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 57

◎夏慕聰

漫無目的的轉著電視,腳踩著你的胸腹,偶而腳趾頭往乳頭上玩去。不持久的狗屌硬了又垂。你的咕嚕挨餓聲提醒著我的失敗,手撐著腦袋,想著自己的失敗,是我太躁進了嘛,可是軍犬之所以是軍犬,可以撐起這個名字,不就是能夠超越群犬。「餓了嗎?」你抬頭看著我,眼睛瞄到狗盆,是餓了嘛,餓了就去吃。吃了就原諒你。你沒有動作,順著你望得癡呆渾身發抖的視線,是豎在狗盆旁的打狗棒讓你恐懼。

受不了坐在沙發上,卻不停的看著自己的失敗。時間一點一點的過,無法改變的事實讓人沮喪,我決定先去洗個澡。

在蓮蓬頭底下沉澱反省思考。櫃子裏抽出一條Brief,鏡子外穿上一次信心。狗盆還是滿的,失敗就跨過去吧!

我牽著你到戶外。「去尿尿。幫洗個澡,等會好睡了。」牽繩一鬆開,你便熟悉的溜到牆邊,抬起後腿放尿。你對我笑,我知道你在努力的討好我。

「臭狗!」你全身冒著汗,散發著男性的味道,每個毛細孔都張開了,男性費洛蒙的恣溢。我接了水管,在院子的水泥地上清洗你,沖掉你身上的骯髒。我想欺負你,毫無預警的拔掉你屁股裏的狗尾巴,「澎」的一聲,狗尾巴從撐開的括約肌離開,你嗚嗚叫著。我的兩根手指頭抹了泡沫快速地進入你的狗屁股。你低低沉沉的呻吟了起來。「舒服嗎?很享受屁股裡頭有東西唷。」你努力制止自己。我在你耳邊笑說:「身體是誠實的,你喜歡我這樣對你!」沖洗完後,我拿著狗尾巴在你脖子前晃啊晃。欺負一次是不夠的,主人總是要很多次。「自己屁股的味道,聞聞記住。」語畢,持著狗尾巴快速塞回了你的體內。看著你的狗屌從充血快速勃起。「你的狗屌還真容易硬啊。」我笑得有淚。「甩甩頭、甩甩身子吧,沒狗毛,很快就乾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