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II – 97

◎夏慕聰

黑行黑女皇笑笑沒有正面應答小夜,軍犬蹭著主人。牠知道主人的為難。黑行黑女皇原本想要多跟對方聊個幾句,但對方尷尬有些不知如何應答這樣的遛狗遇到同好,便以不同方向告別。黑家一群人一路說說笑笑抵達了目的地。

景物依舊人事已非,世界沒有毀滅,我們還在。小夜蹲在地上翻著包包,拿出了一包長條形的東西,撕開封口。「仙女棒!」不少人看見神奇之物出現。「你竟然帶了這個。」「因為我是仙女啊。我是黑女皇的仙女。」分發給每一位之後,有抽菸的人自己拿出打火機,其他人等著小夜備妥的打火機點燃。呲呲乍響,夜空中閃耀燃燒的火花,黑家人聚集一塊手持著的仙女棒匯集,宛如冉冉揮動翅膀的火鳳凰般,世界依然存在,未來一直在來。

嬉鬧之間,黑行黑女皇來到目黑面前,「脫衣服。」為了避免目黑不懂自己說的話,黑行黑女皇盡量使用簡單的單字詞彙。目黑脫掉了自己身上的浴衣,僅剩一條白褌在身上。「褌呢?」目黑明白黑女皇的意思,但有點遲疑,因為脫掉褌就完全赤裸了。「你想當公狗還是母狗?公狗必須要在主人面前裸露狗屌,母狗則是要完全隱藏……」目黑顯露著聽不懂的表情,黑行黑女皇立刻叫來小夜翻譯。公狗還是母狗?男人還是女人?男人可以當一條母狗嘛?當然可以。抉擇的時刻,目黑膽怯地手向後解開後面纏繞的褌,他選擇當狗要當一條公狗,在黑女皇面前必須裸露坦然現出整副男性生殖器官,狗屌狗卵不可以遮掩。目黑被戴上項圈被扣上亮則牽繩,只差狗尾巴就更完整了。「小夜,小黑給你牽。等會回到房間,把牠的毛剃一剃。」聽得懂黑行黑女皇的話的ヒカル笑了出來。目黑變成的小黑一副不知道等會會發生什麼事情疑惑的表情。「也許聽不懂我們人類說的話,才是一條真的人型犬。」

黑家一行人嘻嘻哈哈的慢慢繞回溫泉飯店。小黑的牽繩輪在黑家想牽狗的人手中。那道節省半小時的階梯,上去比下來更容易,所以小黑如同軍犬般一路犬行回到房間。在小夜率眾鋪床褥以前,她先將溫泉池的水加入熱水,她知道黑行黑女皇等會一定還會想要臨睡前的一泡。備妥一切後,便是小黑的公開剃毛秀。一直到小夜拿著刮鬍刀跟泡沫罐,牠才明白即將要被剃毛。而赤裸的我坐在落地窗前的榻榻米上,主人允許的休息。小黑一副想拒絕,一開口,屁股就被小夜掌打了。「狗不會說人話。」

身為大哥的我,雖然不太情願多了一個狗弟來瓜分主人的時間,但我雙手向後撐著身體,仍忍不住喊著:「主人要剃毛,狗不會說不要。」小夜如實地說給小黑聽。小黑知道自己逃不了被剃毛的命運,只能乖乖地翻身大字朝上,弓著四肢,乖乖等著被剃光光。陰毛被噴上刮鬍泡沫,然後一刀一刀地刮除第二性徵,光溜溜的陰部,牠翹著屁股,等著刮除雙臀之間的剩餘毛髮。「黑女皇,剩下的毛還要剃麼?」小夜詢問。小黑臉色一青,牠身上的毛髮只剩下頭髮腋毛跟腿毛了。

「剃乾淨。」黑行黑女皇站在我旁邊,我蹭著主人雙腿。小夜應了聲,便要繼續處理小黑脖子以下的狗毛。

ヒカル跟小飛黑鴉一旁有說有笑地看著發生的事情。小黑要被洗澡,整個頭都低低不敢抬頭,雙眼不敢直視任何人,牠胯間的狗屌可是毫無狗毛遮掩的直挺挺。「你不去幫忙一下?」小飛問。「牠應該是害羞被其他女人洗澡吧。ㄎㄎ」黑鴉說著。「好麻煩喔,當狗還挑幫忙洗澡的人。」ヒカル碎念,但仍然下到戶外,去幫忙小黑清洗身上粘貼的毛髮。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