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II – 96

◎夏慕聰

會有盡頭的,萬事萬物皆然。隨著階梯將盡抵達下方道路,大家愈是亢奮。黑家第一位踩到柏油路上時,她忍不住握緊拳頭,心裏歡呼著即將迎來的雀躍。她攤開雙手,跟其他人陸續抵達的黑家人擊掌,最後她与小夜擊掌。大家看著張開雙手猶如防護網的黑行黑女皇一路倒退攄,到踩穩到跟大家同樣的位置。軍犬到了最後的幾階,人型犬跳躍最漂亮的弧線。黑家每一位為之驚艷。

「我剛剛看到了什麼!」揉著眼睛的他,兩兩互視,那一瞬間大家都看見了一隻狗在空中飛越。一個鼓掌開始,變成眾人的鼓掌歡呼吶喊。四肢着地的軍犬,站得筆直,昂首抬頭驕傲豪邁自信,黑行黑女皇蹲在地上抱緊軍犬,牠前肢撲在主人身上,搖著尾巴,滿身是汗,滴在馬路上的點點滴滴,都是勳章榮耀反射著夜空。

「黑女皇,小夜沒有帶浴巾……不知道你要做這項調教……」小夜看見黑行黑女皇用身上的浴衣幫著軍犬擦汗,小夜原欲要用自己身上的衣服,被黑行黑女皇阻止。

「不要緊的。用我的擦就可以了。軍犬的成功也是我的成功。」黑行黑女皇的手擦著滿頭汗的軍犬,捏著軍犬的剛毅臉頰,「你怎麼這麼棒——

黑行黑女皇向小夜伸了手:「有帶水吧?」小夜立刻從隨身包包內取出了水瓶,遞了過去。「仰頭。」黑行黑女皇往軍犬嘴裏倒水。

小谷站在軍犬的後方,看著狗模狗樣的胯間,有點興奮地抓著小亮:「肌肉狗耶,原來這就是人型犬啊。你看牠的背是背、腰是腰,這應該就是公狗腰吧!腿是腿,哇,膝蓋離地,這樣也能站著,那曲線跟真的狗沒什麼不同。屁股是屁股,哇嘖嘖嘖嘖。我也好想要一隻,小亮你要不要當狗!」

「我是繩師耶。」小亮義正嚴辭地說。「繩師人型犬。」小谷指著說。

「不要。」小亮拒絕時,小谷在他身旁司奶。「在眾人面前是繩師,在我面前是狗。」

「不要。你應該是想要奶油犬吧!」小亮說完一把抓在小谷屁股肉上。大家嬉鬧之間,黑行黑女皇牽起軍犬脖子上的牽繩,準備前進黑家以往在這間溫泉飯店附近的看夜景地點。在大家從大馬路走向岔路,石頭鋪成的小路上,忽然前方有裸男奔跑而過躲了起來。

「你們剛剛有看到嗎?」冥女王問。

「啟稟冥女王,現在這邊已經成為野裸聖地了。我們似乎打擾了……」小夜聳肩說著。

「這邊已經是野裸聖地啦。」黑鴉說著。「夏天會更多人,野炮也有。」小谷插了嘴。「你竟然知道……」小亮忍不住地說,還順手扯了小谷的褲子。「是不是之前來過?嗯?」小亮疑問的哼了聲。「那時候又還不認識你,你吃什麼醋啊。」「你還敢說……」小亮追著小谷跑。「你看我敢不敢把你前面跟後面都鎖起來!」

「他們這樣鬧下去,會打擾野裸的人的。」小夜她插著腰說著。

「沒關係啦。我還真不知道我們以前看夜景的地方變成了野裸聖地……」黑行黑女皇說。

「是,黑女皇。」小夜應著。

「跟我們以前在這邊玩成這樣有沒有關係啊?」黑行黑女皇問。

「多少吧。」小夜的雙手食指畫圈圈:「我們以前又裸又野外調教的,這裏遲早會被傳出去的。」前方忽然出現跟黑行黑女皇牽著軍犬的類似,一個男人牽著一隻人型公狗。對方似乎被黑家一群人大陣仗的規模跟突如其來的狀況給嚇著了,正無所適從,不知如何是好。

黑行黑女皇先喊了:「晚安,你也出來遛狗啊。」

經過時,對方膽怯地開口說:「晚安。」

「不要緊的,大家都是愛狗人士。你常來這裏遛狗麼?」黑行黑女皇問著。對方牽的狗偏瘦,要類比犬狗的話,應該算是吉娃娃。對方應了聲。黑行黑女皇蹲下在軍犬耳邊說話:「遇到其他的狗,一是警戒,吠叫。二是表達友善,去聞聞對方的味道,聞屁股。」語畢,軍犬的屁股便被拍擊。「小夜,我們家之前給人型犬看的狗狗影片還存著麼?我覺得應該要給軍犬看一下。學習一下狗怎麼應對的。我們現在認識的人誰有養狗的?應該給軍犬找個犬型狗老師之類的,好好學習犬類反應。」

「啟稟黑女皇,影片小夜還存著,找天去黑女皇家放吧。」小夜說完,正開心著自己找到理由可以到黑女皇家,順便當女僕幫忙打掃黑女皇皇宮。

One thought on “軍犬II – 96”

  1. #裏軍犬
    晚安就是晚安,台灣我們這邊可以用在傍晚晚上或者睡前,我們可以挺起胸膛的說晚安,說晚上好的就不是台灣人用的。當我們聽到對方說晚上好時,我們可以知道對方不是台灣人。
    其實我搞不清楚肌肉狗怎麼來的,可能是台灣或者中國那邊創造的,反正我就用了。先搶先贏。如果是中國那邊的,那我就是引用。
    我在幫小谷跟阿財增加份量,這兩個角色並不是我一開始設定黑家時有的角色。現實太苦悶了,所以讓小說裏的角色幸福一點,我願意。食酒食菸時,我都好想跟2009年的自己對話,那時候的自己怎麼能夠活下去跟寫完黑書,我想我可以活下去並寫完肉書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