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Y 吊枷製作速成

◎後學

考量到想 DIY 的同好家裡可能沒有那麼多專業工具,以下是不花很多錢就能買到的工具。

  • 電鑽:1000-2500元
  • 圓規鑽頭:300-400元
  • 鋸子:100-500元
  • 2〞C型挾:80-100元
  • 刨刀:500-800元

“鞭” 第三篇:打鞭的技巧

◎unsatura

打鞭的技巧,幾乎完全是奴隸心理的處理,一如不少其他愉虐調教項目。對鞭子的掌控,不過是其中一環。從建立一個可以互相信任的環境及關係,到奴隸願意被綁起來讓主人把鞭子打在他身上,到最後處理好奴隸所經歷的種種情緒。這概括的三個步驟中,用鞭子打他的那一部份是最不重要的一部份。

失敗的鞭打例子,奴隸最後反應說:
「一點都不痛耶。」
「還好,我還蠻耐打的。」
「好痛,我覺得我真的不耐打,對不起。」

失敗的主人的反應:
「不痛?那我下次用更痛的鞭更用力地來打你!」
「我把你訓練到很耐打,好不?」
「沒事沒事,過兩天就好了。」

以上奴隸的反應,不管他覺得能接受或不能接受,其實都是一面牆。鞭打後要把過程抹掉刪掉,重申或重建和主人之間的某程度隔閡。主人的反應更是肯定了奴隸要重建隔閡的理由,不管理由是什麼。

用輕柔的多尾亂打,怎打都不痛。主奴可停留在一個遊玩嬉戲的層次,不會有什麼深層的情緒問題要處理。若亂打滲進痛楚,而奴隸是新人或沒有帶痛鞭打的經驗,主人要小心,以上反應有很大機會出現。

所以,若大家上網去查看,幾乎所有的資料,都是有關打到飛的。因為只有這種打法,能讓主奴二人有規律地,一步一步的建立一個能互相信任的深層關係。到很信任對方時再玩帶痛的亂打吧。

建立環境

環境須要建立時,當然也是剛要開始認真玩鞭打的時候。換句話,主奴都是在起點。最重要的元素,我覺得,是身段和誠實。

環境最重要的是心理環境(場地舒適就好)。建立環境是透過輕度短時間鞭打,及其他調教項目來建立互信。這些短時間的鞭打,每次可以有一個目的,如只是要讓奴隸習慣不同鞭子的感覺,讓奴隸嘗試一口氣接受某數字的鞭打(數字不要太大),或一起和奴隸研究出一個適合用於他身上的綑綁方法(不能綁太緊,奴隸身體要可以動才能有肢體訊號)。這些課題,看二人所須而定。

有時我用「按摩」去形容;主人是師傅,奴是客人。而懂得某客人身體的師傅是很有價值的。這價值/知識,須要經過一段時間去建立。當中,某程度的互信會自然產生。主人要學會閱讀奴隸的身體,肢體訊號。而二人要用語言溝通,互相答問澄清訊息。這樣,幾個訊號層面交叉參照,主人才會摸熟悉奴隸的身體。語言這層面的溝通尤其重要,因為可以解釋及提供奴的親身想法與感受。奴隸要幫主人了解奴隸的身體,要誠實地有什麼感受就要說,讓自己的身體自主直覺地作反應,不太要去控制它。有問題就要提問,讓主人作出對應。

不管主人有多少鞭打經驗,新奴隸就是要花工夫去學習閱讀的,雖然所花時間可能很短。主人要聽得進去,用奴的話來作為其身體反應,肢體訊號的意思。要讓奴隸知道下一步要做些什麼,讓他注意及準備。若奴隸有意見,主人必須有回答,因為要保持語言溝通層面開放。若主人不同意奴的意見,主人也要有回話對應,讓奴知道他的話有被聽到被考量過。當然,主人另一個重要任務是安撫及鼓勵奴隸。結束後更要交談,確定過程中細節的意義,肯定奴隸的表現等等。

有時我把誠實和調教項目相比;我既然都摸過奴隸全身,還有什麼要客套或隱瞞的?身體層面上的坦誠相對,應該有心靈及精神上的對照。一切都該是可以交談的(連應否點香或放貝多芬都是)。主人可以找其他主人互鞭一下,就會比較知道奴隸須要多少信任才會安心的接受你打他;而「安心」是重點。

因為要建立準確的訊號交流及接收解讀,鞭打時不能用改變情緒的物質或藥品。酒或百憂解之類等,還有其他種種,都不能用。

建立環境的階段不該是個長時間鞭打的階段。該是個讓二人習慣對方的階段。讓奴隸習慣被綁著受打的過程。習慣是重點,功力是要透過練習累積的。

至於身段問題,我常用長官對大兵的關係來形容。長官有好壞,有無能的也有令人敬佩的。無論如何,互相對對方誠實,甚至真的要打仗而生命要互相托負,長官還是長官。若奴隸的語言或反應不妥,主人要讓他知道,或命令他停止及改變行為模式。就算失敗終止鞭打,之後的交談中,主人安撫也好鼓勵也好,主人的身份不該放下。鞭打,本就是一個權力不平衡的遊戲,若奴隸不能接受的話就不該進行。每當奴隸問我能不能試一下被鞭,又請求我不要鞭太用力時。我都會拒絕,回說,我打就是會痛。這當然是瞎話。鞭打可以不痛。但因為我是主人,我不會給予奴隸利用其弱點來提出要求的空間。

但,若奴隸自以為有弱點,或有疑慮,而向我商討解決方法,如,如何可以一起達到一個兩人都覺得可以接受,或兩人都願意嘗試一起邁進的目標時,我很樂意商量。而這目標,必須是超越了奴隸當時自認能接受的調教程度(不然就不該有問題)。而商量、討論、如何學會一起去解決種種問題等,會是在主/奴這權力架構下實行,一切問題擔心隱憂都得攤開來說。這樣,才值得要我這主人去就奴隸的個性去調整我的調教。

習慣對方,要多久?奴隸(或主人)什麼時候才有足夠的準備去嘗試長時間鞭打?這必須留給各人自行判斷。而習慣對方,可以用很多其他調教項目來補助進行。我會說,擔憂一定還是會有的,疑慮也一定還會有。主人必須抱著可以出錯的心態進行長時間的鞭打,才會在過程中細心防範。這細心防範,是鞭打專注力的一部份,也是幫助準確觀察奴隸反應來作判斷的動力來源。當這些都被對對方的信任和信心比下去時,就是時候了。主人和奴隸都要給自己和對方失敗的空間。不讓它成為二人關係進展的阻礙。

善後

清潔消毒等當然重要,不過,在建立環境階段,傷害不該太大,通常該控制在用一下冰就可以的程度吧。

善後一樣,講究誠實和身段。

建立互信時的階段,善後,主要是給于對方肯定,確定要繼續進一步、下一步要如何走。肯定,要花點心機。因為初開始鞭打,少不了會有不滿。如何應付這些不滿,把它放下,繼續信任對方,加以肯定,不要說是鞭打的重要一課,是做人的重要功課。我不知如何開始討論。

剛開始時,主人的最大忌諱是過份自信,以為自己了解奴隸,有不滿時都已經知道答案。也許答案是對的,問題是態度。奴隸是個成人,不是小孩或寵物。安撫不能是拍拍背之類。安撫要連帶尊敬,相信奴隸有能力應付鞭打所引起的種種效果(有些可能是非常個人的情緒,主人不便介入背後細節,但也不能丟棄及不理情緒中的奴隸)。相信奴隸相信主人,在適當的時間,奴隸會讓主人知道一切。拍拍背說「沒事沒事…」的安撫過程最不能出現;這種安撫背後的訊號,是輕視鞭打對奴隸引起的效果,所以,是種奴隸的內心世界的忽視(奴的心是主人的寶)。有些鞭打會導致哭泣或憤怒之類的結果。這不一定是代表奴要停,或這類反應的理由是因為被打得很痛。主人要搞清楚這些較強烈的反應的原因是什麼,而有個周全的對應。

若奴隸有被打到飛起,腦內啡作用過後,奴隸終要「著陸」。有時會墮機,所謂 crash。這是忽然改變情緒所遇到的問題。有時會有輕度憂鬱的感覺。這也是主人不能不理奴隸的時候。

一些奴隸會想找個有經驗的主人。有時我會碰到這種。他們以為,若能肯定主人有經驗,一切就妥當。當然,基本安全考量中,有經驗比沒有經驗的好。照常理推斷,一個新人,當然要找個有經驗的主人。但,說到鞭打時,我都會說,主人無論多有經驗,對不認識的奴隸,鞭打仍是個新嘗試。以前的經驗有多少能用得上還是個問號。不試過不知道。所以,用來習慣對方和建立環境的短時間鞭打,還是有實行的必要。這和其他較重型的愉虐調教方法都一樣吧。奴隸不能以為可以安心把身體交出去就一切妥當,不用和主人建立什麼關係,直接了當地等待享受飛起來的時刻。能對一個新奴做出這種鞭打的主人可遇不可求吧。對主人有這種想法是一種僥倖的心態,也是一個不切實際的要求。花點時間,一起幫主人學會搞懂你的身體,繼而搞懂你的心理才是實際。通常,也只有在奴隸肯一點一點開放自己,逐步逐步增加對主人的信任,鞭打才能出現理想的效果。

到主奴二人認為,不論結果如何,二人都有足夠信心去善後時,就可考慮長時間的鞭打。以下是一個對長時間鞭打的詳細描述。因為詳細,就不能概括;更是有很多假設。

假設,要放些什麼音樂等都決定了;就是,這一切都該在建立互信時搞懂了。鞭打時間要約好,二人不能帶著疲乏的身體及精神,事先要有足夠的休息。上一篇說過,有時,這打法是種自行實踐的預言般,你給予它適當的心理期待,它的結果就會朝那方向走。

到這時,主奴已經知道會大概如何打,那些部位可以或不可以打。通常,背部只打上背,屁股,大腿。要避開腎臟。背部這些部位是最能接受重打的。小腿後面肌肉部份可以打,但難瞄準。長時間鞭打,打背部最實際。前面打大腿。男人胸部比女人胸部能接受更重的鞭打(我聽說的)。腹部不能接受重打,性器官比腹部要更輕。避開所有關節,有骨頭突出的地方。避開臉部(臉一般只能掌摑)。避開頸部,喉嚨,小背,特別是屁股中上方的三角地帶,荐骨 sacrum (初學打屁股常會打到這裡)。避開膝蓋和肩的前後及兩旁;這二部位是很脆弱的部位。手臂的肌肉部其實可以打,但難瞄準。手腳掌及背不用考慮。

奴隸該知道你用什麼鞭子打他。要有應變措施,可能是多準備一兩條更厲害的鞭子,但視情況可能用不上。

奴隸不須一開始就脫光光。如何暴露奴隸也是該在建立互信時摸懂的一環。

先暖身,摸他親他和他講話之類的。用最輕的鞭子和力度,只是要讓背部提高敏感度。

如何從不覺得痛變成感覺到痛是個很重要的關卡,學會如何順暢地跨越這一關是習慣期間重要的功課。上篇說過,約五到八秒一鞭。落鞭部位也要有節奏性的循環,所以很快奴隸就知道下一鞭會落在那裡。不要只把鞭子落在某處,最好每一個部位只下兩三鞭就移位;上背屁股大腿這樣游走。進一步可加分左右;這樣,左右背屁股大腿加起來六個祁位。若分左右,落在每一部位的鞭數要減低。每七八至十數鞭就要打完整個背,再起另一次循環。

力量漸進,不是任主人自行控制進度的。進度其實主要是配合奴隸的反應(所以奴隸們,你們要誠實反應,不然,主人可以被你誤導)。

我們假設每個人都有個自願接受鞭打的臨界點。過了這個點,奴不願意再接受鞭打(這是奴隸會喊停的地方)。力度要保持在這點之下,在產生痛楚之上。在有痛楚的感覺,和這臨界點之間,有多少空間?是個很個人的問題。這空間,當然是主人鞭子力度自由游走的空間。但這空間會隨鞭打進度改變。更者,這臨界點也會隨著鞭打的進度改變。這是個雙重任務。學會閱讀奴隸反應的重要性,就在這裡。

力量漸進,是個停停續續的過程。力量逐進,要看奴隸的反應。先保持在某程序的力量之上來鞭打,直到他反應減低,表示對這力度呈現某程度麻木。反應減低後,就要加力量,漸進地,直到他反應提高,這表示他又覺得痛和不適。反應提高時力量就又要保持。再等他反應減弱,再逐漸提高力量,到他反應提高,再保持…..。

停停續續是因為,痛楚到了某一個程度就會引發腦內啡分泌,奴隸對傷害的反應會降低,所以就要提高力量。提高後,要給身體時間反應,再增加分泌,讓更多的腦內啡起作用。這段時間,傷害力不該增加,所以只能保持力度。更多分泌起作用時,奴隸的反應又再降低,所以力量又要再增加…。當然,傷害不多,分泌也不會多。

最重要的是不要錯過給時間分泌起作用的機會。每打一鞭,就是多一點傷害。主人的目的是要構成一個比例 : 最少傷害卻有最多分泌。若不給時間身體作反應,分泌趕不上傷害進度及痛楚的增進,那達到的比例就很可能不會理想。因為,痛楚越增進越高,是越打越接近奴隸的自願接受鞭打的臨界點。

保持力度,給時間分泌起作用,是保持主人的鞭打,與奴隸自願接受鞭打的臨界點之間一個最大的距離。而同時,分泌起作用後,接受鞭打的意願會再度提高,臨界點會改變向上昇,因為痛楚的感覺下降。

理想的比例,每人每次都不一樣。要打到奴隸體內充斥著大量的腦內啡繼而進入飛起的狀況雖是目的。但,主人必須小心,每一鞭都是傷害。特別是鞭打過了一陣子時,而力量都停留在奴隸自願接受鞭打的臨界點之下,或甚至是一直都距離臨界點很遠,奴隸很可能無法分辦傷害是否該停止。有些主人會和奴隸約好,不管結果如何,打多少鞭或多少時間後,遊戲必須終止。這是個很好的方法,我建議使用。不管後果如何,都設在六七十分鐘內。當然,若奴隸很明顯不該再被打,那主人也該停手。重點是,身體會學會分泌。同樣時間長度,幾次下來,奴隸該會提早分泌,分泌起作用的時間可能也會變短(假設其他因素保持不變)。所以,同樣時間長度,幾次下來,力度到最後會有所提高。這是二人要進一步更深入時的練習方式之一。但還是要記住,達到理想比例,每人每天的狀況都不同。

奴隸接受痛楚的意願可以靠鞭打的技術改變。鞭子可以做成的傷害卻不會因奴隸意願提高而改變。主人可能有個飛到月亮的奴隸,但他也可能是個要飛去醫院的奴隸。

有些奴隸是不會被打到飛的,不管「飛」是什麼(大家可以去搜尋 sm 裡的subspace,這個字是用來形容飛時,奴隸所進入的精神狀態)。不會飛,有人說,這是腎上線素的原因。一些奴隸會把被鞭打看成一種挑戰,因為要挑戰主人的鞭子,這種心態會使腎上線分泌,即使有腦內啡,還會使奴隸很精神奕奕的吧。奴隸應該嘗試,每被鞭一次,就去接受那痛楚,讓痛楚這感覺自由地散開,不要去對抗它或挑戰它。

最後

大家也許覺得奇怪,有關鞭打技巧的文章,我談到的都是主奴關係。我常聽人說,棒球是個策略遊戲,心理遊戲;鞭打一樣。判斷鞭打遊戲的標準,不論遊戲輕或重,我覺得都是以主奴二人關係後來起了什麼結果為主要。鞭打既是個權力遊戲,技巧,是以運用地位身份操控或引導出理想結果為主要。懂得如何建立良好環境和善後的技巧,才是最重要。

然而,我很了解,主奴關係是個不可收拾的話題。特別是寫這一篇時,我清楚,越寫得詳細,就是越包括更多有關主奴關係的假設。上篇說到,若鞭打成功,認知會因腦內啡分泌進入一個和平時不同的狀況,subspace。這,加上身體的傷害,可以是很嚴重的狀況(最壞,我可以比作把人灌醉施暴嗎?)。主人們可以質疑這裡的種種假設,但不能不考慮鞭打時的身段及誠實的問題。

“鞭” 第二篇:鞭打的方法

◎unsatura

這裡要說兩種鞭打的方法,二者是對照。這是給各位參考用的;畢竟,打人方法很多。這些方法,不一定是用鞭子的。但在我經驗中,用鞭,是最實際的。因為其中一種要求主人打出很多下,而鞭子若選對,可以很省力氣。另外一種,要求打法多變,而鞭子也是能夠做出多樣效果的最佳工具。

第一種:都是為了腦內啡

前幾年,一個愛被藤打的奴隸找我,因為我懂得這種打法,(雖然已經有點生疏)。但他因為我這一點而給予我他的信任,和屁股。兩百五十下後,我的右肩受傷,做了兩個月的復健。我覺得,若是用鞭子,就不會出這種事。(馬鞭我覺得不是鞭類,是藤類工具。)

這種打法的目的,是以製造最低痛楚的力度打奴隸,使奴隸身體開始產生腦內啡,(endorphins)。腦內啡是當身體受到創傷,壓力或痛楚等時候所分秘的東西,會減低對痛楚的敏感度,有類似嗎啡的效果。長跑的人跑到了某一個時候,會到達一個老外叫「撞牆」或「撞磚頭」的狀態,身體疲累全身疼痛。跟著,會進入一個老外叫「第二口氣」的狀態:忽然,痛楚消失,心智有一種平靜明朗的感覺,身體好像加了油,可以繼續跑動。有一點點像麻木,但神智是清醒的。這就是腦內啡分秘和它所會構成的效果的一個慣用例子。針炙也是因刺激身體產生腦內啡而止痛的。聽說腦內啡有二十多種。

這種鞭打是要奴隸經歷這種類似用了嗎啡的 high,所以主要目的不是在製造痛楚,但不能沒有痛楚(不然身體不會分秘)。整個過程,是要讓奴隸在最舒適的狀態下「飛」起來,(有些主人用”fly”這個字來形容這種 high)。你可以點香放音樂,讓奴隸舒服地躺在柔軟的床上,甚至不把奴隸綁起來等等。但最重要的是節奏和力量漸強的堆疊。

從最小的痛起打,逐漸加重,直到足夠讓奴隸身體「以為」受到了創傷而進行分泌。逐漸加重,可能要用幾種不同材質和重量的鞭子。通常開始可以輕巧柔軟的多尾,再轉換較重及利害的鞭子。

因為奴隸要放鬆,落鞭的節奏是要奴隸可以預測的,因而不會做成緊張,能專心去應付被鞭打的痛楚(有時主人可考慮不要讓奴隸看見你打鞭,看著鞭子飛過來也許會造成緊張)。每落鞭後,要給奴隸心情緩衝的時間,讓痛楚散發掉或「沉沒」,讓奴隸心情可以再平靜下來等待下一鞭。但,又不能停太久,讓身體冷下來,以為痛楚不會再來,繼而,怎樣堆疊,身體都不分泌。一般,有說是每五到八秒打一次。我通常等呼吸兩次後;這比較好算。

力度就隨著穩定的節奏逐漸加強,這是要非常細心的,奴隸該不會察覺力度明顯在加強。或,可以說,兩下落鞭之間,奴隸不該察覺力量顯著的不同。這打法的難度,我覺得有一半就是難在這力量的漸強堆疊。為了保持節奏穩定,若要用幾種不同的鞭子來堆疊,換鞭就要快。鞭子要放在很容易就拿到的地方。

每個人分秘腦內啡的臨界點都不同吧(我的經驗有從二十多分鐘到過一小時的)。有時,因為環境心情等因素,同一個人分泌的臨界點會改變。主人要學會觀察出奴隸己受到腦內啡的影響;(一直問奴隸「你飛起來了沒」會破壞氣氛嘛)。雖然說得很玄,好像會是很難看得出來的。但其實,發生時是很明顯的。奴隸的肌肉會放鬆;就算從躺平的開始,身體不是站著,肌肉應已蠻放鬆的也好,還是會看得出來,肌肉的質素改變。人好像「溶化」。呼吸會變慢,細和長,有時根本以為他沒有呼吸或昏過去了。很明顯的對落鞭沒有反應或反應程度驟然大減。看得清楚,我想,這有大半原因是因為,打奴隸時為了要注意節奏與力度的控制,主人要很專注,所以很細小的動作變化都看得很清楚。(所以有人說,打鞭是讓主奴關係變深入的一個最好方法。但其實也可以反過來,打得不好,奴再不會來找你調教。)

有一次我以為奴昏過去了,因為沒有反應而看去怎都看不見他有呼吸。停下來跟他說話,發現他清醒得很。好玩的是,最後幾鞭他不覺得痛。而他跟本不知道腦內啡已在作怪。有時,奴隸要學會辨認出身體內腦內啡充斥起作用的感覺。High,有時是要從經驗中得知的。而不是親身感受的主人,更是要花點心機去學會辨認。

初開始,我建議打到奴隸一飛起來就停止。讓奴隸一個人靜一下,或陪奴隸安靜一下,休息。享受這個特別的時刻,它也許會是個陌生的時刻,(除非奴隸是運動員之類的,很熟悉這種感覺)。若初次發生,而奴隸感到安全,之後會是一個很有肯定力量的經驗。若奴隸是被綁著,就該鬆綁。若是吊著,動作要快。因為,很可能因心情放鬆,身體放鬆,體重不受肌肉支撐往下墜而會拉傷肌腱或肌肉。

我們的身體其實經常分泌一些會改變我們情緒的東西,如腎上腺素。所謂經常,是說,我們對這些日常生活裡的各種情緒,及造成這各種情緒的狀況,是較為熟悉的,有經驗處理。腦內啡,和其他不少分泌一樣,會改變情緒或心情。讓另一個人打你,卻不算得是日常狀況。在這種狀況下,認知會進入一種和日常不同的狀態。主人不能單純以為,打人是滿足自己的虐待操控慾望。心理層面的效應,也許,是奴隸的那一方須更要受重視,要有完善的處理。如何利用這種機會建立一個特別的關係,要看主人們的創意。以下是一些例子,有聽來的,也有我個人的,給大家參考。

有主人將這種打法和性愛結合。過程可以很複雜,方法也不一,男女要不同的方法吧。重點是,邊性挑逗邊打。如何不過於忙碌,在那五至八秒中做出這些挑逗,留給個別主人解決。要一提的是,性挑逗,會有提高接受痛楚的後效果。奴隸能接受較重的鞭打,痛楚卻又是夾雜於一種快感中。奴隸的心情可以是很複雜的。

把這方法用來逞罰奴隸,奴隸因為腦內啡充斥,可以接受更重的鞭打。如傷害力更大的單尾,訊號鞭之類。有些奴隸說,就算是情願被罰,若不是有節奏和力量的堆疊,也很不願意接受鞭打。節奏和力量漸進這個模式,使他們有空間,比較可以做好心理準備工夫去接受。

用這方法和強暴結合。一些無法放鬆身體的,(括約肌是可以很緊的,特別是心情緊張時,老二怎麼硬都是敵不過的),因為腦內啡的作用,心情改變而變得放鬆了。忍痛的能力也提高,所以,被進入時的痛楚感覺降低。反抗的意願降低,接受度提高。而奴隸頭腦,卻是清醒的,飛起時心情是平靜的,所以奴隸知道你在對他做什麼。若真的不願意,還是可以叫口號停止的。這是個很奇怪的例子,但發生在我身上過。我認為它特別是因為,比起那些「把人打到服從」的陳腔舊調,這是一個道德有點含糊的結果。接受是因為被鞭打而心情改變,而奴隸至少還是覺得自己是有選擇的。而不是,接受或服從是單純地為了逃避另一個更難以接受的命運─被主人用鞭毒打;這後者其實是一個不是選擇的選擇。

第二種:自由即興式打法

有時,我乾脆叫這種打法做「亂打」。這是給予第一種打法一個對照和比較。而我覺得二者是一個極端的對照。二者之間有著各種不同的鞭打模式,花樣及程度,讓大家去揣摩。

當然,亂打不是一定是傷害很大的。亂打不是等同毒打。亂打,是不給予奴隸預測下一鞭的空間或機會。主人要讓奴隸束手無策,不知下一秒的命運如何。揮鞭更是即興地下鞭;不多思考,動作交給快感直覺,先行打破奴隸捉摸主人「鞭路」的機會。因為即興及臨時抉擇這些時間上的壓力,安全是個很重要的考量。主人的自律,要成為一種直覺,一種底層意識;不須克意掛在意識裡都會有效操作的一種本能。相對於步步都衡量過的第一種打法,亂打有它的魅力,一種自由放縱。

我有因為亂打而向奴隸道歉;不只一兩次。

只要身體感受到足夠的傷害,就會分泌腦內啡。奴隸在飛時,若不用更大的力量鞭打,是不會有什麼感覺的。亂打的樂趣來自奴隸的反應,來自奴隸無法預測落鞭時間及力度等,所以不能做好心理準備,長時間處於不安或緊張,感官功能操作提高甚至誇張的狀態下。節奏要不能捉摸。可以是綁著手,矇著眼睛,開著一點音樂;奴隸看不見也聽不太見你的動作。聽不太見,但聽得出發鞭的聲音。此時打空鞭很有效應。在奴隸還未飛時,就已經要這樣。在奴隸飛時,要變本加厲,因為奴隸心情會變平靜。

但若奴隸因腦內啡充斥而變得安然接受一切時。主人要小心,不能讓自己的爽過火。奴隸安然接受一切時,亂打是已經不會構成想得到的效果的。那種,來不及應變的緊張會消失,希望能夠應變而擴大感官功能操作心態也可能會消失。奴隸的心情可能會是一種放棄。若因奴隸的沒反應而構成主人的追補心態,繼續重打,不時只會變成毒打。

當然,若打的力量適當,奴隸可能不會分泌。若用輕盈柔軟的鞭子,可以怎麼打都不會痛,所以不會分泌;反正亂打的目的不在腦內啡,所以不一定要有痛楚。亂打,比起第一種打法,時間會更短。奴隸不須集中專注力,而不斷處於揣測或感官功能提昇的狀況下,興致很可能不會保持太長久(這當然是因人而異)。奴隸可能更早失去興致感到疲乏,氣氛便會冷下來。主人要學會觀察這一點反應,決定要停止或轉成另一種遊戲方式。


有些鞭子的目的不是製造痛楚或劇痛的。

讓感官功能提高的一種方法是擾亂。如矇著奴隸的雙眼,由兩個主人來打,奴隸不知鞭子會從那個方向來,卻又處於一種很想知道下一鞭會從那裡來,所以拼命去聽去感覺身邊的動靜的狀態。

主人手執不同類形的鞭子,又是另一種擾亂的方式。奴隸不知下一鞭是會刺痛的還是會拍痛;還是會像撫摸般舒適,所以可以鬆一口氣。


一條鞭子用不同的打法,可以打出不相同的感覺。有些鞭子的設計,只要稍為變換角度,打出的感覺就差很大。如這把,末端打下是皮草撫摸。打近一點是皮結,可以蠻痛的

最後

大家也許會以為,亂打不適合與陌生的奴隸、如初次接觸的奴隸進行。常理推斷,這是合理的。但我經驗是,每人的性格不同。我只想說,就算最了解對方的主奴,對亂打後的心理結果,都有點難預測。因為亂打的模式就是要讓奴隸無論怎樣準備去接受,都有點不成功。所以結果往往可能是意外之事。而第一種打法,其模式結構,就是要使奴隸的心理,朝著某一個方向走的。奴隸既然事先知道,也就很可能會自己自動調節心理,往那個方向走去;有點像是個自動實踐的預言那樣。

我說這兩種打法是相對的極端,絕不是因為其傷害力有差距。傷害,決定於力度與鞭子的種類等。極端,是指心理層面上的拉扯或進退。從完全可預測、有空間可以規律地做被好接受鞭打的心理準備;到完全沒有這種空間。二者當中,可以有很多不同層次及色彩的組合。這種心理上的拉扯進退,有人會說正就是愉虐的真諦。鞭子,因為其廣闊的種類及用法,我認為是用來落實這點的好工具。下篇我會討論各種揮鞭的技巧。

“鞭” 第一篇:介紹

◎unsatura

「鞭」這一字,其實包括了非常不一樣的東西。「鞭打」,也因為鞭子的多元而非常多樣化。分類有很多種,一般會用鞭的型態來分類,常用的名稱大多參照這形狀式的分類(當然,不同形狀就有不同結構,性能也就各不一樣)。但我想用另一個分類方式來討論,從一個喜歡打人的人的角度來分類;畢竟,在愉虐圈子裡,鞭子是用來…

這分類有四個重點:長度,尾數,尾的形狀和材質。(「尾」,這裡用來簡稱鞭身。長鞭的鞭身有很多部份,說起來有點繁複。所以先用一字代替。)

長度的考量主要在於揮動的空間限制。執鞭打人時連帶檯橙花瓶等一起掃落,很容易給奴隸一個錯誤的印象。所謂安全距離,是以鞭長加臂長為半徑,以執鞭那邊的肩為中心,確定不同切面的圓周內都是沒有其他東西的。唯一在範圍內的,是目標物,奴隸。當然,越長的鞭子就越難操控。

長鞭


這兩把stock whip,柄和尾有個屈曲九十度角的連接。 (www.mattswhippage.com)

這把stock whip,尾和柄之間有一個特別的連接段,以扣環連接,柄和尾的屈曲角度很大。 (www.mattswhippage.com)

長鞭的典範,也許要算畜牧用的鞭子;有七八英呎到長達十數英呎。能用這類鞭子打人,必定是個某程度的專家。這些鞭子(常用的包括牛鞭,bullwhip,不是補品;蛇鞭,snake whip,和畜牧鞭,stock whip等等),殺傷力非常大,是可以打掉牙齒,打裂骨頭和打盲眼睛的。

畜牧長鞭的用意,不在打到東西,而是打不到目標物。馬戲團裡用來趕獅子老虎的,不少用 stock whip。柄比較長,容易打出響亮的聲音;是用這聲音來威嚇動物去做一些事,往某個方向前進或止步之類,而不打在身上。(轟轟作響的聲音,其構成是因為鞭頭移動的速度超過了音速 ─ sonic boom)。

畜牧長鞭中,stock whip的柄可以很長,而柄和鞭身採取斷裂式連接,也就是,鞭身從柄端可以大幅度屈曲。執柄揮鞭,因為這個斷裂,手臂揮動時的動力走向不太能準確地轉到鞭身及鞭頭,所以鞭頭落處比較起來不會很準。(Stock whip 這名字來自澳洲的 stock men 或 stockmen,是早期澳洲畜牧的人。他們用這種長柄的鞭子來趕各種動物,羊牛等。)


蛇鞭因為沒有手柄,可捲成小小一綑,容易攜帶。 (www.mattswhippage.com)

也因為可以捲成一小綑,形狀酷似一條蛇,所以得名蛇鞭。 (www.murphywhips.com)

另一種畜牧用的長鞭,是沒有手柄的蛇鞭,揮起來,因為握著的地方有點軟軟的,比較不吃力,若鞭子長,打得比較費力。

牛鞭因有手柄,而柄到鞭身之間沒有斷裂,集合了蛇鞭和stock whip的好處;可以使出較大的力量,力量的走向能有效地轉到鞭子的全長,落點比stock whip準。一般打鞭表演,打破咬著的汽球,打燃燒咬著的火柴等,通常都是用牛鞭。牛鞭,是早期美國牛仔用來趕牛的。但,佛羅里達州也有一種cow whip,酷似長柄的stock whip。

用以上那些鞭子打人,一般是要學會把衝擊力量減弱。不然,奴隸是會破皮流血的。鞭頭可能是以接近音速的速度落下,若打不準,鞭頭不小心落在耳朵眼睛鼻子喉嚨關節等地方,傷害可以很嚴重。有個表演打鞭的人說,練到能表演打人,(其實是打不到人),他先打了二十年。(這是個澳洲牛仔)。

我想,沒有幾個喜愛鞭子的人,看到這些長鞭卻不心癢或手癢。「性感」這詞常被用來描述這類殺傷力極強的工具;有點是越美麗越利害。但,愉虐打鞭,我個人認為,不該用畜牧長鞭,但要秉承這類鞭子的「精神」。一來,一般愉虐調教場地都有空間限制。而要練習到能打人,有點是太費功夫了。但長鞭打法中有些想法是非常值得主人們學習的。

首先,把衝擊力減弱這概念,對打人是很重要的;換句話說,是學會能打出衝擊力不同的鞭法。其次,是其心理作用;如用聲音去威嚇目標物這概念。雖然一般短鞭是不太能打出超音速的鞭法的,鞭頭不太能產生響亮的聲音,如何用短鞭對奴隸做出種種心理效果,便成為了主人們值得考慮的創意活動吧。這是主人發展個人調教特色的一個重要空間。從畜牧長鞭開始討論,是希望一開始能為大家說明,打鞭,不是單純的製造痛楚;它有心理遊戲的一面,也有戀物的一面。這些種種,可以衍生出很多花招。若工具及個人獨特的用法能定義一個主人,或反映一個主人的性格取向與風格等,那鞭子,就是個能提供無盡可能的工具類別。


牛鞭的柄尾連接處最特別,從直的柄起,尾的弧度慢慢展開,這樣揮鞭的力量及其走向,會準更準確地轉到尾的末端,而硬的柄,使揮動起來更著力。 (www.mattswhippage.com)

牛鞭捲起來體積也不會很大,也方便攜帶。 (www.mattswhippage.com)

短鞭和尾的關係

由於調教空間因素,短鞭較適合愉虐用途。不少短鞭的結構,是參照以上長鞭的結構,只是照比例縮到大約三至五英呎左右。像長鞭一樣能打出超音速鞭法的一般叫signal whip,(訊號鞭?以前是用來趕狗的)。其傷害力大家可想而知。

有一類揮動打人的工具,有時不會被列入鞭子類別;如一些多尾。原因有異,最主要是鞭子多是用皮及傳統辮法編出來的。而多尾的制作,不一定是用編的。不是用皮編出來的,不少國外叫 floggers。但,「flog」在中文也被譯為鞭打;我找不到中文裡floggers 叫什麼。這裡我把 floggers 列為鞭子類。大部份的floggers都是多尾的,單尾floggers是少數。

但其實多尾也有編的,而傳統鞭子和flogger早已有混合產品。


訊號鞭也可以打出一個sonic boom(www.murphywhips.com)

似牛鞭基本結構的短鞭。 (www.mattswhippage.com)

相信不少主人都有一把多尾吧。 (www.loverslane.com)

一條用皮辮出來的九尾。

有stock whip般手柄的多尾。

蛇鞭的起端中途變成九尾。

多尾,顧名思義,是一組「尾」。有些人會乾脆把鞭子分成多尾和單尾,後者單尾,包括如畜牧鞭等。多尾的歷史很久;九尾貓,cat of nine tails,是羅馬時期用來刑求的工具,打耶穌的就是這種。看去其實還不太像鞭子類的東西,(有另一個名稱叫scourge)。末端繫有鉛垂,鉛垂鑲有釘子,骨頭,玻璃片等突出物。歷史常載,往往囚犯還未供,就被打死了。

跟據歷史記載而制作的cat of nine tails,九尾貓。每條末端是鑲有釘子之類尖物的鉛垂。每條尾長度不一,確保打下去時,鉛垂落下的位置不會重疊。 (naturedesignonline.com)

尾的形狀

發展至今,有時,還叫九尾的不一定是一組有九條細鞭組合的工具。Floggers,多尾有很多花樣,打下的感覺是不一樣的。

在以下圖中,有些多尾,每一尾都是平的。鞭子,概括地說來,只有短的才有平面的尾巴,因為,扁平的尾巴揮動起來吃風,太長的當然不好打,很難控制。(一般男用皮帶是條扁平的單尾短鞭)。而扁平尾,打下去的感覺和非扁平的完全不同,因為接觸面積可以較大,撞力會分散。而揮動的方法,也有不一樣。鞭子,不論長短,都可以用末端打人。但扁平的末端與非扁平會感覺不同。這些異處,是主人們可以利用,發展出不同色彩的調教。非扁平的多尾,若尾夠多也夠重,如以下這種,打下或戮出去可以像棍子。


(www.bareleatherworks.com)

拖把多尾,mop flogger,尾數目多到像拖把。

這多尾是塑膠造的,不要小看它,它比皮硬。我以前自制一把用電線做的,打起來活像棍子。

材質

材質的考量,這裡,最想說明的是非常簡單的。因為大家看得見,floggers 的材質千變萬化,有點講不完。材質,有對心理層面上起作用的一面。如衣服材質對心情有影響。但這裡,這點留待主人們和奴隸自己去發現。

不同材質打下去的感覺不同不用說,最重要的是對鞭子手感的影響。揮動得是否稱心,絕對是結構和材質的原因。傳統畜牧用的鞭子,揮動時的手感,和不同種類皮革的柔韌度有關。有時,鞭子裡是裹鉛的,有這樣的重量才能容易使鞭頭達到超音速。在畜牧傳統裡,材質也是斷定鞭子聲音的一大因素。對心理層面有研究的主人就不得不著重這一點。

我以前愛用電線做鞭,因為電線易買到,打下去傷害可以很大。隨各種不同材質的出現及發明,肯定,鞭子的樣式就越多,可做出的效果也更多。橡膠塑膠做的鞭子,易保養也易清潔。也比較便宜。長鞭,目前也有用尼龍辮的出售,非常好保養。雖是尼龍,若裡面裹鉛,末端加上一個結實的尖端,cracker 是可以傷人很重的。我以前做了一條雙尾,是用電視訊號線做的,打起來,比一般家法用藤更利害。在網上已有這類鞭子出售了。


用粗塑膠條做的單尾短鞭,比藤條更利害,因為軟的鞭身能像鞭子般揮動,而硬實的鞭身打下像棍子。

最后

就算是短鞭,一樣可以有畜牧長鞭的傷害力。而尾的數量,從單一到百多,不同重量形狀等組合,配合不同揮打方式,可以做出很多不同的感覺,(有時甚至像按摩)。感覺,除肉體被鞭子打到的之外,其實還有心理的感受。下一篇裡,我會講及一種打鞭的方法,作為一切愉虐鞭打的出發點。

Nancy 的自縛教學(下)

Nancy

手肘自縛

以下是我的手肘自縛法之一。請切記,手肘自縛可能是最危險的一種自縛方式,若有不慎可能造成嚴重的傷害。不要在沒有退路的情況下練習。

本文的手肘自縛使用了上回簡易自縛一文中的技巧。如果不了解簡易自縛,也難以了解手肘自縛。基本上,我先把身上的飾繩綁好,然後把繩子繞到手肘上,利用固定物體把手肘拉緊。最後繫緊手肘,並把手綁在下半身。


1. 飾繩正面圖。

2. 飾繩背面圖。

3. 把繩對折,在一邊手肘上綁個鬆的繩套。

4. 把繩子另一端扣在固定物體上,然後用繩子環繞到另一邊的手肘,把繩子拉緊,使手肘靠在一起。

5. 在手肘上再繞一圈,拉緊,使手肘更靠近。

6. 繞第三圈,使手肘靠近。

7. 如果可能的話使手肘併攏。

8. 把繩子從手臂下方跨過肩膀,到另一邊。

9. 把繩子從手肘結下方穿過,並把鉤子丟上去,繞一個圈圈。然後把鉤子固定在固定物體上。

10. 把繩子拉緊,以便把手肘繫住。

11. 把雙手綁到下半身。

12. 稍微繞緊並固定。

13. 完成圖。覺得怎樣呢?

Nancy 的自縛教學(上)

Nancy

按: 本文原由英文寫作,刊載於 Nancy 的網站,感謝 Nancy 提供並允許我們翻譯之後刊載於皮繩愉虐邦。

在大家的鼓勵之下,我決定把我的部份自縛技巧製作成教學。

我已經練習自縛多年,算是專家了。請讀者們切記,自縛是非常危險的。您若往下讀,表示您已同意任何經練習而來的風險都由您自負。自縛過程中的每個動作都得小心進行,並且永遠要為自己留個後路。

以下將先介紹自縛使用的工具,然後示範一些技巧。請記得,如果自縛導致了生命危險或受傷,可不是好玩的事情。進行自縛前得確定在最壞的情況下還是有人可以來救你。如果沒有即使出了狀況仍有人能在幾小時內發現你並搭救的把握,就不該進行練習。

絕對,我強調,「絕對」不要用繩或皮製器具等等掐著脖子玩窒息遊戲。如果想用口塞,得用口水流得出來的種類。

總之,安全第一,有了安全才能談性致。

另,本文圖文皆屬作者所有。在得到作者允許之前不得轉載。

工具

自縛大不易,但若有了適當的工具和技巧,也並不是難事。說來也許您不信,我只需要下列的工具就夠了。


雙頭旋轉鉤(double snaphook),可快速地把繩子與其他物品扣上/解開。

迅眼旋轉鉤(fasteye snaphook),可把繩扣到門把或其他固定物上。

麻繩,我最喜愛的繩子種類,兼具柔軟與觸感,易用而不至於鬆動。

鏡子,你得有個鏡子可前後檢查,調整繩結,並欣賞成果。

Canon EOS 20D,高級專業數位相機。我用手調焦距和定時的功能幫自己拍照。

DCR VX 2100,DVD 影像品質的數位攝影機。當無法自由移動用相機拍照時,就得用攝影機。

簡易自縛(珍珠)

這是我示範的第一種自縛,從其中能學到一些基本技巧和工具的使用方式。每一步都請小心進行,並反覆練習。

固定繩子時須打可以快速解開的活結,並確定一拉就解開的繩子終端隨時在至少一手可以抓得到的地方。讀者可以先把手放在身體前面練習,直到熟練。以下的緊縛步驟大致上和別人綁你的步驟是一樣的,只是改用工具來協助。

拉動手腕上的活結即可把自己解開。


1. 把麻繩對折,其中一端穿過雙頭旋轉鉤。找個金屬環,綁在固定物體上,如門把等等。然後把旋轉鉤扣在環上。

2. 繩的另外一端綁一個可迅速解開的活結。保持一拉就解開的繩子終端隨時在至少一手可以抓得到的地方。

3. 把繩對折繞出一個比兩手腕加起來稍大的繩圈。

4. 把雙手套進繩圈中,往固定物品的反方向走,以把繩圈拉緊。

5. 旋轉身體,把繩子在胸口上邊繞一圈。竟量讓繩子保持緊度。

6. 依樣多繞兩圈後把旋轉鉤取下。一手抓著繩子保持緊度,另一手持旋轉鉤。

7. 把旋轉鉤從和手腕相接的繩子下面穿過。如必要可看著鏡子作。

8. 把旋轉鉤跨過剩下的繩子的上方,然後往下方穿過。同時用另一隻手保持繩子的緊度。

9. 放大圖。

10. 如圖,把旋轉鉤穿過剛剛做出的小圈圈,並拉旋轉鉤把結打緊。

11. 放大圖。

12. 正面圖。

13. 側面圖。

14. 把旋轉鉤取下,並把手穿過剩下的繩圈。這是背後的完成圖,不錯吧?

15. 放大圖。

Cock and Ball Torture

◎epicure

CBT 是 Cock and Ball Torture 的縮寫。不難想像,Cock 指的是陰莖、Ball 是睪丸、陰囊等部位。CBT 就是針對男性生殖器官的虐待。

男性生殖器官是男人身上最敏感的部位之一,只要稍稍施力玩弄,就可以達到十倍的效果。動作片裡總是少不了粗壯大漢下體被用力一踢之後在地上打滾喊痛的場面;一但陰囊被抓住,除非是練過什麼功夫,對大部分的男人來說,全身力氣都沒了,只有求饒的份。不僅如此,心理學上,閹割恐懼被認為是男性各種心理現象的萬用解釋;生殖器被牽制、玩弄著,彷彿牽一髮而動全身的心裡悸動,格外能激發出屈辱的感覺,重要部位落在別人手中的無力感凸顯出主控、被動的位階差異,在男奴隸心中產生奇特的感受。

陰莖

陰莖的裡面是海綿體,興奮時因充血而勃起。這事實上是整個男性器之中最不敏感的地方。陰莖表皮在勃起時比未勃起時要來得敏感。比較之下,陰莖是男性器中比較能用力玩弄的地方,可以捏、刺、拍打或鞭打、表皮可以夾上夾子等等。但勃起時要比未勃起前溫柔些。

陰莖的背面(下面)比較靠近尿道,這裡不要太用力玩,但這裡的表皮比起上面要來得敏感,可以好好開發。把叉子或 wartenburg wheel 之類的工具輕輕劃過陰莖背面,產生的銳利刺痛感會讓男奴忍不住叫出來。

陰莖環是套在陰莖上面和根部的一個或數個環,用途是在陰莖勃起後阻止血液流回去,保持勃起的狀態。勃起時戴上陰莖環並不好受,有的奴隸會感受到刺激,更激發勃起的意圖,而覺得更難受……。陰莖環也會在射精時讓精液流不出來,這時會使男奴相當疼痛。

陰莖環有皮製的和金屬製的。最基本的形式是在陰莖根部包括陰囊繞一個環,有的在陰莖根部也有一個獨立的環,然後又有一個或兩個小環把兩顆睪丸分開夾得緊緊的。有時在陰莖上面還有好幾個環,直延伸到龜頭之前。數個這種金屬環組成的陰莖環另有一個名字叫做「Gates of Hell」。

皮製品通常是用釦子扣住,可以調整大小,也可以隨時拿掉。金屬製品則比較難使用了。首先,每個人的大小都不同,適合自己的 size 並不好挑。其次,勃起前和勃起時的大小也差很多,若選擇的環大小不對,要不就是鬆掉,要不就是一但勃起之後拿不下來。不用說,這是很危險的。

陰莖環當然不能戴太久。危險之處在於失血太久的組織會漸漸失去感覺,所以戴的人不知道已經快不行了!用陰莖環阻止射精的玩法也顯然很危險,不過一般認為只要不是經常發生,偶一為之,應不至於造成什麼傷害。


Gates of hell.

龜頭

這是相當敏感的部位。

龜頭表面對摩擦很敏感。比較溫柔的玩法之一是在溼滑的狀態下用手或舌摩擦龜頭,男奴立刻就會感到難以忍受,全身隨著顫抖。一個有趣的現象是有些人不久之後連腳底都感到熱。

此外龜頭對溫度也很敏感,如果要滴蠟燭,龜頭是最好的標的。

龜頭上最敏感的地方是尿道口附近稍稍可以剝開的地方,以及尿道裡面。對龜頭上別的部位的中等刺激,到了這裡就變成痛了。

雖然大部分醫師都強烈反對把異物插入尿道的行為,許多男人都有用這種方式自慰的經驗。這也是高危險性的玩法之一。圈內人的勸告是進入尿道的東西一定要消毒過,並且要確定拔得出來。

另一種可能的玩法就是塗抹一些刺激性的東西。萬金油的感覺是燙加上微痛,綠油精的感覺似乎更強烈,但持續期間比較短。若用辣椒,那真是劇痛了。

睪丸

玩弄睪丸最方便又有效的工具就是手。可抓、可捏、可揉、可拍。可把兩個睪丸同時握在掌心,用手掌部份去捏,以手指阻止它們滑掉;也可以用拇指和食指捏住一顆睪丸,一捏讓它滑出去。前者可以讓妳欣賞男奴的持續呻吟,後者造成一瞬間的強烈痛感。拍打時只要輕輕不花力氣地用指尖就行了。

睪丸拉扯起來的感覺是很獨特的,好像連內臟都要被拔出去似的。有一種特別設計的皮製 ball torture 工具。一片扇形的皮,繞起來就成為漏斗的形狀。把睪丸包起來,調整皮的位置,讓睪丸穿過漏斗的洞,把皮固定好。接下來就可以在扇型邊緣的鉤鉤上掛許多重物拉扯睪丸。

睪丸也可以用工具來打。用一隻筆敲敲就很夠了。有許多特製用來打這裡的鞭子,大多乍看之下輕飄飄地似乎沒什麼力道,真正用起來才知道睪丸其實禁不起太大力的折磨。

陰囊

這裡指的是包著睪丸的皮。是不怎麼敏感的地方,可以玩的遊戲諸如用夾子拉扯。陰囊平時依照溫度收縮或張開,以保持睪丸的溫度,所以可以拉得很長。

此外,陰囊對萬金油之類刺激性的藥物比陰莖來得敏感。通常萬金油抹在陰莖上是沒什麼感覺的,但在陰囊上則可以有很好的效果。

關於Spanking(打屁股)

◎妮可

啟發

我記得以前小時候,電視中撥放一部電影「真假王子」(註一)。也不算是啟發我對於 spank 的喜好,但是對於電影中的體罰畫面卻印象深刻。之後在成人雜誌上看到這個字(spank),於是上網搜尋”spank”,果真跑出一大堆打屁股的網站以及家族。不過 Yahoo 幾年前的掃黃,把這些家族都砍掉了,因此,台灣目前所擁有的打屁股家族以及資訊少之又少。會想動筆寫些關於 spank 的資料,是由於本身也喜歡 spank,但是卻無法得到許多資訊。也許這篇文章會有許多不足的地方,當然歡迎批評與指教。

字詞解釋

Spank 查字典當名詞是打屁股的意思。當動詞則是發出聲音的打、用手打屁股。Whipping比較是像用鞭子鞭打。而沒有限定部位。鞭打的部分,挨打的部位可能是屁股、背部、胸部、下體‧‧‧等。用散尾鞭(flogger)就叫做 flogging。Wooden paddles 是責打使用的木拍。Caning 則是指使用藤條打。或許還有很多,只是為了稍微釐清這些的不同。因為就單字解釋,spanking主要是指用手或是寬的物品拍打屁股。總之,目前得知 spank 已經讓喜歡打屁股的 spanker 們用作打屁股之意,雖然有時會使用道具(例如藤條),但是我們還是稱之為 spanking。

工具

一般用來打屁股的工具,很多都是隨手可得,可以用來打屁股的工具五花八門。常見是使用手、藤條、木尺、衣架、愛的小手、皮帶‧‧‧等。另外、熱融膠、不求人、雞毛撢子、木梳‧‧‧等也都有人使用。有些 spanker 如果再逛五金百貨,看到可以打屁股的工具,也會格外興奮,或是想買回家收藏或使用。

姿勢

有些人或許會有疑問,OTK 是什麼?Over the knee 這個字眼蠻常看見,意思是指趴在膝蓋上。這是蠻常見的一種方式。Spank 的姿勢很多,當然,我只是舉例出一些。除了地板、床上、椅子,只要您想得到,都可以發揮出您的創意。讓對方趴在床上,也可以給對方一個墊子或是枕頭墊在腹部上,以便屁股翹高。直接趴跪在床上或是地板、或者是跪在地板上而身體趴在床上。站或跪著面向牆壁。以及躺在床上、把雙腳抬高。

角色扮演

許多 spank 的故事裡常有的劇情大多是夫/妻、男/女朋友、兄/妹、師/生、父母/子女、獄卒/犯人之間的處罰,處罰的原因包羅萬象,諸如成績、行為、言語頂撞、犯罪等等,而在處罰完畢之後施教者多會給予受教者安慰,並警告下次不可再犯。因此在 spanking 進行中也可加入角色扮演的成分,例如學校考試成績,標準則按照規定處罰等等。當然,也有些人,只是為了喜歡打屁股的感覺,而沒有原因。角色扮演可以讓Spanker在活動中,心理層面上有不同的感受。

感覺

挨打的感覺是怎樣?感覺是種很抽象的東西,用言詞真的很難形容。痛感是當然有,可是我還是會喜歡這種感覺。據說屁股挨打的時候,腦中會分泌一種腦內嗎啡『貝他內啡呔 』﹝Beta-Endorphin﹞(所謂βendorphin的荷爾蒙)。之前的相關新聞則是寫恩多芬(註二),但是我找不到恩多芬的相關資料。

打屁股的時候,屁股會變紅。是因為刺激使打點的血管通透性增加血流,流到血管外的組織間隙所以看起來比較紅,屁股會感覺到變熱,則是血流增多的關係。

至於用藤條作為責打,有時候皮膚上會出現些許硬塊,硬塊可能就是血塊。過一小段時間會變成淤青。淤青是血流出來之後沒有再流回去,出血較多,但是皮膚沒有破裂,血並沒有流出體外,而凝固在皮下所以成暗色。(註三)

(以上是目前得知以及詢問到的結果。目前正在追求更正確的資訊。)

罰跪/反省

歐美的 spank 影片常常在處罰結束之後要受罰者光著屁股露出打過之後的痕跡、雙手放在頭上、面對牆壁跪著反省。一方面使受罰者想清楚自己為何受罰,一方面也讓施教者觀察臀部上的痕跡。

實踐

早期,對打屁股有著很深的慾望。國小的時候,是自己 DIY 打自己。側轉身,其實就可以打到自己的屁股。不過在喜歡痛與怕痛之下,總是不會打得太重。

大約四五年前接觸網路,剛開始,則是觀看文章和圖片。慢慢的也會想要嘗試。我也曾經在網路上徵求spank 的玩伴,雖然經過很久的通信,還是會擔心。對於一個陌生的人,只是靠著虛擬的網路,要取得信任,果然還是不容易。

大約從三年前開始,聊天室以及即時通訊開始流行,我們擁有更多和同好之間聯絡的方式。

第一次的 spank 經驗也已經有點模糊。似乎就是用著不同的工具,以及變化不同的姿勢挨打。第二次的經驗倒是比較特別,我和一對喜歡 spank 的情侶一起玩。這也是我第一次打人的經驗。在談笑之間進行著 spank,無關體罰獎懲,只是愉快著進行我們所喜歡的興趣。隔天回家卻發現屁股淤青,不過卻感到愉快。

現在還是覺得自己喜歡 spank,也會想挨打。最近一次乖乖趴在對方身上讓對方打屁股,對方用手拍打我的屁股,覺得很舒服。如果使用藤條,雖然覺得很痛,還是喜歡這樣的感覺,只不過卻變得很怕痛,最近也不會想乖乖承受。有時候也會用手去檔屁屁,以及反抗。更有股衝動想把對方抓起來打。(笑)

最後補上一些Spank的國外網站。

  • 註一. 電影《真假王子》中,以捕鼠維生的貧童「傑米」被捉進皇宮中當『挨打童』,每逢小王子「荷瑞斯」犯錯事,因為小王子貴不可言打不得,所以,就由挨打童傑米來替王子挨鞭子受過。既然有挨打童替其受罰,想當然爾這位小王子「荷瑞斯」怎麼可能會改過向善,行為品性只會越來越惡劣,不知悔改。直到在一次意外中,小王子與挨打童被企圖勒贖金錢的搶匪劫去,劫犯誤認那位品性良好的貧童「傑米」才是受過教育小王子,而這位沒教養的「荷瑞斯」卻是挨打童,在歷經一連串波折與被折磨後,才使得小王子「荷瑞斯」改變了原先的惡劣品性!
  • 註二. 新西伯利亞醫學院生物學家斯帕蘭斯基說,屁股挨打可以釋放出大量恩多芬。而恩多芬這種化學物質可以讓人精神愉快、減少飲食、釋放性激素、啟動免疫系統。這種反應可以減緩自殺念頭,上癮、心理紊亂等症狀。十九世紀,德國就有醫生用鞭打法治療病人。當時不論是治憂鬱症或是肺炎效果都很好。 http://tw.news.yahoo.com/050405/4/1nyx8.html
  • 註三. 24Drs.com 擦裂瘀血
    1. 瘀血是因血液由血管逸出,而進入皮膚或粘膜中,使其呈現紫紅色。
    2. 運動中導致紅血球滲出血管外,大部份是因鈍力撞擊而起,最常見的是瘀點和瘀斑(即俗稱的烏青)。
    3. 受傷後立刻冰敷可助於止血,減少腫脹,之後隨著時間,身體內的巨噬細胞會清除這些血球顆粒,並由紫紅色退為黃綠色,最後消失無蹤。

Nancy 的高難度自縛(二)

◎Nancy

按: Nancy 的自縛照得到相當熱烈的迴響,於是她又提供了新一批照片在皮繩愉虐邦發表。綁縛和拍照全都自己一個人來,真是辛苦她了!想知道她是怎麼做的嗎?請看 Nancy’s Ultra Tight and Beautiful Self Bondage Home 網站上的教學!

First of all, I like to thank you all for your support over the last 2 months. Knowing the fact that many people share the similar interests as mine has really motivated me to continue exploring various ways to perform super tight and good looking self bondage. This bdsm web site is the best bondage web site I have seen, especially it is in Chinese. And this is the reason you are viewing my latest production here first.

In the latest set, I finally managed to have both of my elbows touched each other. Needlessly to say, it was a fantastic sensation. That coupled with black spider net glove really helped me to reach ultimate high both physically and psychologically. For that brief 10 minutes in bondage, I felt that I have reached the pinnacle of self bondage. You may have noticed that I was wearing something on my elbows for almost all of latest pictures. This silky cloths serves 2 purposes: 1) it makes me feel sexy just like stocking make all of our ladies feel the same way 2) it makes it easier to tie elbow closer as it prevents rope from rubbing your skin roughly when drawing both of your elbows together.

Another trick for ladies with long hair, you need to ensure that you tie your hairs high so that it does not interfere with your rope. That last thing you want is have your hairs tangled with rope, it would make releasing yourself more difficult nor does it looks good. In my earlier photos you would have seen some hairs dangling over/under the rope which you no longer see them in new photo sets.

Unfortunately I still haven’t been able to produce the tutorials for elbow self bondage since it is quite difficult to do so. For those eager fans out there, I promise that I would definately try my best to get it done.

Thanks, Nancy

繩縛日記 — 神凪式菱繩

◎epicure, akaneko

神凪來台表演時用了好幾次這套菱繩綁法,當時就很想學下來。後來得知是神凪一門摸索出來的。那次聚會,趁著一門的 ace — Sam 正練習這套時央求他教給我。「你應該要看過一次就自己會了才行唷!」Sam 說。

後來 Sam 還是慢慢地拆給我看,我聚精會神地倒過來學。

我問 Sam 這套菱繩有名字嗎?「還沒有命名哩。」大家你看我,我看你,「你覺得這像什麼呢?」

「背後像是背著毛毛蟲。」我說。「難道要叫做『芋虫背負』嗎?」「欸.. 很難聽耶..」「那.. 就先叫做神凪一號?」欸,Sam 在繩縛上的無窮創意並沒有延伸到取名字來哩。

我試著這樣做吊縛,但 Akaneko 說手臂相當痛,並覺得喉頭勒得很緊。Sam 說是因為胸前沒有支撐的繩子,「試著把手臂上的繩子調高一點試試看?」我們嘗試了幾個位置,仍不成功。「大概就是沒辦法了吧。這種綁法不適合吊縛,」Sam 說。但我明明記得神凪有這樣吊過 model 呢。難道另有祕訣嗎?

為了吊縛,回家之後另外嘗試了把高手小手縛與神凪式菱繩結合起來的做法。主幹仍是高手小手縛,菱繩則充作比較花俏的裝飾,背後仍做出明智流招牌的菱形。

某日心血來潮,嘗試不綁手,用類似的綁法純做裝飾。

幾次練習下來,發現最難拿捏的是喉嚨部份的鬆緊。神凪表演時適當地控制著 model 的呼吸起伏,造成很撩動情慾的視覺效果。但我們一弄不好就會讓 model 很不舒服,「這是高段的技巧呢,千萬要小心才行,」Sam 與 Tougo 異口同聲地這麼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