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 62

◎夏慕聰

我從你口中接下了內褲球,那團白褲已經渾然濕透,正如你的肉體般汗水淋漓晶瑩濕潤。我放起了影碟:「還是要跟真正的狗取經,才會更像狗。」你睜著小狗眼,乖乖在我身邊蜷曲,觀看著。我一邊持著破損廢棄的浴巾擦著你的身體,一邊看著我已經倒背如流的影片。

中午以前,我抽空將側拍的檔案存進銀色蘋果內,剪了其中一段影片音檔置換了鬧鐘原先的音樂。換了一顆精液內褲球丟給你玩耍後,我便準備起了午餐。飢腸轆轆的你,看見我在你的狗盆內堆上炒飯,你便口

水直流,直蹭著我的雙腳,感覺你在討拍,要趕快得到我的允許。「不錯。」看著你興奮地翹著屁股,搖晃著狗尾巴,埋首在狗盆內,那畫面真好看,配著自己的午餐,真是加倍美味。你的行為舉止模式愈來愈像狗了,這也真的是訓練成果。

午後,我決定在沙發上小睏,放鬆一下自己緊繃的神經。距離調教時間結束剩無多時,這場調教是你的,也是我的。精神與肉體都是場考驗。「上來。」我讓你跳上沙發。狗奴或者狗狗(人型犬)未經允許,是不能使用人類傢俱的。雖然跳躍的姿勢有點醜,這以後還有的是時間,再慢慢磨,只要你還想來當狗。客廳天花板的吊扇咑咑轉著,我的手在你的狗屁股上拍著,直到我們都睡去。

客廳裏的環場喇叭傳來了狗吠聲,是調教時間結束。你驚醒,左顧右盼,卻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會突然有狗吠,哪裏來的狗,彷彿自己的地盤要被入侵。「聽不出來啊?」你恍然大悟,犬吠聲是自己的,你忽然害羞得蹭起我的大腿,把頭埋著,耳朵卻張著,你得聽完這段自己的狗吠聲響。「二十四小時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