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 – 123♀

◎夏慕聰

好久不見的阿糸先生後面,除了小甜跟小馬外,還有小夬,阿德也一塊來超令人驚訝的。小貓一見到小夬便衝向前去,如貓伸爪子般要抓花小夬。「誰准你綁架了阿糸主人。可惡——喵。」握了拳以為貓爪的小貓在小夬臉上擼了幾下,宣洩抱怨。小夬抱了抱小貓,說了對不起。「白女皇,修理小夬,公開調教——」小貓立刻在小月整理好的環境中從道具堆內,取了拍板獻上。

「我不敢動他。」白路尷尬地看著手中被塞上的打屁股道具。

「你怎麼長大了,就沒有以前的衝勁。不是應該說我來我來。」小貓氣噗噗地說。小貓拿著白路塞回來的拍板,打著自己的掌心測試力道。「那我自己來。糸家的大家,有仇報仇,沒仇練拳頭。」她一臉不懷好意的望向小夬。

阿糸先生這次回來,主要是為了白路的白女皇登基大典活動,順便將自己的私事像是醫院職務那邊處理一下。小夬會跟她一塊回來台灣,這是大家知曉的,只是沒想到阿德,薩的兒子、小夬的同學,也一塊來了。阿德這趟來台灣是為了市場調查而來。畢業後,他便進了家族企業工作。德意電器在台灣的市場經營是委託給代理商,早些年薩董曾考慮直接在台灣設立分公司,立足台灣進軍亞洲,但是這些年反反覆覆進出醫院,這個計畫便一直延宕。這次委派他來,是考慮重啟這個計畫。原本華語程度普通的他,返國後便更少使用。語言久未開口說只會退步。小夬跟阿糸先生同居的緣故,華語仍熟練著,語言能力跟阿德相比是遠遠將他拋到千里之距,阿德本來就想找小夬一塊來台,只是缺機會開口,於是趁著阿糸先生這趟,便一道前來。

小甜跟小馬接到了阿糸先生三人後,先送他們去飯店入住再回糸家。飛航行間,為了避免不必要麻煩,小夬是沒有身着糸之盾貞操帶,是到了飯店房間內才穿上。他的外內褲已經被小貓剝到膝蓋處。光著屁股被打。「佔著主人這麼長時間,大家都很想念主人,不把你屁股打紅紅,我就不是第一寵貓——」小貓說完,小月補了一句:「小貓應該要用貓爪啊,怎麼會用拍板,不符常理。」小貓瞇著眼盯著小月:「白。小。月。」小貓說第一個字「白」時,白路還想說小貓叫要她幹嘛,全部講完時,大家仍在一個不習慣中。時間已經解鎖,小月跟小翩已經是可以冠主姓了,大家遲早要習慣。

「阿德,有鎖貞操嗎?」白路看著小夬的腰間糸之盾,忽然問了這句。「來糸家的男性都要鎖起來喔——」白路不懷好意地說。阿德一臉茫然,似乎聽不懂白路說的話。小夬被阿糸先生招來翻譯。經過小夬一說,阿德恍然大悟「喔」了聲。他解開他的西裝褲褲頭,露出了糸之盾的腰帶,一抹微笑後便穿了起來。「他是Switch,我原本跟他說不用穿的,反正德國男人遇到馬桶小便都會坐下,但他還是覺得尊重一下。」阿糸先生解釋著。阿德身上的糸之盾是他看小夬穿,覺得好看,跟阿糸先生訂了一副自己的,既然想玩貞操控制,自己要控制別人也最好能夠先有節制力,只是他完全都是看心情在決定配戴的,把糸之盾當成戒指項鍊般的身體飾品,不像小夬是鎖24/7的。

糸家眾團團圍住阿糸先生,共享主奴天倫之樂。在白路更換明日預定的服裝,我跟小翩聊起了她跟小湯阿犄現在三人行的狀態。眼前的小湯正在圍著阿糸先生的人群中。她們三人現在是以小翩為圓心,自成衛星的旋轉中。相處沒問題。小翩原本希望他們兩個也能相愛,不過看來他們都無法男男戀,便可惜了小翩的腐魂大作,慫恿他們床上一〇攻受都是失敗的,他們無法。小翩說她非常享受被兩個男人服侍,性愛上兩個男人輪番上陣,她超愛的。說著說著白路已經在小月的幫忙下換好了明日的裝扮,光腳只差套上白皮靴。「阿母,為什麼沒有人跟我說女王要練習穿高跟鞋⋯⋯我穿上高跟鞋就不會走路了⋯⋯」白路坐在矮凳上讓小月跟小翩一人一隻幫忙穿上備著的高跟鞋。兩人扶起她,她只能原地站著,想挪動腳步,卻心有餘悸。「沒有女王一定要會穿高跟鞋啊。」阿糸先生接過小甜斟來的威士忌。「高跟鞋只是輔助而已。有些女王的確是穿上了高跟鞋,氣勢就出來了。但是女王氣勢不是只能靠高跟鞋,氣勢是由內心散發出來的,不是靠物品——」阿糸先生飲著酒說,而Wolf跟在她的腳邊。久違的Wolf就只跟著阿糸先生,她是只有主人在才會現身。白路雙手扶著小月小翩走了幾步,她們放開她,她走沒幾步,兩人又擔心地攙扶了。「我明天不能穿高跟鞋了。要人攙扶才會走路的女王太蠢了。我沒有辦法接受自己這樣。」

「噗嗤——無法穿高跟鞋走路的白女皇。」小貓恥笑著白路。

「沒有人告訴我女王要會穿高跟鞋啊。阿母在家裏不會穿高跟鞋走路。我只有看過照片跟影片裏的人穿過。小衷的女王登基影片裏,她行動自如,我以為很容易適應咩——」白路坐在矮凳上脫掉了高跟鞋,恢復了自在行動。「明天是來不及了。之後再來練了。」眾人哄堂大笑。

在沒人注意時,我端著我的酒杯到了露台坐下。看著糸家眾圍繞著阿糸先生,我心生羨慕。「dt你什麼時候會回來⋯⋯」

「你在這啊。」阿糸先生拿著她的威士忌同我坐下。「想dt?」她問,我點點頭。「帝啊,她應該沒有料想到會在薩身邊待這麼久吧。薩其實也滿聰明的,用著自己的病留住帝。雖然她不是故意也無法控制癌細胞,但看兩個Dom在那邊鬥智鬥法,我自己在旁邊看得倒是很開心。」她說,我苦苦笑著。「德意電器都有考慮進軍亞洲了,你覺得dt的歸期還遠嘛。」阿糸先生說話時,白路正拿著菸準備出來抽一根,看到阿母在,她變得有些彆扭,不知道該抽不該抽,擔心自己沒有菸牌。

「你抽啦。你是以為我不知道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