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 61

◎夏慕聰

我捲了你在軍中的一條夢遺內褲成了一顆球,你睜著眼睛看著那顆精液內褲球在我手中,我恣意地隨手一丟,你便撲了上去,在地板上低頭張開嘴巴,毫無猶豫地咬了回來。我摸了摸你的頭,從你嘴裏拿出再扔了出去。看著你俯身再銜著。那搖晃的狗尾巴,正在你的臀肉間,雙腿胯下低垂的狗屌狗卵,那部位真是好看,人型犬与狗型犬毫無差別,只有屁股肛門,一隻外露,一隻得靠肛門才能擁有尾巴。這也就是你。你再將精液內褲球置回我手中。你享受著被摸頭的鼓勵。我再擲出,你知道丟撿遊戲,你享樂其中感受,你渴望被摸頭被稱讚。精液內褲球在這室內四處跟我手中來回,整顆球都快被你的口水沾濕,你跑過去咬回來,來來回回。

往沙發椅角丟,你如果不小心,精液內褲球便滾進椅子底下。看你困惑傷腦筋的模樣,再看到你翹著屁股,費盡好大番力氣,頭用力擠進狹小空間,有時候嗚嗚叫著擠不進去。那畫面真可愛。擔心著太用力而讓沙發椅整張翻過去,不用點力又無法進去。前肢又被束縛,無法使用手掌將球抓出,你好困擾,你不時地回頭望著我,用小狗眼睛求救著。

從單人沙發椅起身前去幫你,手伸進沙發底下,將那顆精液內褲球勾出。手機聲響起,我用力將球丟得更遠讓你奔去接起。是阿司來電,不知道有什麼事。「嘿,你在幹嘛?」「我正在訓練我的軍犬。幹嘛?」

「我現在沒有趴體形象的靈感,我需要找人聊聊⋯⋯我可以側拍一些你訓犬的照片嘛?由訓犬區版主擔當形象,最適合不過了。我現在可以過去找你?」

「⋯⋯要過來?」「對啊,你的狗隨便拍都好看啦。」

「下次吧,現在還不夠像,下次一定會讓你看見訓練的結果。」在我講電話中,你咬起了沾濕口水的球回來討拍。我撫摸著你的頭、臉,掛斷電話。「有人想過來看你唷。不過我要他下次再過來看成果。」既然決定當狗了,向人展示你的這副德性,是多麼理所當然。「害怕啊?」你的狗屌垂涎欲滴,是恐懼是興奮是渴望著裸露曝漏。「這樣怎麼行?訓犬區的趴體會有更多人呢。乖,你是隻優秀的軍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