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 55

◎夏慕聰

你死命的跳著。我拿著的手一直在你眼前嘴邊。「後腿用力蹭。收前腿。」你永遠跳不著的高度,你這麼來回跳了數十次,你又是滿身汗。誘惑是最好的訓練,無論是食慾或性慾。  

你的耐性有多少,在這樣又跳又繞的體能訓練後,還能壓抑著否?「軍犬會不會生氣?」我問。你不回答,你只是有如得到了主人的許可,可以生氣。 

我開始教導著你練習狗生氣的聲音與體態。「很好。發出欲攻擊的聲音。」我修正你的聲音,怒聲像極了真正的兇犬。「放低身體,像是準備隨時跳躍、襲擊對方。」你像極了,繞著我打圈,一副隨時會跳出的模樣,縮緊前肢,後肢是大角度的伸展。 

來吧!來吧,釋放你心裏的野獸,抹去你的人性,得來你的獸性,我知道你即刻就想撲來,就像敵人站在你的面前,你要死命搏鬥。你忽然往我身上撲去,我輕巧的閃過。 

伸著手。「再來。」你不斷的發出呼呼怒聲。 

再一躍,我閃過你時刻意的放開手中的雞腿。「在空中給我咬住。」 

你嘴巴張不大般,無法在空中咬住。 

雞腿掉到院子草皮上,你急急忙忙地咬起,咬在口中卻不敢享用,眼巴巴的看著我,渴望主人賞賜。 

你見我沒反應,你搖起屁股、甩起尾巴,從屁股延伸出去的尾巴左右搖擺,逗得我笑聲連連,雞腿也就賞給你吧。 

你埋頭咬著雞腿,只能用嘴咬無法用掌抓取的逗趣模樣,讓我內心相當的驕傲。短短的時間,竟然將一個平日威嚴壯碩的軍官訓練成眼前這隻赤裸著身體、刮掉了體毛、屁股插著義肢尾巴、翹著屁股埋頭咬食的軍犬,想到這,我心裡十分的愉悅自豪。溜進屋內,抓起相機,為這個時刻做紀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