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X:龍哥X阿忠

踏進這個圈子,就是不回頭的一路前行狂奔。

按圖索驥,來到了Museum S。外面沒有任何招牌,可供確認。我滑開手機,點啟SMART,來到活動頁面,確認了地址与門牌相符,才敢伸手按下電鈴。SMART這個APP是幕僚同事後勤官介紹的,聽他說他在上面約了不少女奴,雖然聽來有些扯,不像現實生活中會發生的事,發生在他身上,我只認為他唬爛。但出於對於SM的好奇,我仍私下載來用用。不善網路与陌生人聊天對話的我,無法隔著手機螢幕,跟未知對象深談,我比較嚮往著能夠參與實體聚會,面對面。如果不習慣,跟自己想像認知的SM有所差距,還能隱身在眾人之中,當作打擾,默默離去。

活動人員開了門讓我進去。他們要我打開SMART,幫我做了報到手續,增加積分及核對身分證上的出生年月日。「小狼生日玩樂趴體」是今日下午的活動名稱。滿滿的男女,我一個也不認識,只能一旁聽著看著觀察著。我注意到了一個身材姣好的女生,她穿著灰色背心,他們的那群人言語之間稱呼著她「小狼」。她就是今日活動的主角与壽星。她身邊有個高大壯碩,平頭、穿著背心短褲,露出健壯手臂跟双腿的男人,看他們的互動与親暱,他們是情侶或者主奴吧。「握龍根」,他們鼓掌慫恿吶喊著握龍根。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現場鼓譟熱鬧著,我也忍不住地走向前觀望。

「喂——這樣出賣主人啊——」他敲著她的頭。

「哎呦,主人。今天小狼是壽星。壽星最大。乖。小狼幫主人脫褲子——」她說完,就双膝跪下,恭敬地解著這個男人卡其短褲的鈕扣,拉下拉鍊。「主人要自己掏,還是小狼幫主人掏?」

他笑得燦爛,看不出來是難為尷尬或者生氣。「我自己來啦。你喔。」他晃了食指像是她之後要被大修理,再大方的從褲襠內褲裏掏出自己的陽具。他的陰部光滑,完全沒有陰毛。遠遠觀看,看不清楚是不是剃了毛還是天生白虎。他的下體也未免太碩大了吧。那些在他們身旁的友人像是見怪不怪,一副湊熱鬧炒氣氛模樣。「阿妹,你先。」圍在附近的女性,一個一個被小狼拉前去,伸手握住他的陰莖再放開。「好囉,沒有女生要握了呴,那我要收起來了。」

「還有男的還沒握啊——」小狼鼓譟著。

「我又不喜歡男的,不可能啦。」他說。

「搞不好主人命中註定的對象真的是男人啊。哎呦,試試啦。」小狼阻止了他。「夜想大大,你先。」

「呴——我跟他這麼熟了,握屁啊。每次幫他除毛,握到不想握了啦。小湯,你上。」那個人推了旁邊的。「鎖了這麼久,很久沒有扶老二了呴,握一下龍哥的,感受一下雞雞。」夜想說完,便被龍哥糾正:「是巨龍,什麼雞雞啊。」小湯握完了,換下一個,再換一個。他的姿勢愈站愈自大驕傲。「男生不可能讓龍昂首啦。我的龍根好可憐喔,一直露在外面,感冒了怎麼辦?」龍哥無奈地說。

「感冒了就會流水啊——」小狼接得順暢。「還有誰沒握的。」她環視周圍。「新朋友——你還沒有臥龍根。」小狼突然指著我。我意外的成了這群人的目光焦點。我還質疑的食指比著自己確認。

「他是最後一個囉。握完,我就要把褲子穿好了。誒,新朋友你怎麼稱呼啊?我是龍哥,她是小狼。」龍哥幫我介紹了些他們。「我叫阿忠。」他伸出手跟我握手,然後挺著腰,要我趕快握他的陽具,好讓他能夠把下體放回褲襠穿好褲子。這真是太奇怪的場景了。縱然在部隊裏,跟弟兄或者幕僚同事們不時會有性嬉戲,但我還真沒有握過除了自己以外的陽具。「別害羞啦,當握手。社交禮儀——喔不過這種握屌社交不是常態,不要誤會了。」

我勉為其難的伸了手,想像自己在跟他握手。只是我握的是他的第三隻腳。可是當我的手一放在他的陽具上時,周遭有了騷動。我聽見了有人說著「龍昂首」,像是在期待許願著龍昂首。雖然猜測著他們口中的龍昂首可能的意思,但是當眼前的這個叫龍哥的男人,他的陰莖在我手中漸漸充血然後勃起,眾人的歡呼聲也隨之沸騰鼓譟。

他瞇著他的單眼皮小眼睛,一臉覺得不可置信,怎麼可能,他竟然被一個男人握到勃起。他尷尬害羞得轉了身,把自己的勃起陽具放回內褲中,拉上拉鍊,穿好褲子。「主人,龍昂首了——」小狼開心的又叫又跳。「主人,我腐了。主人交男朋友吧,真愛無敵。女朋友,男朋友,都是真愛。真愛無敵——」小狼像是意見領袖般,大家跟她喊著「真愛無敵」。

穿好褲子的龍哥,打了小狼的屁股。「你完蛋了,等會看我怎麼修理你的小屁股。」龍哥勾著我的肩膀:「阿忠,不好意思,讓你看見窘態了。」他忽然頭靠了過來,便吻在我的臉頰上。

「哎啊,主人你怎麼沒先通知,害我沒有準備拍照。」小狼說完,她便摀著嘴。龍哥則是一副指責她做錯事說錯話了般。

龍哥搭著我的肩膀,把我帶往Museum S裏的吧台,「阿忠,你點酒了嘛?威士忌?」我點頭,他便向酒保比了二。待兩杯威士忌送上,他遞了一杯給我,「有抽菸嗎?」我點點頭,只是我平常是不抽菸的,抽的都是社交菸。在軍隊環境裏,多少還是要會抽點菸,才能在地下流通的情報中獲取些資訊。龍哥帶著我往Museum S吧台旁邊後面一點的地方,出了後門,防火巷便是這裏的菸場。他邊走邊從菸盒內取了兩根菸,一根給了我,他便持著打火機替我點菸。

「呴——主人偷跑出來。呴——在跟阿忠培養感情喔——」小狼從裏頭探了頭出來,像是龍哥暗自做了壞事。她逕行拿了龍哥的酒杯便飲了口。

「對啊,我在跟阿忠培養感情。」龍哥瞇著眼笑著,手便勾上了我的腰。這感覺怪奇怪的。

「我的腐魂燃燒著。」小狼怎麼一副背後散發著滿滿的愛心。

「開始『你你你』、『我我我』囉。」龍哥告誡著。說著我聽不太懂的話,為什麼不能說你或我?

「哎呦,沒關係啦,反正等一下就要『生日打屁股』了。都是打屁股啊——」

「呴呴呴,不一樣喔。生日打屁股是打爽的。處罰是打痛的。」

「吓啊——主人——」小狼蹭起龍哥,一副司奶模樣。

「回家再來『月結』吓——」龍哥說完,小狼顫抖了身體,像是被打屁股會很痛般。

我清著嗓子,「所以你們的關係是?主奴?」我還沒問「男女朋友」,小狼便已經蹭到我身旁,勾著我的手臂。「對啊,我們是主奴關係。不過阿忠,你不用擔心。我是只要主奴關係的,我沒有要你搶龍哥的伴侶關係,你還是可以跟龍哥談戀愛,當他的男朋友喔。」小狼甜蜜的笑,讓我忍不住地說我沒有打算跟男性談戀愛耶,我一直都是異性戀。「試試看嘛,搞不好一試成主顧。而且我家主人真的不錯啊。他是好男人,我滿分的推薦。」

飲著酒的龍哥ㄎㄎ的笑。我簡單的自我介紹,自己剛接觸SM這塊領域,是下載了SMART以後,才開始的。今天是看到有這個活動進行,所以來看看。「所以你想找女奴?」龍哥問,我點頭。「嗯。多跟大家聊聊,多看看,充實經驗。你會找到你的女奴的。」

小狼的生日打屁股儀式,準點開始。大家魚貫入場,塞滿了一樓的Museum S。「為什麼突然人變怎麼多?剛剛你們是躲到哪裏去了?這時候才出現——」小狼好氣又好笑地說。一張歐式椅擺在場中央,旁邊的桌子上擺滿了許多打屁股道具。龍哥開始要大家依序排隊,輪流上來打小狼屁股給予祝福。夜想跟小湯幫忙維持著排隊秩序。小狼要脫褲子裸露屁股趴上去前,指著大家。「我家主人說生日打屁股是打爽的,不是打痛的噢。太痛,等一下就換我修理你們囉——」

「好啦好啦,趕快就定位啦。人這麼多,一人一下,搞不好打到活動結束都還打不完。」龍哥說完,小狼便已經大方光了屁股翹高,扶著椅背,等候大家獻上祝福。

第一個人拿了藤條,揮了一下邊說著「生日快樂」,小狼再應著「謝謝」。第二個人取了拍板,揮了一下邊賀著「生日快樂」,小狼再說著「謝謝」。第三個人取了愛心皮拍,揮了一下邊祝著「生日快樂」,小狼再回著「謝謝」⋯⋯原來打屁股的道具這麼多啊,也有人不用道具,直接用手掌拍打生日祝福。

這麼呻吟這麼輕唉這麼奇異這麼歡樂這麼搞笑,怎麼生日打屁股這麼快樂。

隊伍漸漸到了尾聲,連夜想跟小湯都上去獻上生日打屁股了,而我覺得不好意思,才認識的女生,就要上去打她的屁股,怪奇怪的,於是我都站在角落,單純地希望她生日快樂。

小狼的屁股現在已經是紅通通的,連大腿都有幾道藤痕在上面。

「阿忠,你上去了嗎?」龍哥忽然大聲地問。我微笑搖搖頭再比手勢推辭。「不行喔。趕快上來,你沒有打她屁股就沒有祝福她生日快樂。」龍哥說著。

「啊——生日快樂啦,我不好意思打她屁股啦。」

「上來啦。要當主人的人,不在這時候,累積經驗,你要找什麼時候,上來——」龍哥說完,便取了根藤條塞在我手中,拉著我到小狼的背後。「她已經這麼紅了⋯⋯不好啦。」我再推辭。

「阿忠,你快點啦。慢吞吞的。你想當一個慢吞吞的主人喔。」

我貼近龍哥輕聲說著:「我不會打人屁股啦⋯⋯」

龍哥抓著我的手,像是教練般,先帶動著我揮藤條,再到小狼紅屁股邊比著。「這段是可以打的範圍。不要打到尾椎。如果你想讓她明天坐下來會感覺痛的話,打下臀到大腿之間的位置。」他說完便示意著我可以打了。

我揮動著藤條打在她的屁股肉上。我清楚地聽見藤條聲,聽見肉顫聲,而我也聽見了小狼哀嚎聲。我一臉驚慌失措,我沒有很用力啊,我就跟大家一樣的力道,為什麼她會叫得這麼慘烈?難道⋯⋯難道這是一個像大家拿打氣筒吹氣球,看誰最後一下,氣球爆炸的遊戲⋯⋯

「阿忠,你打我打得好痛喔——」小狼吶喊著。

「生日⋯⋯快⋯樂⋯⋯」我尷尬地說著。

她拉起褲子,搶了藤條,便拉著我把我推向歐式椅。「你趴好。新手S就是抓不住分寸,換我打你。你剛剛的力道是這麼大的。沒被打過的人就是不知道痛。」我理虧,也只能向壽星賠罪,讓她打我一下。她忽然一臉魔鬼般邪惡的笑:「主人,你幫我打。男生的力道,男生抓比較準確,我再怎麼用力也不會像男生。」龍哥好氣又好笑地,接過了藤條,站好位子。而小狼她竟然拿著手機,不知道是攝影還是錄影。「阿妹,你的手機借一下,你的錄影,我的要拍照。」龍哥跟小狼有主奴默契,他等著她準備好,他才要揮藤條。

他高舉起藤條,我竟有古代市集行刑之感。我在眾人面前,要被打屁股了。龍哥忽然放下藤條:「打屁股,穿著牛仔褲,怎麼會有感覺啊。」龍哥整個人貼在我背後,伸手過腰,便到了我的褲頭,解起鈕扣,拉下拉鍊,從背後腰處扯下,拉下了我的牛仔褲,脱了我的平口內褲,讓我光著屁股,有如剛剛小狼般。「哇你的毛髮好旺盛啊,屁股毛都漫出臀溝了。」龍哥高舉的手,忽然又放下,調整著我的姿勢,讓我光屁股翹高。我的背後涼涼的,Museum S的冷氣是都往我双腿之間灌嘛⋯⋯

龍哥用力地揮了一下藤條,「啊——噢——嗷——」我能感覺疼痛一直線的,從臀肉直衝腦門。我剛剛應該沒有打小狼打得這麼大力才對。

我皺緊的眉頭,始終糾纏著。從椅子下來時,我可以感覺自己的心臟大幅跳動著。

龍哥張開他的双臂,一瞬間他已經抱住了我,双手正揉著我的双臀。我想掙脫。「打屁股後,呼呼(AfterCare)很重要喔。」小狼忽然出現在旁邊說著,手沒停過她的攝影。

我有些尷尬有些害羞有些羞恥,大廳廣眾之下,裸露著屁股,被對方揉著臀肉,待在對方懷抱之中。我被貼緊著對方的胸膛,他的呼吸起伏我都能感覺。「嘿,阿忠。」他開了口,我抬頭,他的手掌便上了我的褲襠。他竟然在這麼時刻要對我偷桃?「你勃起了。還滿硬的喔。」語畢,他已經吻了我,嘴唇對嘴唇的那種。

「YEAH,這次我有拍到。真是太棒了——」小狼跳著到阿妹身旁,「繼續錄繼續錄,不要停。」

龍哥幫我把屁股下緣的褲子拉起,我紅著臉低著頭,把褲子穿好。「阿忠,你好可愛喔。」

可愛?男人的形容詞怎麼會是可愛呢?

夜想拍著手走來:「果然是讓龍哥龍昂首的男人啊。」他對著舉著手機錄影的阿妹比著大拇指。「究竟龍哥与阿忠,這兩個男人,命運式的相逢在Museum S,他們會怎麼發展呢?讓我們繼續瞧下去——」阿妹比著OK,結束了錄影。

「這段真是太棒了。如果這段有之前龍昂首就更完整了。」小狼懊惱著。

「喂,你們是在錄節目嗎?」龍哥好氣又好笑地說。

「主人主人,補錄,補錄啦。」小狼蹭到龍哥面前,幫他脱著褲子。

「哪有這麼容易龍昂首啦⋯⋯」龍哥手插腰,一副隨今日壽星小狼高興。「如果阿忠握下去,又龍昂首了。阿忠,我就追你啦。來交往,我當你的男朋友啦。」

沒有哪個男人這麼喜歡摸別人的老二啦。我不想再握龍哥的陽具了啦。「阿忠,快點。握龍根,然後對我說生日快樂,我們就開開心心的結束今天的趴體。」小狼真是很會使用壽星特權。我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地伸了手握上另外一個男人的陰莖。「生日快樂啊,小狼。」

話還沒有說完,眾人歡欣鼓舞樂翻天地般,呼喊著「龍昂首」。龍哥双腿之間的巨龍在我手中又再次的充血勃起,勃然大怒。

「好啦好啦,阿忠,我要追你了。我要當你的男朋友。」

那時空中,你是男人我是女人,我們相遇相愛。彼時空裏,你是女人我是男人,我們相知相守。

這時空下,你是男人我是男人,我們又會有怎樣的未來呢,所以然後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