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繩縛而在一起 ── 音縄、つばさ專訪

音縄 (Otonawa) 與つばさ (Tsubasa) 這對夫妻曾在 2012 年來台灣參與皮繩愉虐邦夜色繩豔的表演。這次有機會多請他們聊聊關於繩縛的想法,也請他們對於正在學繩縛的、對繩縛有興趣的人給些建議。

不專業採訪記者: Mai Maya
整理與編輯: Maizugirl

現場中英日口譯: Man-Chin Lo
同步刊載於縛.生

是什麼機緣讓你開始學習繩縛?甚至出道做 SM 繩縛表演呢?

Maya:在日本的 SM 大百科事典中查到最早的資料,是你 2009 年在一繩會所主辦的「春縛縄宴」中演出,地點是涉谷的「睡美人」,那就是你的第一次繩縛表演嗎?

音縄:那不是第一次。在更早之前,就有與一鬼のこ合作在「毒蟲」的活動上演出,毒蟲才是我的初次繩縛表演舞台。

つばさ:不過更早之前在睡美人有一個「桃色鬼祭典(註1)」活動中,音縄參加空氣緊縛選手競賽,持續一年幾乎都是得到冠軍。一鬼覺得音縄表演有趣,邀請他一起演出,他才開始練習繩縛。

Maya:跟 SM 大百科事典中記錄音縄是在 2009年(平成21年)9月9日以緊縛師正式出道,看來是有一些時間差呢。

音縄:欸…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時間差呢?我也不知道。網路上的那些資訊不是我寫的。我記得那時是初次在「DX歌舞伎町SM大会(註2)」中演出,或許他們認為這樣才算是以緊縛師身分的正式出道。

つばさ:音縄的緊縛表演應該是比 2009 年更早之前就開始了。不過,也許對觀眾來說,在DX歌舞伎町SM大会的演出才算正式的「緊縛師」,在那之前僅是跟一鬼一起合作表演的「搭檔」。

Maya:學習繩縛有遇到什麼困難嗎?

音縄:困難啊…嗯…偏見吧。從事 SM 繩縛表演的同時,我是演藝圈的搞笑藝人。這樣的雙重身份,也遇到了世人對 SM 的偏見與刻板印象的困難。繩縛給人黑暗的印象,導致我必須從之前參加的搞笑團體「ラブセクシーファミリー」中退出。

otonawa-tsubasa-02

擁有相同喜好的伴侶,兩人三腳同心協力非常加分

Maya:聊聊你覺得繩縛是什麼呢?

音縄:我的人生自從與繩縛相遇,有了 180 度的轉變。繩縛已經是我人生無法缺少的東西,透過繩縛實現了我很多的夢想。作為一個表演者,繩縛給我一種無限的可能性。我在做搞笑表演的時候,常會覺得很多橋段好像很類似,想著想著就覺得是不是別人有表演過?音樂創作也會覺得是不是在那邊聽過很像的?戲劇表演也是會有總是在模仿,或給人似曾相識的感覺,覺得好像在哪邊看過。但繩子卻不一樣,在表演的領域中像是未開發地區,我可以創作出很多東西,有無限的可能性。

Maya:兩位在 2012 年結婚之後,對於繩縛的感覺是否有變化呢?

つばさ:我們是因為繩縛而在一起的。如果沒有繩縛,我跟音縄只是人生中的兩條平行線,不會有交集。

音縄:之前學習繩縛我會和一繩會的成員們一起討論,但很多時候都是自己一個人在想、在模擬。現在跟老婆一起研習,兩人三腳同心協力非常加分,可以做的事情變多了。

Maya:那你婚前是怎麼找到練習繩縛的對象,以及表演的搭檔呢?

音縄:在婚前我主要是跟若林美保合作。她主動跟我說想一起合作表演,因為她本身也很喜歡演戲,我們在戲劇表演方面非常投合。我們搭檔做了一些舞台劇與緊縛融合的表演。

Maya:嗯,音縄在 2012 年來台灣夜色繩豔表演,台灣的觀眾就覺得你的表演充滿戲劇能量,很有意思。這跟你曾經的演員或摔角手經歷有關係嗎?你是如何設計出這類戲劇繩縛表演的呢?跟常見的繩縛表演很不一樣。

音縄:我18歲時就開始擔任戲劇演員,一直都從事戲劇和表演相關的工作,也有做過日本傳統戲劇、歌舞伎類的表演,那段期間內一直需要發想故事並設計成表演橋段。之後擔任搞笑藝人,也要自己想梗想故事。我喜歡表演。在繩縛表演中故事性的劇情比較少見,但我覺得融合戲劇後的繩縛有著無限的表演可能。

給繩縛初學者的建議

Maya:今天的訪問主要是給中文圈的朋友看,或許是正在學繩縛的,對於繩縛有興趣的人。你有什麼話想對這些讀者說嗎?

音縄:這樣呀!最近對於「責縄(註3)」誤解的人越來越多了。很多人以為責繩就是要很痛,吊法就是要越高難度越有挑戰性才會有趣,似乎覺得勒緊脖子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或是覺得「我綁的是責繩,所以痛是理所當然的。」

責繩不是痛,而是「苦し」。是因為拘束而感到緊、悶,對於這樣的壓迫感受到痛苦,而不是繩子本身帶來的痛感。請不要誤解。做危險的事情沒有任何意義,受傷一點都不有趣,危險的事情一點好處都沒有。不要以為受傷是理所當然的事情,繩縛絕對是可以很安全的,安全第一。

Maya:對於繩縛初學者,很多人會找不到一起的伴,你可以給一些建議嗎?

音縄:首先,希望學習繩縛的人可以有這樣的自省與覺悟,對方是把生命交給你的,你是在操控一個人的生命,務必不要粗心造成對方受傷。繩縛粗心大意是有可能造成致命危險的。請務必保持警覺與專注力,以負責對方身命的覺悟來學習繩縛。

對於尋找對象這部分,這真的很難說。到底哪裡可以找到合適的另一半呢?我也不知道。其實很多人都有找伴方面的煩惱,但若自己不先踏出一步的話,是永遠不會有開始的。總之不可以只有等待。

Maya:在繩縛的過程中,你覺得最重要的是什麼呢?

音縄:體貼。對你的伴侶抱持關心、體貼的心情。

Maya:當你看到別人做很危險的緊縛,你會去阻止他們還是做些什麼嗎?

音縄:表演中看到我會忍耐,畢竟那是別人的表演。但是若是表演者有看起來很困擾需要幫助的時候,我會過去幫忙,或是似乎快要掉下來的時候。

繩會沙龍這樣的場合,我看到可能就會去用身體撐住受縛者的身體,讓受縛者比較舒適些。

Maya:你去歐洲國家進行繩縛表演和繩縛工作坊時,有感覺到東西文化差異嗎?

音縄:非常的多,歐洲不同國家也有不同的差異。因為都住在各國當地人的家裡,在繩縛表演之外,大家的生活習慣也截然不同,感到非常的有趣。

至於繩縛上,每個國家都有每個國家的做法。也是有自顧自的綁,不親切地對待自己的夥伴,不在乎對方的感受。出國比較後,我深刻覺得日本人果然是很纖細的。

(Maya註:音縄舉很多例子在日語上面一些關於纖細的說法,因為很細膩,很難用外語簡單的字句去解釋。)

像日本不是有わび・さび(侘・寂)(註4)這個說法嗎?或者是像是しと‐やか【▽淑やか】はじらい〔はぢらひ〕【恥じらい/▽羞じらい】。出國跟外國人交流,他們很想要知道這些詞的意思。但很難解釋或說明得很細。或許是日語本身就有很多比較細微的差異,若是跟日本人溝通就可以用這些細膩的形容詞解釋與說明。但對於日本以外的朋友來說,首先是「ま【間】」這個字眼,如果用英文來說也可以是「nothing」就變成「無」,但是日語中「ま【間】」不是甚麼都沒有。我想告訴他們這些細膩感覺的差異,卻非常難使用言語來形容。

對於領悟性強的人,他們可以從欣賞表演中體會到這個「ま【間】」是什麼意思。我覺得對於繩縛的體悟與國籍無關,應該就是因人而異。感性的人就很容易理解,跟這些人以繩縛交流就能從心去傳遞「感覺」。

M-C. L::什麼是「ま【間】」?

音縄:以戲劇來說,「ま【間】」是指沒有台詞,但是編劇仍有想表達些什麼的一段空白時間。例如情侶吵架,女主角奪門而出,之後劇本只寫個ま【間】,只留下男主角,男主角沒有台詞,露出我是不是惹她生氣她為什麼要奪門而出呢的表情。

繩縛也是有繩縛的ま【間】。舉例來說,你繩子繞過身體後,停頓了一下。這時候的停止動作並不是什麼都沒有,它蘊含了內心情感和感受。這很難用言語跟外國人解釋。

另外順帶一提,繩縛本身不僅是為了表演給人看的東西,除了表演還有很多元素在裡面。現在很多學繩的人似乎會以做一個表演為目的。

附註

  1. 桃色☆鬼まつり
    大約自2006年底起每月舉辦的活動,一開始由月花女王、緊縛師一鬼跟人體改造的NAMIKI君為主要演出者,每個月再邀請三位或是以上的來賓表演或是其他的活動。後期加入空氣緊縛選手競賽,前三名有獎金或是禮品。是當時人氣度很高的活動,表演除了SM、人體改造(懸吊),更有些搞笑藝人的參與,也充滿歡樂。
    睡美人是一間位於涉谷的一間happing bar.
  2. DX歌舞伎町SM大会,『SM LIVE SHOW DX』
    為期十年以上,一年兩次,分別在3月和9月。一次十天。平日一天約六組表演者,有單人的表演自縛/自虐,拉子的女女情欲、緊縛師、調教師、男主女奴,女主男奴、女主女奴。女王公開徵觀眾現場調教、女奴公開徵觀眾主人調教,等等。網路上可以查到SM大會的節目單,大部分僅顯示名字跟類型,如 SOLO, 緊縛、表演、觀客調教、lesbian show。假日則是特別的活動,如繩師奈加AKIRA、風見蘭喜、夏樹女王等人的特別表演,或以浣腸為主題的「大浣腸」、以屎便糞尿為主的「スカトロ大会」。歷屆的DX歌舞伎町SM大会。2005年之前的SM大會在大宮『ショーアップ大宮』舉辦。
  3. 責繩,日語為「責め縄」。
  4. わび・さび(侘・寂)
    似乎沒有中文可對應。是禪宗的概念加上茶道的精神(千利宗的詮釋),華文有禪宗,但沒有茶道,所以無翻譯,是一個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詞,日文的「儚」也是一例。漫畫《戰國鬼才傳》裡翻成「寂禪」「寂靜禪」已是中文中比較接近的了,但仍然不是「侘寂」的全意。

了解「型」與「心」的不同:Osada Steve 長田スティーブ 專訪

不專業採訪記者: Mai Maya
整理與編輯: Nawakiri Shin
現場中英日口譯: Man-Chin Lo
同步刊載於縛.生

本搞採訪於 Osada Steve 的 Studio SIX ,每周一繩縛沙龍。

Osada Steve 公式網頁:http://www.osadasteve.com/

在 2005~06 年的時候,透過其他繩師我認識了 Osada Steve。之後居日期間在活動中巧遇 Steve, 他問我何時要去讓他綁。(笑) 之後我不定時擔任 Steve 繩縛教學以及攝影會的模特兒長達一兩年的時間。在 Steve 的介紹與牽線下跟杉浦則夫老師拍攝的照片也是由 Steve 擔任繩師。在 Studio SIX 道館,有許多夢想與學習的事。

Osada Steve 原籍德國,住在日本,對於在歐美發揚日式繩縛貢獻卓鉅。然而,中文圈的人們對他還是比較陌生。藉由這次的訪問,我們希望讓更多朋友認識 Steve。

以下 Maya 簡稱 M, Osada Steve 簡稱 OS。

IMG_4270

M: 為什麼會想把日本的繩縛帶到歐美圈呢?

OS: 其實一切都發生得很自然。我在這裡和我的老師(長田英吉)學習,知道緊縛是什麼。我又會英文、德文,因此當外國人問我時,我能和他們解釋:緊縛不只是「型」,還有「心」和哲學。我和其他日本繩師不同之處,可能是我能和外國人解釋緊縛的哲學,他們則無法。這也是我的優勢。

M: 您從何時起在歐美辦繩縛教學?是在歐美開課後吸引許多學生來日本,還是因為許多歐美學生來日本學繩縛,才決定在那兒開課的?

OS: 我是個生意人,在柏林跟日本都有公司。在柏林做生意時,朋友想知道繩縛的事,我便自然而然地開始教他們。我在柏林開課時也許是2006 或 2007年(確切時間得用電腦查查)。但在那之前,我已經將照片和教學放在網路上。有一點是很重要的:外國人看了那些照片,也想學著綁,但如此學不到繩縛的感受、與繩的張力。如果只學會綁「型」,那是空的、沒有情感的。這是外國人無法理解之處。我教他們的就是運用情感、運用「心」。像剛才 Maya 綁 Y 先生時,我認為她就用了「心」。有些外國人不懂,他們只知道一直綁一直綁,根本不在乎對方的感受。

IMG_4271

M: 的確,學得到「型」卻學不到「心」也是目前亞洲圈的大家遇到的問題之一。我們想知道 Steve 的教學方式:您都教學生些什麼?在教學上遇到過甚麼樣的困難?

OS: 你得知道「型」與「心」的不同。光學「型」是沒有用的,你得學會用心、用情感去體會。你們剛剛遇到一位秘魯來的學生,他來上十天、每天五個小時的課程,其中我教的主要就是「心」。例如,如何碰觸對方?妳可以問問SU,你們也看到了我怎麼綁她的。我不去碰她的胸部或是下體,而試著用繩把我的感情傳達過去。有時直接,有時用繞遠路的、柔軟的方式。如何抓到對方的節奏?這是我主要教的。像剛剛沙龍中的 O san,他綁得又快又漂亮像工程師一樣地工整,這我做不到。我的繩子綁得亂七八糟,但我喜歡讓對方感受繩縛。

IMG_4272

M: 我們可從照片中感到 Steve 這幾年的風格轉變。是因為前陣子生病嗎?或有其他原因?

OS: 確實,我前陣子病得很重。現在我對能食物覺得感激。一般人習以為常的小事都能讓我體會到生命美好。但關於我的繩子,只能說,人總是會變的。我的想法確實變了不少,但我不認為那是因為病情。人總是在成長,Maya chan 也一樣的。並不只是技巧越來越好,專注的事情也會漸漸改變。我現在較專注在寢技(*)上。以前我做過上千場馬戲團式的表演,現在我不再那麼常表演了,因為那違反了我現在的原則。那是馬戲團,不是繩縛、不是緊縛。現在我較喜歡寢技,像我剛才綁 SU 一樣。這種繩子綁得不漂亮,是不能給付錢的觀眾看的。但我們彼此的感受是愉悅的。

(*) 寢技: 指地板上的繩縛,不把人吊在空中。

M-C. L: 你剛才說到『馬戲團』表演與緊縛的區別。可以多解釋些嗎?

OS: 緊縛對我來說是重大的事。我每天醒來想著的是緊縛,晚上做夢也是緊縛。如何珍惜它、如何榮耀它、如何讓緊縛更好?我覺得去表演那種馬戲團式的猴戲並不是好的。我希望多教給一些人。在我週六晚上的四小時現場節目中,我可以決定我自己的節奏。如果只有二十分鐘的表演,我只能快快地綁,那不是我要的。我不在乎別人看不看我,因此我並不特別喜歡上台表演。但,因為我做過那麼多表演,在其中一直重複練習,因此我能綁得很快、很好。表演是很好的學習。所以我並非主張大家都別表演了。表演的壓力能讓人進步,那對學習是好的。但我已經過了那個階段。我不再需要那種馬戲團表演,而可以專注在學習更多、了解更多,並把這些教給人。

IMG_4285

M: 請問Steve, 對您來說,緊縛是什麼?

OS: 如果你要我的定義的話,「縛り」指的是技術面的東西:如何去綁那個型。如果你注入你的情感、你的愛,讓兩人之間有了溝通,那就是「緊縛」。

M:亞洲仍有許多初學者在學習緊縛的過程中碰到瓶頸,請問您對他們有什麼建議?

OS: 我大部分的學生學緊縛並不是想要成為出名的繩師,而只是為了兩人彼此的愉悅。這才是緊縛主要的趨力。因此,你不需會吊縛、也不需很高的技術。重點是去了解如何享受。用你的心,那是你唯一需要的。

IMG_4286

IMG_4288

性變態現身公共:2012年【躊躇異林 情色公民】論壇紀錄 (下)

本次論壇會議為皮繩愉虐邦應台灣社會研究學會「開門見山:面對公民社會的矛盾」學術會議之邀約而策劃,於2012年9月22日召開於世新大學管理學院大樓(活動議程),與社會展開一次深刻的BDSM經驗分享。為求閱讀便利性,將紀錄文章拆成上下兩篇刊登,敬請參考這場寶貴的論壇紀錄,並且思考在地的愉虐文化究竟還有什麼可能性?

原文〈躊躇異林 情色公民〉刊登於《人間思想》第三期期刊,由皮繩愉虐邦策畫論壇議題以及邀請與會講者,感謝中央大學何春蕤、宋筱君整理紀錄,特別感謝《人間思想》編輯室提供公共異議平台。

 
參考連結:性變態現身公共:2012年【躊躇異林 情色公民】論壇紀錄 (上)
 

卡魯|

接下來就請同樣是皮繩愉虐邦劇團的小D來為我們講解他的個人經驗。
 

小D|

雖然我在名義上歸屬於皮繩愉虐邦的成員,但是其實我算是比較晚進才加入這個團體的。我第一次進這個團體大概是2008年,之前讓皮繩愉虐邦最聲名大噪的就是「夜色繩豔」的表演,我進入這個團體以後也跟著做表演,很自然而然的就在團體裡定居下來。皮繩愉虐邦對我而言,比較是性別邊緣位置的一個啟蒙,也是我自己做為一個試圖參與所謂社會運動,去和我們所不熟悉的一個外在世界價值觀做對話的過程。但是我今天比較不想從公共領域中做運動的面向來談,而比較想談的是做為性別邊緣,跟對我而言是外在事物的那群人接觸的一些經驗。
  繼續閱讀 性變態現身公共:2012年【躊躇異林 情色公民】論壇紀錄 (下)

性變態現身公共:2012年【躊躇異林 情色公民】論壇紀錄 (上)

本次論壇會議為皮繩愉虐邦應台灣社會研究學會「開門見山:面對公民社會的矛盾」學術會議之邀約而策劃,於2012年9月22日召開於世新大學管理學院大樓(活動議程),與社會展開一次深刻的BDSM經驗分享。為求閱讀便利性,將紀錄文章拆成上下兩篇刊登,敬請參考這場寶貴的論壇紀錄,並且思考在地的愉虐文化究竟還有什麼可能性?

原文〈躊躇異林 情色公民〉刊登於《人間思想》第三期期刊,由皮繩愉虐邦策畫論壇議題以及邀請與會講者,感謝中央大學何春蕤、宋筱君整理紀錄,特別感謝《人間思想》編輯室提供公共異議平台。

 

【躊躇異林 情色公民】

性公民權的論述已經從同性戀的合法性進展到對於年齡政治與兒少情慾的討論時,多元情慾在社會中的再現卻仍然停滯在「色情/藝術」的劃界爭端,陷囿於對抗獵奇式媒體意象的泥淖中。將近十年的漫漫旅程中,皮繩愉虐邦對於一種「愉虐性公民身分」的實踐,還有怎麼樣的形式和可能?

2004年皮繩愉虐邦做為代表BDSM(*註一*)社群發聲的社運團體,因為SM實踐活動意外致死的「虐犬箱屍」事件引起的社會風波,而決定走上運動之路,期許自己能成為一個可見的、運動的、發聲的BDSM社團,支援BDSM的愛好者與實踐者互相交流經驗,提供資訊、技術、法律、甚至醫藥等相關諮詢服務,也舉辦讓廣大愉虐分子們可以共襄盛舉的活動。

在這樣的現身脈絡中,皮繩愉虐邦的成立企圖讓BDSM超越純粹私領域中的情慾活動,進一步成就愉虐認同者「文化公民身分」(cultural citizenship)的公共性。但是當BDSM此種邊緣性文化試圖透過各種社會展演與發聲策略開疆拓土時,國家機器卻將之視為涉及猥褻、妨礙風化、甚至侵害兒少福利的違法之舉,動輒用司法、教育、汙名等各種方式加以壓制。

因此,做為與其他性別邊緣者一同處於受壓迫者聯盟的皮繩愉虐邦,在推廣自身社群文化的同時,也站在聲援其他性邊緣身分的戰鬥位置上,以做為與常態香草性愛社會(*註二*)的交談介面。回顧近十年歷史,除了社群活動的推廣之外,我們也投身各種聲援性邊緣身分的運動與論述場域,從同志大遊行、反對刑法235、反對兒少法29條、性交易合法化,到最近的台鐵公共性事件,皮繩愉虐邦皆從種種與「主流」爭奪話語權的嘗試中累積了尚稱豐沛的論述能量,也與台灣性權/女權/同志論述建立密切的聯盟關係。

但相對於論述上所獲取的進步,皮繩愉虐邦嘗試建構的公民身分實踐卻不斷受到大眾媒體的挑戰。從2006年第一次「夜色繩豔」表演,到2012年第三次「夜色繩豔─風見蘭喜」表演,以及中間無數次的大小採訪與策展,皮繩愉虐邦面對大眾媒體的經驗和感受卻是「十年如一日」。當性公民權的論述已經從同性戀的合法性進展到對於年齡政治與兒少情慾的討論時,多元情慾在社會中的再現卻仍然停滯在「色情/藝術」的劃界爭端,陷囿於對抗獵奇式媒體意象的泥淖中。2011年《壹週刊》針對皮繩愉虐邦的惡意扭曲報導則是最寫實的殘酷例證。

究竟在這般將近十年的漫漫旅程中,皮繩愉虐邦對於一種「愉虐性公民身分」的實踐,還有怎麼樣的形式和可能?無論是何種性身分,請來與我們齊聚一堂,一同眾「身」喧嘩。

繼續閱讀 性變態現身公共:2012年【躊躇異林 情色公民】論壇紀錄 (上)

明智伝鬼-大師語錄

◎作者:Yosen Yoh
原文發表於Blog 緊縛美研究: 明智伝鬼-大師語錄

明智大師在SM界的影響無遠弗屆,對於「繩縛」,他有非常獨到的見解,以下翻錄自長田 Steve 網站 Tokyo Bound,他與大師的深度對談。

  1. 「繩縛」是兩人之間以繩子為媒介的一種溝通,繩子將兩人的心連結了起來 ,綑縛的繩索應該充滿了愛,就像母親的臂彎環抱住孩子,受縛者將她的全付信賴交託予你。
  2. 人體有脆弱的肌肉與神經,「繩縛」最重要的就是不造成傷害,綑綁太緊可能傷及神經,綁得太鬆使得繩子滑脫,可能勒住她的肩膀或脖頸,切記持續密集地觀察受縛者的狀態,不是問她,而是觀察她的表現,撫摸她,判斷她的反應,這完全是一種肢體溝通,讓她覺得安全,覺得舒服。
  3. 「繩師 (nawashi)」一詞約在三十年前出現,早期以「サド (sadist, S)」和「マゾ (masochist, M)」之名出現於表演,一般認為S可以傷害M,M女願意將生命交給S主,後來才將SM表演者稱為「繩師」,一位繩師至少應具備40~50種繩縛的技巧,也需要不斷地學習,精益求精。
  4. 我講求繩藝的美觀風格,在沒有錄製影像的時代,我在SM劇場表演,希望帶給觀眾獨特、未曾見過的繩藝,我追求不同類型的繩縛花樣變化,一直希望做出完全不同的繩藝來,即使現在,我的風格也一直在改變和演進。
  5. 「Muganawa (無我縄)」,是一種無私的,非本位主義的繩縛理念,每次繩縛前,我完全放空心思,與受縛者間自然產生聯繫,奇妙地,繩子會自己移動纏縛,我的手不過就是單純的跟隨著繩子,我似乎消失了,而繩縛自然而然地發生了,感受到她對受縛的喜愛和油然神往,我希望給予她,而不是我想獲得什麼 (施比受更有福),繩縛不在於滿足我的渴望和慾念,而是達到能清楚分辨判斷她所傳達的任何細微訊息的高度敏銳的境界。
  6. 我很容易辨認出一位女子是否具有受虐M性格,例如:抓她的頭髮,將她緩緩壓伏到地板上,觀察她的接受度,若她刮除了腋毛,那更是明確的指示(腋毛對日本人是帶有濃烈情色色彩的刺激)。
  7. 我曾綑綁自己,那帶給我自己一陣心理上的狂喜,所以S和M基本上是同一人的兩個面向。

明智伝鬼-大師生平紀事

◎作者:Yosen Yoh
 原文發表於Blog 緊縛美研究: 明智伝鬼 — 大師生平紀事


身為大師崇拜者,拜網路之賜,找到數篇與大師生平相關的文章,依時序稍整理如下,算是一介粉絲向大師致敬。來源文章有英文也有日文,我的解譯或領略恐有疏漏,有興趣者可自行參讀原文,包括:SMpediaTokyo Bound縄師明智伝鬼

皮繩愉虐邦也有一篇「[Succubus物語]明智伝鬼繩縛課」,2005/6/13由Nawakiri Shin發表的文章,距離大師辭世不到兩個月。
 
繼續閱讀 明智伝鬼-大師生平紀事

訪談 SP界著名女星Amelia Jane Rutherford

◎原文:BrushStrokes/翻譯:402737261
Original TEXT:Amelia Jane Rutherford on The Spanking Spotlight , April 6th, 2010

看到之前有人發過幾個女星的訪談,連夜趕了一篇訪談貢獻給大家,可能由於水準問題有不對的地方,也感謝大家指正。

訪問者:BrushStrokes (B)
被訪者:Amelia Jane Rutherford(A)
時間:2010年4月6日

Martin-Smith8

個人簡介:
年齡 :31
身高 :6尺1(約合1.86米)
胸圍 :36A
腰圍 :27
臀圍 :38
體重 :哈,我不知道啊,因為我會被嚇到。我總是認為稱任何東西超過0都是一種失敗,所以我從來沒有去稱過什麼。
頭髮顏色:金色(除了有一次,我簽訂一個模特合同,他們把我的頭髮剪掉了一半並染成紅色和白色的條紋。。現在還在恢復中)
眼睛顏色:藍色
生日:1979,3,15
家鄉:倫敦 英國
婚姻狀況:跟可愛的男朋友一起生活
B:從我看到這個天使般的人的那天開始我就開始打算促成這次訪談,在上帝的同情下,最終通過我們偉大的Dallas的幫忙Amelia終於親切地接受了這次訪問。當她同意的時候我高興地跳了起來。她不僅僅是一個擁有完美存在的臀部的可愛女人(剩下的沒有比這更完美的了),而且是一個對朋友,對影迷都非常好的很有才智的人。親愛的讀者們,我十分榮幸地為您介紹今天的嘉賓:可愛的Amelia Jane Rutherford!

你好Amelia,首先非常興奮你能接受這次訪談。我已經不記得從想採訪你的那天起已經過去了多久。所以,非常感謝!你的第一次sp是跟Dallas合作,可以告訴我們你是怎麼進入這個行業?在被Dallas打之前有過sp的經歷嗎?

amelia2_13

A:好的,你真是太好了,非常感謝你的訪問。我第一次被sp其實不是跟Dallas—-他是第一個因為工作聯繫我的,他非常友好(也非常聰明)地讓我免費進入他的網站。我立刻就著迷了,因為雖然我多年來幻想這些但是還不知道有他這樣的網站!然後我十分堅決地決定了要做一個sp模特。但是到美國去嘗試這些似乎有點冒險-因為我不知道我是否喜歡真實的sp還是只是喜歡停留在幻想中。所以我做了一些調查,又流覽了一些其他的spanking網站。我發了一些郵件,第一個回信的說當被我身高太高了,可以去當主動。我知道我絕對不會改變。所以最後我決定去Girls’ Boarding School拍片,因為那裡是根據場景的多少來付工資的,所以就算我只能承受一次spanking我也不會讓人失望太多。但結果卻是一次奇妙的經歷—我被sp的疼痛震驚了,我記得他們告訴我我應該減輕一下我的反應不然沒有人會相信。我試圖拍完所有八個場景,包括我的不尋常的第一次藤條挨打。結束的時候感覺非常high,我記得當晚我高興的睡不著覺而且決定以後要繼續拍。第二天,我的整個PP都變了,我有點害怕它永遠都不會恢復。。。無論如何,當我恢復的那一天,我知道我還要繼續拍,所以我開始接觸更多的視頻製作人。

B:在我們訪談之前你提到了一個不太可能的轉變—–從一個激進的女性主義者和反seqing的十字軍戰士到一個尋求spanking的模特,可以告訴我們這次轉變的有關情況嗎?

A:Oh,上帝啊。這個讓我有點難為情!成為受害者(這個詞具體的含義大家自己猜測一下吧)的想法在某種程度上吸引了我很多年,隨著年齡的長,我開始有了負罪感。所以我嘗試抑制我的這種感覺,我加入了英國的反seqing組織。當時,我沒有看過任何seqing的東西。。。但事實上我也從來沒參加任何活動,只是花大量時間看他們的刊物,裡面通過相當多的生動的實例來講述各種治療沉迷于色情的婦女的方法。我擔心這些會對我有相反的影響,但是我還是嘗試去做一個女權主義者。我很高興我曾經有過那種想法,現在我比以前開心很多了。

Amelia_Jane_Rutherford_024

B:你說你是個恐怖片迷(我也是),跟我們談談你的愛好吧。

A:我只是喜歡被嚇到。我想這也是相同的本能讓我喜歡BDSM的原因吧—-我喜歡那種稍微失去控制的感覺。我不能讓你們認為我能應付好恐怖片。其實我一個人住的時候我根本不敢看,如果睡覺之前我看到了一個恐怖的東西我肯定會先檢查一下床底下然後才敢睡覺。我想我最喜歡的恐怖片應該是28 Days Later《驚變28天》。我喜歡恐怖片是因為它給我帶來了一個整個世界都在變得危險的感覺。我也十分害怕The Sixth Sense《靈異第六感》。我現在仍然不敢看除非有人跟我一起。

B::你提到了你與Restrained Elegance網站站長的關係,而且你看起來像一個戀愛中的女性。能跟我們說說我們都在陶醉的時候你是怎麼遇到那個該死的好運的傢伙的?

A:我想儘量不要談這件事吧—去深入瞭解戀愛中的人是什麼樣的總有點令人作嘔。我一開始是做捆綁模特直到我開始找spanking的工作。有人告訴我一個出色的攝影師,擁有Restrained Elegance網站的,我不得不去看一下,看完覺得內容看上去很性感。我從來沒有被束縛到那個樣子的機會,但是我一直在尋找機會去做。所以我給Hywel發了email問他對我是不是感興趣。他說沒有!我沒有去瞭解他對什麼感興趣(我比那些有魅力的模特都高很多,所以我沒有合適的照片去發給他看)。這讓我感到很沮喪,因為我只是剛剛起步。所以我自己減少50%的報酬告訴他我將會是一個好的選擇。最終他錄用了我,為了證明我值得他去拍攝我工作地格外賣力。他非常喜歡我而且重新簽訂了合同最後我們一起工作了很久成為了朋友。我總是期待拍攝因為跟他在一起有著極端的幻想但是又不缺乏安全感,漸漸的我們的拍攝變得越來越像一個娛樂會。所以在一起似乎是一個好主意!我們在一起生活了一年多,我真的很開心。我從小以為沒有其他任何人能分享我的愛好,我也非常幸運能找到不用去隱藏我那些獨特秘密的人。我們一起製作片子是希望能激勵其他對捆綁和sm感興趣的人。

ariel100strokes1_wmv000046

B:他會sp你嗎?

A:當然會!他其實也跟我有幾個sp的視頻,但是他幾乎每天都在家sp我,我在家表現不是很好。他最近還發現我的髮刷打的很疼。

B:好,回到spanking。正如我說,我承認我是一個超級sp迷,我也看了很多你的視頻。看到你在視頻裡疼的死去活來的次數我數都數不過來,真的有視頻裡表現的那麼疼嗎?

A:感謝你看我的視頻,這話總是讓我很開心。我也覺得很有趣我好像從來不會去忍受疼痛。別的模特似乎能比我多承受很多的懲罰而且反應也不強烈。這個讓我感到我有點悲慘,但是我可以誠實地告訴你spanking的疼痛跟電影裡的表現一樣。這就是為什麼我經常會哭—-我想幾乎每一次拍攝都是這樣。當然通常都不會傷害的那麼深。我經常想我應該停止喜歡SP,然是後來我又意識到我希望它再次發生。我不認為我是一個典型的受虐狂,大多數時候我都不會從疼痛中得到樂趣—-我的樂趣是來源於對sp的預期以及挨打完對它的回味。

amelia3_07

B:我聽小道消息說去年年初Northern Spanking(一家spanking製作公司)遇到困難了你免費給他們拍一到兩部視頻來説明他們,我真的很尊重你所做的。跟我們說說什麼讓你做出了這麼無私的行為,跟Lucy和Paul在片場是什麼樣的。

A:天啊!謝謝。在英國spank圈Paul和Lucy深受大家的喜愛,那麼多人都要去幫他們也證明了這一點。他們是絕對可愛的人,他們不應該有任何的煩惱。他們是我給行業的新人們的推薦的應該首先去的公司,因為他們懂得保護他們的模特而且他們會把故事情節跟模特的思想和能力聯繫在一起。所以他們是我最喜歡的合作夥伴中的兩個,我很自豪而且有些電影是跟他們一起完成的。跟Lucy和Pual在一起的片場就跟一個聚會一樣—-我從來沒注意當我們拍完片之後我的屁股已經淤青了。。我最喜歡的是他們給模特提供的漂亮的服裝,我尤其喜歡他們的校服。。。他們還會給你很多我認為極其重要的蛋糕。。

NSI073BAJV013

B:你提到你屁股極其容易出現傷痕,我會說你的臀部可能是我看到的最漂亮的其中之一。能告訴我們那些可能成為spanking模特的朋友們怎麼保持這麼完美的臀形嗎?

A:天啊,非常感謝!我覺得我的臀部凸出來很多(就是翹的意思,主角比較謙虛)。我想可能是因為我小時候練過芭蕾和體操吧,因為我現在沒有做足夠的鍛煉—-我更多的忙於工作而沒有時間去上舞蹈課。Oh,我還跟Hywel去爬過山(很簡單的那種)—-我想拍一個跟這個有關的電影就叫’Amelia Jane Goes Hiking’(這個不用翻譯了吧。。)。我還做一種特殊的臀部練習如果我一個人在房間或者在賓館沒事可做。我相信我的臀部會變小,但是最近,老實說,我沒發現有什麼不同的。

B:回到必須回答的問題。你經歷的最重的一次spanking是哪次?

A: Dallas!可能每個人都會這麼說,難道不是嗎?我每年只跟他合作一次,我總是忘了當時有多疼,但是肯定是最疼的。Ouch!我不認為還會有人會只用手就打成瘀傷!上回跟他合作,在打完之後我的皮膚掉了一層皮。我是有點害怕!

B:拍攝前你自己有什麼準備工作嗎?

A:我想故事背景可能會影響我—我可能會花很多時間去想我是什麼樣的人,我會被怎樣spank,我可能會說什麼話之類的東西。在spanking電影裡面沒有一個固定的劇本,我們儘量不打斷拍攝,爭取一次成功。能自我發揮的對於我來說更簡單,當然我也不能總是想的很完美,很多情況我只有短短的幾分鐘去想。我儘量避免說同樣的話,像“oh,你在幹什麼”“好疼!”等等,避免這些陳詞濫調有點棘手。

B:有哪些你感到特別自豪的電影或者場景嗎?

A:我想我最自豪的場景有兩種相反的類別;一個是我表現的十分勇敢的場景,一個是被打慘了再痛哭的場景。我喜歡演戲,你知道。很多時候如果我沒有融入劇情而哭不出來我會對自己有點惱火—-但是有一個特別的場景在Northern Spanking,還沒有出來—-我很為這部片子感到自豪。我們努力創造一個有真實感覺的家法的場景,我感覺會很好看的,因為拍攝的時候我感覺很好。我現在還在想那個,我不能再想到還有哪個一個場景我能表現的如此勇敢了。Oh,我還要繼續嘗試。我總是很自豪我能在Dallas的拍打下活下來。。—-感覺離開那個房間就是一種勝利!

B:能告訴我們在片場發生的最尷尬的事情嗎?

A:我感到最尷尬的是是如果我笑了就會笑個不停。這個是非常不專業的,而且會浪費所有人的時間。當我作為一個“正常的”女演員的時候我覺得因為我的專業還是有一個很好的聲譽的。唉,在Northern Spanking工作完全改變了這個—當我們開始進入到嚴的spanking後我就控制不住自己了。我也很尷尬地去看之前演砸了的片段。

B:你最喜歡的工具是什麼,為什麼喜歡?

A:這個似乎每天都在改變—-但是我一直都喜歡重皮帶(估計也是Dallas的那個白皮帶)原因是看上去相當可怕,打起來也絕對痛,但是那個沒有嚴重的刺痛的感覺,這跟其他許多工具不一樣。我最喜歡沉重的,有厚重感的工具。Oh,我還喜歡樺木條,我沒有很多樺木條的經歷,但是我喜歡那種碎裂的感覺,這種感覺是最好的,很適合我。

B:你最不喜歡的工具是什麼,為什麼?

A:天啊,那肯定是木板了。我很討厭因為太大了每次都能打到整個屁股,第二下的時候疼痛就有點忍受不了。但是我喜歡木板打的聲音,所以如果沒人再用木板打我了我也會失望。

NSI083XAB044

B:你最喜歡和最不喜歡的姿勢是什麼?

A:呃,這可能有點不好描述—-但是我喜歡讓我感覺沒有機會掙扎的姿勢。捆起來對我來說絕對是最好的,跪在椅子上把手撐著地板也是我喜歡的姿勢,因為你必須抬起你的頭如果你想碰到後面—-所以這樣可以很好的讓我保持這個姿勢。我還喜歡彎腰趴在東西上,可能也是因為相同的原因。但是我不喜歡保持單純站著的姿勢,像手觸到腳尖。而且我也似乎不能夠提高,我真的不喜歡站著,因為我太高了,我想有小的感覺。

bodyguard_h011

B:你看其他模特的片子嗎?有沒有你特別欣賞的模特?

A:我希望我有更多的時間去看spanking電影—-剛開始我看了很多,但是現在我真沒有一點多餘的休息時間了。我一直是Niki Flynn的fan,還有Amy Hunter也看—她是一個難以置信的演員,她很漂亮。我也很喜歡Pandora。我感到很愧疚我沒有提到其他人啊—有很多spanking模特我都有很深的印象。只要忍耐力比我強我都是她的fan—-我就是喜歡spanking模特,真的。

B:除了你的真愛,如果你跟一個人被困在一個荒島上,他將要懲罰你完美的屁股,他將會是誰?

A:我想Hywel已經足夠了,坦率地說!但是訓練有素的軍人也很不錯(可能是軍人能夠游泳帶她走),Hywel,準備去當一個訓練有素的軍人吧。。或者斯內普教授(解釋一下吧,斯內普教授是霍格沃茨魔法學校魔藥課教授,斯萊特林學院院長)

B:你更喜歡M/F還是F/F,為什麼?

A:Hmm,我肯定是更喜歡M/F—我發現有點困難去應付那些強勢的女性—可能是因為我很直率,所以我所有的想法都總是是圍繞這著男士。不過我也跟很多出色的女性合作過,我也很高興跟她們一起拍片,現實中我可能不會去找F/F的機會。

NSI073APA008

B:我有很多女性讀者。你能給那些打算進入這個行業的女性朋友們一些建議嗎?

A:我非常推薦大家去探索像我這樣有點怪癖的道路,這是一個很好的方式。顯然,你要確定在將來你做別的事情的時候,那種潛在的被人認出對你沒有影響。至少我不會後悔,我非常高興在網上能有這麼多的朋友。我要說的是加入我們最好的方式是詳細地流覽那些你感興趣視頻製作公司的網站。網站上有很多圖片的內容讓你想去嘗試,可能會有圖片會嚇到你的(舉個例子,我總是忽略掉那些***的特寫鏡頭)。觀察網站是不是尊重他們的模特,我發現有些網站在介紹被打者的時候有侮辱性的語言,這樣的網站我通常會忽略因為他們會在網站上用那種語言就會在視頻裡對你說同樣的話。在承諾拍攝之前我都會要求看一些樣品,當然參考在公司工作的模特的意見也很重要。我想還有很重要的一點是不要為了錢來進入這個行業。這是一個很疼痛的方式去賺錢除非你真的喜歡它!

B:絕大多數人圈內人都說他們對spanking的興趣在很小的時候就開始了,你也是一樣嗎?

A:Oh,是的。。。顯然當時我不知道spanking會不會成為今後生活的一部分,但是我著實對其他人被懲罰很著迷。如果我想故事裡或者電影裡有人將要被懲罰而最後卻被恕我都會感到很失望,它毀了我的一切!我在家在學校從來沒被spank過,我非常高興,因為這樣我才發現對spanking很好奇。我很高興我在成年之後第一次有機會發現它。

B:你有哪些話想對你的影迷說的嗎?

A:很高興我能擁有你們!非常感謝對我工作的關心,我從不期望有人把關注目標放在我身上,我僅僅是想被spank—-但是做一個spanking模特這些就會理所當然的發生。所以我很高興大家喜歡我的工作,謝謝!

B:親愛的讀者們,不是因為採訪她才改變了我的觀點,但是我必須誠實地說這確實是個罕見的女孩。難以置信的漂亮,聰明,天才,最重要的是喜歡重的spanking。我們很幸運我們能在有生之年看到這些像Amelia一樣令人難以置信的女孩,你可以在幾乎所有的spanking網站上找到她,圖片(我這沒有截取圖片,圖片可以去源位址看)來源包括Dallas Spanks Hard, Firm Hand Spanking, Northern Spanking, Bars and Stripes當然還有Amelia的非常非常幸運的男朋友的網站Restrained Elegance,你還可以在她的博客上找到她ameliajanerutherford.com

一段人犬情慾生命的SM成長旅程:貼身專訪《軍犬》作者阿聰

◎ Special K
 
皮繩愉虐邦特約記者:卡魯
專訪地點:台北市師大商圈某家咖啡店
專訪時間:2011.01.06 晚間

 
2010年4月底,一部堪稱中文SM圈的經典作品終於經由台灣專門出版同志書籍的基本書坊出版,這部作品就是內文長達16萬字的《軍犬》。作者阿聰因為個人「私慾」之故,間接催生「軍犬」誕生,前後總共用了六年時間寫作與計畫出版。過程完全採取網路連載方式,甚至第三部寫完之前,阿聰本人完全沒有「實調」(實際調教)經驗,故事裡的調教情節一切憑藉阿聰的天馬行空幻想,與自己對於理想的主人形象投射,才會有劇情中的傳奇犬主dt與之後的李軍忠(雙結局之一的身份認同)這兩位角色。
 
2003年阿聰第一次參與知名SM站台「暗黑堡壘」(網站已經關閉許久,目前計畫恢復運作)的聚會,2004年台灣第一個公開的SM 社團「皮繩愉虐邦」成立,阿聰也參與成軍前夕聚會,根據阿聰本人的說法,這是他開始實際擁抱「社群」的濫觴。
 
實際上,自從2000年的虐犬案(男同性戀的SM性愛導致一方意外窒息死亡),SM文化在台灣逐漸浮出公共空間,無論討論的切入角度是正面積極或負面污名,公共輿論對於SM文化的批評一度讓許多圈內人心驚膽跳,SMer們時常處於暗櫃狀態,也無法自在地實踐。然而,因為皮繩愉虐邦積極「現身」,試圖解除外界長期的SM迷思,也順勢打開一些SM慾望的實踐空間,增添更多可用的情慾資源。阿聰的《軍犬》也是發生於「台灣SM歷史」脈絡下的作品,《軍犬》一路走來不僅代表阿聰本人的生命歷程與心血,也紀錄網路空間的自由與言論尺度緊縮(包括被瘋狂轉載的問題),即使最後出版實體書時都一再面臨台灣的分級審查。
 
最後《軍犬》絲毫沒有因為審查而修改內容尺度,讀者們也有幸捧著這本原汁原味的黑書,進入李軍忠的成長旅程。閱讀過程時而被喚起內心慾望,時而隨著情節大笑,或流淚。《軍犬》說的當然不是簡單的SM故事,也包括一段追尋自我,與面臨影響個人生命的轉捩點時的必然抉擇。我想「選擇」對於每個人來說是生命的基本課題,情慾認同,邁向SM的旅程途中,我們時常也處於選擇的狀態。
 
為了更進一步瞭解阿聰創作《軍犬》的動機與過程,或著是未來的寫作計畫,接下來就由皮繩愉虐邦特約記者卡魯君為大家發問,整理成以下貼身專訪文字紀錄。
  繼續閱讀 一段人犬情慾生命的SM成長旅程:貼身專訪《軍犬》作者阿聰

冬縛演出手記

 
從冬縛整個活動說起吧。

 
一鬼のこ的一縄会舉辦的「冬縛」今年為第二屆,擴展為國際性活動則是第一次。為期兩天的表演邀請了六名國外表演者:加拿大的 Charm、英國的 Esinem村川、德國的長田 Steve、美國的 Midori, 和台灣的我,以及十一名日本表演者:蒼月流風見蘭喜奈加あきら、和一縄会成員音繩、海月くらげエロ王子紫護繩びんご、時雨、獅子若蓬萊かすみ、和よい。擔任司儀串場的是作家神田つばき和女優早乙女宏美。工作人員多達 70 名。表演場地 club axxcis 位於涉谷,是一棟四樓的建築物。每天從下午三點至大約晚上九點,二樓和四樓同時有表演進行;三樓為休息用餐區,並邀請志摩紫光讓觀眾現場體驗繩縛。在二三樓也有繩屋等店家的攤位販賣繩子、DVD 等等相關產品,展示小妻容子的 SM 原畫和杉浦則夫的攝影。第二天還由神田つばき主持和各國表演者的座談,也吸引了不少媒體採訪。
  

繼續閱讀 冬縛演出手記

採訪 Elizabeth Burns (伊麗莎白·波恩)

◎ cw3211025 翻譯
Original TEXT:http://www.fmspankingworld.com/lifestyle/elizabeth-burns/ May 24, 2009

eb20banner

謝謝您撥空來接受採訪。你非常善談,很難想像你靠打男人的屁股賺錢。

人們總是這麼說。他們說:「妳怎麼會嚴厲?妳人太好了。」但是被我打過屁股的人就不會這麼說。你如果可以給我幾分鐘的話,你也不會再這麼說了。

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發現你喜歡打屁股?

和你及其他人一樣,從我懂事有記憶以來我就喜歡打屁股了。大概在我三四歲的時候吧,我就開始有相關的夢和幻想了。長大以後,在鄰里、學校、電影裡,只要一出現打屁股這個詞,我就會停下來,我擔心所有人都在看我,那時我以為自己是唯一的打屁股粉絲。

印象特別深刻的例子?

我記得在電影院裡看電影《礦工的女兒》。裡面有一段女主角被電線抽打屁股。我記得當時看到這裡我就很緊張感到電影院裡所有人都在看著我。這是我第一次在電影裡看到打屁股的鏡頭,所以印象非常深刻。

你從什麼時候開始真正探索打屁股領域?

在1995年我買了一台電腦。於是我發現很多資訊,也知道自己不是獨特的。在那之前,我沒有太多機會了解打屁股。

你上網之後都做了什麼?

我讀了所有我能找到的資料,和別人聊天。當時資料沒有太多,我試著全部都吸收了。有一天晚上我在一個私人聊天室裡碰到一個傢伙,發現他住的地方離我只有半公里。於是我生平第一次被打屁股了。

 
第一次的感覺怎麼樣?

非常好。如果事前我考慮太多的話,我可能就邁不出這一步。我當時沒有意識到自己在做什麼(笑)。但結果非常好。他進行的很慢,一個月之後才開始更進一步 。

雖然你現在是個主動,但你是從被動開始的?

長大以後,我的幻想有時候是我被打,但更多時候是其他人被打。我幾乎達到了打屁股窺視癖的地步。我當時猜想沒有其他人可以被我打,只有我挨打才能實現這個幻想。

所以我在開始的四五年裡是先做被動。有一天有人說:「如果你想嘗試打別人,請告訴我。」在那之前我從來沒有想過做主動,但慢慢的想,為什麼不試試?

整個過程非常的自然。我們簡單談了談,然後我就按我想像的、他想要的,以及如果我在被動位置我想要的,去做了。我站在他的位置思考,給他想要的。當他從沙發上起來後說:「你不可能是第一次做主。」,而我只是按合理的去做。

然後你就成為全職的主動了?

也不全是。有時候我還是喜歡被動的位置,但更多是和自己熟悉的人在一起時。

你在被動的位置無法帶給你全然的滿足感,是嗎?

是的,但我覺得被動感覺也很好。我並不認為自己是“逐漸變成主”,因為我並沒有發生那樣的變化。而我也不像其他我見過的女主,是虐待狂類型的。我覺得自己不是那樣的。

因為你曾經做過被動,所以可以做更好的主?

我覺得我見過的大多數好的主動會同時是被動。

你怎麼決定做一個職業女主的?

主要是周圍的人的影響。大概有四五個人與我非常頻繁的打屁股,有一個月裡他們中的幾個說:「嘿,你應該專職幹這個。你的性格很適合。」

妳的客戶大多是怎麼樣的類型?

絕大多數是男性,但是也有女性。我客戶的平均年齡在40-50歲,但是也有更年輕的客戶。

你的服務和其他女主人有什麼不同?

我會為了打人們屁股而旅行。我拜訪他們、打他們屁股,就這樣。我沒有辦法計算出我聽到多少次客戶講他們見過很多女主人,他們試圖表達自己的需求,卻沒有得到他們想要的。
我專注在真正的打屁股上,是很不一樣的。我不會穿皮革衣服拿著皮鞭。我提供的傳統的家庭方式。

潛水客戶想和你溝通最好的方式是什麼?

最好是email給我一些基本資訊,住在哪裡,是不是第一次,是不是很緊張。以及他們想要什麼,什麼樣的懲罰,什麼樣的角色扮演。

我會回給他們一些資訊,介紹一下大概的流程,還有一份問卷。對有些人來說這很有用,因為可以幫他們想到一些他們沒有想到過的事情。同時這可以展開對話,讓我更好的知道他們想要的是什麼。

我會儘量在見面前提供多些資訊,這可以讓他們更放鬆。我知道對很多人來說這是很難的。

我記得有次,一個年輕人坐在沙發邊上,靠近門口的地方。好幾次我都擔心他會跑出去。我就會想辦法讓他放鬆,「沒什麼,我又不會咬你。讓我們坐下來聊聊。」

你有沒有覺得一些客戶羞於說出自己的幻想?

有時會。然而更多時候他們會很興奮的談他們的幻想。因為他們很少有機會這麼做。而我是可以理解他們的,願意傾聽,不會覺得他們是變態。因為我多少和他們的感覺和想法有些相像。

偶爾會有人很難說出口,我會引導他們,問問題,讓他們的心態更開放一些。我會問他們有這些想法多久了,喜歡看什麼樣的東西,那些會讓他們感興趣等等。很多人都可以指出一些他們經歷上特別的事情,老師或者保姆,造成他們的興趣。

你最喜歡扮演的角色是?

所有權威有關的角色。母親/兒子或者阿姨/外甥可能是我的最愛吧。

揣摩這些情境的關鍵是什麼?

對我來說,具體什麼角色並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客戶有多入戲。特別是在母親和兒子的情景裡,對喜歡的人來說他們會非常喜歡。

如果可以入戲, 就不用擔心是否所有的事情都對或者對話是否正確。你只要全身心的投入就好,這是我最喜歡的地方。所以一切取決於客戶的心理舒適程度,他們是否願意去放鬆並入戲。

你的網站www.elizabethburnsdd.com上有一段訓斥的錄音檔。訓斥有多重要?

訓斥是角色扮演中非常重要的。打屁股本身當然是很重要,但其他元素「舉止、訓斥」可以讓一切變的不同。我認為訓斥是關鍵。

還有什麼其他元素是客戶在打屁股角色扮演中喜歡的呢?

牆角罰站是很多人要求的。擰耳朵、煽耳光,比較少見。另一個要求很多的是咬肥皂。

你最喜歡的工具?

幾乎所有不同型態的工具我都喜歡。比如說佛蒙特州鄉村小店的髮刷。很重,效果很好。我還喜歡長柄的,更容易我長指甲的手使用。

我還有一支Nu-West/Leda髮刷,也很好用。另外還有一支輕一些的髮刷,適合那些想試試又不太能承受髮刷的人。

還有什麼別種喜歡的工具?

皮帶。我有一些短的輕量皮帶適合初級人士。最近從倫敦皮匠那得到一條家法皮帶,我很喜歡它抽打起來的感覺。我還有一條從 Hanson Paddle Werks 取得的德州監獄皮帶、一條從 Adam and Gillian’s 來的黑色皮帶,我叫它懲罰皮帶,也都很好用 。

還有嗎?

我還有用一些家用的工具,比如小鏟子。我很喜歡用它來打和大腿交接處的部位,非常好用。還有飯匙,亞洲人用的。不過打起來很疼,非常非常有效。

我聽說很多人喜歡被打的很重,但事實上很少真的被狠狠打過。你怎麼決定每次打的多重?

很難決定是多重才算重。這是你必須不斷學習去估計的。

身體語言是最重要的指標。我在開始前會問客戶他們在打得很疼時會如何反應。如果是在角色扮演中,我會讓他們說出來情況怎麼樣。例如,如果打的太輕,他們可以表現的更調皮一點,讓我打得更重。

大多數情況下,我打完屁股之後,客戶會說:「哇,你把我推到了極限。我不能再接受更多的了。」因此我認為我把握的很好。

打屁股有一點很有意思。經常被動屁股在挨打時,一部分的他們並不喜歡這種疼痛。但一旦你停下來,他們又會非常失望。你有過這樣的經驗嗎?

我同意。打屁股這個動作不一定是人們真正需要的,但卻是很重要的一部分。他們需要的是在挨打之前建立的期待,以及結束後的放鬆和回味。中間的部分,你必須讓他達到他幾乎不想到達的點。如果不能非常接近這個點,回頭時會失望並且後悔沒有再走遠一點。

謝謝!最後一個問題,你每次如何判斷是否成功?

客戶看上去更加放鬆,更愜意。他們得到他們期望的,並且放鬆了壓力。你可以從他們的臉上和眼睛裡看出來。我喜歡幫助別人實現夢想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