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 59

◎夏慕聰

清晨陽光還未來,醒來的眼眶裏有淚。有很長一段時間我是哭著入睡,再哭著醒來。我不曉得其他一次毀壞兩個親密關係的人如何存活下來,但我活下來了。右手邊還空著位子,床下已經有另外一隻狗佔據。牠側著身體,混圓的屁股渾厚的大腿之間有根尾巴,隨著呼吸,輕輕晃動。我瞧著迷人身線變動看得入神,你睜開眼睛著實嚇了一大跳,我的腳瞬間踩上了你「竟然比主人還晚起床。能夠看見主人的身體是狗的福利。男人早上勃起是正常的,你的狗屌不也是硬著。」

一根直屌直挺挺。幼犬的老二應該要被控制,性與食慾受控制後,就會乖乖。應該要讓幼犬戴上貞操帶CB之類的,我人生中的夏天離開後,這樣的手法在我的調教中消失了。心靈的貞操控制,要一隻幼犬不能自慰,全心全意的。你低頭看見自己勃起的無毛狗屌,尷尬不已,像是小孩子看見自己勃起般不知所措。我搔搔頭便進了旁邊的浴室盥洗,我沒有關上門,好注意門外你的反應。躺在地上的你坐起等待著。於是我一邊梳洗一邊說著昨日調教你需要注意改進的地方。你爬著下樓梯的動作不夠熟悉,擔心害怕,我人在前面,其實你無須擔心跌滾,有我在下面擋著。我來來回回帶著你上上下下訓練。你累得出汗,你伸出體外的舌頭不斷散熱、不斷發出Ha Ha聲。一直到我覺得上下樓梯動作勉強可以接受才停止。把你牽到室外的過程中,你的狗屌都是硬著的。「狗屌硬著是不會走路還是害羞尷尬或者是狗屌太大?」我指了指你胯間晃動的狗屌,你羞紅了臉。「去上廁所。」你一聽到拔腿便蹬著後腿到牆邊小便。「膀胱是不是要爆了!」你灑了尿後仍嗚嗚叫著。我看了看你笑著:「想便便是吧?過來。」你知道我要做什麼,所以一到我面前便弓起身體,後腿張開,等著狗尾巴卸下,好讓大便出口可以暢行。狗尾巴一拔掉,你的便便就露出了肛門。我連忙指著你該去的地方。「旁邊的沙堆是的便所。」於是你夾緊屁股爬到沙堆上。你正準備放鬆身體,讓大便爽快通過時,我開了口:「軍犬會不會擺大便姿勢?」人型犬就算要排便也該像一條狗。「四肢著地、屁股抬高。」你按照著命令,身體呈現著以前曾未有的姿勢,雙腿間、屁股縫,大便排出感撐開了肛門,一條大便掛在狗屌之後而掉落沙堆。  「不敢看自己狗屁股排便啊?頭抬高,這是你應該有的驕傲,狗的生理反應,狗大便讓你不敢面對嗎?」你正面的瞧著遠方,狗大便是再正常不過。你自己聞到自己的糞便味,還有主人在一旁觀賞,你勃起著排完便。「大乾淨了嗎?前肢往後掘土覆蓋。很好。一步步讓你面對自己應有的生理體態。李軍忠、李軍忠。」我喊了兩次你的名字,你知道該恢復人型立正夾緊屁股卵蛋大聲答有。  

「有。」從一隻壯犬恢復成頂天立地的大男人。  

「去旁邊,把自己的狗屁股洗乾淨。」  看你沒有動作遲疑,「是不會走路嗎?還是你已經習慣用爬的?」我板起面孔。「人是人。既然現在是人,就用走的過去。」 

「是。主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