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 – 103♀

◎夏慕聰

夏日焰艷,冷氣真是一個好發明,只是對不起北極熊。天氣熱對本身體溫高又得穿西裝上班的龍哥來說,更是折磨,汗流浹背已是日常。他的車上常備更換的衣裳及便服。原以為假日他會宅在家待在冷氣房內,沒想到是上山下海戶外活動樣樣都來。尤其是一趟天體祕境,兩台車,他跟夜想各開一輛探訪,之後被其他人知道,她們也想一探究竟。白小路嚷嚷著龍哥「帶我去」便演變成了糸家之旅。這日成了我跟龍哥的女奴——小狼相處時間最多的一天。小狼因為工作是飯店業緣故,並沒有辦法常常休例假日,所以她難得休週日,她開口問龍哥可否跟,他便答應。進入天體祕境後,赤裸的小狼請求龍哥幫她綁龜甲縛想要在身上晒繩痕。這裏是裸體的天堂,完全不擔心有意外的登山客闖入。家裏的那兩個男同性戀阿耿阿烈知道以後,跟白小路一個樣,不斷地該著他們也想去,甚至不管龍哥是否又給他們出難題,完全忘記了那一個鎖著h t 的夜晚是多痛苦多難熬、輾轉難眠。即使龍哥可能刁難外加有女體存在,仍不滅他們的興致。再次探訪祕境,已經變成幾輛車的大陣仗。拜科技發達,人手一支手機,即使車与車之間沒有緊跟著,仍能隨時聯繫,不至於沒去過的駕駛半途迷路。小狼這次沒放假無法前來,後座換成了阿耿阿烈。小馬開的車,載著小甜小翩小湯及白小路。夜想那台載著阿妹及他的友人各自開著車載著朋友。

赤身裸體在天體祕境。來過幾次的人都習以為常,享受著大自然与身體的親密接觸。龍哥在河邊較為平坦處攤鋪了野餐墊供大家休息坐臥。習慣赤裸的人早早就脫得一乾二凈,阿耿跟阿烈兩個人彆彆扭扭遮遮掩掩的。龍哥貼心的從背包內遞了兩條小毛巾給他們遮掩下體。「等習慣了就不會有這麼大的反應。」這兩人的目光除了跟著龍哥的肉體外,小湯胯間的貞操鎖也是吸引著他們注意。小湯縱然是我們這群裏唯一鎖著貞操的男人,但他一點也不扭捏毫無避諱展露自己是個貞男人。阿耿是認識小翩的,所以當我跟小翩從保冰箱拿出運動飲料時,他便蹭了過來,阿烈隨後。她們寒暄後,我幫她們互相介紹,阿烈好奇地問起小湯怎麼鎖著、鎖了多久,講起了他鎖一個晚上就快受不了了。「前面兩個星期會比較辛苦,之後習慣了就沒差了。」小湯這麼回答著。在他們知道小湯鎖貞操的時間單位是以年計算後,他跟阿烈立刻報以讚嘆的眼神。龍哥從我身旁接過我喝著的飲料喝了口後,搭著我的腰。不用多說,小湯便將之前龍哥向他借h t 的事情,跟阿耿阿烈連了起來。小湯慫恿著他們兩個再鎖鎖看,他們連忙拒絕著。

白小路竄出冒說:「怎麼聽起來很像是要找個主人控制監督鎖貞操——」

「也要看龍哥願不願意當主人。」阿烈接得順口說得自然。

他一說完,龍哥便大笑著:「我沒有要再收男奴了。」白小路舉手:「那來白家,我收你。」

「可是我沒有想要找女主人。」這個話題很快在白小路想要把小翩跟小湯吊在上次她吊小狼的位置而結束。

小狼上次被白小路綁在我們左手邊十點鐘方向的溪水高低落差層下方,靠著橫出的粗壯樹幹,赤裸的小狼整個人被倒蔥栽的騰空吊在溪水之上,真是美極了,龍哥光是用手機就拍出好多張優秀的照片。白小路找我幫忙綁小湯,她好專心綁小翩,她有些擔心一次要綁兩個人上去,自己速度不夠快。「你不會先把她們兩個身上的繩子綁完再來吊?」我問。

「小衷,你來綁小湯啦。這樣我們可以很快將她們倆個吊起來。」原本想拒絕,但聽到白小路這麼說,「你的實力快追上我了,我得加把勁了。過完這個暑假,我就要努力念書了。幫忙啦——」她都這樣說了,能不幫嘛。在小荼老師的繩縛教室訓練下,我是已經可以綁女體男體都可。在小荼鑑定下,我已經進入到可以吊人的階段,只是不像白小路般動作熟練迅速。白小路開口,也是她評估自己的狀況而開口要求幫忙。

我們在岸上將小翩小湯身上的繩子綁妥後,再下到溪水內,我們兩個扶著她們小心前進。阿耿阿烈看著我們在定點做吊人的後續。阿耿問了龍哥:「你有看過我姊綁人嘛?」龍哥搖搖頭。

「我第一次看她綁人。我是知道她在糸家的SM教室學習,但這是第一次。看著她綁人專注的神情,我都著迷得目不轉睛。不愧是我選擇的女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