躇異林 情色公民】論壇紀錄 (下)

性變態現身公共:2012年【躊躇異林 情色公民】論壇紀錄 (上)

本次論壇會議為皮繩愉虐邦應台灣社會研究學會「開門見山:面對公民社會的矛盾」學術會議之邀約而策劃,於2012年9月22日召開於世新大學管理學院大樓(活動議程),與社會展開一次深刻的BDSM經驗分享。為求閱讀便利性,將紀錄文章拆成上下兩篇刊登,敬請參考這場寶貴的論壇紀錄,並且思考在地的愉虐文化究竟還有什麼可能性?

原文〈躊躇異林 情色公民〉刊登於《人間思想》第三期期刊,由皮繩愉虐邦策畫論壇議題以及邀請與會講者,感謝中央大學何春蕤、宋筱君整理紀錄,特別感謝《人間思想》編輯室提供公共異議平台。

 

【躊躇異林 情色公民】

性公民權的論述已經從同性戀的合法性進展到對於年齡政治與兒少情慾的討論時,多元情慾在社會中的再現卻仍然停滯在「色情/藝術」的劃界爭端,陷囿於對抗獵奇式媒體意象的泥淖中。將近十年的漫漫旅程中,皮繩愉虐邦對於一種「愉虐性公民身分」的實踐,還有怎麼樣的形式和可能?

2004年皮繩愉虐邦做為代表BDSM(*註一*)社群發聲的社運團體,因為SM實踐活動意外致死的「虐犬箱屍」事件引起的社會風波,而決定走上運動之路,期許自己能成為一個可見的、運動的、發聲的BDSM社團,支援BDSM的愛好者與實踐者互相交流經驗,提供資訊、技術、法律、甚至醫藥等相關諮詢服務,也舉辦讓廣大愉虐分子們可以共襄盛舉的活動。

在這樣的現身脈絡中,皮繩愉虐邦的成立企圖讓BDSM超越純粹私領域中的情慾活動,進一步成就愉虐認同者「文化公民身分」(cultural citizenship)的公共性。但是當BDSM此種邊緣性文化試圖透過各種社會展演與發聲策略開疆拓土時,國家機器卻將之視為涉及猥褻、妨礙風化、甚至侵害兒少福利的違法之舉,動輒用司法、教育、汙名等各種方式加以壓制。

因此,做為與其他性別邊緣者一同處於受壓迫者聯盟的皮繩愉虐邦,在推廣自身社群文化的同時,也站在聲援其他性邊緣身分的戰鬥位置上,以做為與常態香草性愛社會(*註二*)的交談介面。回顧近十年歷史,除了社群活動的推廣之外,我們也投身各種聲援性邊緣身分的運動與論述場域,從同志大遊行、反對刑法235、反對兒少法29條、性交易合法化,到最近的台鐵公共性事件,皮繩愉虐邦皆從種種與「主流」爭奪話語權的嘗試中累積了尚稱豐沛的論述能量,也與台灣性權/女權/同志論述建立密切的聯盟關係。

但相對於論述上所獲取的進步,皮繩愉虐邦嘗試建構的公民身分實踐卻不斷受到大眾媒體的挑戰。從2006年第一次「夜色繩豔」表演,到2012年第三次「夜色繩豔─風見蘭喜」表演,以及中間無數次的大小採訪與策展,皮繩愉虐邦面對大眾媒體的經驗和感受卻是「十年如一日」。當性公民權的論述已經從同性戀的合法性進展到對於年齡政治與兒少情慾的討論時,多元情慾在社會中的再現卻仍然停滯在「色情/藝術」的劃界爭端,陷囿於對抗獵奇式媒體意象的泥淖中。2011年《壹週刊》針對皮繩愉虐邦的惡意扭曲報導則是最寫實的殘酷例證。

究竟在這般將近十年的漫漫旅程中,皮繩愉虐邦對於一種「愉虐性公民身分」的實踐,還有怎麼樣的形式和可能?無論是何種性身分,請來與我們齊聚一堂,一同眾「身」喧嘩。

繼續閱讀 性變態現身公共:2012年【躊躇異林 情色公民】論壇紀錄 (上)

[翻譯] 受縛者指南(原著:Clover)

原文:Rope Bottom Guide (English) Updated 2013/02/17
出自於Rope Bottom Guide | RopeTopia

【前言】

這是一系列為不熟悉繩縛或是希望能從受縛者角度來了解更多繩縛安全的人所寫的方向指南。隨著越來越多人學習繩縛卻還沒開始注意安全,這系列提供資訊讓受縛者能為了自己的繩縛體驗做出正確的選擇。

就算是最頂尖的繩師,進行繩縛時仍是有風險,沒有所謂零風險的繩縛。一個有經驗並注重安全的繩師在繩縛過程中可以降低大量風險,但不代表能完全的排除風險。這很重要,記著,所有的繩縛都有風險

這篇文章是一個通用的指南,無法適用於每一種繩縛情境和每種身體類型。需要注意的是,每個人身體都不同,對你而言是正確的,也許對另一個人來說會是危險的。繩師要對他的繩縛負責,但一個適合你身體柔軟度、適合你身形的繩縛,需要來自你的溝通。溝通是降低繩縛風險的關鍵,保持溝通,在繩縛開始、進行中、與結束後的回饋是受縛者的責任。

有時候一些經驗豐富、技術很好、並且擁有安全意識的繩師會嘗試打破這些通用規則,如果他們夠小心,而且把危險性放心上。但專業繩師也至少要清楚他要打破那些規則,在開始前討論為什麼要這樣做,並在過程中注意安全細節。受縛者任何時候都可以對繩師提問。

對人體解剖學有基礎的認識,並且知道人體那些位置不適合繩縛壓迫,可以幫助你的SM繩縛經驗更安全、更愉快。

【責任】

你要對自己負責。你要為了「你答應讓誰綁你」這個決定負責。學習這些資訊,你可以清楚知道在等下的繩縛過程中可能會發生什麼風險。了解你自己身體構造與個人弱點,告訴綁你的人你的健康狀況,是受縛者的責任,告訴他們任何你需要他們先明瞭的事(是否哪裡曾經有舊疾或不適合某種姿勢等)。

繼續閱讀 [翻譯] 受縛者指南(原著:Clover)

無邊無際的界線

◎ 光頭:麻雀的失羽書

本文同步刊登於成蹊同志生活誌

IMG_1403_2

第一:機器人不得傷害人類,或旁觀人類受害。
第二:除了違背第一法則,機器人須遵從人類命令。
第三:不違背第一與第二法則下,機器人必須保護自己。

俄羅斯作家艾西莫夫,是奠定科幻小說基礎的大師,隨後被稱為「機器人故事之父」,他訂定出「機器人三定律」,被後代許多科幻文學引用,成為人工智慧編撰規範某種程度上的法典。

image-ic我沒偏題,提到艾西莫夫不是沒有原因。

自從與許多SMer接觸,我跟圈外人士們的提及SM時,對方總時不時迸出「OO算不算SM」、「OOOO可不可以」的疑問,而本人所能給予的答案,也不外乎模稜兩可的「當事人認為是就算」或「雙方覺得好就好」,不經讓我想提出:有沒有除了「不得脅及生命安全」以外的界線?
承接我上一篇文章,我也覺得這很像藝術領域,世上多的是你放不進分類的物種,但是雙方的確都有自己的潛規則,無法否認。我們沒辦法否認它們總是野心勃勃地想突破自己的界限,也難怪,雙方都是想像力的實現,而想像力是無窮無盡的宇宙。

SM完整總稱為BDSM,BDSM根據維基的解釋,細項分為B/D(bondage &discipline 綁縛與規訓)、D/S(Dominance/Submission支配與服從)與S/M(Sadism/Masochism施虐與受虐),在此需提到的它們的差異。
如果不仔細探究B/D,我在此先強調D/S與S/M系統的分別。
S/M最早分指兩位SM經典作家的名字,二字結合而稱為Sadomasochism(虐戀或愉虐),隨後簡化為如今的SM的泛稱,其中SM行為除了肉體虐待之外,不知從何時開始,精神虐待被獨立抽出成一個分支,也就是D/S系統,譬如類似角色扮演的制服或軍事調教;而原先的S/M則由此被間接轉稱為著重實質有形的虐待、肉體虐待的系統,比方說鞭打、滴蠟與穿刺。

我們很難一刀切開精神與肉體之間糾葛的關係,譬如肉體虐待當然也會同時展現精神的支配權,或多或少會相互雜交,但是不管支配者或是服從者,雙方在SM行為進行中,自身必然有一定的風險控管機制。
像「窒息式性愛」就是個好例子;雙方著墨點是快感,是腦內啡的產生。

但這不是一切。
繼續閱讀 無邊無際的界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