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 56

◎夏慕聰

鏟了豬油下去熱鍋,眼角餘光看見你的休息模樣,備菜走動的空檔,經過你的身邊,我伸了腳,用腳教校你的姿勢,讓你平躺在地板上,腳掌着實踩在你的胸部,走過你的腹部,踢開你的雙腳,腳背拍著你的狗卵,讓你大赤赤的晒卵。我們眼神交會,你看著我,你知道我正在注意著你躺在地上的樣子,你知道一隻狗應該怎樣。

你項圈上的狗鏈鎖在桌腳,半徑內的範圍剛好可以喝水,渴了就喝水,躺痠了就活動。你的眼睛發現了新奇的,你看著客廳鏡子,仔細的歪頭的瞧著鏡子裡的自己,軍犬照鏡子,裏外皆是犬。犬性大發的你,一面鏡子夠

你玩很久了。 

正忙的我看見你在廚房門口眼巴巴的望著我,沒有語言只有吠叫,無法猜測,我只能笑笑對你說:「軍犬餓了嗎?」我走過去撫摸著你的肚子。「乖。主人等會再弄給吃。」 

當我端著飯菜湯到了餐桌,你引頸期盼著豐盛的晚餐。看你眼睛和嘴巴都流露著飢餓,我在心裏竊笑著笨狗,真是太天真了,你覺得有可能讓你吃人的食物嘛,既然是條狗,當然就要吃狗飼料啊。我鏟了些飯在你面前的狗盆,然後拿出狗罐頭,我看見你的臉色慘白,哈哈哈哈哈,擊潰你的內心就在這時刻。你兩眼無神的看見狗罐頭淋在白飯上。「讓你吃好料的。」 

我坐在餐桌前用餐,看著好戲。你低頭面對狗盆裏的美味,你抬頭偷看我、偷看著餐桌上的美味佳餚。我故意着加大碗筷的聲響。不要讓我失望,快吃啊!毛都剃了,連最隱私的排便都看了,還有什麼好怕的?「吃啊。」我都聽到你的肚子咕嚕咕嚕響了。你覺得尷尬,你僵硬的脖子放低頭,可是卻不把嘴巴張開,你一動也不動的待住。我的碗筷停下動作,我在內心為你加油。在真正的狗食面前,只有真正的狗才會張開嘴大快朵頤。如果你真心的想當條狗,這一關會輕鬆地過去。如果你失敗了,你只是一隻人類裝出來的狗。你一口也沒吃,我嘆了一口氣,收拾碗筷了。 

看著窗戶自己的倒影,狗的失敗亦是主人的失敗。我吸了一口氣,問:「怎麼不吃?」你的表情其實已經要哭出來了吧。「是條狗,不吃的狗飼料,難道還要吃人吃的?看來是不會餓,吃了雞腿就飽了,是嗎?要是半夜給我才跑來吃,自己先把旁邊的打狗棒給我叼過來討頓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